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拉美“优等生”,要如何走出民主化的骚乱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05-06

【摘要】2019年10月中旬以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发生的全国的抗议和骚乱引发各国关注。智利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呈现出智利严峻的政治和社会经济问题,暴露出自让人引以为豪的“智利模式”已经不能够符合当下民众对社会发展需求的问题。人民频繁示威抗议呈现出智利民主化运动的快速发展,但与此同时政府无情镇压以及国家制度深层次的缺点又给这场运动增添了阻碍。
 

民主海啸:抗争与镇压

2019年10月中旬以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发生的全国的抗议和骚乱引发各国关注。地铁高峰时期票价上涨30比索引起人民不满。示威者抗议生活成本不断上涨、养老金少得可怜、最低工资不够糊口、医疗和教育体系欠缺,以及公共设施昂贵且低效。他们要求修改宪法,以提高民众福利水平、促进社会平等和公正、减少过度私有化现象。这场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从最初的游行示威,到地铁逃票、大规模破坏基础设施,再到袭击警察,打砸商店甚至蔓延到其他城市,最终演变成一场全国性抗议运动。

在持续的暴力抗议和打砸抢之后,智利总统皮涅拉叫停了引发骚乱的地铁票涨价,也在智利十六个地区宣布紧急状态与宵禁。在此期间,皮涅拉政府派遣警察和士兵使用催泪瓦斯和水枪维持秩序。同时,坦克也在1990年推翻皮诺切特独裁统治后首次出现在圣地亚哥街头。这种选择动用国家暴力机器对抗人民群众的行为,以及不时曝光的军警腐败丑闻,让人民失望至极,也导致抗议活动不断升级。

面对国内外压力,智利政府也采取了一切缓和矛盾的做法。10月,皮涅拉向国民道歉并宣布了响应民众诉求的21条改革措施,包括提高退休金、改革医保机制、降低药价和电费、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公务员降薪、收取高达40%的“富人税”以及部长级高官将全体降薪等。但是这些措施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抗议活动也因此没有平息。

智利当前危机的背后是严峻的政治和社会经济问题。伴随着智利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民众与政府的矛盾愈演愈烈,暴露出自皮切诺特政府以来实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经不能满足民众需求的问题。

浪潮之下:发展与分配

从20年代后期开始,智利走上了带有新自由主义色彩的改革之路,在借鉴外国先进经验和结合本国国情的基础上,大规模的进行结构性和制度性的改革,使得智利成为拉丁美洲的翘楚,成为拉丁美洲唯一跨越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

近年来,虽然国际市场对于铜的需求下降,油价上涨以及美元走强,智利经济发展趋势呈疲软状态,但是总体上智利在拉丁美洲区域内还是属于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但是地铁票价的上涨却导致智利出现全国性的示威抗议活动,这实际上反映了智利社会更加深层次的问题。香港大学拉美研究员芭芭拉•费尔南德斯•梅耶达在接受本拉美编辑部采访时表示,智利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是由政权强制实施的。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的失败是因为它为了社会经济精英的利益而完全忽略智利普通工薪阶层的处境。

换而言之,智利的社会治理经济发展稳定持续,但是社会分配却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民众们享受不到经济发展的红利。由于财产分配不平等,过重的养老负担迫等民生问题使得人们走上街头奋起反抗。中国拉美学会副会长吴洪英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说到,“智利经济长期保持较稳定的增长,但增长并未有效地传递给底层民众。民众获得感比较轻微,基本工资涨得很慢,生活水平提高得也不快。”

全民公投:民主的必然走向

智利的反政府示威成为智利1990年恢复民主以来的最大政治危机。许多智利人都认为,现行的《宪法》是造成国内不公平现象的根源。自2003年起,在保守派的妥协下,民主政府能够修改1980年宪法中不符合民主原则的条文,但是要彻底推翻1980年宪法,制定一部新宪法,也一直无疾而终,民众的利益也因此得不到很好的保护。左翼政党议员克劳迪娅•米克斯批评皮涅拉“小气”。她在推特上写道:“智利需要新的社会公约,实现更大的政治和社会民主。”中间偏左翼的参议院议长詹姆•昆塔纳表示:“提议未触及智利发展模式的实质性方面,但经过长久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了政府健在的迹象。”

由此看来,如何进行社会改革以符合人民发展的需求成为了当下皮涅拉政府最重要的议题,1980年宪法是否进行更改实行的公投也被提上了议程。智利国内局势虽然趋于缓和,但是游行示威也仍在继续,更值得让人注意的是,智利民主化运动也迅速发展。基于笔者看,智利几十年的民主化改革经验、逐渐深入人心的公民自由和政治权利观念将会让民众在公投中投上理性一票。

【参考文献】

[1] 方旭飞:《政治民主化与拉美左派政党的变化与调整》,拉丁美洲研究,2013年10月。;
[2] 曹琳:《智利民主化进程中的困难与希望》,拉丁美洲研究,1996年第4期;
[3] 古莉亚:《社会运动与智利的民主转型》,拉丁美洲研究,2003年第4期;
[4] 寇佳丽:《优等生智利暴乱,拉美经济受波及》,《经济》杂志,经济网,2019年12月;
[5] 陈阳:智利动乱观察:滞后的宪法和政党碎片化,拉丁美洲观察第十一期;
[6] 芦思姮:《智利模式:制度建设与经济腾飞》,2019年3月;
[7] 拉丁美洲观察第十五期,学者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