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南美“土豪”破产记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03

【摘要】今年年初,新冠疫情袭卷全球,全球人民的正常生活受到了影响,许多国家的经济也暴露出了众多问题。就在几天前,第一个因为疫情而破产的国家出现了,它就是阿根廷。由于无力偿还债务而宣布破产。20世纪初的阿根廷曾是世界第七经济大国,人均GDP与德法不相上下,比它曾经的宗主国西班牙高出40%。阿根廷一度成为不少欧洲人的移民目的地。某种程度上,阿根廷国家的很多形态特征都和发达国家很类似,比如政治结构,工会、劳工力量等。然而此后的100年,阿根廷经济为何会停滞不前,甚至走上一条持续衰退的道路呢?这可能就要从它历史上始终无法解决的经济结构痼疾说起。

 

自1535年西班牙探险家门多萨在建立了第一块殖民地,阿根廷的经济便一直为西班牙殖民者所把持。而由于坐拥世界上最大的原生态牧场——潘帕斯草原,17世纪起,阿根廷的农牧业开始发展起来,并逐渐带动了其他行业。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阿根廷的生产力发展迅速,且由于深受宗主国贸易垄断政策之害,阿根廷花了仅6年时间便摆脱了殖民统治建国。然而独立后的60年中,阿根廷集权派和联邦派的斗争不断,严重阻碍经济发展。

直到1880年阿根廷政局趋稳后,经济才开始亦步亦趋。农牧业、工业、运输业在这时都有了一定的发展,资产阶级也随资本主义的发展登上舞台,农民运动、工人运动迅速兴起。1908年,阿根廷经济达到巅峰。

1916年,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激进公民联盟执政,积极巩固资产阶级法制,限制天主教会特权,并利用一战中帝国主义放松对阿根廷控制的时机,鼓励发展民族经济。然而阿根廷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与外国资本的斗争也日益尖锐化。1929年到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经济危机,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对阿根廷出口产品需求大大缩减。1930年,阿根廷遭受严重的旱灾,经济受到双重打击,带来了大批的失业和贫困,此后阿根廷便进入了漫长的50年衰退。

20世纪30年代,在大萧条冲击下,阿根廷传统经济发展模式的缺陷开始暴露。在此背景下,保守派政府通过政变上台,并开始实施一些保护主义经济政策。但这些外汇管制手段只是缓解危机的权宜之计。1933年,保守派政府和英国签订了《罗加-朗西曼协定》,依然将外贸作为其经济政策基石——尤其是该国具有比较优势的农牧业产品的生产与出口。

但受30年代末的二战影响,阿根廷外贸严重受挫,带来诸多次生性灾害,其中就包括了根植于殖民时代,并于此时进一步加剧的社会分裂。各个权力集团陷入混乱的政治斗争,执政者垄断权力、打击异己,总统任命亲信,选举舞弊、暴力镇压在30年代成了一套固定动作,因此这10年也被称为“臭名昭著的十年”。三四十年代之交的阿根廷经济受挫、政治腐败、社会分裂,最终在1943年,庇隆(Juan Domingo Perón)组建了联合军官组织并推翻了保守党政府。

对阿根廷来说,存在着大量政治和经济上的结构性问题,比如精英与平民的对立、走私、腐败、司法不完善、第一产业出口单一、第二产业非常弱势等。在为数不多经济运行良好的时段,这些问题多被掩盖,经济红利常被领导人用来回馈选民,因而未能得到扭转。而经济发生不测时,它们就会很快暴露出来,且无论财政还是货币政策都难以解决。

在阿根廷这三四十年来的困境中,高赤字无论何时都困扰着阿根廷的执政者,这些高赤字可能由因为腐败或者逃税导致的,也可能由高福利政策导致。而政府在解决问题时,可以发现,左翼政府更习惯于通过通胀来解决财政亏空,而右翼政府则习惯通过借债来弥补财政亏空。这两种不同的应对策略放在历史的循环中,就呈现出左右政党交替之争的现象——左翼政党上台后执行左翼政策碰壁,下台后右翼政党开始执行右翼政党政策,碰壁后又换回左翼执政的循环。

要想理解阿根廷的经济为何在20世纪后逐渐下行,乃至成为了如今的“老赖”国家,恐怕仍要诉诸阿根廷特殊的经济结构与政治形态。

那么阿根廷的经济到底出了哪些问题呢?

