以战略冷静应对印度对华经济“攻势”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08-11

 2020年4月起,中印两军在加勒万河谷地区的对峙态势迅速升级,爆发了互有人员伤亡的直接冲突,这尚属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以来的首次。受边境摩擦升级和双边政治关系急转直下的负面影响,中印经济关系正面临极其严峻的挑战。印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新兴市场之一,在中美经济脱钩和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中国在印度市场的全面受阻将进一步加剧中国外部经济环境的恶化。

一、印度对华经济民族主义持续升腾

此次严重的边界冲突在印度国内激起了强烈的经济民族主义浪潮。在这股浪潮的裹挟之下,近3个月来印度政府掀起了多轮对华经济攻势,先后出台多项旨在限制中国企业对印出口、投资以及在当地正常经营等的经济民族主义政策措施,严重危及中印经济关系的正常发展。

在贸易层面,印度政府自7月以来发布了对进口中国商品的额外限制,另有限制措施也已经进入最后的论证阶段。有报道显示,印度政府正考虑将包括钢铁、化工、制药、电机、家具、玩具等在内的371个税目的产品纳入强制性标准体系。这是印度政府继今年4月要求将12个大项的产品纳入强制性标准体系后,短期内第2次扩大该体系的覆盖范围。由于中国长期是印度第一大贸易逆差来源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甚至占到印度全部逆差的40%,因而此举表面上旨在消除不符合标准的进口商品,实则为了减少与中国的贸易逆差提供“合理合法”的借口。印度电力部也颁布新规,要求印度企业从中国进口电力设备和部件时必须获得政府的许可,这凸显了印度政府对从中国进口重要部件的谨慎态度。此外中国对印出口还面临着其他困难,比如:金奈、孟买、加尔各答等印度港口或空港已暂停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程序或要求100%开箱检查;未能顺利清关的货物面临着被没收拍卖的风险;暂停与中国的EMS国际快递服务;对上百种中国商品进行“反倾销”,等等。

在投资层面,印度工商部于4月发布了外商直接投资新规,新规第3.3.1条款不仅要求来自其邻国的所有外商直接投资必须事先经过印度政府审批,而且要求变更现有外国投资的印度企业所有权也同样需要获得批准。考虑到在所有与印度接壤的国家中,只有中国具有对印度进行大规模投资的能力。美国企业研究所与传统基金会的统计显示,截止2019年中国企业在印度投资的存量约为168亿美元。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报告也显示,中国企业在印度的投资存量和拟投资总额更是超过260亿美元。另有报道指出,印度30家独角兽公司中有18家得到了中国投资者的资金支持。可以说,印度政府的外商直接投资新规对中国的指向性不言自明,这意味着未来中国对印投资需要取得印度政府的许可并接受后者的全面、严苛审查。

在政府采购层面,印度财政部于7月对公共财政规则进行了调整。新规要求凡是与印度接壤国家的企业,在参加印度公共采购项目招标之前必须向印度工业和内部贸易促进局登记并接受安全核查。然而,这一新规却将接受印度援助的邻国排除在外,实际上最终只会对中国和巴基斯坦产生效力。受此影响,印度政府各机构将不会面向中国和巴基斯坦企业进行政府采购。此外,印度各级政府与国有企业已经开始取消与中国企业达成的采购或投标项目。比如印度哈里亚纳邦政府及该邦发电有限公司(HPGCL)决定取消由中国企业承建2座火力发电厂的合同,致使中国企业5年的努力完全付诸东流。印度公路及公路运输部部长尼丁·加德卡里也于近日表示印度政府将不会再批准中国公司参与该国高速公路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政府自6月起分2批下架或禁止使用106个由中国企业开发或与之存有关联的手机应用程序,其中就包括影响力较大的TikTok、微信、微博、快手、百度等等(第1批59个手机应用程序名录详见表1,第2批47个手机应用程序名录未公开)。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TikTok,该应用自2017年进入印度市场后迅速风靡印度全国,在被封禁之前每月有约1.2亿个活跃用户,总下载量高达6.1亿次。同样遭受封禁的娱乐性短视频应用程序Helo和Bigo Live在印度也分别拥有5000万和2200万的月度活跃用户。从表1中可以发现,不仅诸如美妆、邮箱、相机、地图类应用程序均在被封禁的范畴之内,而且单个企业所开发的多个应用程序均被迫下架,足见印度政府此次封禁政策的打击面之大、影响程度之深。除此之外还另有275个应用程序被印度列入审核清单,也随时面临着被封禁的可能。在印度政府对华负面宣传的推波助澜下,一款名为“删除中国应用”的手机应用程序在5月一经上线便成为爆款,400万次的下载量也意味着大量由中国企业开发的应用程序已被印度民众自行删除。印度政府的封禁举措及其鼓动的民族主义情绪使得多个中国企业在印度的应用程序业务遭遇了滑铁卢。

