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船气赚1亿美元!美国从欧洲能源危机获得多大好处?

来源:新京智库时间:2022-09-26

这种能源暴利为国际社会所周知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7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办公大楼。图/IC photo

美国能源部9月19日称,将在欧盟“禁俄油令”前再释放1000万桶石油储备。

欧盟计划于12月起分阶段禁止俄罗斯石油的进口,在“禁油令”生效前,欧盟正加大买入俄罗斯原油力度,并寻找替代来源。

在俄罗斯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大减之际,欧洲不计成本般地从美国增购天然气,为美国天然气供应商带来前所未有的利润,平均每艘驶往欧洲的天然气船据称可赚取超1亿美元。

俄乌冲突改变的不仅是欧洲的地缘政治,也深刻地影响了全球能源经济格局。由于俄罗斯供欧天然气大减,欧盟被迫向美国寻求能源,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局,而美国则成为这系列转变的最大受益者。

1、俄罗斯对欧天然气供应近乎中断

俄罗斯是全球主要石油出口国,通常,欧盟国家的天然气供应约有40%来自俄罗斯。

据了解,俄罗斯每年向欧洲输送约1500亿立方米天然气,此外还出口140亿立方米至18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占欧洲大陆天然气进口总量超过40%。

由于俄欧关系紧张,国营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1月向欧盟出口约580万吨,同比减少四成。目前,俄罗斯退出对欧供给,这一市场自然吸引了美国的注意。

其实,日经新闻早在2022年2月报道, 美国产天然气向欧洲的出口急剧增长。根据调查公司Kepler的统计,2022年1月美国LNG出口量的六成左右销往欧洲,约有430万吨,比一年前大幅提高了约一成,而到2022年9月,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跃居世界首位。

据国际能源署2022年6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欧盟6月份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首次超过从俄罗斯进口的管道天然气。

受俄乌冲突影响,今年3月,欧盟决定向美国额外购买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以减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并表示希望通过各种来源的液化天然气替代三分之一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

为反制西方国家制裁,6月俄罗斯大幅削减了通过北溪管道向欧洲输送的天然气量。此外,俄罗斯已经停止了对芬兰、波兰、保加利亚等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

2、美国已成为能源“净出口国”

美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其能源消耗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都居于世界前列。美国还是各类能源产出和消费的大国之一。

2019年9月,美国石油出口量超过进口量,成为能源“净出口国”。

美国拥有丰富的页岩气资源,美国生产的天然气主要由页岩气和致密气构成。美国能源信息署在2016年12月出版的“美国原油和天然气探明储量”中估计,探明的页岩气储量为200万亿立方英尺。

即使俄乌不发生冲突,美国也一样是一个巨大的能源出口国。

美国能源信息署早前预计,2022年美国LNG出口量将达到114亿立方英尺/日。据高盛分析师称,这将占到2022全球LNG预期需求533亿立方英尺/日的22%左右,并将超过澳洲和卡塔尔这两个目前最大的出口国。

3、罕见的能源暴利交易

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Cheniere Energy的共同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美国能源大亨Charif Souki在9月8日表示,“美国坐拥大量的天然气资源,液化天然气的生产成本并不高,美国擅长建设基础设施,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开发,并以高价出售给欧洲。而欧洲诸如意大利等国家力图设置天然气价格上限就变得毫无意义。如果强制执行,但其他国家愿意以更高价格购买天然气,那么天然气资源就会流向其他地方。随着欧洲面临许多‘悲惨的冬天’中的第一个,美国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欧洲大陆的能源危机将使美国生产商以‘显著溢价’出口天然气。根据美国商业内幕网披露的数据,美国公司每艘驶往欧洲的LNG船可赚取超1亿美元的利润。”

能源专家劳伦特·塞格伦对商业内幕网站表示,这些公司将以大约6000万美元的价格将美国的一艘大船装满液化天然气,欧洲的收购价格则飙升至2.75亿美元。Vortexa液化天然气分析负责人菲利克斯·布斯认为,这些公司每批能源货运单可以赚得超过1.5亿美元。这种利润对如今的跨国公司来讲是暴利。

