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巴育政府的“至暗时刻”:政经交困,举步维艰

来源:海国图智时间:2020-08-10

SOUTHEAST ASIA INSIGHT 《东南亚观察》

 

PREVIEW

 

SEE FIRST

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泰国经济遭遇重大滑铁卢,国民生产总值萎缩率超亚洲金融危机。与此同时,泰国政坛波谲云诡,巴育政府多位高官相继辞职,巴威派系与巴育的党内斗争剑拔弩张。随着泰国疫情形势稳定,民间团体示威游行在7月迅速复苏,对本就混乱的国内局势而言可谓雪上加霜。面对政经交困的“至暗时刻”,巴育政府路在何方?

 

疫情汹汹冲击经济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范围蔓延,这是对各国治理模式的一场大考,也是检验政府治理能力的试金石。泰国作为一个拥有6000多万人口且国际游客众多的国家,虽然疫情出现早,但防控取得了优异的成果,已超过两个月无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早在1月初,一接到世界卫生组织有关新冠病毒的疫情通报,泰国就在主要国际机场口岸加强体温监测,以提早发现疑似病患;在3月份疫情最严重之时,泰国总理巴育亲自邀请泰国最有名的十名医学专家座谈问计求经,还设立了政府疫情管理中心和疫情官方发布机制。从疫情防控角度来看,巴育政府交出了一份颇为亮眼的答卷;不过,新冠肺炎疫情绝不仅是医学问题,它还涉及到经济、社会等更大范畴的方方面面,政府需要应对复杂交互的挑战。

泰国银行称,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萎缩8.1%,这比整个亚洲任何主要经济体的官方预测都差,并将是泰国有史以来经历的GDP最大降幅,甚至超过了亚洲金融危机期间7.2%的萎缩率。虽然巴育政府已经推出了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通过压缩政府开支和向金融机构贷款方式,筹措1.97万亿泰铢用于刺激经济,但目前泰国经济仍旧持续承压,起色不大。

旅游业是泰国的支柱性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近15%,可谓是首当其冲。据《Bangkok Post》报道,泰国已经有连续2个月没有外国游客造访,泰国央行预计今年只有800万名外国游客,与去年相比暴跌了80%;今年上半年多达30%超过一千家旅游公司申请撤销营业执照,彻底退出了旅游市场。在出口方面,今年3月疫情爆发以来,泰国出口总额经历了断崖式下跌,短短两个月内出口总额缩减超过三分之一。在边境贸易方面,泰国出于疫情防控考虑关闭了多个边境站,导致了边境贸易萧条;商务部国际贸易厅长基蒂表示,今年1-5月期间泰国边境贸易额度总计下降5243.57亿泰铢(折合约1219.43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9.71%,经济复苏可谓困难重重。

图1  2019年7月-2020年6月泰国出口总额变化图
(数据来源:香港环亚经济数据有限公司(CEIC), https://www.ceicdata.com/zh-hans/indicator/thailand/total-exports)


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本最需要强大的决策核心来指路引航,也亟需稳定的政治局势来重振信心。然而,泰国总理巴育却在初步解决了疫情防控的压力之后遇到了新的麻烦,近期短短一周内,巴育内阁连续有六位成员辞职,其经济决策核心班子几乎全数出走。疫情未散、经济萎靡、内阁重组等因素交织,巴育政府恐将迎来“至暗时刻”。

 

内阁洗牌火上浇油

目前泰国政治乱局的核心人物是总理巴育,他通过“扶大厦于将倾”的军事政变上台,成为了泰国22年来首位现役军人总理。2014年5月20日,面对拒不下台的英拉政府和泰国反对党领袖素贴领导的示威者已暴力对抗半年的危局,时任陆军司令的巴育首先宣布实施全国宵禁,接管国家安全事务,斡旋泰国各派谈判两天。在发现各方无法达成和解之后,巴育继而要求政府辞职却遭英拉政府拒绝,于是巴育以铁血手段发动政变,接管政权,成立以其为主席的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控制国内局势;同时成立了临时立法议会,选举他为临时总理直至新民选政府成立。8月25日,泰国国王普密蓬签署御令,正式任命巴育为泰国第29任总理。

巴育作为乱世枭雄,在短时间内恢复了泰国的社会秩序,因而受到了王室、军人、大多数党派和广大民众的支持,其在军中的深厚根基也为其从政提供了颇多助力。2019年,巴育在新宪法和议会政治框架指导下组建了新的联合政府并再度出任总理职务。2020年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巴育政府处置得当,其本人也收获了“抗疫英雄”的荣誉。巴育本想在疫情好转后全力恢复泰国经济,但内阁多位高官的辞职却使得其陷入了左支右绌、举步维艰的困境。


