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重量级峰会聚集东盟,“亚洲嘉年华”有何看点?

来源:东南亚学人时间:2022-11-15

导语

聚焦11月,世界的目光锁定在东南亚。三场重要的多边会议将在这里上演,率先登场的就是11月8日至13日在柬埔寨金边举行的东盟峰会以及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逾3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将出席会议。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将于15日至16日在印尼召开。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峰会)将于18日至19日在泰国召开。

三大重量级峰会接连召开于当今国际及地区关系发生重大变革的时期,对于增进共识、应对挑战、化解风险、合作发展十分重要。三大峰会集中在东盟地区召开,是历史性巧合的第一次,也赋予了柬埔寨、印尼、泰国三大峰会轮值主席国及东盟重大使命。  

外界关心,世界变局下,东盟将如何引导和推动各国展开建设性对话,共商应对挑战之策,共谋东亚合作之计?

东盟“盘子”装得很满

按照惯例,东盟每年会举行两次峰会。由于今年上半年未举行峰会,因此两届峰会在下半年并轨举行。这是东盟及其伙伴国领导人自疫情以来首次面对面开会。作为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为本届东盟峰会确定了“共同应对挑战”的主题,聚焦疫后复苏、地区安全、全球通胀、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也会关注缅甸局势。

有新加坡学者戏称,“大餐”还没开席,东盟的“盘子”已经装得很满。舆论普遍认为,作为今年的东道主,柬埔寨任务艰巨。在后疫情时代和当前复杂的国际背景下,世界正关注东盟如何加强内部团结,发挥潜在桥梁作用,引导各国就敏感问题展开对话,从而找到合作的办法。

“今年的峰会不同寻常,有几个较为重要的观察点。”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指出。 一来,它是疫情后首次线下峰会,领导人面对面交流有利于打破隔阂、深度沟通。二来,它发生在国际形势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多之际。大国博弈加剧、俄乌冲突持续,全球能源危机、粮食危机日渐突出,气候灾害不断肆虐。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挑战相互影响,叠加共振。三来,与以往更聚焦经贸合作、一体化建设等议题相比,这次峰会,地区安全、和平与稳定也成为各国关注的一大焦点。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周方银指出,俄乌冲突、中美关系、南海管控、缅甸局势、东帝汶申请加入东盟等问题都是本次峰会的潜在议题。东盟国家关心大国博弈态势,也担心经济复苏和经贸合作会受到影响。此外,它们也格外关注中共二十大后中国下一步高水平开放的政策方向。

中方期待有的放矢

应柬埔寨首相洪森邀请,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定于11月8 日至13 日出席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和东亚峰会,并对柬埔寨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李克强自疫情发生以来首次出访,恰逢中柬即将迎来建交 65 周年以及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开局之年。据介绍,两国领导人将主持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签字仪式和金边—西哈努克高速公路开通仪式。出访前夕,李克强在《柬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回顾并展望两国关系发展,强调了双方“相互托付的信任和情谊”,表明“愿同包括柬埔寨在内的地区国家携手前行,风雨兼程”。

中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就在前几天,中国向柬埔寨运送一批紧急办会物资,包括红旗轿车、办公设备及防疫物资等,旨在支持柬埔寨当好东道主。“中柬是铁杆朋友。柬埔寨虽然体量不大,但属于东盟里与中方立场高度一致的国家。”周方银指出,双方一直高度重视彼此关系。2020 年疫情初期,洪森曾访问中国以表示支持。密切的高层往来为两国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提供战略引领。目前,无论民间还是官方,中柬合作都处于相当高的水平。李克强总理此行对于推动中柬及中国东盟关系走实走深具有重要意义。

舆论注意到,围绕本次系列会议,中国外交部提出中方三点期待,勾勒出以“聚焦共同发展”“推进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守护地区和平安宁”为支柱的地区合作愿景。两位分析人士认为,三方面期望有其特殊含义,既是目标,又有很强的针对性。

先看共同发展,“它旨在与一些国家将经济议题泛安全化形成对比。中方在地区合作中一直聚焦发展,希望用发展来促进地区繁荣稳定。”周方银指出。许利平提到,目前,双方已建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接下来的目标是构建更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在这一框架下,双方正在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加快自贸区 3.0 版谈判,共同落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

