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式相互依存视角下的文莱华人宗教信仰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5-10

 

瀑布式相互依存视角下的文莱华人宗教信仰

 

摘要:詹姆斯·罗斯诺为了描述和解释冷战后国际体系相互依存加深和分散化加剧并存的现象,提出了瀑布式相互依存理论,并以此分析了当下国际政治中的威权迁移现象。国际体系的分散化在不断加剧,各种次团体(次系统)的出现使得民族国家的权威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文莱作为一个以马来人为主体且严格实施伊斯兰教法的主权国家,内部的华人因为自身信仰的特殊性与包容性客观上形成了有别于主权国家的次系统。由于华人族群本身的包容性与和平性,加之文莱主权国家系统与华人次系统并没有结构性的矛盾。所以两大系统在长期看来并不会发生较大规模的冲突,甚至客观上还存在着互补和进一步合作的空间。

一、瀑布式相互依存理论

瀑布式相互依存是美国社会政治学家詹姆斯·罗斯诺提出来的社会政治分析理论,即在冷战后的国际体系中,各国际关系行为体的相互依存不断加强,从而在各国际关系行为体(如国家)内部出现了一系列次团体,从而产生了世界进一步分散的现象。而在这样一个日益分散的世界之中,国际关系行为体内部的次团体成功分散了一部分人对于大行为体的忠诚,诸如民族国家这样的国际关系行为体之权威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削弱。在国际关系各个层次之中权力在国际关系行为体(国家)和无数的子系统之间被随意地分配。在这一现象中,罗斯诺提出了“权威危机”这一概念,使得那种把国家作为理论建设核心的观念不再被适用。

瀑布式相互依存描述了在各个层次的不同系统中扮演各种着不同角色的个人之情况,即同一个人,有可能在不同的群体之间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比如一个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既在法理上属于土耳其公民,但就现实情况而言显然更忠诚于他的库尔德小群体。对个人而言,在这一个个不同系统中扮演不同角色之间的互动形成了罗斯诺所说的“角色冲突”。扮演角色的个体在他们的团体内部对其他的个体都产生着某种期望,这就使得在该团体的内部中,扮演决策者的个体为了整合这一团体的资源及提升团体的凝聚力而向团体的其他参与者出售“剧本”,这一"剧本"中的剧情作为联结团体成员的纽带,显得格外重要。

有关于这一点,罗斯诺认为团体如何解决它们所有问题的共同剧本,使得他们成为了一体。罗斯诺所提出的”权威危机“这一概念,就是指出现了大量迥然不同而又互动的剧本,这些剧本在互动过程中免不了产生各种矛盾和冲突,这些矛盾和冲突对大团体的权威直接或间接地造成了冲击。这一系列剧情的相容性与和谐性越高,则大系统的稳定程度越大,反之则越分散。世界上大量出现的此群体现象,既是世界体系分散化的特征,也是分散化的原因。权威危机在全球范围内所导致的碎片化越严重,整体所分裂为各个部分的情况就越严重。而部分有反过来凝聚成为新的整体。这也说明了瀑布式相互依存可以被看作是系统形成与再形成的一个持续性过程。

此外,罗斯诺也就瀑布式相互依存这个问题提出了”分散一体化“这一概念。世界政治在相互依存加深的同时也加剧了分裂,分化为以国家为中心的世界政治和以多种行为体为中心的世界政治,新出现的此团体也掌握了更多的权力,全球化在进一步加深的同时区域化也在进一步加深,这就使得形成了罗斯诺所谓的”分散一体化“现象。瀑布式相互依存既可以导致不同层次系统之间的合作,也有可能导致不同层次系统之间的冲突。

二、文莱华人的宗教信仰

文莱全称为文莱达鲁萨兰国,位于加里曼丹岛的西北部,北濒南中国海,东面、西面和南面与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州接壤,并被沙捞越州的林梦分隔为东西不相连的两个部分,共有33个岛屿,全国面积为5765平方公里。据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文莱拥有42.27万人口,其中华人占10.2%,约4.3万人。

就整体而言,文莱是一个实行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文莱自1984年1月1日独立之日起即正式宣布“马来伊斯兰君主制”为国家纲领,在全国推行伊斯兰法律和价值观,王室地位至高无上。该纲领将伊斯兰教确认为文莱国教,实行政教合一。而针对其他的宗教,则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制,全国仅有三座教堂和一座华人庙宇(腾云殿)。

按照文莱的社会政治发展趋势,文莱政府也不会再批准修建新的宗教场所。根据统计,文莱穆斯林占全国人口的67%,佛教徒占13%,基督徒占10%。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占10%。对于华人的宗教领域而言,腾云殿为唯一经过政府批准、承认的华人寺宇,其他有关华人宗教信仰的任何建筑都是非法或者非公开的。在文莱,华人的主要来自祖国的福建、广东及海南三省。其他们所信仰的宗教内容也因为原乡地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文莱的首都斯里巴加湾市以福建人居多,腾云殿的前身腾云寺又是福建籍贯的移民捐资所修建,所以腾云殿现在供奉的神明深受福建民间传统信仰体系所影响,共供奉广泽尊王、玄天上帝、关圣帝君、保生大帝、注生娘娘、福德正神、中檀元帅等8位神明,其中,境主为来自福建南安的广泽尊王。除此之外,海南籍贯的华人则信奉海上保护神妈祖。

