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之死与大选:美国左翼的未来在哪里?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28

当地时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一非裔男子弗洛伊德在街头遭到了三名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视频中显示,受害人被三名警察压制在地上长达七分钟,中间曾不断向警察呼救,最后受害者因抢救无效死亡。这段针对非洲裔美国人的暴力执法视频在网络上放出之后,很快引发了美国国内大范围的抗议浪潮。

这次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可以与20世纪50-60年代美国的黑人平权运动作一个横向的比较。二者有着很多的共同点,如规模上都是从地方拓展到全国,其目的都是为了抗议种族间存在的不平等现象。上个世纪的黑人民权运动由一批旨在实现平权的美国左翼群体领导,最终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们推动了白宫从法律层面上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而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些志在平权的左翼势力,是否还能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真正保护非洲裔美国人的合法权益?他们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

二战结束之后,美国的左翼团体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工人左翼、环保左翼以及主要目的在于平权的左翼。前两者在美国社会都有着一些固定的支持者和相关组织,规模也较为固定,集中关注工人权益和环境保护等问题。在这些左翼团体当中,以支持环保的左翼团体最为知名,他们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党派“绿党”,一度成为美国的“第三党”。绿党曾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获得了2.7%的投票率,在美国的中西部地区得票率甚至超过15%,影响力巨大。

支持平权的左翼群体相对而言不固定,但他们也在历史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范围主要集中在为少数群体争取权益上。经过大范围的抗议后,1964年民主党总统约翰逊签署了《公民权利法案》,1965年签署了《选举权利法》,分别以法律形式确定了种族隔离制度违法,并保障了黑人的选举权。这标志着平权左翼在经历了十年的抗争之后,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相关群体继续活跃,推动国会通过堕胎合法化的相关法案,保护了女性的个人隐私和自由;经过了几十年的不断抗争,2013年,美国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这保护了性少数群体的权利。历数这些保护人权、保护尊严的法律条文,平权左翼的确使得美国社会走向了多元化、平等化,让更多人更加幸福地生活在这个多种族的熔炉当中。

但是,与工人左翼和环保左翼群体相比,为少数群体争取权益的左翼关注范围面更加广泛,涉及不同族裔、不同性别、不同性取向等多个方面,一方面是希望造福更多美国人,但同时也导致了他们铺开面过广、力量不够集中,给人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印象。平权左翼曾一度忽视了黑人权益的相关问题,直到这次暴力执法的案件发生之后才对黑人的平权运动重新关注。

然而,即使有着诸多成功的先例可以借鉴,这次示威活动也大概率无法取得类似1964年法律上的成果。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从抗议的时间长短和规模上来讲,这次的抗议活动与20世纪60年代的平权运动相比,都存在着较大的劣势。自1955年亚拉巴马州黑人对公共汽车的抵制开始算起,左翼平权势力在黑人权益问题上抗争了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达成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1964年出台的《公民权利法案》和1965年通过的《选举法》。在这之后,尽管这场声势浩大的平权运动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70年代,然而相关团体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为别的少数群体争取权益上,如单亲母亲、同性恋群体等。事实上,这种对非洲裔美国人的歧视与不公仍广泛存在于美国社会,警察暴力执法的事件绝不是偶然。但直到近期一个月左右,黑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事件一出,美国国内的呼吁黑人权益声音才逐渐开始恢复。截止6月16日的统计显示,今年的这次示威涉及到的十万注册人口以上城市有281个,与“向华盛顿进军”运动到最后几乎全民参与、仅华盛顿特区就有二十五万人的游行队伍还有一定的距离。


(截止6.20日,在籍人口超过10万人的城市中爆发示威的情况。来源: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s, Social Distancing, and COVID-19 (No. 13388). Institute of Labor Economics (IZA).)

即使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情绪的积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这次示威活动还缺少一些必要的协调者和领袖者。协调者在示威中起着重要的组织作用,否则正常的抗议在无拘束的情况下很容易演变成一场具有破坏性质的骚乱。1964年的“向华盛顿进军”游行就是由许多民权、劳工和宗教组织共同协调,他们在游行前和游行过程中一直在宣传“非暴力”的抗议方式,这极大地约束了人群的行为,在达到目的的同时,也没有出现阻碍社会正常生活的情况。在和平示威的同时,以马丁·路德·金为首的领导者也在积极地与白宫进行直接沟通,传达民众的主张和声音,最后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相关法律得以在国会最终通过。而反观今年的形势,在出现示威的281个城市中,有将近一半(134个城市)出现了暴力事件的报告。在这种混乱的现象下,民众的主张没有得到一个有效的统一,示威仅仅变成了个人情绪的发泄,对社会的正常秩序造成了一系列不良影响,这更不利于政府和国会顺畅地采纳民众的意见。

除了示威者当中的两点不利因素之外,目前受到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也会是实施平权过程中的阻碍之一。参议院是两院制国家当中的最高立法机构,其地位和权力略高于美国众议院,能够直接参与总统任免、法律制定的表决过程,因此参议院的席位和多数党也成为了两党争夺的焦点。目前是共和党占到参议院的相对多数。历数历史上大多数通过保护少数群体权益法案的情况(如1964年黑人平权法案、1973年韦德案宣布堕胎合法化、2000年残疾人保护法等等),都是民主党在参议院当中占到多数的条件下通过的。与民主党相比,共和党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上更加偏右,这意味着共和党的政策更加保守,不易通过这种开放、性别平等的法案。因此持保守观点的人在参议院内可能占到一定的数量优势,在立法过程中产生一定的阻碍。

