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制裁,古巴大举援外底气何在?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5-08

摘要:随着新冠疫情在拉美国家不断蔓延,各国政府也在纷纷采取一些措施遏制新冠疫情发展并努力减轻由此带来的经济影响。其中,古巴在这次抗疫行动中表现引人注目,在控制本国疫情的同时还向其他国家伸出援手。
此次拉美宣传联络小组采访了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经济和社会史讲师Hellen Yaffe博士,就古巴抗疫表现及疫情对拉美地区的影响等方面展开深入探讨。

【学者介绍】Helen Yaffe 海伦·亚菲博士是格拉斯哥大学经济和社会史讲师,主要研究古巴和拉丁美洲的发展。自1995年以来,她一直在古巴生活和研究。她的新书We Are Cuba! How aRevolutionary People have survived in a Post-Soviet World近期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她也是 Che Guevara: The Economics of Revolution的作者,并且与加文·布朗教授合著了Youth Activism andSolidarity: the Non- Stop Picket against Apartheid一书。

问:
迄今为止,古巴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233例。在这次疫情中,古巴政府采取了什么措施来遏制新冠疫情的蔓延?

Helen Yaffe:
古巴社会主义的三个特点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古巴政府在这次抗击本国新冠疫情中所采取的措施。首先,古巴在传染病控制和减轻灾害风险方面的经验通常是应对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上的经验。古巴调动国家资源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能力是受到全球公认的。这是基于促进了沟通和社区行动的基层“群众组织”网络的。第二,古巴公共卫生系统:提供全民免费医疗,且更注重预防疾病的手段而不仅仅是治疗方法。这个公共卫生系统有着由负责社区卫生并与患者生活在一起的家庭医生组成的网络,且古巴的人均医生数量居世界首位。第三,古巴医学发展促进了本国70% 药物自主生产的能力。古巴开展了广泛的疫苗接种规划,并向全世界约 50 个国家出口生物制药产品。古巴的生物技术革新在一些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些因素和经验正在被用来此次抗疫行动中。

为了应对此次新冠疫情,医护人员正在全国范围内施行挨家挨户的健康排查,检测,接触者追踪,隔离,并且将需要额外关注的有潜在健康状况者登记在案。与此同时,该国公共卫生互联网平台Infomed还推出了一款名为covid-19-InfoCu的新应用,开展公共教育活动,每天更新内容。古巴人被“封锁”起来了,他们需要保持一定社交距离,出门处理必要事务时必须戴上口罩。现在古巴政府也正在采取措施保护那些继续在工作场所办公的人。国产口罩、个人防护用品、医疗卫生用品等也正在加速生产。现有的呼吸机正在维修中,而美国对古巴的封锁阻止了古巴购入新的呼吸机,封锁禁令中还包括食品和药物。

在3月23日,为了控制疫情,古巴对所有非居民外国人关闭了边境,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旅游业收入对古巴非常重要。现在任何进入古巴的人都必须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古巴有着多年的经验向有传染病(这种传染病已在古巴根除)的其他国家派遣专业人员并邀请这些国家的外国人到古巴学习,这意味着古巴有完善的程序来隔离那些再次进入古巴的人。

现在,古巴新冠患者正在接受22种适用于不同治疗阶段的药物治疗。其中包括古巴制造的Alfa 2b重组人干扰素,这是一种抗病毒药物,已证明对包括乙型和丙型肝炎、带状疱疹、艾滋病和登革热在内的病毒性疾病有效。自2020年1月以来,该药物已在中国使用,由古巴-中国合资企业ChangHaber生产,目前在中国新冠患者推荐抗病毒药物名单中居首,古巴也报告了药物有疗效。截至3月底,已有45个国家向古巴申请使用Alfa 2b重组人干扰素。

在疫情开始之初,监督古巴生物制药企业的联盟组织 BioCubaFrama 就设立了工作委员会来研究新冠病毒的特征和其流行行为。有证据表明,个人免疫系统的状况决定了他们是会受到轻微还是严重的疾病影响,因此古巴重点关注能提高易感人群免疫力的药物、抗病毒药物和避免危重病人死亡的药物。作为古巴预防策略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得到了一种顺势疗法药物——沛福韦,这是另一种经过试验和检测的古巴制造药物,它可以增强人体对某些病毒的自然抵抗力。

四月初,两种能刺激易感人群免疫系统的新型疫苗已经被评估纳入古巴医疗“协议”,以应对新冠疫情。古巴医学科学家也在关注一种特别的新冠肺炎预防疫苗并且设计研发了四种候选疫苗,这四种疫苗将很快开始动物模型评估。科学家们还在开展针对抗体的酶联免疫吸附试验,这表现出了免疫能力,他们希望能在未来几周内投入使用。

问:
尽管古巴被美国严厉制裁了60年,但古巴在这期间仍然建立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公共卫生系统。并且在这次疫情中,古巴已经向欧洲和拉美其他国家地区派遣了14支医疗队协助他们抗击新冠疫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古巴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在面对制裁的60年里,古巴是如何发展他们的医疗卫生体系呢?其他的拉美国家可以从古巴身上学到哪些抗击新冠疫情的经验?

