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连通:中老铁路对澜湄区域地缘态势演进的结构性影响研究

来源:学术探索时间:2022-06-29

摘要

中老铁路的开通将中老命运共同体链接得更加紧密,使中老双边地缘格局产生重要变化。中老铁路的运行,超越国家双边合作,将对澜湄区域国家乃至东南亚国家提供新的双边多边合作互利共赢实践样本,助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向高质量发展迈进,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实施更加快速高效。从政治、经济、文化三个维度分析中老铁路对澜湄区域地缘态势演进产生的结构性影响,对不断深化建设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筑牢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具有重要的纽带作用和示范效应,有助于进一步丰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区域治理及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方面的实践内涵。

正文   

2021年12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同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通伦通过视频连线共同出席中老铁路通车仪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老铁路是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工程。中老铁路的开通打破老挝传统的地缘政治格局,推动澜湄区域国家间地缘政治格局向新的均势演进,同时也撬动大国在澜湄区域的竞争与合作模式发生新演进。中老铁路对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改变成为普遍关注的焦点,引发域内国家和域外大国的高度关注。

目前,学界主要从四个角度对中老铁路开展研究。一是从“一带一路”视角对中老铁路在中老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中的互联互通功能和作用进行分析;二是从中老命运共同体构建的理念和实践出发,分析中老铁路对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意义;三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对中老铁路的意义进行剖析,提出中老铁路建设符合双方的战略需求,是推动老挝从“陆锁国”到“陆联国”的关键因素,将直接提升老挝对中南半岛地缘政治的影响程度,并将改变本地区现有的地缘政治格局;四是聚焦于中老铁路建设中腐败、民生、生态保护、“债务陷阱”等问题,认为中老铁路改变大国在东南亚区域的影响力。

上述成果为本文提供了研究参考,也留下了可深入拓展的空间,本文将从地缘政治视角对中老铁路开通对澜湄区域地缘格局的改变和演进态势进行剖析。

一、理论视角:地缘政治学

地缘政治学发端于19世纪末,其含义一直在变化发展中。传统意义上,地缘政治学( geopolitik )和地理政治学( geopolitics)两个术语具有不同含义,但国内学者一般统称为“地缘政治学”。

索尔·科恩将地缘政治学定义为“对在以地理环境与视角为一端和以政治过程为另一端的这两者之间的互动分析”。环境由地理特征、模式和这两者形成的多层次地区组成。政治过程包括在国际层面活动的势力和国内那些影响着国际行为的势力。地理环境与政治过程都是动态的,每一方影响着另一方,又被另一方影响。地缘政治学就是要分析这互动的结果。他强调“地缘政治学是时代的产物,其定义也相应随时代的发展而改变”。基于此,本文以科恩的定义为基础,以“演进”作为研究的核心概念,分析中老铁路开通引发的“技术”“组织”“人口”“观念”等方面的互动导致的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趋势。

科恩“采取的研究路径是地区性和阶段性的,他将世界地缘政治结构看作是由多层次的等级制度组成的不断演进的体系”。本文采取的研究路径是多维度和多层级的。即中老铁路开通作为单一因素变化(本文视为技术因素)导致区域内的地缘政治、经济、文化等“位置”的“联系”发生了变化,致使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在现实与未来发展中老铁路对澜湄区域地缘政治的影响,取决于中老双方以及周边国家的理念建构和策略选择中。因为不同国家对中老铁路的“想象”和“观念”差异,引发区域内外国家未来策略的选择,将推动区域内国家之间竞争与合作路径的嬗变,进而推动地区权势格局多层级演进发展。本文在分析路径选择方面将以中老铁路作为自变量,引发三个结构层面的地缘政治格局发生演进:改变老挝传统地缘政治格局,推动澜湄区域地缘政治格局向新的均势演进,撬动大国在澜湄区域的竞争与合作模式发生新变化。在三个结构层面演进的维度方面,选择从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地缘文化三个维度进行分析。

