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吸引外资前景:乌云密布、韧性犹存

来源:African Business时间:2022-07-21


图源:AFP/African Business

美国利率上升将导致资本从非洲流出,但非洲一些行业仍然显示出吸引外资的韧性。

6月15日,美联储关键决策机构——6男5女组成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很难想象他们会给予非洲什么关注。

但是,他们的决定——将利率提高75个基点,这是发达国家遏制快要失控的通胀的各种努力中最引人注目的举措,却肯定将会对非洲大陆产生重大影响。

多项指标都表明,在经历了新冠疫情带来的急剧下滑之后,流入非洲的投资出现了稳固的反弹并持续到现在。2021年,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FDI)达到创纪录的830亿美元,其中390亿美元是绿地投资。同时,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在2020年跌至32亿美元的谷底后,2021年飙升至74亿美元。

但现在,不断恶化的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却有可能扼杀复苏的萌芽。有分析指出,经济理论表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提高利率,将导致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出。

一、宏观经济逆风

“随着美元走强、美国利率快速上升,以及大多数发达国家相对小一些幅度的加息,将不可避免地削弱那些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资产的吸引力,”经济学人智库中东非洲编辑部主任普拉提巴·塔克(Pratibha Thaker)表示。

“因此,流入非洲的外国资本总体上将趋于减少,尽管该地区一些主要国家(如南非)也会相应实施补偿性的货币紧缩政策。”

现在要说服私人投资者将资金投入非洲可谓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Norsad Capital是一家为非洲企业提供债务融资的投资公司,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肯尼·诺苏(Kenny Nwosu)表示,投资者“来非洲逐利”的可能性已经下降。

“如今投资者内顾倾向加重,”他说,投资者“关注当前环境,关注风险,关注他们在其他市场可以获得的收益。”

二、货币混乱

美联储于3月份开始的货币紧缩政策,导致美元相对其他货币走强。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已跌至2020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埃及镑3月份贬值14%;加纳塞地自今年年初到现在已贬值超过五分之一。

“那些外部融资需求大、(外币计价)债务负担重的国家,如加纳和肯尼亚,面临的风险最大。”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维拉格·福里兹(Virág Fórizs)说,“如果美国利率上升导致资本流入放缓,这些经济体的货币将面临进一步压力。”

尼日利亚等国受益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从而部分抵消了进口成本上涨。而肯尼亚和其他东非国家则没有这样的优势。牛津非洲经济咨询公司(Oxford Economics Africa)的高级经济学家伊姆加德·伊拉斯谟(Irmgard Erasmus)指出,俄乌战争引发的燃料相关产品价格上涨,使非洲地区“进口支出飙升”。

伊姆加德·伊拉斯谟补充说,园艺业是东非国家主要的出口行业,该行业由于新冠疫情叠加长期干旱,始终未能得到很好的恢复。肯尼亚先令兑美元汇率也因此跌至历史新低,同时,该国也被迫取消了6月份发行一笔欧洲债券(eurobond)的计划。

货币危机对某些行业投资者的打击将比其他行业更大。“对零售业和酒店业等面向消费者的行业的投资者来说,更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货币疲弱的影响,”普拉提巴·塔克说,“通胀压力将侵蚀可支配收入,减少可自由支配的支出,增加动荡的风险。”

此外,投资者应对此类风险的能力通常是有限的。“在银行和股票市场发达的国家(如南非),以当地货币借款是一种可行的策略,但在许多其他国家,这种可能性就很小了。” 普拉提巴·塔克警告说。

三、关键行业保持韧性

从好的方面来看,有几个行业似乎仍保持吸引投资流入的强劲势头。欧洲试图摆脱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意味着投资者有明显的动机来加速开发非洲的碳氢能源(hydrocarbons),特别是在那些可以给欧洲提供市场供应的国家。

同样,如果能为投资者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许多非洲国家还将受益于不断增长的对“绿色”矿产资源(如锂、铜、钴、镍、锌)的需求,这些矿产将在能源转型中发挥关键作用。

伊姆加德·伊拉斯谟指出,去年8月上任的赞比亚总统哈凯恩德·希奇莱马(Hakainde Hichilema)“大力改善投资环境”,该国现在正在“收获回报”。

今年5月,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第一量子矿业公司(First Quantum Minerals)宣布,将在赞比亚投资12.5亿美元扩建一座铜矿,同时还将对一个镍矿项目追加投资1亿美元。

肯尼·诺苏认为,其他吸引外资流入的行业还包括医疗保健、信息与通信技术(ICT)和食品价值链。事实上,乌克兰对非洲粮食出口的中断及其对粮食安全的灾难性影响,使得非洲大陆亟需提高粮食自给能力这一问题备受关注。

Spear Capital是一家专注于南部非洲的私募股权公司,该公司合伙人布莱恩·特纳(Bryan Turner)也认为,生产有着大量需求的食品的那些企业可以吸引到投资者——“只要它们能够快速投入生产。”

他还指出,可再生能源和数字转型是“未来的行业”,这些行业将继续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过去一年,非洲最大的FDI项目中,相当一部分都是绿色能源和数字基础设施。例如,英国Hive Energy公司计划投资460万美元在南非建设一座绿色氨厂,美国Vantage Data Centers公司计划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投资10亿美元建设“园区”(campus)。

布莱恩·特纳补充说,当前这一波FDI项目的表现,将在非洲大陆未来投资前景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关键是,非洲需要证明这些项目最终将会成功,”他说。

“这将吸引外国投资,激励当地投资者,培养该地区的增长文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