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中非更深入融合

来源:非洲研究小组 时间:2022-08-01


图源:REUTERS/theafricareport

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广大非洲国家相继独立。中非官方层面的交流开始逐步加强。中非民间的交流则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期,清朝晚期大批的华人从广州、东南亚前往南部非洲一些国家工作、生活。因此,在南非和莫桑比克可以见到中国南方才能见到的荔枝树。从那时,中国和非洲之间的文明和生活方式便开始相互学习、借鉴和融合,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更是中非融合的重要板块。2010年以来,中国在非洲大陆建设1万公里铁路、10万公里的公路、大约100个港口、1000座桥梁和大量的医院。

2018年,德国建筑网和该国外交部聚集了非洲各国的政策和建筑行业代表人士,参加了一场专注于德国与非洲关系发展与展望的活动。其中,会议的一部分内容是关于解决中国在非洲建筑市场日益占据主导地位的问题。中国基建企业为很多非洲国家建设具有“标志性”“地标性”的建筑,比如,埃及新首都区的“非洲第一高楼”、非洲联盟会议中心、安哥拉凯兰巴新城、津巴布韦新会议大厦、塞内加尔达喀尔国家大剧院、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亚吉铁路),以及很多国家的大型体育场馆,等等。

在很多国际工程招投标项目中,一些欧洲公司都输给中国承包商。原因是中国企业的投标价格比欧洲企业低约20%。根据欧洲国际承包商的数据,2018年中国企业占据了非洲建筑市场62%的份额。据《经济学人》报道,在2000年左右,欧美建筑企业在非洲大陆仍然是最主要的工程项目承包和建筑商。上述变化说明这是中非官方的关系变得更加牢固、民间交流日益增多的结果。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企业积极与非洲当地的大型企业合作参与招投,也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中国企业的到来增加了竞争并降低了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成本,让很多财力不足、经济薄弱的非洲国家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改善国内的基础设施项目,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因此,从2000年后,中国与非洲国家签署一系列“资源换贷款”协议。

非洲国家的资源在国际市场上不能卖出合理价格的时候,中国同意以资源换取资金来改善公共基础设施,其中包括石油、铜、铁、棉花等农产品等。类似的贷款协议给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便利,当然在西方企业失去非洲主导的权力的时候,便开始污蔑、攻击中国的贷款政策。中国一直以“高质量发展”与非洲各国的关系,正如,外交部长王毅在2020年CGTN采访中强调:中国与非洲是“全天候”的友谊,并指出“中非历来患难与共”。

学习和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的责任在于非洲各国政府。比如,政府提倡当地的企业结合自身的条件,学习和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提高当地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能力。但是,切记不能盲目的模仿、抄袭,非洲国家与中国的国情不同,因此发展经济应该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出符合当地特色的经济发展策略。不过,政府可以在知识引进、提高地方政府管理能力方面作出更多努力。

虽然中国向非洲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基础建设援助项目,非洲政府也需要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加大投入。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对非洲大陆约68%的贷款都用于基础设施领域,因此,现在的非洲开始翻天覆地的变化,道路、桥梁、水电站、大坝、卫星城拔地而起,为当地民众改善居住和生活条件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世界银行预测,到2040年,非洲对基础设施支出的需求将超过每年3000亿美元。

肯尼亚《商业日报》报道,对肯尼亚国家公路管理局管辖的价值近7亿美元的公路项目进行分析,多由世界银行和肯尼亚政府提供资金支持,结果显示大部分工程项目均由中国企业承建。截至2021年12月,中国企业承揽肯尼亚国家公路管理局85%的公路项目。

20年前,当中国建筑企业刚开始进入非洲时,虽然建筑质量相对较低,但比当地非洲公司施工质量好,价格比欧洲企业又便宜很多。所以,很多政府和企业都选择中国企业承建基础设施项目。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质量上与欧洲公司相匹敌乃至超越,在价格上优于欧洲公司,基本上全方位超越了欧洲企业。非洲公司从未真正成为同行竞争对手,这需要改变。

一名非洲政客说:“非洲国家的基础设施招标规则旨在为所花费的每一美元都物有所值。因此,要求投标企业提供证据证明他们以前在一定时期(五年)内,参与投标的项目的规模、技术复杂性,从而证明企业相关专业技术。”由于许多中国企业是省级和国有企业,通常都拥有大量的、近期的项目经历。与此同时,非洲国家的投标文件还需要投标企业拥有非洲建筑市场的经验。这对中国公司来说是一个额外的优势。在过去20年,中国企业在非洲市场中参与大量有中国政府提供的贷款项目,从中国借款用于基础设施的项目,通常应有中国企业进行实施。不过,近些年,很多中国企业主动与非洲当地的大型企业、欧美企业合作参与投标项目,以保障当地企业和欧美企业可以获得相应的合同额。

受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等因素影响,中国在非洲的贷款规模急剧下降,与2018年相比贷款额下降80%之多。不过,与此同时,欧美国家银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西方金融机构积极在非洲国家发放贷款。一些西方金融机构对参与贷款项目的企业做出限制,其中也有贷款项目直接把中国企业挡在门外,或者限制中国企业独自参与投标的权力。在这类情况下,中国企业只能与当地企业、欧美企业合作,不过,相比之前,工程项目的利润也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未来,非洲各国政府会确保基础设施融资通道畅通,在道路、港口或能源工厂和电网项目上,也会要求当地企业与中国企业和欧美企业共同参与国家的发展建设。相关的政策也将工程建设技术转移纳入采购规则,确保当地公司实质性参与大型项目。中国在非洲基础设施建设中需要更加深入的融合。除了官方层面深入合作之外,民间交流须广开言路,听取从业者专业意见,拓展中非共同的关注点,为未来非洲基础设施融合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作者:尚金格

对外经贸大学 中国葡语国家研究中心 研究员;安哥拉昆达研究院 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