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和老挝的“特殊关系”是怎样建立的?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7-02

SOUTHEAST ASIA INSIGHT 《东南亚观察》

 

PREVIEW

SEE FIRST

图源: Báo Quốc Tế

摘要:越南-老挝“特殊关系”(即quan hệ đặc biệt Việt-Lào,下文简称“越老特殊关系”)是指与其他普通伙伴关系有着根本区别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涵盖政治、经济、安全、文化、军事等多个领域,彼此将对方置于优先地位且高于其他双边关系。越老“特殊关系”源于“越-老友谊”(quan hệ hữu nghị Việt -Lào)一词,表示越老的传统友谊,特殊团结和全面合作。越老特殊关系是由胡志明“助人即助己”(giúp bạn là mình tự giúp mình)的观点所培育和发展出来的,这种关系在协调两国对外关系方面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越老特殊关系的形成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由深厚的团结战斗情谊做坚实基础,由一定的地理文化做重要依托,由胡志明等领导人的亲自培育做情感纽带,由越南和老挝两国人民的睦邻友好传统做牢固根基。

 

越南和老挝是中国的重要邻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国一贯重视发展同越老两国的关系,不断深化与越老两国全面战略合作关系,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倡议与越南“两廊一圈”战略和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连国”战略对接。近年来中国与越老两国全面合作不断深化,鉴于越老两国关系的特殊性和双边的互为优先性,我们有必要深刻了解越老两国特殊关系的形成依据,这样有助于我们在处理好三边关系的同时兼顾三方利益,做到知彼知己,运筹帷幄。

一、越南特殊关系由深厚的团结战斗情谊做坚实基础


越老特殊关系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与法国殖民印度支那三国的历史密不可分。自1730年法兵舰俄罗地号停靠交趾起,法国殖民印度支那三国的序幕拉开,1862年法国拿破仑三世以海军大举伐越南,越南兵败并割地赔款,1874年更签订《西贡条约》,1885年越南正式沦为法国殖民地。1893年,法国在相继吞并越南、柬埔寨后,从泰国手中夺取了对老挝的宗主权,成为老挝的保护国。自此,印度支那三国走向了团结抗法谋求民族独立的历史进程,这也为越老特殊关系的不断孕育创造了条件。作为印度支那三国中实力最强大的国家,越南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认为帮助老挝已经不存在政治层面上的国别之分,已经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民族界限,成为了生活在印度支那地区的越南民族义不容辞的责任。“印度支那人民生活在法-日帝国主义的枷锁之下。为了驱逐他们……就必须有一支凝聚了所有印度支那民族力量的统一部队。”在当时,为了确保革命获得成功,需要建立起统一领导印度支那斗争的革命力量,越南在这时站了出来领导印度支那三国。

1930年10月,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会议决定将越南共产党的名称更改为印度支那共产党,根据形势的需要,共产国际的决定由印度支那共产党负责统一领导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三国。1930-1945年是越南和老挝人民在印度支那共产党领导下,争取独立和自由过程中的相互依靠时期。在印度支那共产党的领导下,老挝在1945年10月12日获得民族独立,建立了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日内瓦协定》签署后,美国仍然没有放弃侵略越南和老挝的企图,自1965年末起,越南派遣军事部队以及军事、政治、经济和文化专家代表团赴老挝执行任务。在越南看来,老挝的独立与越南的帮助密不可分。他们认为,“老挝的大部分土地都有越-老两国士兵战斗时留下的深刻烙印,他们共同并肩作战,直到获取战斗的最终胜利。在世界革命的历史上,有许多无产阶级国际精神的光辉案例,但是还没有任何地方,也从来没有一个向越南和老挝这样的特殊而持久的团结战斗联盟。”这为后来越老特殊关系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历史情感基础。
 