在左翼势力崛起的同时,美国国内极右翼的力量也在不断提升,这些极端排外的右翼势力也会对平权政策的制定产生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极端民族主义者本就在美国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和相关团体,他们坚持白人至上主义,制造了一系列针对外来移民的恐怖主义事件。在1994年到2020年之间,美国一共发生了893起恐怖袭击事件,在这当中,由右翼恐怖分子制造的案件占到了57%。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发生之后,由于病毒迅速在世界各地扩散开来,这些提议封闭国界、反对外来者的保守声音越来越大,也会对黑人平权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首先,这些极右翼群体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利益集团,他们会对国会议员进行游说,希望议员做出更有利的决定;而另一方面,那些本身就持极端观点的议员会在政策的制定过程中投出反对票,使得相关平权法案实施的概率更加渺茫。

综上所述,在以上几点负面因素的影响之下,今年的左翼团体或许很难取得黑人权益实质上的进步和保障。

在游行群体、国会等方面都面临着不利的情况下,平权左翼一度寄希望于今年的总统大选。如果能够推选一位有志于平权的总统上台,那么白宫可以出台一定的政策保护黑人群体,以挽回在立法机关上一定的劣势。为了尽可能地实现这一目标,其实不仅仅是平权左翼,近些年各个左翼集团都在尽力推动政策主张偏左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参与竞选。在民主党内部的各个政治派别当中,桑德斯所代表的本就是进步派,他的主张在全民医疗保险、环境保护和平权等话题上与各左翼团体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如果桑德斯当选,将更有可能出台保护族裔平等的相关政策。

然而从目前来看,左翼团体能起到的作用较为有限。无论是2016年还是2020年,进步派候选人桑德斯均未获得民主党内的最终提名。尽管在2020年党内初选的过程中桑德斯一度领先,但最终还是败给了传统的建制派民主党人拜登。当然,进步派的力量的确在近些年间不断壮大着,沃克斯(Vox)评论员艾拉·内尔森(Ella Nilsen)认为,尽管进步派候选人自身并未斩获足够议席,但其候选人的声量帮助民主党赢得了2018年中期大选。未来进步派是否能在大选上有进一步的进展,如获得民主党内的最终提名,甚至获得总统大选的胜利,实施左翼团体的相关政策,则是民主党进步派和候选人们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在拜登代表民主党参选的这样一个既定事实之下,相比更偏向保守的共和党而言,平权左翼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当选新一任总统,这样能够在平权运动中尽量争取到总统的帮助,进一步推动国会立法。同时,由于民主党内部还需要整合不同参选人的战略,桑德斯的全民医保、减免学生债务等政策已经在拜登的主张中有所体现。因此,在尽力支持拜登获胜之后,平权左翼还力图在政策制定和实行的过程中施加影响,推动白宫出台一些实质性政策,保护黑人的权益。

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今天,美国的平权左翼群体与黑人问题走过了一个U形弯,从一个最高点再次来到了另一个最高点。在总体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平权左翼没有再选择单打独斗,而是力推拜登,寄希望于民主党上台推行相关政策。然而最后2020大选花落谁家,左翼能否顺利推举拜登上台,还是个巨大的未知数。


作者:朱婧远


参考文献:

1. What Bernie Sanders meant for American left, Nivedita Majumdar, Apr 15, 2020, https://tribunemag.co.uk/2020/04/what-bernie-sanders-meant-for-the-american-left/
2. Bernie Sanders,who reshaped US politics ,ends 2020 presidential run, Lauren Gambino, Apr 8,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0/apr/08/bernie-sanders-ends-2020-presidential-race
3. March on Washington, Dec.4 2019, https://www.history.com/topics/black-history/march-on-washington
4. What happent to American Left? Michael Kazin, Sep.24 2011, https://www.nytimes.com/2011/09/25/opinion/sunday/whatever-happened-to-the-american-left.html
5. The four democratic parties, Noah Redlich, Mar.18,2020, https://harvardpolitics.com/united-states/the-four-democratic-parties/
6. Senators(1789-present)https://www.senate.gov/senators/Senators1789toPresent.htm
7. Gamber, F., &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at Carbondale. History. (2010). The Radical Heart: The Politics of Love in the Struggle for African-American Equality, 1833--2000.
8. Levy, P. B. (1994). The new left and labor in the 1960s.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9. Unger, I. (1967). The "New Left" and American History: Some Recent Trends in United States Historiography.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72(4), 1237-1263. doi:10.2307/1847792
10. The Escalating Terrorism Problem in the United States, CSIS Briefs, June 17,2020. https://www.csis.org/analysis/escalating-terrorism-problem-united-states
11. 高建明,郭杰.美国左翼的现状、问题与前景[J].科学社会主义,2020(01):137-142.
12. 张彦琛.美国左翼运动的现状与发展趋势[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06):168-173.
13. Dave, D. M., Friedson, A. I., Matsuzawa, K., Sabia, J. J., & Safford, S. (2020). 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s, Social Distancing, and COVID-19 (No. 13388). Institute of Labor Economics (IZ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