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湄合作机制下公共卫生合作的现状与展望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10

摘要:新冠疫情是当下全人类所遭遇的重大公共卫生安全危机,其正以超出人们预料的速度在全球范围内扩散,给全球政治经济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检验目前人类所建立一系列合作机制的“试卷”,作为在多领域有着不俗合作成果的澜湄合作机制,自然也不例外地接受了这次考验。自澜湄合作机制建立以来,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结构的优化、工业产能的提升、第三产业的促进等方面均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公共卫生事业方面也取得一定的合作成果。中国与湄公河五国持续开展公共卫生合作,有利于增进澜沧江-湄公河国家的公共卫生合作,营造良好的次区域卫生安全环境,建设并完善好澜沧江-湄公河卫生安全命运共同体。

一、公共卫生概念的提出

公共卫生一词最早出现于1920年,美国公共卫生学科的领军人物、耶鲁大学公共卫生系的创立者温斯洛将公共卫生定义为“通过有组织的社区努力来预防疾病、延长寿命、促进健康和效益的科学与艺术。换句话说,公共卫生是改善卫生环境、控制疾病传染源、注重个体卫生以及为疾病的早期诊断和预防性治疗提供服务的科学与艺术”纵观历史,人类从未休止地遭遇流行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挑战。从上世纪初开始,就爆发过鼠疫、霍乱及流感等多次大规模的传染性疾病,其中最严重的当属1918-1919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导致全世界2000-5000万人死亡,数亿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感染。一直到上世纪50-70年代,才有了特效药的使用和疫苗的研发,使得全球传染性疾病的形势得到较好的控制。1981年6月,美国《死亡与发病率周报》第一次向全世界报道了一种可能使细胞免疫功能紊乱的疾病——艾滋病,该病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迅速传播。除此之外,还有1998年的登革热、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2009年的甲型H1N1禽流感及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等,如此种种全球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表明,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对人类的生命健康、经济发展、政治稳定都是严峻的考研,国际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必须得到足够的重视。

二、澜湄合作机制下公共卫生合作现状

澜湄六国共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同时,湄公河五国——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泰国是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沿线国家。因此,中国有必要开展对湄公河地区的全球卫生合作,从而营造良好的地区性卫生安全环境,促进中国与湄公河五国的卫生更好更健康发展。其实早在澜湄合作机制正式成立以前,中国方面就有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卫生合作的行动。2015年,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下发《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一带一路”卫生交流合作三年实施方案(2015-2017)》,首次提出“健康丝绸之路”的概念。2017年中国为缅甸政府提供2500万元的资金支持,用以抗击H1N1甲型流感疫情。在澜湄合作框架下,2018年出台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0)》涵盖了包括加强传染病防治合作、建立完善联防联控机制、加强医疗机构间合作和人员培训、基层卫生机构诊所建设、开展短期义诊和派遣医疗队等多个议题。在澜湄合作机制下,湄公河地区国家越来越重视卫生方面的合作,在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社会人文三大重点合作领域的推动下,带动湄公河地区公共卫生事业,医疗设施投入增加,促进湄公河五国卫生事业发展。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世界卫生组织5月1日宣布,鉴于当前国际疫情形势仍然严峻,新冠疫情仍然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截至2020年5月18日14时,湄公河地区国家都相继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除中国外,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别为泰国(3031、57)、越南(320、0)、缅甸(187、6)、柬埔寨(122、0)、老挝(19、0)。澜湄各国防疫前期工作主要是防止中国公民以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其他国家公民入境,对于本国居民并没有实行太过严格的防控措施,对本国的防疫医疗物资也没有进行过多准备。直到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时才逐渐被引起重视,纷纷采取了严厉的防控措施,如要求戴口罩、勤洗手、人与人之间保持安全的距离;关停公共设施和禁止聚会;限制外出及要求学校停课等。新冠肺炎最先在中国大规模爆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全国上下艰苦抗疫,基本打赢了上半场,当前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发展态势。这不仅得益于中国人民万众一心、同舟共济,更得益于国际社会的物资援助、医疗增援、信念传递。现在已经到了抗疫战争下半场,中国积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良好沟通,在全球抗疫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用中国力量向包括湄公河地区国家在内的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三、澜湄六国公共卫生合作的必要性分析

澜湄合作机制是综合中国、泰国、老挝、缅甸、柬埔寨、越南自身发展诉求推出的新型合作机制,是中国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发展的一次创新尝试。澜湄合作机制作为六国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型合作机制,其合作宗旨为促进澜沧江-湄公河各国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各国人民福祉,缩小本地区国家发展差距,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并推动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促进南南合作,把澜湄六国建成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首先,澜沧江-湄公河六国经济受疫情冲击影响。2020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湄公河五国之经济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当疫情在中国高发的时候,大多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了一定的限制入境措施,影响了部分对外投资项目负责人的正常工作交接。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一部分,与许多地区特别是东南亚地区有着许多产业合作,因疫情无法正常完成项目合作进程,造成了双方一定的经济损失。