二、影响澜湄区域的地缘政治

“将地缘政治世界看作一个一般体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分析政治结构与其地理环境之间关系的模型。这些相互关系产生了地缘政治力量,它们塑造地缘政治体系,再搅乱它,然后引领其走向新的层次的均衡。”中老铁路的开通塑造了老挝在澜湄区域新的地缘地位,中老铁路的枢纽作用推动中老更紧密合作打造命运共同体,同时协同推进澜湄区域各层级均衡态势的新演进。

(一)中老铁路推动澜湄区域地缘政治的多边演进

首先,中老铁路助力老挝从“陆锁国”变“陆联国”,向澜湄区域“中心国”靠拢。中老铁路是地理因素与技术因素相互作用改变地缘政治格局的典型案例。中老铁路开通,契合老挝政府实现“内陆国”向区域“过境中心国”的战略转变。老挝虽是中南半岛地理意义上的“中心国”,但老挝从未取得地缘政治格局中心国地位,主要受制于其“内陆国”的现实状态。老挝曾是其周边国家“陆权”战略的争夺地,冷战结束后,老挝的地缘政治格局一直比较稳定——处于大国争夺的边缘地带。而中老铁路开通,将使老挝从澜湄区域“边缘地带”向“中心地带”靠拢,进而有效提升其地缘政治地位。

其次,中老铁路推动澜湄区域地缘政治格局进入新的均势演进。中老两国不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跨境物流、经贸合作等方面合作,拉动区域内部南北和东西之间的货物、人员、资金等要素快速流动,推动区域国家间不同领域和层面的要素重组,引发澜湄区域的地缘政治格局在体系结构层面发生趋势性变化。之所以说是趋势性变化,在于该铁路对地缘格局的撬动是在未来发展中去塑造和演进的。在澜湄区域内部的地缘政治格局中,中老铁路提升了中老双方在对方对外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以老挝首都万象为中心的澜湄地缘经济格局有望形成。进而引发老挝与越南在区域内的竞合态势发生演变,以及老挝在泰国的对外战略中地位提升,促使柬埔寨与老挝开展合作意愿增强。

再次,中老铁路促进大国在该区域的合作与竞争态势更趋复杂。“无论地缘政治重组会走哪条道路,我们都正在进入一个各种类型的地区、国家以及其他不同规模与功能的政治领土实体权力分享的时代。地缘政治结构的第二个层次是地缘政治区。地缘政治区由地理相邻性以及政治、文化、军事互动相连接,并有历史迁移、民族融合以及共同的国家诞生历史而连接。”中老铁路联结的沿线区域属于地缘政治区,具有政治、文化、军事安全的联结,存在历史迁移、民族融合,有部分同质性文化,因而成为中国—东盟间重要联结地带和新的地缘政治区。

日本在澜湄区域持久的投入和经营,东西经济走廊的建设已经显现成效。中老铁路开通对东西经济走廊的客观推动,促进南北经济走廊与东西经济走廊的融合发展,同时,引起日本对澜湄区域的战略考量和政策变化。中老铁路的开通运营将直接影响美国对老挝的战略定位,迫使美国加强对老挝的外交投入,调整对澜湄区域的政策。由此,看似大国在区域的竞争加剧,结果就是大国在区域的投入增加,区域经济发展迎来更好时期。中老铁路的开通运营撬动大国在该区域的竞争态势,出现竞争—合作—竞争动态演进,进而影响战略发生深层次的均势—制衡—均势动态变化。

(二)中老铁路增强澜湄国家之间的政治互信

中老铁路建成运营,更深层次链接中老双方的政治安全与未来命运,同时增进区域合作的政治互信程度,为区域互信合作树立典范。

从2000年开始,中老双方高层逐步凝聚共识,不断将中老关系推向深入。2019年,中老双方领导人共同签署了《中国共产党和老挝人民革命党关于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下简称《行动计划》),重点是未来5年推进战略沟通与“五项行动”。《行动计划》第二部分明确了中老铁路的地位和作用,“以中老铁路为依托,开展以互联互通和产能与投资合作为重点的经济贸易合作,统筹推进中老交通、产能、电力、矿产、农业、旅游、数字经济等领域务实合作。适时将老挝纳入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中老命运共同体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中老铁路的开通,使中老命运共同体的战略意义更加凸显。

