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比结果更值得关注的是权力交接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18

 

摘要:本来预期今年年初进行的新加坡国会选举因应疫情一再延期,政府计划6月底实施第二阶段开放措施,这为大选创设了新一个窗口期,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政府将于7月召集大选。然而,由于疫情限制线下竞选、执政党明显资源占优以及反对党的资源分散,此次大选很大概率人民行动党将会赢得绝对多数。选举结果之外,更应关注的是李显龙向第四代领导人的权力交接,这个过程将在何时进行、能否平稳过渡都要拭目以待。

从今年年初开始,新加坡国内有关何时举行15届大选的讨论持续升温,因为宪法没有规定确切的大选日期,只是明确每届国会五年为一任期,占国会多数组成的内阁可以在任期结束前任何时间提请解散议会、进行新一届议会大选。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PAP)于2015年以69.8%的得票率赢得议会大选后,五年的任期将在2021年4月14日结束,这意味着在这之前李显龙要向总统提议解散议会,发起15届大选。而从下令解散议会、候选人开展竞选活动到选民投票,中间仅有20天不到的时间,对于反对党而言,在短时间内部署资源、动员选民是个挑战,因而需要时刻关注政府释放的信号、预测大选时间。

3月13日选区划分委员会(EBRC)公布选区划分报告,引起星洲国内高度关注,因为按照惯例,选区一经划定,最迟一个半月内便会解散议会、开始大选,然而三个月过去,传闻中的大选仍然没有得到官方确认。缘何大选一拖再拖?下一个开始大选的“窗口期”是什么时候?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局面难以撼动,但反对党能重现2011年的战绩、拿下更多支持率和国会议席吗?除了选举结果之外,此次大选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因素?

一、一再推迟的大选

早在3月,新加坡各界便普遍预测4月或5月将是政府下令举行大选的“窗口期”。一是从过往大选惯例来看,政府发布年度财政预算,当中涉及民生福利、经济发展等的刺激举措往往令选民感到振奋,在这期间进行投票表达对现任政府支持的概率也会更高,因而往届大选往往在年度财政预算案公布后的1-2月内举行。

二是正如以上提及的选区划分报告公布后,一般会在1-2月内开始大选,甚至2001年吴作栋政府在公布选区划分之后一天就宣布解散议会进行选举,今年3月选区划分报告发布后不久,李显龙也在社交账号上表示,“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希望并祈祷疫情能在任期结束前稳定下来,这样我们就能在更正常的情况下举行选举——但我们对此并不确定。或者提前举行选举,知道我们将遭遇飓风,选举一个新的政府,有新的授权和完整的任期,可以与新加坡人共同完成手头的重要任务。”在外界普遍看来,李释放出了短期内将举行大选的强烈信号,因为疫情在2020年得到控制的可能性极低,人民行动党很有可能尽快组建新政府以采取更集中有力的举措应对疫情冲击。

三是4月份之前新加坡被视为抗击疫情的模范,中国出现新冠疫情后,新加坡是世界首个确诊新冠病例的国家,但凭借医疗系统的快速响应,新冠病毒在新加坡得到了控制,感染人数在一个月多内仍然控制在1000人以内,增长曲线非常平缓,死亡人数长时间为零。政府对新冠的快速反应、严格管控无疑是竞选的加分项。

新加坡累计确诊新冠病例

综合以上因素,《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联合早报》等多家主流媒体在3月均预测给出大选时间表,认为4月或5月是大选的“热门窗口期”,李显龙也多次在社交媒体、新闻采访中暗示新冠疫情仍存在诸多变数,政府计划尽快开展大选,以得到民众更强有力的授权,专注对抗疫情。


《海峡时报》作出的大选时间预测

然而,4月中突然激增的新冠疫情成为大选“快进”的一大变数。4月初以移民劳工为主的宿舍出现集体感染的情况,工人宿舍人员密集、居住条件较差导致了更广泛的社区传播,原本平缓的病例曲线快速上升,单日最高峰录得新增1400多例,新加坡由原本的防疫模范生变为东南亚新冠病例最多的国家,正在加速推进的大选议程因此被暂停。一方面,政府短期内需将政策核心放在控制疫情上,另一方面,突然猛增的新冠病例给李显龙政府带来了执政挑战,有些是新问题,比如前期在疫情防控上存在盲点,疏于治理边缘性社区,有些是旧问题,比如反对党同人民行动党角力已久的外来移民、社会平等问题,第二波疫情的出现又降低了人民行动党的执政绩效。因此,在病例猛增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前进行大选是危险的选择。

二、悬念较低的“疫情选举”

近日,政府透露预计6月底进入第二阶段经济重启,7月或将成为大选的新一个热门“窗口期”。4月初移民劳工宿舍出现集体感染后,新加坡政府随即加强病毒检测、病床建设、入境限制以及更为严格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8周的阻断期结束,6月2日新加坡进入第一阶段的经济重启,之后新增病例主要为主动检测发现的感染,开放没有带来第三波疫情,并且政府感受到长时间封锁给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压力,当局预测2020年国内的经济增速将会降至-7%,进入建国以来经济发展的至暗时刻,因而国家发展部部长黄顺财(Lawrence Wong)表示有望在6月底前重新开放整个经济体系,进入第二阶段的经济重启。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社交隔离逐步解除,同时大选的战线拉得越长,政局不确定性和社会焦虑也会随之上升,因而7月初再次成为大选的合适窗口期。