表1 印度政府限制中国手机应用第1批名录

不难发现,印度政府短期内同时在多个领域出台了多项针对中国的限制性举措。然而考虑到印度国内对华经济民族主义仍在持续升腾,上述举措很可能只是印度对华攻势的冰山一角。预计未来印度政府将会出台更多、影响程度更大的限制性举措。

二、中印经济关系面临空前挑战

印度的多轮对华经济限制措施在中印两国之间造成了“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双输局面,对两国经济合作带来了严重冲击。

对印度而言,限制中国产品进口和投资进入有损于其政府的经济绩效和民众的经济福利。在贸易方面,中国是印度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对中国产品的进口限制将对印度自身带来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2019年印度从中国进口了价值约680亿美元的产品,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进口伙伴国(如图1所示)。其中,机电产品、机械器具、化工产品和塑料制品占印度自华进口的近八成,印度对华贸易限制将全面提高与上述领域相关的产业运行成本(如图2所示)。譬如,2019年印度从中国进口的电力设备约占全部30%,这些设备不仅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还对降低印度用电成本、提高其电网稳定性具有重要的意义。当前印度政府对进口中国电力设备施加各种限制将迫使本国电力部门选择更为昂贵的替代产品。再如,从中国进口的原料药约占印度原料药总进口的68%,部分原料药更是占据了100%的份额,可以说产自中国的原料药堪称该国庞大制药工业的重要基础。对产自中国的原料药施加限制将损害印度制药产业供应链的稳定性,直接影响其国际竞争力。

 

在投资方面,刚刚兴起的中国对印投资热潮很可能因此逆转,特别是印度的电子通信企业恐难以获得中国资本的支持。投资领域原本是中印经济合作发展最快、亮点最多的领域。数据显示,自2007年起部分中国企业尝试对印度进行投资,2014年后中国企业的投资规模和增长速度明显攀升。2019年中国对印投资流量已达约47亿美元,存量约为168亿美元(如图3所示)。分领域来看,电子通信领域现已成为中国企业对印度投资最炙手可热的领域(如图4所示)。早在2013年,中国企业对印度电子通信领域的投资项目仅为3个;而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经爆发性地增长为54,同期中国企业对该领域的投资流量也达到了14亿美元的峰值。然而受中印关系恶化的影响,当前中国企业对赴印度投资呈现出了明显的观望态度,部分企业考虑到繁琐且不透明的审查程序已经放弃投资计划。中国对印投资高歌猛进的上涨态势在2020年出现转折已是大概率事件,其中中国电子通信企业近3年来对印度的爆发性投资也很可能暂告一段落。失去中国资本的支持,印度部分电子通信企业必将遭受冲击,而整个产业的发展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及。

 