首先,我们必须理解上世纪初阿根廷经济繁荣的原因。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洲正处于一战前“百年和平”的最后时期,欧洲经济繁荣,科技进步,社会生机勃勃。彼时英法德等主要国家都在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农民纷纷进入工业部门,从而对农牧业产品的需求量急剧增大。而作为当时世界上主要农牧业出口国的阿根廷便抓住机会,将牛羊肉、小麦、大豆等商品大量出口欧洲,获得了大量外汇,阿根廷经济由此繁荣起来。然而不久后一战、二战爆发,欧洲转入战时状态,交通封锁,进口停止,阿根廷的农牧业生产损失了欧洲广阔的的出口市场,经济很快由盛转衰。

第二,即使在繁荣期间,阿根廷经济结构上的痼疾始终未能解决。上世纪初,阿根廷经济一度非常繁荣。但阿根廷未能利用经济上行时积累的红利改革经济结构、推进工业化。这既由于阿根廷自然条件优渥,不愿改变舒适的农牧业生活方式进行工业劳作,也与作为农牧业经济繁荣的主要受益者——大地产主们不愿放弃眼前既得利益有关。从而阿根廷只专注于农牧业生产和出口,并以此获得硬通货换取欧美国家价廉物美的工业品。人们甚至不愿投资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

到1916年,其境内竟有90%的铁路为英国人多把持。因此阿根廷的经济基础向来非常薄弱。一方面,阿根廷经济严重依赖英国。英国不仅是阿根廷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市场,同时也是阿根廷国内基础设施的主要投资者。另一方面,阿根廷经济从早期就与世界市场深度融合,但它并未建立起有效的市场危机应对机制,一旦外部市场发生剧烈波动,往往会损失惨重。譬如一战就带来了阿根廷经济衰落的主要转折点:欧洲的战争使阿根廷失去了工业品的来源,农产品出口市场也大大萎缩。为了维持国内生活,阿根廷不得不自行进行工业生产,被迫走上“进口替代”的道路。

进口替代的策略带来了本国的工业化,带动了国内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发展,并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国内的需求,但这种策略两点问题。首先,这些在国家的扶持和保护下、为解决燃眉之急而开动的工业生产行业管理能力、生产效率低下,其产品缺乏开放市场下的竞争力。当战争结束,世界经济局面改观后,阿根廷便可以继续从海外获得更价廉物美的工业品,其国内的进口替代产业很快便陷入萎靡。其次,被迫进行进口替代的工业行业生产基础极不稳固,不仅无法给政府带来稳定、持续增加的财政收入,反而需要政府财政补贴的大力支持。政府的财政收入依然需要从传统的出口行业——农牧产品出口中获得。这些一战后阿根廷进口替代工业化未能解决的问题,一直遗留到了20世纪之后的阶段。

第三,庇隆时期的经济政策有很大缺陷且不可持续。庇隆利用劳工的支持上台后,需要以物质奖励,即实行福利政策以回报选民,同时也形成了巨大的财政亏空等待填补。但弱小的进口替代工业无法成为高额福利的来源,国有化、贸易保护等民族主义经济政策又造成了效率低下和大量浪费,农牧业生产便再次成为财政的主要来源。另外,庇隆亦没有利用自己在执政前5年超高的支持率和阿根廷经济短暂上行的有利时机对经济结构进行调整,因此庇隆主义经济政策使得阿根廷经济的固有问题更加严重,并持续存在下去。

第四,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滥用也带来了严重的经济后果。短期内,它直接导致了阿根廷80年代的债务危机和2001年的经济危机。长期上,频繁的经济危机使得阿根廷的固定汇率难以维持,比索不得不贬值并大幅提高了国债收益率,垃圾化的国债引来大量美国秃鹫公司收购阿根廷的主权债务,并以诉讼为要挟逼迫后者还债,然而阿根廷高昂的赤字使得两者根本无法达成协议。此外,阿根廷并非如其他大部分拉美国家一般拥有巨量资源能源,也因此增加了能源进口带来的赤字,货币超发,通胀压力高啓——这便是长期困扰阿根廷的债务问题的来源。

最后,总结来看,阿根廷经济在20世纪逐渐衰落的根本性原因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政治经济学问题。在整个20世纪,阿根廷财政收入的来源极度单一,除了外债和通胀,自始至终都以农产品出口为主要来源。而农产品出口又多由大地产主和大农牧业主阶层掌握,这个阶层人数虽然不多,但却牢牢控制了阿根廷一百多年的经济,且至今仍有持续的影响力。这种垄断性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无论哪个政党、哪种政策都始终无法动摇。如果要深度分析阿根廷没落的原因,分析阿根廷社会的结构性缺陷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