当然,也有少量的华人信仰天主教等其他宗教。在一些乡下的华人家里,可以看到他们供奉着观音等佛教神龛,而来自中国台湾的一关教在文莱也有着一定数量的信众。虽然华人所信仰的宗教不止一种,内容丰富,类型多样,但看似庞大的华人宗教系统和神仙体系却在华人内部没有那么多藩篱和界限,汉族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务实传统教为强烈,其宗教观也不例外。我国学者杜鹏认为,以孔子为代表的“远神论”是造成这种实用品格的重要原因。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继承和发展了夏商周三代以来神道与人道结合、神道依人道而行的传统,不断地以人道诠释神道,从而降低了神道的超验成分,这就使得即使有着数量丰富的神仙体系,也使得体系可以被统一起来,各信仰以及所信奉的神明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所以,文莱华人宗教信仰之间并没有严格的被区别,而更多的是出于实用性的考虑,这样的实用性,使得华人之间在儒、佛、道及其他宗教体系之间的流通性大大加强和统一,甚至其他宗教的神明也包含进来,甚至于无神论者也有可能出于某种心理活动的适应而去实行一些宗教性的礼节。早期的文莱华人从祖国漂洋过海,历经千险,在异国他乡为了生活艰苦奋斗,自然希望得到心灵和精神上的支持和慰藉,希望各路神明来保佑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三、国家系统与华人次系统的互动与未来

文莱本身作为瀑布式相互依存的大系统,从其宪法体现出来的顶层设计可以看出,其作为大系统参与者的统治集团以伊斯兰教缘和马来民族文化两个方面为剧本,将文莱内部的个体和组织整合为一个统一系统。但是,文莱华人由于文化和信仰方面的联结,有着自身区别于伊斯兰宗教和马来民族文化的独特剧本,客观上形成文莱这一主权国家大系统内部的次系统。

作为文莱华人剧本独特的物质载体腾云殿,在其中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在他的宗教性方面,因为他是文莱官方所认可和批准存在的唯一华人宗教场所,所以这里常年聚集文莱境内乃至周边国家一些有着宗教需求和心灵慰藉的华人,加之中华信仰体系的实用倾向所派生出来的巨大包容性,让无论是信仰佛教还是道教,乃至一些无神论者都会聚集于此,就腾云殿本身而言,其不光是一个宗教场所,也是文莱的一个法人社团。腾云殿的前身是腾云寺,于1918年由福建移民所捐资创立。既然是一个法人社团,自然设立了董事会,由于捐资建立腾云寺的几乎都是福建移民,为了体现其真正意义上的华人社团,避免其发展成为一个福建的地缘性组织,董事会按照了一定比例吸纳了福建籍、广东籍和海南籍的华人理事,至今仍是如此,这在提升文莱华人内部凝聚力和整合华人资源方面发挥了较大作用。

随着文莱达鲁萨兰国日益实行更为严厉的宗教统治,尤其是2019年4月3日文莱宣布全面实行《伊斯兰刑法》,文莱的主权国家系统与内部华人的子系统会有着更为鲜明的区别,两套系统的剧本也会存在自身更为明确的独特性。

但是在两套系统是否会发生冲突这一问题上,由于华人族群本身具有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及爱好和平等特性,在宗教文化方面对文莱官方意志和社会环境方面作了一定程度对妥协,两大系统方面就目前而言并没有结构性的矛盾,所以并不会有较大规模冲突的发生,甚至还在促进旅游产业和促进文莱和中国、新加坡等国家关系等方面存在着合作与互补。


(郑宽,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中文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国际关系理论,国际关系与国际法,次区域合作)

【参考文献】

[1]詹姆斯·多尔蒂,小罗伯特·普法尔茨格拉夫(阎学通、陈寒溪等译).争论中的国际关系理论[M].世界知识出版社:北京,2003:117.
[2]郑安光.“分合论”的世界观和当代世界政治中的权威迁移[J].国际政治研究,2004,2(2):37.
[3]杜鹏.汉族宗教信仰的实用主义倾向及其后世影响——以西方宗教传统为镜[J].云南社会科学,2019,2(2):148.
[4]赵凯莉.文莱华人宗教信仰研究——以腾云殿为例[J].文化与传播,2018,3(3):14-18.
[5]赵凯莉.文莱华人的宗教信仰及其与原乡联结:以腾云殿为个案的研究[D].广西:广西民族大学,2019.
[6]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文莱国家概况[EB/OL].
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7004/1206x0_677006/,20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