再看地区经济一体化,“它主要针对一些国家推行单边主义,空谈贸易合作,强调产业贸易规则,却不谈统一关税和一体化建设。究其背后,实质是以经济合作为名,打造排他性的小圈子,推行伪多边主义和虚假的开放政策。”周方银说。

最后看维护和平安宁,它是对地区现实的回应。东亚国家山水相连、命运与共,就算有分歧,并没有超出邻里矛盾的范畴。但个别域外国家人为制造紧张气氛,搅弄地区局势,以谋取地缘政治私利。两位分析人士都对本次会议上的中国声音、中国方案抱有期待。中方可能会提出加大开放和合作力度的新倡议、新举措,也可能提供新的公共产品或利益让渡。可以肯定的是,李克强此访将为周边命运共同体建设注入强劲而新鲜的动力。

美国“调门”唱得很高

除了东盟峰会、东盟与中国(10+1)会议、东盟与中日韩(10+3)会议外,东盟与其他伙伴国的年度领导人会议、东亚峰会(10+8)等也将同期举行。 按照白宫说法,美国总统拜登将于11月12日至13日在金边参加美国—东盟年度峰会和东亚峰会,将重申美国对东南亚和东盟中心地位的”持久承诺“;美国和东盟将在会议期间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将是自2012年11月以来美国总统首次访柬,也是拜登与东盟领导人时隔半年再次聚首。今年5月,拜登在白宫接待东盟8国领导人,强调美国对东南亚的承诺。同在5月,美国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7个东盟成员国参与其中。

“拜登此行,主要希望加强美国和东盟的各方面联系,以应对中国在这一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许利平指出,按照美国的外交术语,就是提供“另一种选择”,以免东盟与中国靠得太近。美国能否如愿以偿,取决于它提供的政治、安全、经济产品能否满足东盟方面的真实需求。“自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在手段上确实比以前更重视东盟,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看重。”周方银说,它与东盟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主要目的是施压或拉拢后者选边站队。它推出“印太经济框架”,其实是从内部分化东盟,势必会削弱东盟凝聚力,并对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构成冲击。 许利平认为,这就是美方言行不一之处。它宣称要坚守“东盟中心地位”的持久承诺,但无论美英澳“奥库斯”伙伴关系还是“印太经济框架”,都是在干扰,甚至替代现有以东盟为圆心的地区安全和经济架构,无助于东亚合作,也与承诺相背离。

当然,很多东盟国家对此心知肚明。周方银指出,它们有意愿与美国合作,但不愿加入对抗中国的行列,因为这样做并无安全益处,反而会造成经济损失。就目前而言,美国与东盟合作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美国调子很高,但能带来的实际利益很少——鲜有公共产品,不提供市场准入优惠,还大力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

合作成功“密码”何在?

若将视线放宽,一年一度的系列会议,也是东亚国家温故知新、推进地区合作的大好机会。作为全球经济最活跃的发展引擎,东亚区域合作的宝贵经验一直受到外界关注。有人说,东亚合作模式就是“小马拉大车”,“小马”东盟发挥的驱动作用不容小觑。也有人说,东方文化讲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平等包容、和而不同是东亚合作的成功密码。

“东亚合作起源于东南亚金融危机,至今已走过 20 多年的历程。”许利平指出,总的来说,它由危机驱动,秉承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更多地照顾彼此的舒适度,不仅凝聚了东方智慧,也为全球治理贡献了亚洲力量。不过近年来,面对复杂形势,这种求同存异、协商一致的合作模式也面临挑战。有新加坡学者指出,一些国家回避东盟的中心性,去追求其他一些竞争性、排他性的目标,不仅与东盟包容和开放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对于地区的稳定发展也是有害无益。“从这个角度看,虽然东盟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日益上升、在多边机制中的作用日益突出,但它对美国、日本等全球和地区大国能产生的影响仍然有限。”周方银指出,东盟国家需思考如何利用好自身的影响力和关注。

展望未来,两位分析人士指出,东亚之所以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以东盟为圆心、以“10+3”为主渠道的合作模式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当下西方鼓噪“断供”“脱钩”之际,亚洲前途出现两种不同的走向。开放还是封闭,合作还是对抗,相信东亚国家能作出正确的选择。

 

来源:《解放日报》11月9日第011版

文章来源:东南亚学人微信公众平台稿件,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