反对党当前已在布局候选人,并多次向选举局要求披露疫情下大选的具体规则。然而,可以预见的是,人民行动党很大概率将延续过往优势,得到绝对多数的支持票以及议会席位,反对党难以复制2011年的战绩。新冠疫情、执政党独有的资源优势以及反对党力量分散都是重要的决定因素。


新加坡成立自治邦以来每届大选结果

首先,新冠疫情给反对党开展竞选活动造成了巨大阻力。新加坡大选的竞选活动期本来就短,只有10天不到的时间,反对党需要在此期间推介候选人、宣讲政策主张、攻击执政党政策不足,这个过程往往通过竞选集会、走访选民进行,但疫情期间卫生部实施安全距离条例,选举局将依此限制竞选集会的规模甚至禁止候选人走访选民。因此,网络平台成为反对党接触选民、开展竞选动员的主要方式,但这一方式也严格受到政府管控,国内媒介由国家控股,反对党每次竞选仅有几分钟的广播时间,人民行动党2019年还引入了《网络谎言和操纵保护法案》,表面是打击网络传播的“假新闻”,实质是赋予政府更大的网络公共话语控制权,新广告条例也给反对党投放政治广告施加了更多限制。在这一系列不利情况下,反对党数月以来一直在争取的就是延迟大选直至疫情结束,以得到更多线下竞选同选民接触的机会,只是从目前的行动表来看,疫情期间进行大选难以避免。

其次,执政党独有的资源优势在疫情期间进一步彰显。一方面,人民行动党拥有反对党难以匹及的媒介宣传、选区划分以及候选人资历优势。另一方面,为应对新冠冲击,政府2月发布的2020财政预算相较以往支出大增,计划投入46亿美元优化医疗体系、帮助企业和家庭渡过难关,具体手段包括发放现金、工资补贴、租金回扣和免税等,星展银行(DBS Bank)经济分析师直言不讳地表示此举就是在给选民“派糖”。而且危机面前,选民往往倾向选择更有执政经验的现任政府继续执政,一是更有经验的政府意味着应对危机的能力更高,二是更平稳的政局有利于集中精力应对疫情。2015年大选中反对党也暴露出仅能提出反对意见、而不能给出完整执政纲领的缺陷。

再者,反对党力量分散、主要反对党无心政党政治也是掣肘其攻下更多国会议席的一大因素。新加坡实施简单多数的选举制度,得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即可获得代表该选区的议席,本就不利于小党竞选。15届大选临近,反对党也没有形成联盟、整合选票。四个反对党国人为先党、人民力量党、革新党和民主进步党原计划加入第二大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但6月11日民主党秘书长拒绝了这四个政党的入盟申请,之后人民力量党也表示大选逼近之际,四个政党再重新组建新联盟的可能性极低。另外,主要反对党也因应疫情做出了让步,第一大反对党工人党总书记近日表示党派政治应退居二线,在和新冠作斗争时,应有统一的立场。

三、更值得关注的权力交接

15届大选结果悬念较低,人民行动党如无意外将继续收割绝对多数议席。但这届大选值得注意的不止于选举结果,李显龙与第四代领导班子(4G)的权力交接同样值得关注。

近年来,李显龙已多次公开表示会在15届大选后移交权力给新一届领导班子。2018年11月人民行动党公布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第一助理秘书长,贸工部长陈振声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这普遍被认为是新加坡继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之后的第四代领导人格局。到了2019年4月,王瑞杰兼任财长的同时出任国家副总理,这表明王成为李显龙接班人的迹象已非常明显。


新加坡副总理、财政部长王瑞杰

此次大选一定程度上是人民行动党的执政测验,同时也为李显龙的权力交接划定大致时间表。执政党如能在大选中延续过往近2/3的绝对优势,则为权力转移提供了较为稳定的政治环境,但如若大选结果不利,李显龙则需要暂缓权力移交,为下一代的领导人创设更高的执政合法性。

总体而言,此次大选不是有关政党竞争的选举,更多可以理解为人民行动党领导权力过渡的选举。可以预见的是,尽管李显龙在努力为下一代领导人铺设更有利的治国道路,但王瑞杰要当好下一任“舵手”仍然艰难:经济下行背景下如何提升政党合法性和回应年轻人的政治诉求,经济问题又进一步凸显了社会公平和移民问题,大国竞争强化背景下如何维持平衡……大选之后,新加坡领导层才会迎来真正的挑战。

作者:赖镇桃,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研究领域:马来西亚,东南亚政治发展


【参考文献】

[1] https://ihsmarkit.com/research-analysis/singapore-election-outlook.html
[2] https://www.facebook.com/leehsienloong/posts/this-morning-i-held-a-dialogue-with-grassroots-leaders-on-covid-19-and-what-lies/3116223351773683/
[3] https://time.com/5802293/coronavirus-covid19-singapore-hong-kong-taiwan/
[4] https://www.ft.com/content/0fdb770a-a57a-11ea-92e2-cbd9b7e28ee6
[5] https://www.scmp.com/news/asia/southeast-asia/article/3088786/singapore-expects-virtually-entire-economy-reopen-end-june
[6] https://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singapore/singapore-13th-ge/news-and-updates/story20200609-1059673
[7] https://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singapore/singapore-13th-ge/news-and-updates/story20200612-1060462
[8] http://magazine.inewsweek.cn/world/2018-12-05/4524.shtm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