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越南-欧盟自贸协定到WTO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6-03

 

王芝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博士研究生,研究兴趣:国际贸易理论与政策,GTAP。


摘要:2019年6月30日,《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U-VietnamFree Trade Agreement, EVFTA)正式签署。因其制定的标准更高、覆盖面更广及内涵更丰富而被越南媒体称为“迄今为止欧盟与发展中国家达成的最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份协定的签署,不仅意味着相较于其竞争对手而言,越南在对外贸易、引进外资、学习技术、制度变革等方面的优势将得到明显扩大,还从侧面体现出许多国际贸易谈判中的新趋势、新问题。欧盟何以在一众东南亚国家中率先与越南签署自贸协议,这一举措又将为各方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希望通过采访,对上述问题予以解答。

Q:在越南之前,欧盟还与同为东南亚国家的新加坡签署了自贸协定。新加坡作为发达经济体,具有充满创造力和竞争性的市场、完备的监管制度和友好的投资环境。而相比之下,越南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产业发展都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甚至在经济体量上也不如同样正在和欧盟进行自由贸易谈判的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欧盟选择越南成为继新加坡之后,其在东南亚地区的第二个合作伙伴,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A:我个人认为欧盟首先是考虑到越南的劳动力优势和市场优势。目前,越南的人口已经逼近1亿,在整个东南亚国家中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人口多的经济体有两种优势,第一是市场优势,市场中人口多就意味着它的市场潜力大,所以欧盟就会希望借这个机会开发越南的市场,从而进一步推进自己和东盟的合作。第二,人口多也意味着丰富的劳动力。越南的人口结构非常年轻,并且现在还处于人口的黄金时期,所以它在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上也具有比较优势。

其次,欧盟希望通过与越南的贸易协定减轻对其他国家的产品,尤其是对来自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依赖。长期以来,中国凭借劳动人口多、劳动力廉价的优势,对欧盟出口了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然而,近些年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进入新常态,中国产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所以欧盟和越南建立自贸协定,不排除是为了减少它对中国产品的依赖。

通过本次疫情也可以看到,我国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就开始大量向国外出口口罩、防护服、测温仪等劳动密集型的医疗卫生用品。由此可见,世界各国对于中国出口产品的依赖程度还很高的。所以欧盟和越南签署自贸协议,是希望使进口的渠道多元化,以此规避因为单独依赖某一个国家的出口,在这国家的经济遭遇冲击时可能导致它的进口萎缩的风险。

Q:能否请您简单总结一下本次自贸协定主要将为越南带来哪些方面的利益?

A:第一,越南在此前也签署过一些东盟框架内的贸易协议,并作为一个自由贸易区参与其中。比如越南作为东盟成员国同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各自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因此这次越南参与签署同欧盟的贸易协定,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希望建立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轮轴国的自由贸易区体系。

“轮轴”和“辐条”是一个形象的比喻,指的是很多国家都和同一个国家签署贸易协议,而其他这些国家之间互相不签署协议。这就像自行车轮胎一样,以一个国家为核心,这个国家和周边国家都签署了协议,但周边国家之间是互不影响的。越南他就通过构建这个体系,成为“轮轴国”,进而能够以低关税进口更多的国家的产品,能够增加进口产品的种类,用经济学的话讲就是提高本国居民效用。

第二,越南可以借助自贸协定达到吸引欧盟资本的效果。越南自1986年开始学习中国进行革新开放,2006年加入WTO并出台《投资法》,进一步鼓励外商投资。目前,越南吸引的外资主要来自东盟内部和中日韩三国,而这一次同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可以使其吸引更多来自欧盟的资本。贸易协定并不只针对于商品交换,也会涉及到投资之类的项目,越南通过与欧盟的自贸协定能够使外资结构更加多元化,从而减轻对单一国家的外资依赖。

第三,这个自贸协定也有助于扩大越南在欧盟市场上的份额,然后通过扩大出口带动本国经济的进步。

Q:中国与越南出口欧盟市场的产品结构十分相似,都以塑料、橡胶、纺织品、皮革箱包、鞋靴伞类为主,彼此间替代性很强。EVFTA生效后,越南出口欧盟的产品价格将大幅降低,这将在何种程度上对中国商品的出口带来影响,中国方面应该怎样应对?

A:贸易协定的签订不可避免地会冲击到中国同类产品。近年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越南的劳动力成本和中国相比价格优势更加明显,所以短期内中国产品可能会面临市场份额被挤压和蚕食。但是这也不完全是一个坏事,主要还是在于我们应对的方式。

对中国企业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对策。第一是改变自己的竞争方案。以前中国企业习惯于以价格取胜,现在则可以走一个靠质量取胜的路线,通过提高产品的耐用程度,在欧盟市场上赢得消费者的青睐。

第二,自贸协定的签订在短期内对中国的企业、对中国商品出口可能并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因为居民消费是存在一定惯性,如果消费者长期习惯于使用某种商品,那么当突然引进一种新的同类产品时,消费者对它的认识和接受会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中国企业可以充分考虑怎样实现出口转内销的问题。因为这种轻工业产品,像塑料、橡胶、皮包、鞋靴伞类,不仅仅是国际市场上存在需求,国内市场也是有刚性需要的。因此企业除了单纯的向欧盟市场出口以外,也可以考虑怎样进一步地开发国内市场。刚好现在中国也在搞新基建,它本身要求畅通无忧网络,企业可以借此把这些产品进一步向我国农村地区和更基层的消费者群体推进,以减少产品的库存和积压。