在7月16日至20日的五天时间内,巴育政府七位高官接连辞职:7月15日,也是副总理颂奇生日当天,颂奇携“四王子派”高官财政部长乌达玛(Uttama Savanayana),能源部长颂提叻,高等教育、科学、研究与创新部长素维及总理府副秘书长高萨宣布辞职。7月20日,泰国总理府办公室部长德万(Tewan Liptapanlop)和劳工部长乍都蒙空(Chatumongol Sonakul)亲王也宣布辞职。

这七位高官辞职背后反映的是泰国经济衰退背景下政党斗争的白热化。作为此次高官辞职事件的重心,颂奇及“四王子派”团队的辞职是巴育政府执政联盟中最大党公民力量党内部派系矛盾的产物。副总理颂奇是泰国政坛老牌经济官僚,曾在他信政府担任财政部长,2015年8月巴育任命其为副总理后,颂奇与其派系“四王子派”就一直是泰国经济决策核心。但是,颂奇一派占据了4个内阁名额(颂奇、乌达玛、颂提叻和素维),尤其是乌达玛和颂提叻二人所掌控的财政部和能源部是泰国政府内权力和财富高度集中的重要部门,这不免引起了公民力量党内党魁巴威派系的不满。巴威是巴育的老上司,其在民力党内部根基极深,巴育执政后一直处于与其的政治博弈之中,颂奇派系在内阁中大权独揽,早已成为巴威派系的眼中钉。事实上,巴威派系从4月份开始便处心积虑将颂奇派系的“四王子”团队逐出内阁。在巴威派系的巨大压力下,巴育为了在经济下行的紧要关口维持党内稳定,只得暗示(几乎是明示)颂奇副总理与“四王子”团队主动辞职。

此次内阁洗牌将对目前的泰国政局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首先,空缺的内阁席位归属必然引起执政联盟内各党的争夺,巴威派系和其他小党都虎视眈眈,这将进一步加剧泰国的政治动荡。如颂提叻辞职后空缺的能源部长一职,就已经引起了巴育和巴威派系的公开争夺。泰媒报道巴育希望非民力党成员、泰国石油公司前总裁派林担任能源部长,而巴威派系坚决反对非民力党成员担任此要职,主张将其派系成员素利亚由工业部长转任能源部长。7月21日,民力党便召开议员大会和执委会会议,提出了新的内阁名单:拟推荐巴威担任副总理兼任内务部长,素利亚由工业部长转任能源部长,新任秘书长阿努查担任工业部长,该党议员协会主席素察出任劳工部长,该党执委、总理府发言人纳乐蒙出任总理府常任部长。目前,巴育政府处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处境:如果巴育接受巴威的名单,日后执政必将更加掣肘,总理位置也可能会不稳定;如果巴育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重新拟定名单,不仅会得罪巴威,也无法找到比颂奇更合适的人选。更甚,颂奇及其派系的“四王子”团队的辞职意味着巴育政府的经济决策核心班子几乎全数出走,目前巴育和巴威双方都无法找出更合适的管理国内经济的人选。疫情当前,巴育政府如何度过泰国有史以来国民生产总值降幅最大的经济萧条期犹未可知。
 

示威游行雪上加霜

除了政府高层的内部争斗,随着疫情形势稳定,泰国民间团体的示威游行在7月迅速复苏,对本就混乱的国内局势而言可谓雪上加霜。7月17日,一个名为“解放青年团”(Free YOUTH)的年轻人组织在网络上号召次日在曼谷民主纪念碑举行集会。7月18日有数千名“黑衣青年”到场,更有800万人次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观看了这次集会的现场直播。在疫情尚未完全平息、《紧急状态法》尚未取消的背景下,其声势之浩大实在出人意料。在此次集会之后,全泰各府已有多所高校与“解放青年团”合作,举行反政府集会。

据国内外媒体观察,引爆这场游行的导火索恰恰是尚未取消的《紧急状态法》。游行初期,泰国国家学生会领导人帕里在民主纪念碑前发表演讲,称“我们不满的怒气来自于《紧急状态法》,巴育政府越是拿这个法律控制我们,我们的抵触情绪就会越强!因为我们失去了自由!”3月26日,巴育政府颁布了《紧急状态法》,此法基本根据《泰国2005年紧急状态法》制定,其主要内容是总理可以宣布禁足令跟宵禁令,禁止民众聚会、禁止发布以任何形式引导民众恐慌的消息。6月15日,泰国禁足令和宵禁令已经宣告解除,但根据“解放青年团”的说法,巴育政府仍打着防疫的旗号约束民众话语权,不同的政治声音无法得到表达。值得注意的是,《紧急状态法》的反对声浪背后是泰国经济严重下滑给民众带来的恐慌感。疫情期间泰国经济的滑坡不仅从客观上影响了民众的就业和消费,更从主观上增加了民众的不安全感,民众对于巴育政府逐渐失望,从而催生了通过政治集会表达不同政治意见的诉求。