Helen Yaffe:
自从古巴1959年革命起,医疗保健一直是一项人权和宪法权利,而不是一种商品,古巴的医疗保健行业得到了巨额的国家投资。与此相结合的是古巴对教育领域的类似投资,古巴提供全民免费教育,从而培养了必要的专业医护人员。每年大约有一万名古巴人和在古巴的外国人从医学专业毕业。2019年,有5683名古巴医生和4843名外国医生毕业。因此,古巴可以向国外派遣数万名医务人员,与此同时人均医生人数仍高于世界任何地方。

为什么古巴要这么做?因为,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古巴的“医疗外交”一直是其外交政策的基石,当时还没有后苏联时代的现实政治和经济需要。直到2005年前后,古巴才从医疗服务出口中获得收入,当时委内瑞拉在查韦斯总统的领导下开启了“石油换医生”(oil for doctors) 计划。古巴的国际使命与大多数国家全球卫生安全应对措施不同,后者以军事和国防计划为基础,旨在保护本国人民免受疾病的外部威胁。然而古巴的医疗国际化植根于与全球人民“团结一致”的原则,这与援助框架中常见的责任、慈善和利他主义概念不同。

1959年的古巴革命将民族独立英雄何塞•马蒂 (Jose Marti) 的价值观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结合起来,形成了古巴的团结观。面对来自马蒂(“祖国是人类的”)和马克思(“全世界的工人团结起来,你们除了锁链外一无所有”)的战斗呐喊,古巴的革命领袖们寻求推动一场全球斗争,以反对各种形式的不发达、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他们认为全球贫困和健康状况不佳是这些剥削性条件导致的结果。尽管1959年后的公共医疗体系是建立在这些价值观之上的,但古巴的医疗国际化仍是这些原则在海外的延伸。

问:
在新冠疫情爆发流行之时,美国仍然持续制裁古巴和委内瑞拉。这些制裁将会对古巴抗击新冠疫情产生怎样的影响?

Helen Yaffe:
美国对古巴和委内瑞拉实施的制裁,阻止了这些国家进口药品和医疗设备,而这些药品和设备在新冠疫情流行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他们还阻挠这些国家获得国际资金,而国际资金是满足紧急需求和维持封锁状态的国家经济所必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拒绝提供委内瑞拉政府所要求的紧急贷款,由于古巴既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员,也不是作为最后贷款人的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的成员,因此古巴也同样被禁止通过一般机构获取紧急资金。联合国和其他国际及区域机构呼吁放松或结束针对这些正在努力抗疫并应对社会经济影响的国家的制裁,这些制裁主要是由美国实施的。

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制裁在过去60年里给这个岛国造成了超过1340亿美元的损失(以今天的价格计算,如果考虑到美元对国际市场上黄金价格的贬值,损失为9330亿美元)。在新冠疫情流行之前,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自2014年以来已使该国损失1200亿美元,由于关键药物和医疗设备的进口被禁止,超过10万委内瑞拉人已经丧失了生命。

中国亿万富翁,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向古巴捐赠了用于抗击疫情的医疗设备(口罩、快速诊断设备和呼吸机)。但由于运送这些物资的航空公司担心被美国罚款,不愿前往古巴,该捐赠被搁浅。现在,国际上要求结束所有制裁的呼声越来越高,尤其是针对古巴的制裁。古巴在这次抗击疫情中向17个国家派遣了数百名具有流行病学专业知识的医学专家,展示了其全球领导力。

问:
随着拉丁美洲新冠确诊病例数量不断增多,从短期和长期来看,新冠疫情会对拉美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拉美各国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减轻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

Helen Yaffe:
到目前为止,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只出现了少数病例,但在新冠肆虐的一些地区,情况与世界其他国家是相似。在那些新自由主义已经在经济和意识形态上深深扎根的国家,此次疫情暴露出政府对应对这场疫情毫无准备,这令人遗憾。几十年我们一直认为只有自由的市场才能保证效率,然而这次疫情让这一观点受到了质疑。拉美大陆上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情况,人们依靠非正规经济,过着没有安全保障的日常生活,他们对饥饿的恐惧超过了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在厄瓜多尔,尸体被丢弃腐烂在房屋、街道或公共垃圾桶中。在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Bolsonaro)与军方站在一边,通过提前结束封锁阻止他将商业利益置于该国庞大人口的健康之上。加勒比国家进口的急需通风设备被美国当局没收。

以营利为目的的市场无法调动医疗资源来拯救生命,无法保护至关重要但已不堪重负的公共卫生服务系统,无法阻止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陷入贫困的经济崩溃,无法保护生产和分配链,无法强制改变社会行为。因此,国家政府必须接管,否则民众将会面临灾难。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保持综合公共卫生系统的国家(主要是模仿古巴的做法)在应对新冠疫情上自然会表现的很好(比如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

毫无疑问,拉美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格局将因这场大流行而改变。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许多拉美国家已经发生了多起反对新自由主义政府政策的大规模内乱,所以看到那些被剥夺了体面的住房、就业和医疗的人群再次爆发内乱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