最后,越南在工业体系的健全程度上是无法和中国相比的。所以即便越南真的大量扩大了在欧盟市场上的出口规模,它在从原料到机器设备的使用上还得大量依赖进口,而中国则能够实现自我的供应。正因为中国在这一方面的优势,我们只能说自贸协定的签订会挤压中国的市场份额,但彻彻底底取代的中国可能性,则是不大可能存在的。

Q:一直以来,由于东盟内部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利益诉求差异较大,东盟跨地区缔结自由贸易协议的进程十分缓慢。也因此,近年来许多东盟国家都在寻求脱离东盟框架单独与区域内部或区域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谈判,这又反过来稀释了东盟在东南亚的中心作用和领导地位。在这一趋势下,以东盟作为区域性组织、代表整个东南亚的对外贸易谈判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东盟又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加强区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

A:在这点上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东盟。东盟最初是基于冷战背景立场成立的,主要任务之一是防止区域内共产主义势力扩张,合作侧重在军事安全与政治中立,是考虑国家的主权安全的一个机制,建立这个机制的目的是去维护本地区的繁荣稳定,经济问题是之后才逐渐地纳入它的研究范围。所以各国跳出东盟框架和域外国家开展贸易谈判,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

其次,东盟在它的项目中也特别强调各个国家之间的独立,并不寻求高度深度的经济融合,因此各国去寻求本国独立的框架也并不奇怪。这就相当于一个家族中兄弟人多了,早晚都要分家,但是你又能说这个家族就彻底散了吗?恐怕也不能这么比喻。

东盟存在的意义更倾向于是协调本地区内各个国家的利益诉求。比如主权争议、领土纠纷、促进经贸合作。以我们目前已经建立的中国东盟10+1和东盟中日韩10+3机制为例,这样的谈判还是能起到一定效果的。

因此,当区域内国家跳出东盟的框架时,还是要更多地强调一下国家的独立自主,这也是符合东盟宗旨的。并且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考虑,假设这些东盟国家没有自己的组织,不抱团合作,它们在同其他域外国家进行合作的时候反而难度更大一些。

对于未来东盟进行区域经济体的建设,我个人认为第一方面,东盟应该去思考一下怎么协调大国。因为区域内确实存在一些比较大的国家,比如印尼是属于面积大,人口也多;新加坡则是经济发达的港口城市国家。东盟应该做好大国和小国之间利益诉求的协调工作。此外,有些国家可能需要去发展经济,以摆脱不发达国家的一个地位,例如缅甸、柬埔寨这些国家迫切需要摆脱不发达状态。另外有的国家可能还需要禁毒、反恐这方面的合作,这也是对东盟领导人还是一个考验。

以上可以归结为这样几点:第一是大国和小国的利益协调;第二是要建立经贸合作的沟通联络机制;第三就是协调不同国家之间的反恐安全合作。此外,在区域经济与共同体和国家主权的权衡面前,大多数国家一定会优先考虑主权问题,所以先把领土纠纷协调好,东盟国家之间进行区域共同体建设才会更加有保障。

Q:EVFTA在关税减让和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上所做的努力是十分突出的。协议一旦生效,99%的双方货物关税将在10年内陆续取消;同时双方也将通过接纳对方产品标准、调整进出口许可、重新规定海关程序等途径削减非关税壁垒。这些协议条款的达成给予了越欧双方较WTO框架下的更大贸易优惠。在区域间双边谈判能够达成多边贸易框架所暂时无法达到的优惠条件时,WTO主导的多边贸易体制还存在怎样的优势,WTO应该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

A:WTO的文件中曾经明确提到过,双边贸易体制,也就是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等等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一个补充。因此,我认为WTO主导的贸易体制的优势还是它所贯彻的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以及非歧视原则。这些原则给各个国家进行协调、谈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规则基础。

WTO也提供了一个进行贸易争端裁决的场所和进行关税减让的方案。以争议最大的关税减让问题为例,WTO文件已经把各个方案都提出来了。比如用途最广的像瑞士公式就提供了一个非线性关税减让方案,这是被很多国家所采用的。有些国家是直接采用瑞士公示削减方案,另一些国家则是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再提出它们的关税减让方案,这个就是WTO的一个贡献。因此我们不能说有了自由贸易区域关税同盟这样区域组织的存在,就会导致WTO的意义被削弱,我认为不必有这样的一个担心。

至于WTO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处理好多哈回合谈判。多哈回合谈判主要涉及的是农产品,在这点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诉求肯定是不一样的。一个国家不可能进行农业开放。因此,我认为WTO现在可以先搁置一下关于农产品的谈判,把重点放在怎样公平公正地处理贸易争端、怎样去规范现在的贸易秩序,比如提高它的信用程度。WTO的权威就在于它是否能够公正地去执行每一项裁决。

(朱加宜,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现为研究院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国际贸易投资,区域发展,区域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