二、地理和文化因素是越老特殊关系形成的重要条件


越老两国领土南北狭长,以长山山脉为天然边界,地理相连的特性对越老特殊关系的形成和发展影响巨大。在越南看来,长山山脉有众多可以控制两国经济和国防的战略要地,在国家建设和国防事业中,该山脉可以成为两国的强大支点,因此发展好同老挝的关系对越南来讲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大事。1963年3月,在欢迎老挝高级代表团访问越南时,胡志明就肯定了地理位置对发展两国关系的重要意义,从地理政治视角阐释了越老两国建立长期友谊的基础。胡志明指出,“越南和老挝两国人民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共享长山山脉。两国像兄弟一样互相依靠。经过多年艰苦而英勇的斗争,我们两国人民获得了独立并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今天,我们正在互相帮助重建新的生活。越老兄弟情谊永不褪色。”

地缘相近使越南和老挝在早期革命战争年代相互依靠、相互协调,彼此为保护各自国家创造了条件,在和平发展时期,两国又将彼此作为重要伙伴,发展双边贸易。越南尤为重视发展同老挝的特殊关系,认为在当今全球化和国际一体化的背景下,两国完全可以在地理位置、资源、市场以及劳动合理分工等方面发挥各自的潜力和优势,相互补充,共同合作谋发展。文化层面,越南和老挝同是印度支那半岛上有着悠久历史的多民族国家。越南认为,东南亚的水稻农业文明是产生两国文化相似之处的共同基础,两国人民在相处过程中总能欣赏彼此的优良品质。两国居民在边界地区的共同生活或交融过程能生动地反映两国持续的关系,尽管文字和语言不同,且创造了不同的文化以及不同形式的社会政治组织,但越南和老挝人民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仍有很普遍的相似之处。比如,越南和老挝可以很容易在彼此的传统艺术文化中产生共情,能够分享共同的精神价值,尊敬老人等。地理的相连和文化上的相似,构成了越老关系“特殊”的地理文化依托。

三、越老特殊关系由胡志明等领导人的亲自培育做情感纽带


越老特殊关系的发展离不开包括胡志明和凯山·丰威汉在内的两国领导人的努力推动。胡志明是越南共产党的缔造者,曾为越南乃至整个印度支那的独立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越南认为,越老特殊关系得以建立,离不开胡志明对越老两国友好关系的直接推动和精心培育,老挝独立革命的成功,离不开胡志明的辛勤努力。早在胡志明回国直接领导越南革命之前,他就在欧洲等地向世界介绍老挝在法国殖民统治下的悲惨境遇。他指出,“生活在当地的可怜的老挝人民总是急于离开那里。每当负责抓捕男人的军官到达那里的村庄时,他们只能看到废弃的房屋和一扇空门,因为人们已经逃离了。”1928年秋天,胡志明经泰国抵达老挝,关心那里人民的生活状况,并将马列主义传播到老挝和越南,输送革命干部到越南和老挝。由此,越南和老挝的革命运动不断发展起来。

在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中,胡志明做出了“印度支那是一个战场”的论断。他指出越南的民族解放斗争与柬埔寨和老挝的解放战争息息相关。“我们抗战,老挝和柬埔寨人民也共同抗战。因此我们必须尽力帮助柬埔寨和老挝兄弟,并帮助他们抗战,着手建立“越南-柬埔寨-老挝统一战线”。胡志明曾多次表示,“越南和老挝的关系就像牙龈和牙齿,帮助老挝就是帮助越南自己,这既是国际义务,也是越南革命的义务。”“帮助老挝革命也是我们进行的革命本身,所以我们应该更积极、更切实地提供帮助。”在胡志明团结各民族、团结国际的战略思想的指导下,胡志明关注并领导老挝革命运动,将团结各民族、团结国际的战略思想同老挝革命实际相结合,使越南和老挝之间关系不断朝着多样和深入的方向发展。胡志明的这一思想也为后来建立越老特殊关系奠定了思想基础,成为发展特殊关系的情感纽带。