对中国而言,对印出口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而部分中国企业在印度的优势很可能逐渐丧失。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对印出口已经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34%(如图5所示)。虽然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是中国对印出口下降的首要原因,但印度的限制性举措同样不可忽视。相较于今年1月份,当前中国对印出口的无机化学品、钢铁、机械零件等的金额具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车辆及其配件更是下滑了逾五成。受贸易惯性的影响,印度上述限制性举措的负面影响目前尚未完全显现,预计下半年这一影响才将全面显现,届时中国对印出口额可能会出现大幅下滑。因此,以印度为主要产品市场的中国企业将不同程度地遭受损失,其现有份额很可能被美国、韩国、日本、德国等国企业所蚕食。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原本主导印度市场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和电子通信企业将被迫让出其领先地位。除了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外,华为、Vivo、小米等中国品牌的电子产品均在印度市场的不同领域占据了领先或优势地位。例如,小米手机占据印度约30%的市场份额,小米手环更是占据了约50%的份额。然而印度政府的限制性举措和印度民间抵制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将使得中国电子企业的利益严重受损。面对印度庞大的人口规模和较低的电子产品渗透率,原本应扩大自身份额、取得可观经济收益的中国电子企业不得不面对经营受限、份额丢失、收益减少甚至被逐出印度的残酷现实。有研究显示,TikTok在被迫下架的两周内共损失了1500万的潜在新增用户,而全年的损失更是高达1亿到1.5亿个新增用户。受此影响,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单日损失约为50万美元,各类损失总计可能要超过60亿美元。TikTok被禁后,印度企业打造的App Roposo、App Chingari、Trell等同类竞品开始大规模抢占市场,并且下载量都在百万次以上。随着时间的推移,TikTok在印度市场的领先地位将迅速丧失,其被禁后所留下的真空也将被印度本土竞品所快速分食。华为、小米等中国企业目前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前者已经大幅下调了今年在印度的营收预期;后者则迅速推出了不预装任何被禁应用程序的全新MIUI操作系统,以此尽力维持其岌岌可危的市场地位。实际上,当前中国电子企业的困境只是“艰难时世”下中印经济合作全面倒退的缩影。

三、中国经济外交大局中的印度

纵览中国经济外交的大局,近年来被誉为是全球最重要新兴经济体的印度本应成为中国企业开疆拓土的重要市场。首先,印度具有庞大的人口规模。数据显示,2019年印度总人口已超过13.66亿,预计将在2027年左右超越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一大人口国。庞大且低龄化的人口结构能够为印度提供源源不断的青壮劳动力与经济动能。其次,印度的市场潜力颇为可观。庞大的人口规模和目前较低的市场渗透率意味着印度市场仍然是一片亟待开发的“蓝海”,其必然成为各大国的关注重点和各大公司竞相进入的高地。最后,近年印度经济已经展现出了很好的成长性,其近十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保持在6.7%的高位,取得了比较突出的经济绩效。得益于此,印度不仅足以跻身国际经济舞台的重量级玩家之列,而且也是中国经济外交始终无法忽视和回避的对象。

然而,中印两国同时崛起所带来的国际政治结构性矛盾、两国间几乎不可调和的领土主张与长达数十年的冲突历程均意味着中印经济关系不可避免地被两国政治关系和边境局势所左右。在全球化时代,市场的力量纵然强大但仍难以穿透主权壁垒,政治安全逻辑经常会压倒经济逻辑。可以预见,在中印边境冲突得到根本性管控、两国政治互信得以重塑之前,中印经济关系还将持续承压。

此外,印度对“一带一路”倡议始终抱有较深的疑虑并拒绝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印两国仍缺乏开展发展战略对接与高水平经济合作的政治和制度基础。一方面,印度国内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讨论并未推动其与中国开展发展战略对接;相反,印度“一边倒”地加入了美国所主导的“印太联盟”。另一方面,在去年历经7年的RCEP谈判完成之际,印度单方面宣布退出,由此还引发了日本态度出现犹豫、RCEP签署变数陡增等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印度退出RCEP固然有成本收益、合规约束等方面的考量,但其背后则更多出于对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忌惮。

对中国而言,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中美战略对抗升级的大背景下,如何有力但审慎地回应印度的经济攻势、维护中印经济关系的大局成为了中国对印经济外交的首要问题。当前,中国政府尚未出台政策反制印度的经济攻势,商务部发言人的回应也相对克制,这表明中国政府无意主动升级与印度的经济摩擦。从长远来看,考虑到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的复杂形势,以及印度在中国经济外交大局中的重要地位,中国政府仍需尝试克服诸多不利因素,坚决保持战略冷静和战略克制,以“维持稳定”为目标,继续以正面方式开展对印经济外交。毕竟巩固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政治基础、维系中国对外开放的良好外部环境,均有赖于一个相对良性的中印经济关系。

 

(作者:宋亦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外交项目组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