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脱离接触,莫迪为何被指丧权辱国对华“割地”?

来源:南亚研究通讯时间:2022-09-22

导言

自2020年中印在边境爆发多次争端以来,印国内舆论猛烈抨击莫迪政府诸多拉胯表现,如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中吃了大亏、对前线士兵缺乏各类保障、丢掉了所谓“传统巡逻区”等。莫迪政府一方面用“中国人的话能信吗”等政治话术压制传播印军伤亡过大的舆论,另一方面加大媒体对前线士兵不断被完善的后勤保障的曝光力度,以回应质疑。但这些并不能改变边境实控线态势不利于印的事实,而印国内各主要反对党不断借此猛烈攻击将自己塑造成“印度保护者”的莫迪,甚至称其导致印“领土丢失”。为保住这块金字招牌,莫迪政府一方面不断遮掩、回避相关态势;另一方面不断在各种场合强势申明“只有边境对峙得到解决,中印关系才能步入正轨”,而这也成为边境对峙迟迟无法被解决的关键原因之一。目前,虽然双方在加南达坂地区的对峙终于结束,莫迪政府看似“解脱”,但印国内对其政府是否使印“领土丢失”的质疑态度并未得到太大改变。因此,对华示强可能依旧是莫迪政府未来回应有关中印关系国内质疑声音的“灵丹妙药”。南亚问题研究小组特此编译本文,供各位读者参考。

9月8日,中印边境部队同意从喜马拉雅山西部加南达坂争议地区撤军,并建立缓冲区。然而,来自印控区的居民则指责莫迪政府对华“割让”大片领土。本月稍早前,中印军队达成协议,在戈格拉温泉脱离接触,该争议地区2020年6月以来一直处于紧张的对峙状态。


图源:Business Standard

莫迪政府表示,该协议旨在将中印“实际控制线”恢复到“对峙前”的状态,并禁止双方向新设立的缓冲区派遣巡逻部队。

然而,附近居民、当地代表及曾在争议地区服役的印军前军官均表示,新“缓冲区”其实处于此前印方实控地区。同时,他们还声称,中国军队仍驻留在争议地区内,甚至有可能还在印度“境内”。

该地区民选议员康乔克•斯坦津(Konchok Stanzin)表示:“印度军队正从原有防区撤离,而中国却在印度长期巡逻的区域驻军。”斯坦津认为,2021年拉达克班公湖争议地区撤军协议中,印已对华“割让”领土。“在早前撤离行动中,我们也有类似担忧,即我们在班公措再次割让大片土地。”

当地许多居民表示,他们不仅关切自身安全,还担心驻留的中国军队土地会影响本地生计。斯坦津说:“我们正失去大量牧场,这些土地本可用来放牧。”斯坦津和该地区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张帕(Changpa)部落牧牛区。销售张拉山羊(Changra goats)的羊绒业是其生活的主要来源。

他表示,“此前,我们怕中国势力进入,但现在情况更遭,因为印度政府‘欣然’抛弃了我们的土地,长此以往我们势必失去更多土地。”

印主要反对党领袖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同样指责纳莫迪政府,“不战而屈地将1000平方公里(390平方英里)领土‘割让’给中国”。他诘问:“莫迪政府可否解释一下如何夺回这块领土?”

国大党发言人史瑞耐特(Supriya Shrinate)在印国际商会总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已不是第一次“印军撤出传统巡逻区,并将巡逻去建为缓冲区”。

她声称,“这种状况先在加勒万出现,然后在戈格拉发生,现在又在温泉地区重现。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要撤退?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要撤出长期巡逻的区域?”她诘问,“我们还想知道,政府既然能获得廉价宣传与欢呼,为什么我们的外交安全和外交政策却持续受损?这是因为莫迪无法舍弃他对中国的爱吗?”

与上述观点不同,对于近日中印军长第十六轮谈判中达成的撤军协议,双方表示,两国军队在戈格拉温泉地区已开始脱离接触,此举“有利于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此次撤军是自2021年8月以来的双方第二次脱离接触,在此过程中两军“停止前进部署行动”,并拆除该地区另一处基础设施。2020年6月,该地区紧张局势曾一度升级,在中印两个核大国之间,爆发50年来最严重的冲突,导致至少20名印度士兵和4名中国士兵丧生。

继此之后,中印边境的紧张程度前所未有。因此,中印关系也进入冰封状态。

9月16日,中印领导人共同出席了上合组织峰会,这是自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后两国元首首次会面,但两位领导人没有握手或开展双边会谈。

印军方领导人称,双方撤军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这降低了双边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在某些地区,中印两军几乎处于“面对面”的对峙状态。据报道,中国曾在近期被宣布为缓冲区的地带建立了一个临时军事基地,但该基地已被拆除。

在印陆军北方司令部(包括“拉达克”地区)前司令迪恩德•辛格•胡达(Deepender Singh Hooda)表示,“建缓冲区旨在使军队脱离接触,避免‘面对面’对峙,以降低爆发冲突的概率”。他还举例,“在某些地区,两国坦克间的距离还不足100米。”

上述谈判是莫迪政府缓解中印边境紧张局势行动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展示印即使面对“日益强硬”的中国,仍能够成功处理中印双边关系。尽管如此,胡达等人都认为,印无法让中国撤出边境战略要地,包括拉达克的德普桑和德姆乔克,“中国正阻止印军进入许多区域巡逻”。

中国军队在上述地区大量集结,而此地对印而言却具有非同寻常的战术意义。因为其靠近印度的斗拉特别奥里地(Daulat Beg Oldi)空军基地和锡亚琴冰川(Siachen)。这既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战场,也是印头号敌人巴基斯坦的战略据点。胡达说:“这是(中印争议领土难以调和的)最大问题所在。

 

本文综合编译自《商业标准报》(Business Standard)2022年9月14日文章和《卫报》(The Guardian)2022年9月19日文章,原标题为When will govt restore status quo ante: Congress on border row with China;Indian government accused of ceding land in Himalayas to China,网址为https://www.business-standard.com/article/politics/when-will-govt-restore-status-quo-ante-congress-on-border-row-with-china-122091400807_1.html;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2/sep/19/indian-people-living-near-border-accuse-government-of-ceding-land-to-china

编译 | 王晶
编辑 | 孔凌霄 穆祎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