这种罕见的能源暴利交易为国际社会所周知。

俄罗斯《生意人报》8月29日报道称,目前欧美市场天然气价格相差达到创纪录的10倍,这让美国供应商获得前所未有的利润,并刺激企业对LNG项目投资。

普氏能源资讯数据显示,美国液化天然气工厂的产能利用率6月下旬后维持在高位。为了快速攫取能源红利,美国能源企业纷纷押注能源投资。比如,能源巨头卡塔尔能源和埃克森美孚联合建立的Golden Pass LNG公司,该项目年出口能力达到1800万吨液化天然气,预计将于2024年投产。该项目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价值100亿美元,卡塔尔能源持有70%的股份,埃克森美孚持有30%的股份。

俄乌冲突所诱发的地缘政治竞争使欧洲能源的脆弱性暴露无疑。

在失去了俄罗斯这一重要的能源供应方后,欧盟发展的瓶颈显露。市场留下巨大的空缺,而美国能源供应商显然不会错失这一“红利”,在美国已经实现能源富足以及长期经营战略储备能源,本国能源安全有充分保障的背景下,美对欧洲实施大宗天然气等能源出口完全具备条件。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8日,阿塞拜疆巴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欧盟负责能源事务的委员西姆松联袂访问阿塞拜疆。访问期间,欧盟与阿方签订天然气采购协议,计划在数年内使阿塞拜疆输往欧洲的天然气翻倍。图/IC photo


4、美国获取的不仅是商业利益

在军火援助欧洲的同时,美国对欧能源经济外交亦步亦趋。推动对欧的天然气等能源出口有助于振兴美国就业市场、刺激疫情下经济的发展。实际上,美国所获取的绝非仅是简单的商业利益。

首先,美国获得新的竞争优势,或可进一步控制欧洲。长期以来,美国对欧洲的主要政策是通过北约实施军事影响或介入到特定的地缘政治冲突中,但是在经济上双方产生了激烈的竞争。

俄乌冲突所暴露出的欧洲能源弱势,使美国有机会参与到争夺欧洲庞大的天然气能源市场。由于欧盟奉行严格的低碳和减排措施,这使得欧盟难以大量进口石油、柴油等高污染的能源,这为美国的介入创造了制度条件。

此外,由于各类原因,包括中东和南美产油国在内的国家,均无力弥补俄罗斯对欧洲断气而产生的市场空缺。美国公司获取了大量的订单,暴利且需求稳定,这使得美国在与欧盟的竞争中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经济杠杆。这种杠杆甚至可以制约欧洲的产业发展以及未来的环保和产业政策的设计。

其次,极大地推动了美国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由于俄欧关系不可能在短期内转好,这就意味着欧洲这一市场需求将持续。但能源基础设施从投资到实际生产的周期漫长。比如,LNG设施的施工需要3-4年,不能马上就提升产能。

由于欧洲人口庞大,制造业发达,其对天然气的需求是稳定而巨量的,其巨大的需求将促使更多的美元回流美国。可以预料,美国本土以及跨国资本会更多地流向能源基础设施,诸如得克萨斯、宾夕法尼亚、俄克拉荷马、路易斯安那等天然气主产区的能源基础设施有望得以实现新的提升,进而提升美国总体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再者,还将推动美国的“再工业化”。能源产业是一种系统集成式的工业体系,会涉及装备制造、电气、智能、劳务、运输等诸多产业。

通过能源的生产和供应契机,美国可以进一步推动“再工业化”,推动相关领域的就业和推动能源金融信贷的发展,这将进一步夯实美国能源出口大国地位。

此外,这也有望推动美国在全球地缘经济中获取新的优势。俄乌冲突使能源和大宗农产品的地位越发凸显,尤其是能源与国家安全的紧密关系更为各国所认识。欧洲民用以及工业对天然气的依赖以及能源战略储备不足使其脆弱性暴露无遗。

美欧在经济上存在合作,但是更多的是竞争。在欧美的非对称依赖中,美国更有可能操纵能源供给这一新款“武器”,深度地介入到欧盟的经济治理体系中,影响欧洲的经济。尤其在诸如汽车以及航空制造领域,由于生产成本奇高,在与美国等企业的产品竞争中,欧洲的优势将会更大程度地被削弱。

总之,欧洲的能源危机是俄乌冲突的直接后果之一,这反映了后者对全球化的破坏,而美国成为最大的受益方之一,美国的跨国能源企业将进一步壮大,在全球能源市场上更具话语权,但其代价却是欧洲国家和民众的福祉受损,竞争力弱化,此时的欧盟正成为美国镰刀下的“韭菜”。

 

本文转自新京智库

作者:王英良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国际关系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