在内阁洗牌、疫情未散的关键时刻,大规模的群众集会恐会导致政经交困的恶性循环。首先,参与集会的民众大都没有佩戴口罩,这会增加新冠病毒聚集性传播的风险,一旦第二波疫情发生,已然左支右绌的巴育政府必将更加为难。其次,参与集会的民间团体极易被泰国各党派利用,从而成为其谋求党派利益的棋子,如领导此次游行的“解放青年团”和泰国国家学生会同盟,本是普通的学生团体,近期在前未来党党魁塔纳通的支持下迅速转变为反巴育政府的后备政治力量。一旦巴育的反对派借助民间力量迅速上位,泰国政局必将更加混乱。最后,在前两者共同搅浑泰国政坛后,巴育政府将更难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经济决策班子来引导泰国经济复苏,这必将延长泰国民众的阵痛期,从而引发新一轮的游行示威,开始下一轮循环。
 

政经交困何去何从

综上所述,巴育政府正经历政经交困的“至暗时刻”。虽然目前泰国经济和政局形势都比较严峻,但若巴育政府“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并非毫无转圜之地。

在经济方面,新冠疫情的冲击使得泰国经济近乎崩盘,民众的消费信心严重受挫。巴育较早地注意到了经济下行的趋势,曾计划让以颂奇为核心的经济决策团队帮助泰国度过难关,但颂奇及其派系的辞职让巴育的经济重振计划陷入停滞。所幸颂奇领导的经济决策班子留下了两份重要“遗产”。一是“泰国4.0”经济改革计划,该计划在2015年已经开始实施,目的是让泰国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变为以内需为主导的经济。目前泰国商界人士纷纷支持该计划的继续实施,他们深知虽然该计划未能阻止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但其提出的逐渐转变过度外向型的经济结构才是真正实现经济复苏的法门。二是2021年预算案,如果巴育可以在短时期内成功调和执政联盟中党内和党派间的矛盾,使该预算案尽快在众议院通过,那么泰国的疫情后经济复苏就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方向。另一方面,巴育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正在积极实施,如果泰国疫情不出现反复且政局趋稳,1.97万亿泰铢的刺激作用或将在不久的未来得以显现。

在政治方面,最大的看点还是内阁改组后的成员名单。巴育对外宣称内阁改组会在8月完成,但目前他似乎还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其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防止党内巴威派的权力过大而又不威胁到自己的总理位置。值得注意的是,表面上巴育与巴威的政治斗争似乎渐趋白热化,但双方也都给自己预留了转圜余地。在巴威派系提出新内阁名单后,巴育公开表示“已经与巴威副总理商量过了,我们不认为内阁席位是属于政党的份额,我只需拿出最合适的方案便可。我非常感谢公民力量党各位党员,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力,但是最终做出决定的人是我”,这既表达了自己的强硬立场,又避免了与巴威完全决裂;同样巴威也以老迈为由公开宣称自己绝对不会接受内务部长的提名,为两派的斗争留了余地。由此观之,平衡好与巴威派系的冲突、实现内阁和平重组对巴育来说并非是不可完成的任务。待泰国政局稳定后,政府仍会继续将政策重点放在推动经济复苏上。

吴泽平,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现为中文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东南亚研究,区域合作,大国外交
陈旖琦,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现为中文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中国-东盟关系,区域一体化

参考文献
[1]宋清润.军人总理巴育掌舵泰国[J].世界知识,2014(18):44-46.
[2]内阁洗牌、抗议者批评君主制:政治变局下泰国经济何去何从,新浪网,2020年7月26日,http://mil.news.sina.com.cn/2020-07-26/doc-iivhuipn5147617.shtml.
[3]盟友逼宫、学生示威巴育能否借内阁调整化解危机,新浪网,2020年7月27日,http://news.sina.com.cn/w/2020-07-27/doc-iivhvpwx7708301.shtml.
[4]最后的机会,泰国内阁重组迫在眉睫,巴育如何回应巴威成看点,腾讯网,2020年7月20日,https://new.qq.com/omn/20200720/20200720A0Y2JY00.html.
[5]泰国示威游行大爆发!疫情还没过,数千民众就要赶巴育下台,腾讯网,2020年7月20日,https://new.qq.com/omn/20200720/20200720A0E0Z200.html?pc.
[6]泰国数千民众要求现任政府下台,疫情期间也要游行,高呼拿回自由,网易,2020年7月20日,https://dy.163.com/article/FI28I2D60514N503.html.
[7]泰国连续43天冠病零新增经济前景或在亚洲最暗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2020年7月8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j/202007/2020070298105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