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人口”矛盾激化,南亚能跑赢时间吗?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04

 

同时间赛跑:南亚国家的工业化挑战及“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意义

随着COVID-19席卷全球,南亚诸国也深陷疫情大流行。对于此时的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在四月全线竣工”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我们犹记得在此之前,众多南亚学者对这项大工程态度消极。在这篇文章中,笔者将会由帕德玛大桥谈及现今南亚发展的主要矛盾:工业化发展的需要和财政、资源及环境方面的诸多问题。在我看来,包括孟加拉国在内的诸南亚国家正在同时间赛跑,试图在环境问题集中爆发和下一次工业革命到来之前实现工业化及现代化。尽管这场赛跑的结果还未可知,但“一带一路”应势而来,实实在在地为南亚政府和人民带去福音。

尼泊尔学者Yubaraj Sangroula指出,南亚遭受了长达两个世纪之久的殖民统治,“种族屠杀,资源掠夺,专制独裁,地区分裂”贯穿整个殖民史。在英国殖民期间,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度所在地都归由英属印度管辖。其中孟加拉国作为当时黄麻的主要输出地,出口所得的大部分财富都进了英国殖民者的口袋。而盆满钵盈的英国人从未想过对孟加拉国进行必要的工业建设,孟加拉当时的铁路也仅仅通向英属印度。上世纪40年代,南亚国家陆续进入去殖民化阶段,但一切似乎都是“换汤不换药”。Sangroula慷慨直言“全球政治秩序依然被西方的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笼罩,由此新独立众国仍被间接的殖民统治所桎梏,形成了一种基于党争的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结构,最终延续了社会分裂的传统。”长期的社会分裂直接导致了巴基斯坦、印度和孟加拉国之间的战争及冲突。在南亚国家内部,联邦结构、基于党争的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结构、过于分散的革命、欠缺力度的土改使得封建制度得以苟活,最后家族势力、部落势力、男尊女卑的宗法制度肆虐于基层社会,其中就包括孟加拉和印度。外部冲突和内部分裂,再加上殖民带来的物质匮乏,使得南亚社会无法依靠自身完成工程量巨大的基础建设,由此经济难以获得稳步增长。基础建设的作用不容小觑,中国的发展道路足以佐证:教育改革扫除了文盲;医疗卫生建设保障了民生;意识形态运动消灭了封建残余;集中行政执法权使毛泽东时代的士绅阶层、家族统治成为历史……

反过来看南亚,无疑其在基建、教育以及卫生保健等方面依旧道阻且长。所幸英国殖民者除了在南亚殖民地为所欲为外,尚且在印度搭建了较为完善的铁路系统。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的数据为例,当时印度的铁路总长是中国的两倍。甚至直到1990年,印度在这一指标上依然稍领先于中国。不过,两者的增长趋势却是天壤悬隔——从立国至今,尤其是90年代之后,中国的铁路覆盖范围显著扩大;而1922年起建的印度铁路工程基本上保持原地踏步之态。截至今年,中国已经建构成世界上最大的铁路网络,其中包括享誉全球的“中国高铁”;而反观印度,不仅没有孕育出“高铁”,铁路总长仍迟迟滞留在65,000千米。

印度作为南亚最大经济体,几乎代表了全南亚最高的发展水平。可以预见,其他南亚国家的命运更是让人唏嘘。就拿孟加拉国来说吧——由于殖民者未垂“青眼”,此地的基础设施完全不能适配发展需求,仅有的铁路也是通向印度。达卡作为孟加拉首都,却和铁路中心圈相隔甚远,加上恒河对陆地强制性的划分,这不仅导致孟加拉经济发展难上加难,还使得中央政府难以对南方区域施加政治影响力。除此之外,由于孟加拉东部、西部、北部三面紧靠印度,只留下南部的孟加拉湾和东南部与缅甸接壤的一小块区域,孟加拉对于贸易对象有限和安全问题层出根本力不从心。因此,铁路扩建无疑是孟加拉的核心政治议题。

人口庞大和环境危机在另一个方面刺激着孟加拉的工业化进程。南亚国家历经近几十年的人口飞速增长之后,成为了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区域。孟加拉1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承载着超过1.6亿的合法公民,除此之外,还有大量黑户没能进入人口普查系统。可以看出,在南亚国家,缓慢的经济增长、落后的基础设施与人口基数呈现极度不对等。近些年的气候变化使得南亚的“发展-人口”矛盾激化,人道主义危机频发,土地使用率进一步下降。其中危害最大的是全球变暖引起的季风规律失调,尤其是像孟加拉这种拥有极长海岸线的国家,沿海而居的大量百姓被迫迁徙甚至无家可归。

剧增的人口、有限的资源、落后的物质条件使得以孟加拉为代表的南亚诸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目前看来,唯一的可行方案就是推动工业化和经济现代化。在笔者看来,南亚国家正在与时间赛跑。历代统治者向后辈证明了土地改革和工业化是劳动密集型国家发展的先决条件——尽管印度前总统曼莫汉·辛格曾提出用服务业替代传统制造业,结果虽然未可知,但笔者对此态度不客观。聚焦到当今社会,南亚的工业化之路势必要面临两座大山:首先是将在下一次工业革命中蓬勃兴起的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其次是为应对环境问题而提出的国际工业排放新约。以上两者的到来指日可待,最终会改变身处国际环境中各国的发展方向,其中就包括南亚的工业化进程。由此可见,南亚和时间赛跑的枪声已经打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势必会救南亚国家于水火之中。“一带一路”的核心内涵即为帮助发展中国家完善基础建设项目——在孟加拉仅提供15%费用的前提下,中国低息贷款26亿美元,扛着一片嘘声如期铸成帕德玛大桥;连接吉大港和科克斯巴扎尔的铁路也在中国援助下竣工,并将在未来连接缅甸内部铁路和中缅铁路,无疑这将是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蓝图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总之,南亚诸国,尤其是经济落后的一些国家,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中面临着财政、资源和环境的多重挑战。这些国家为了在下一次工业革命和环境问题集中爆发之前实现工业化和经济现代化,正身陷与时间的赛跑。尽管这场比赛的结果尚不明朗,“一带一路”无疑会给众国提供不可估量的帮助,就像帕德玛大桥和吉大港-科克斯巴扎尔铁路此刻正雄踞在南亚大陆上。

 

作者张晟,海国图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Jeevraj Ashrit基金会的名誉顾问,也是尼泊尔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员。
翻译陈诺,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