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魅力的绽放:乌戈·查韦斯执政时期委内瑞拉公民与政客间置若罔闻的联系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时间:2020-06-12

【摘要】长期以来,个人魅力都被视作世界各国领导人建功立业的有力工具,我们却很少关注富有个人魅力的领导者究竟是如何与其追随者建立深厚且直接的情感联系。笔者提出了一个简要理论来解释对于个人魅力的依附是如何超越其他类型的联系机制,最终形成,从而推动强大并具有潜在持久性的政治运动的产生与发展。为此,笔者将借由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所领导的玻利瓦尔革命运动对该理论进行阐释。

1.个人依附理论

领导人如何建立与其支持者之间深厚、直接的情感依附,从而使选民忠诚于其所领导的运动?韦伯将领导人的个人魅力定义为“超自然的、超人类的,或者至少是极为特殊的能力或品质”,学者们指出,领导者的个人魅力在培养其与选民间的联系时起着关键作用。重要的是,借以形成个人依附的,并非是领导者客观存在的品质,而是其支持者对这些品质的主观感知。

笔者所提出的个人依附理论相对简要,基于三个步骤。在每一步中,情境因素都与领导者的行为相结合,形成了领导者对公民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形成了他们对领导者行为的深层情感认同。第一步,领导者对那些遭受到严重排斥、剥夺、正在经历绝望情绪的公民的直接承认与关注。

第二步,为了证明他具有“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非凡能力,领导者倾向于大力抨击那些应为人民苦难买单的“敌人”,并实施大胆的、旗开得胜的改革来改善人民的处境。

第三步,讲好故事。赞颂领袖与其他历史人物的英雄事迹,同时将对手贬为敌人,并强调其领导运动的变革性。至关重要的是,为了使故事合法化并深切融入其支持者的日常生活,领导者会根据其所处的特定文化背景对故事进行调整。

2.其他联结建立方式的相关性评估

1)程序机制
程序机制表明,公民的依附程度取决于从实质上来看,领导者的雄心与其采取的政策是否具有一致性。为了发展这种程序化关系,公民必须有与领导人政策相一致的政治政策偏好。此外,领导人必须始终如一并成功地实施这些政策,以赢得选民的认可并以此建立一个明确的、不同于其他政党的制度程序标志。若领导人没能成功实施其独特有效的政策,公民就会减少对其领导运动的依附,以此作为惩罚。反过来,如果领导者的政策与其倡导的制度理念背道而驰,这一理念就会分崩离析,并与其对立党派的立场混为一谈,从而降低公民对其的忠诚度。

2)组织机制
组织机制表明,政治依附的建立依赖于人们通过参与与政治运动相关的活动、团体从而在彼此间建构起来的联系。通过这些联系,公民能够参与到组织该运动的社会俱乐部、社区协会等政治组织,从而塑造了一种持久的群体身份。个人依附机制中追随者的归属感直接来自于领导者,而组织机制则不同,追随者通过相互交流,以自下而上的方式减轻其自身的排斥感。

3.个人魅力机制的定量检验分析
笔者根据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拉丁美洲民意调查数据,定量研究了相较于程序和组织因素而言,个人魅力在玻利瓦尔革命运动中对于公民政治依附的影响。调查中包含笔者所分析的各个方面的相关问题,包括玻利瓦尔公民政治依附(因变量);经济和社会政策评价(程序机制自变量);玻利瓦尔社区委员会参与度(组织机制自变量);以及对查韦斯个人魅力的感知评价(个人魅力自变量)。

 

结果(见表2)表明,个人魅力在公民对玻利瓦尔民族主义的依附上起着独当一面的作用。模型A和模型B表明,据统计,对个人魅力的感知依附对玻利瓦尔关系具有显著且实质的巨大影响。相比之下,程序和组织变量与相关运动的依附仅存在微弱联系。模型A和模型B同时表明,经济状况对玻利瓦尔民族主义依附并没有显著、独立的影响。模型C和模型D检验了人格魅力感知和经济评估对政治依附的潜在交互作用。

这四个模型显示了在玻利瓦尔式依附中程序和组织因素的相对重要性,同时突出了查韦斯个人魅力的突出影响。首先,在加性模型(A和B)中,个人魅力与其他自变量之间的多重共线性会人为地夸大个人魅力的重要性,削弱其他自变量的影响。其次,偏好伪装也能够解释这些变量的不显著性。具体而言,受访者在被要求对查韦斯的个人魅力给予更高评价时可能会倍感压力。在存在偏好伪装的情况下,人们会预期支持率大幅上升。最后,其余的检验结果表明,玻利维亚公民对查韦斯个人魅力的强烈感知与他们对其所领导运动的依恋密切相关,而程序和组织因素的影响明显较弱。

相关探讨与结论

本文对“领导者的个人魅力通常昙花一现”这一传统观点提出了质疑。通过研究领导者个人依附形成机制并证明其胜于其他联系形式,笔者论证了富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在其领导的运动制度化程度较低时,其个人魅力在获得公民的弹性支持方面所具有的潜在价值。此外,这些联系可以在该领袖生后继续存在,并保持其原始状态,个性概念,从而利于在缺乏强大党组织发展情况的基础上,使得相关政治运动得以经久不衰。

笔者引用了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革命运动来说明其观点。据2007年拉丁美洲民意调查项目的数据,笔者通过定量分析论证了,与基于程序机制和组织机制相比,选民对领导人个人魅力的感知认同搭建了更为强大一致的依附基础。尽管查韦斯宣称其运动核心是以国家为中心的经济发展、社会再分配和基层组织构建,但结果表明他的个人魅力胜过了这些运动目标。这些对其个人魅力的认同植根于其根深蒂固的情感和珍贵记忆,因此,尽管查韦斯已然去世,同时外在环境也存在许多不利因素,但这些联系仍保有强大的生命力。

(本栏目系编译拉丁美洲政治期刊的学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