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 为什么巴基斯坦经济崩盘,压力反而到了中国这边?

来源:南亚研究通讯时间:2023-02-20

导言

近期,巴基斯坦陷入空前严峻的经济危机,行政失效、zhai务失控,面临巨大主权违约风险。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合作对象国,巴基斯坦经济崩溃也使中巴长期合作努力遭受非议。本文作者认为此次经济危机展现了中巴合作关系的现实定位和发展缺陷。中国方面,他指出对巴友谊并未超越中国自身的利益考量,如中国对巴基斯坦投资仍存在顾虑,在核心技术层面仍有保留。巴基斯坦方面,作者通过与新加坡对比,指出巴基斯坦国内混乱动荡、法令不严,政府忽视人力资本的培养使合作难以收获预期成效。值得注意的是,文章最终将巴国内zhai务问题归咎于“中国做空巴基斯坦”的阴谋论,认为应和美国重新建立盟友关系,无疑背离了问题的实质。文中关于中国的相关评论需要各位读者仔细甄别。


图源:网络

这是一道巴基斯坦公务员考试(CSS)的题目:试问何物,深逾海洋,坚甚钢铁,甜过蜜糖?亲爱的考生,任何犹豫都表明你的爱国之心需要在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或阿巴帕拉(Aabpara)进一步检验。每一个挥舞着国旗的巴基斯坦人都清楚,中巴友谊是唯一可靠的答案。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巴经济走廊(CPEC)改变了这一切?答案显而易见。人们梦想着走廊开建后新产业将不断涌现,现有产业将蓬勃发展;人们梦想着出口产值将再度飙升,瓜达尔会成为下一个迪拜;人们梦想着所有的zhai务都将还清,就业机会将大量涌现,中巴经济走廊的阳光将永远明媚。然而,随着巴基斯坦迅速走向zhai务违约,这些梦想破灭了。

中巴经济走廊自2013年启动以来,投入已达620亿美元。如今,zhai务缠身的巴基斯坦不惜“拆东墙补西墙”,四处借贷来偿还旧zhai。无论条件如何,只要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巴基斯坦都会积极贴靠。被誉为“不可磨灭的纽带”的中巴友谊正在遭受严峻的挑战。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巴基斯坦1260亿美元的总外zhai中,中国持有的zhai务约300亿美元,是IMF持有zhai务(78亿美元)的三倍,超过了巴基斯坦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借款的总和。然而,为什么强大的中国需要等待由美国领导的IMF批准后才肯释放一些救济呢?难道中国不能至少重组巴基斯坦的zhai务吗?或者用更好的方法直接解除巴基斯坦的zhai务。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这些都是幼稚的幻想。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同其他任何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一样,关注的是利润而非慈善。《营销学入门》教会一个年轻的商人如何向脱水者卖水;《银行学入门》告诉你如何识别绝望的zhai务人;《法律入门》讲述的是如何处理违约者。

中国企业,无论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都在政府的指示下视巴基斯坦为战略盟友。与此同时,他们也明白瓜达尔港为其进入波斯湾暖水区提供了通道,据称正是这个地区吸引苏联入侵阿富汗。但他们行事谨慎,因为巴基斯坦并非最适合投资的地方。

正因如此,中国企业在巴投资的新兴业务很少,即使有也是低技术的。俾路支省胡布市(Hub)的一家工厂生产着优质的惠成(Hui Cheng)啤酒。其他地方则只有一家手机装配厂、零散分布的汽车备件制造厂和鞋类制造厂、一家小额信贷银行等。此外,它们还收购了农田,用于种植蔬菜供应中国市场。

那么核技术等高科技呢?中国向巴基斯坦提供了50年的核技术帮助,有公开的,也有秘密的。没有这些帮助,巴基斯坦就不可能拥有原子弹,进行1998年的核试验。当然,拥有原子弹也离不开巴基斯坦自身的努力。

但是,核电反应堆就不一样了。原子弹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属于高科技,之后便不再是了。然而,反应堆是一种复杂的设备。两个华龙一号反应堆(每个造价70亿美元),即卡纳普2号和卡纳普3号,它们的核心组件均由中国设计和制造,甚至燃料也来自中国。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员会的作用仅仅是提供支持,在中国的监督下,它承担了反应堆的土建工程、安装和运营。

新加坡与巴基斯坦一样是前英国殖民地,人口只有巴基斯坦的四十二分之一,面积更只有巴基斯坦的千分之一。但去年,新加坡的外国直接投资额为920亿美元,而巴基斯坦仅有20亿美元。美国和中国的巨型公司都涌向新加坡,投资那里的半导体设计与制造、通信、机器人、金融科技、商业和专业服务等领域。

这些巨大的差异需要解释。

首先,新加坡是和平的,而巴基斯坦却并不太平。巴基斯坦的恐怖主义是早期官方鼓励“圣战”组织的衍生物,如今再次席卷全国。虽然有一个由一万人组成的特殊部队保护中国工人在巴基斯坦的安全,但他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之中。一系列与亵渎有关的私刑事件,包括一名斯里兰卡工厂经理的遇害,增加了中国工人们的担忧。加之文化差距和语言障碍,这大大限制了中国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交流。

其次,新加坡的法律被严格遵守,而巴基斯坦的法律却注定会被违反。在这种低信任的商业环境中,台面下的交易与法律交易一样普遍。由于中巴经济走廊交易的不透明性是出于国家安全需要,我们无法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层回扣。

最后,新加坡的劳动力勤奋、高技能、适应力强,而巴基斯坦则不然。因此,尽管在巴基斯坦本土,巴基斯坦人实际上在设计和工程层面被排除在中巴经济走廊的重大项目之外。早期的承诺因此破灭了。

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是建立在一个致命的错误前提之上的,即基础设施——公路、桥梁和电力能够独立创造增长和就业。这就像假定有充足的水、土壤和肥料就能获得丰收一样。但关键的投入是种子——人力资本。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巴基斯坦当然有和其他地方一样聪明有才华的人。但由于教育体系溃败,它只能向产业提供低档次的人力资本。由于灌输宗教思想优先于获取知识和技能,失业青年大量涌现。

向中国派遣三万名巴基斯坦学生接受高等教育并未能保障人力资本的产出。从那些拿着学位回来的学生那里,我听到了令人震惊的故事。大多数在中国的巴基斯坦学生选择玩弄体制,偷工减料,而不是学习或取得成就。

在工程和硬科学领域,很少有巴基斯坦留学生有能力在中国的任何一所大学获得良好的学术成果。当然,也有光荣的例外。

随着话题转向zhai务陷阱和与斯里兰卡的比较,焦虑和愤怒正在加剧。但需要冷静,以免早先的窘境重演。美国是巴基斯坦各类需求的供应商,这种错觉却最终破坏了与它的“最亲密盟友”的关系,这本不应该发生。

中国很可能对我们进行了做空操作。大多数IPP交易都被认为是骗局,中国企业享受的免税政策也是如此。从中国进口的免税商品使许多本地制造商破产。但是,正是我们当中的吹嘘者胡言乱语,兜售中巴经济走廊,声称它是巴基斯坦的马歇尔计划。欧洲被战争摧毁了,但巴基斯坦却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尝到苦果。

 

作者简介:佩尔韦兹·胡德帕伊(Pervez Hoodbhoy)是驻伊斯兰堡的物理学家和作家。
本文编译自“DAWN”网站2023年2月18日文章,原标题为Don't blame the chinese,原文网址为https://www.dawn.com/news/1737793
本期编辑:邓慧玲 陈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