其次,湄公河地区公共卫生系统较薄弱。“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如东南亚地区,多为卫生系统薄弱地区,一旦遭遇病毒传播,则承受严重后果。从此次抗击疫情的情况看,东盟国家卫生事业建设任重而道远。东盟官网虽然设置了“东盟卫生部门抗击新冠肺炎努力”栏目,但实质内容并不多,信息共享也存在滞后的问题。除了展开一些同域外国家和组织的抗疫会议之外,很少能看到东盟内部召开的有关专门抗击疫情合作之会议,也没有看到东盟在此次疫情中协调派遣医疗团队救援等行动。

最后,病毒无国界,不能让病毒因为各国的开放合作而有缝可钻。随着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规模不断圹大,各国人员来来往往,存在传染病跨国跨境传播的可能性。以广西为例,2009年至2014年,从越南、泰国等6个国家输入广西的登革热就有111例,报告发病的1886例疟疾中,1885例是输入性病例。国与国之间既要开放合作,也要考虑安全因素,将安全隐患特别是卫生安全隐患降到最低。

四、澜湄合作机制下公共卫生合作的展望

公共卫生合作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投入时间长,效果呈现缓慢,但如果成功建立起完备的公共卫生合作机制,为澜湄合作成员国带来的效益将是巨大的。目前澜湄合作机制下公共卫生合作初见成效,但要实现既定目标仍任重道远。鉴于今年新冠疫情肆虐,可从以下几方面推进合作:

第一,建立有效的信息共享平台。因为大湄公河区域地缘位置的复杂性和某些国家地区之间利益的多重性,中国与大湄公河区域之间的卫生援助不能像中东、非洲地区那样直接派遣医疗团队到点指导,更多的是依托于当地卫生系统,缺乏有效的信息共享和技术沟通,不能及时与权威专家对话,造成有关卫生领域一定损失。故建立有效的信息共享平台和联防联控机制是切实可行的。

第二,设立专项基金,加大卫生资源投入。澜湄合作机制建立以来,六国基于地缘相近、山水相连的优势,充分发挥各国在资源、技术等优势,在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水资源、农业和减贫等领域成效显著,助力推动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在2018年《澜沧江-湄公河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中,涉及的卫生领域合作项目较少,关于基金投入更是没有提及。因此,后期需要加大基金投入,充分带动澜湄地区公共卫生事业的建设,增加医疗设施投入,促进当地的卫生事业发展。

第三,建立澜湄地区公共卫生合作机制。从此次东盟各国防疫措施看,各国防疫有一个特点——各自为政。除了泰国曾经向缅甸提供过新冠病毒监测帮助以外,其他国家各有各的防疫举措,鲜有东盟国家间合作。因此,有必要建立湄公河地区公共卫生合作机制,在澜湄合作机制的带领下,更好实现卫生领域合作,促进澜湄六国间卫生资源互补。

中国和东盟各国山水相连、情同手足,有守望相助、患难与共的传统。中国与湄公河地区的卫生合作不仅致力于解决传染病所带来的公共卫生问题,而且将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的地缘政治、权力政治复杂性相关联,相信经过一段时间沉淀,必定可以不断取得更好的合作成果。
 

(苏姿婷,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兴趣:国际政治经济学,地缘经济学,越南国别研究,澜沧江-湄公河合作)

(郑宽,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中文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中国学派”国际关系理论,国际关系与国际法,伊曼纽尔·沃勒斯坦世界体系理论,区域安全合作)

 

【参考文献】:

[1] 卢光盛.澜湄合作-中国周边外交新范例[J].新中国外交70周年,7102,91:85-06.

[2] 李晨阳.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的东盟[Z].云南:周边观察.

[3] 李懿,蔡圣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需强化国际公共卫生合作[J].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0202,2-1:92-23.

[4] 王丹.中国参与湄公河地区全球卫生合作的基本类型及特点[J].太平洋学报,7102,72(4):07-09.

[5] 张业亮.加强全球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国际合作机制[Z].泛读地带.

[6] 李奡.论澜湄合作机制的建设[D].南昌:南昌大学,2018.

[7] 梁怀新.“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东盟非传统安全合作研究[J].学术探索,8102,74-25.

[8] 彭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公共卫生安全平台[J/OL].http://www.slors.cn/StaticPage/xwzxcontent_14_26.html,2017-02-26.

[9] 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秘书处.关于澜沧江湄公河合作[EB/OL].http://www.lmcchina.org/gylmhz/jj/t1510421.htm,2020-03-23

[10] 中国东盟博览杂志.东盟国家疫情变化:有喜、有忧[EB/OL].https://www.360kuai.com/pc/9a67162901cfdeadf?cota=3&kuai_so=1&sign=360_57c3bbd1&refer_scene=so_1.2020-02-13.

[11]  中国政府网.澜沧江-湄公河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EB/OL].http://www.gov.cn/xinwen/2018-01/11/content_5255417.htm.2018-01-10.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一带一路卫生交流合作三年实施方案( 20152017) 》的通知”[EB/OL].http://www.nhc.gov.cn /wjw/ghjh /201510/ce634f7fed834992849e9611099bd7cc.Shtml.2015-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