冷战结束后,东盟国家在东盟带领下逐渐走向整合发展,东南亚地缘政治格局渐趋稳定。随着大国在东南亚的竞合态势发生变化,中国与老挝的合作加强,逐渐改变老挝在地缘政治中的边缘地位,使其开始成为大国力量在东南亚角逐的新地带。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中老铁路的开通是双方高度政治互信、务实合作的重要成果,更是双方安全与发展利益的深层次链接,直接塑造了老挝在东南亚地缘政治格局中的新地位。

从国家权力让渡的角度来看,中老双方从协商、建设到开通,不仅是经济利益的协商和共享,更重要的是国家权力的让渡和国家安全的综合考量。跨境铁路打破国家边界,缩短跨境运输时间,使得双方利益和安全联系更加紧密。而只有政治互信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克服双方在主权让渡方面的顾虑。双边合作机制的建立,利益、信息和技术的共享,铁路沿线及边境安全的维护,都需要更加积极的合作态度,需要高度的互信和默契。中老铁路符合中老双方当前的国家战略,能够彻底扭转老挝的地缘政治地位,符合中国在东南亚“陆权”和“海权”齐头并进的战略考量。中老铁路表现出中方的决心和诚意,真正践行了“亲诚惠容”的理念,向周边国家展示出中国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的诚意。

(三)“铁路外交”助推东盟周边外交

东盟是中国周边外交优先方向和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重点地区,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启动后,在周边国家和地区修建投入使用的第一条铁路,对东盟互联互通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中国要实现复兴和崛起,必须从根本上超越自身的地缘局限,塑造有利的地缘政治空间。鉴于中国在不同层次上地缘政治空间的不同特点,中国地缘政治发展应依托三环结构的地缘格局,遵循由近及远的战略思路:以强化自我、实现政治稳定为核心,巩固和扩大周边地缘安全空间,推动亚洲地区的地缘政治整合,并借助周边和地区的力量,参与全球层次上的地缘政治互动,拓展潜在的地缘政治空间,不断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周边外交和“一带一路”倡议是当下中国地缘政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优先发展以铁路为主的联通设施建设,采用中国技术的中国铁路开启了“技术输出”之路。在东南亚地区,中泰铁路、中老铁路、雅万铁路、马来西亚东南海岸铁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铁路项目合作先后达成意向,但实施过程并不顺畅。中老铁路在众多铁路项目中率先完成,成为中国铁路技术输出的典范,与中国和东盟国家的互联互通项目同频共振产生联动效应。2021年,澜湄地区互联互通建设项目不断取得新进展,形成了良好氛围。澜湄六国举办铁路行业交流研讨会和电力互联互通合作论坛、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实施澜湄合作航空培训项目等合作取得实绩。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取得重要进展、中企承建的泰国素万那普机场新候机楼通过竣工验收;全国首趟“铁路快通”中越班列发车提升了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转运效率、中企承建的越南首条城市轻轨项目投入运行;柬埔寨首相洪森出席柬11号国家公路改扩建项目通车典礼。澜湄区域一系列双边、多边互联互通合作项目的推进,将中国与东盟互联互通合作推向深入,将澜湄六国命运紧紧相连,践行了“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亲诚惠容”周边外交的理念。

三、激活澜湄——东盟“廊圈”新的经济活力

由于网络、资本、金融服务、环保等跨界流动和超越国家利益的相互联系事件不断增加,推动了新的地缘政治层级出现,新的影响地缘政治的因素推动地缘政治重组。中国已经成长为影响世界格局的单独地缘战略区,东盟的持续发展使得东南亚已经从破碎地带走向整合,成为地区整合的重要力量。中老铁路缩短了区域内技术、人口、资本、服务的跨界流动和相互联系的时间,并且带动空间联系更加紧密。中老铁路为中国—东盟地区整合提供了新的动力,推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向3.0迈进。