四、越老特殊关系由两国人民的睦邻友好传统做牢固根基


越南指出,越老特殊关系是有强大民心基础做牢固根基的,这种特殊关系由越老两国人民在长期友好相处的传统中锻造而成,这种友好传统源自封建时期两国人民的友好相处,源自两国共同抵抗法殖民者入侵的革命情谊。早期阶段的越老两国人民就保持着较为友好的双边关系,特别是生活在两国边境地区的人民,在日常生活以及自然灾害或敌人的破坏中经常相互依靠,一直保持较为和睦的关系,甚至通过两国王室或者当地领主之间的婚姻维持和平,这些都是两国友好的早期写照。到了十九世纪,法国殖民主义者入侵越、老等国,由于共同的敌人和受到侵略和压迫的相似困境,越老的传统友谊和团结不断强化。越老两国人民经常对彼此感同身受并自然地彼此交往,相互合作,为获得独立和自由共同革命。在共御外侮的背景下,越老两国人民的传统友好关系得到巩固,并且在为彼此独立解放的革命征程中得到升华,为后来越老特殊关系的形成铸就牢固的民心根基。

结语


当前,越老特殊关系随着两国政府的大力推动,在各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就长远规划而言,两国政府都有维持这种特殊关系的强烈意愿,两国高层就此保持较为密切的接触,社会各界频繁开展各类纪念庆祝特殊关系活动,在各领域的合作稳步深入推进。越老双方已经明确未来越老特殊关系建设的具体方向,意在解决存在的问题,稳步推进双边特殊关系深入发展。但是,越老特殊关系的未来发展仍受内外部因素的制约。如越南和老挝是两个独立主权国家,各自内部对越老特殊关系的看法有不同意见;越老两国的党员干部和青年一代对越老特殊关系的了解认知程度不同,在相关政策的具体对接落实上存在一定差异;两国之间签订诸多条约和协定,但各部委之间的协调执行较为缓慢,落实官员能力和水平有限,两国地区间合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效率不高;越老特殊关系越来越容易受第三方因素影响等。总体来看,未来越老特殊关系的发展总体上能保持积极稳定,同时也面临一些挑战。越老能否协调处理好这些不利因素,不仅是对两国决策水平和执政能力的考验,也关系到未来越老特殊关系的未来发展前景。

(王道征: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现为研究院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越南问题/中越关系)


【参考文献】

[1]梁启超,各国兴亡小史,上海中华书局,1936年,51-54页。

[2]ĐảngCộng sản Việt Nam: Văn kiện Đảng toàn tập(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t.7, tr 114.

[3]Không ngừng gìn giữ và phát huyquan hệ đoàn kết đặc biệt Việt Nam - Lào(不断维护和促进越老特殊团结关系),Tạp Chí Cộng Sản(共产杂志),18/4/2018。http://www.tapchicongsan.org.vn/Home/Doi-ngoai-va-hoi-nhap/2018/50408/Khong-ngung-gin-giu-va-phat-huy-quan-he-doan-ket-dac.aspx

[4][10]HồChí Minh: Toàn tập(胡志明全集),t.8, tr.22、t.6,tr.220.

[5]Phạm Văn Linh,QUANHỆ ĐẶC BIỆT VIỆT NAM - LÀO (1930 - 2017)(越南-老挝特殊关系1930-2017),NHÀXUẤT BẢN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SỰ THẬT,HÀ NỘI ,2017,tr.6-7.

[6]NguyễnÁi Quốc,Bản án chế độ thực dân Pháp(法国殖民制度审判),Nxb Sự Thật,Hà Nội,1985,tr.94-95.

[7][9][11]LêĐình Chỉnh,55 Năm Quan Hệ Ngoại Giao Việt Nam-Lào:Nhìh lại và hướng tới(越南老挝外交关系55年:回顾与展望),NxbThông Tin Và Truyền Thông,2017,tr.54、tr.56、tr.57.

[8]Đảng Cộng sản Việt Nam: Văn kiện Đảng toàn tập(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 t.12, tr.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