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重返索马里,欲强化“非洲之角”军事布局

来源:世界知识 时间:2022-07-19

据美国媒体5月16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批准了五角大楼提出的在索马里重新部署美军的请求,从而推翻了特朗普政府2020年12月作出的自索撤军决定。据美媒披露,美国未来在索的永久驻军规模预计在500人左右,主要是协助索方更有效打击极端组织“青年党”。美军筹划恢复在索军事存在,显示其有意强化在“非洲之角”的军事布局,背后则是旨在遏阻中俄介入该地区的地缘竞争意图。


2022年5月15日,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街景。

美军的两度退出与重返

“非洲之角”地处连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通要道,广义上包括埃塞俄比亚、吉布提、肯尼亚、乌干达、厄立特里亚、索马里、苏丹、南苏丹等国。索马里位于“非洲之角”最东端,拥有非洲最长的海岸线,扼守印度洋经红海、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航路的要冲,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和战略价值。

冷战期间,“非洲之角”地区是美苏争霸的重要“竞技场”,美在索马里经营多处军事基地,同苏联展开“代理人战争”,该地区还对保障美石油供给线畅通具有重要意义。冷战结束后,大国对“非洲之角”的关注一度减弱。1993年,索首都摩加迪沙发生美军武装直升机被击落事件,19名美军士兵阵亡,一些士兵尸体在当地被拖行游街,克林顿政府深蒙其羞,此后美军从索撤出,索在美外交战略中的地位随之下降。这一真实事件被搬上银幕,就是电影《黑鹰坠落》。

9.11事件使美外交政策的重心发生了转变,反恐被提高到了国家安全战略高度。当时,“基地”组织及其分支在北非各地大肆渗透,西非的马里和东非的索马里及其附近区域成为恐怖主义重灾区。基于反恐需要和“非洲之角”的战略重要性,小布什政府加大了对包括索马里在内的“非洲之角”地区事务的介入,支持埃塞俄比亚出兵索马里打击索“伊斯兰法院联盟”武装,并组建“非洲之角联合特遣部队”。奥巴马政府重视对非政策,并突出安全议题,其与“非洲之角”地区国家开展军事合作,包括在吉布提、埃塞俄比亚等地部署无人机和特种部队开展反恐行动。

特朗普上台后,虽然宣布从索撤出兵力,但不意味着美军远离索马里及“非洲之角”的安全和反恐事务,其仍在通过轮换部署等方式提升美作战和执行反恐任务的灵活性。虽然特朗普政府对非洲重视度有限,但这一时期美向非洲提供的安全援助比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首个任期均要高,且重点向“非洲之角”倾斜,获得美安全援助最多的10个非洲国家有一半位于“非洲之角”。

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政府“非洲之角”地区政策既有继承也有调整。反恐仍是美对非安全战略的重要支柱。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汤森在2021年美欧非“非洲之狮”联合军演结束后,强调恐怖主义正像野火一样在非洲部分地区蔓延,一些地区国家的力量不足以应对“青年党”等组织的恐怖主义行径。索马里“青年党”是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极端组织,于2008年3月被美认定为“恐怖组织”。美国防部长奥斯汀也向拜登建议,应对“青年党”威胁的更好方式是在索保持更持久的军事存在。

背后的大国竞争考量

事实上,自去年美撤军以来,索安全形势没有太大变化。索之所以在拜登政府调整非洲战略布局中获得更多倚重,绝不仅是基于反恐考量。近期汤森考察了位于索西北部的柏培拉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有分析称,美军这一举动意图加强索马里同美军在“非洲之角”的其他军事基地联动。而在联合国讨论如何给多国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授权的背景下,美还欲对索马里海岸线的军事基地布局和索海上力量进行重建,将以驻吉布提基地(美在非最大军事基地)为核心,以驻埃塞和肯尼亚的无人机基地等为依托,积极强化在索马里的军事存在。

自20世纪50年代起,美国开始为非洲国家提供安全援助,历经冷战和“代理人战争”的洗礼,形成了多维度的军事合作机制化平台,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到2020年初,美在非各类军事基地超过20个,非洲是仅次于中东的美军最活跃地区。

在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基础上,美军近年重新界定其在非使命,并调整战略部署。美对非洲暴力极端主义的战略从“打击”转向“遏制”,将应对“大国竞争”作为战略重点。2020年9月,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在访非时强调,与中国和俄罗斯展开战略竞争,遏制中、俄在非洲的战略影响,是美军任务之一,另一项则是反恐。汤森明确指出在非对抗极端恐怖组织和培育伙伴国能力都应从属于“全球性的大国权势竞争”。一系列事实表明,美正试图阻止中国更多进入非洲特别是“非洲之角”地区并影响当地安全事务。

拜登政府目前正领导西方在欧洲正面对抗俄罗斯,同时也寻求在全球范围内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然而,莫斯科在非洲尤其是“非洲之角”地区仍有不小的影响力。厄立特里亚在乌克兰危机中明确站队俄罗斯,俄与埃塞俄比亚的军事合作协议也引发了美担忧。美还阻挠破坏苏丹与俄达成的协议,该协议允许俄在红海沿岸建立海军基地。

近年来,中东阵营化矛盾的外溢深度波及“非洲之角”地区,当地已经成为中东大国争霸的“第三战场”。美政界和智库高度关注沙特、阿联酋和土耳其等国在政治和军事上强势介入“非洲之角”冲突和安全事务,更多将塑造“非洲之角”安全格局同其中东战略布局进行“联动式”规划。美同盟友沙特、阿联酋合作,推动埃塞和厄特两国和解,强化对苏丹的影响,并推动苏丹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就是要在“非洲之角”乃至更大的泛红海地带维持某种有利于美的力量平衡。美还对土耳其在索马里等国进行军事部署保持高度警惕。

然而过去20多年,美国强推南北苏丹分裂、肆意干涉南苏丹政治进程和在埃塞冲突中强推不利于缓和局势的方案,给地区安全造成的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更未带来实质安全。现在,美在“非洲之角”的军事战略重点从之前的反恐转向“大国竞争”,或至少两者兼顾,欲构建将中国排斥在外的“非洲之角”安全治理架构。

 

作者:沈诗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GTN新媒体编辑部责编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