中老铁路的开通,为老挝经济发展和区域多边合作、经济走廊建设提供了重要陆运条件,提升区域内水、陆、空联运条件,为区域内经济走廊、经济圈建设提供了互联互通的基础,为域内跨境交通合作机制提供了模板。在澜湄区域,多种合作机制交叉重叠,多边合作成为区域发展的重要支柱。多重经济圈建设并行,经济合作模式丰富,相互依赖层级结构复杂。中老铁路助力老挝经济持续增长,推动中老经济走廊、泛亚铁路经济圈、南北经济走廊的建设和多廊道融合发展,多层面为区域经济整合发展助力。

(一)中老铁路为老挝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老挝经济长期稳定,经济增速较高。2021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孟加拉国、老挝和尼泊尔脱离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决议,老挝进入“毕业准备期”。虽然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大倒退,但是老挝经济复苏情况良好,稳步增长。截至2020年底,老挝经济持续增长22年。截至2019年底,老挝连续15年GDP增长保持6.5%以上的增速。在中南半岛五国中仅次于泰国和越南,排名第3。

虽然老挝经济发展增速较好,但基础设施建设薄弱,难以匹配老挝经济增长需求,已成为限制老挝经济增长的瓶颈。中老铁路改善老挝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现状,极大提升老挝陆运条件:铁路与公路运输系统有机结合,连接上、中、下三寮地区,缩短运输时间,减少运输损耗,极大改善老挝客运、货运基础条件,成为助力老挝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基础。

(二)中老铁路改善中老跨境贸易条件,助推中老经济走廊建设

中老经济走廊建设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中国是老挝第一大外资来源国和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中老经贸关系的发展直接影响老挝经济增长形势。2017年11月,中老两国签署了《关于共同推进中老经济走廊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在提升合作水平的条款中明确提出“加快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同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对接,共建起自中国云南,以中老铁路为依托,途经若干重要节点地区,抵达老挝南部的中老经济走廊。中老贸易额随着中老经济走廊建设的推进稳步提升,并且中老贸易结构越来越合理,有利于双方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中老铁路建设开通是中老经济走廊建设的重要内容,为廊道经济提供了互联互通的重要基础。中老铁路与昆曼公路、中老高速公路、中老湄公河航运同频共振,水、陆、空运联动,推动中老双边产业发展逐步向中老经济走廊沿线布局,进一步充实中老经济走廊的内涵。截至2022年3月12日,中老铁路国际货物列车共360多列,输送货物超28万吨。中国北京、上海、河南等13个省市的货物经中老铁路运至万象并输送至周边。单日开行最高达6列。可见疫情结束之后,中老铁路的跨境物流效应将更加高效明显。

中国是老挝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中老贸易持续性、互补性较强。据中国海关统计,2010—2019年,中老双边贸易额持续增长。在全球经济萎缩的2019年,中老贸易额仍然保持了较好的增长幅度。2019年,中老贸易总价值量达35.4亿美元,与2018年同比增长17.4%。在双边贸易结构方面,老挝的贸易基础主要依托采矿、木材制造、水电及旅游业。2014—2019年,中国从老挝进口的商品排前几位的主要是金矿、木制品、香蕉、谷物、化肥、橡胶。老挝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排名前几位的主要是电力材料、通信传感设备、机械、车辆、建筑材料及设备。从比较优势、要素禀赋和技术差距的视角看,这样的贸易结构符合目前两国经济发展阶段性需求。老挝处于贸易逆差方,在中老产业结构升级方面,双方具备广泛的合作空间,可探索优化贸易结构。近几年,中国加强与老挝的现代化农业合作,这对老挝来说有利于完成农业的转型升级,同时优化和丰富中老贸易结构。中老铁路沿线地带是双方农业合作、跨境经济合作区集聚的重要地带。中老铁路开通为昆明—万象两城的跨境产业园区和特区经济联动发展提供了现实基础。

自2015年以来,中国一直是老挝的第一大投资国。截至2019年底,中国在老投资项目总计达785个,投资总价值量达120亿美元。《2019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显示,老挝在“2019年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流量前10大国家”的排名第6位,投资总量11.5亿美元。并且,中国对老挝持续性投资较好。中国主要投资老挝的矿产、工程建设、服务业、电力和农业方面。老挝在2019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存量排名第四,存量为82.5亿美元。中老产能合作的领域与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领域、与老挝政府重点发展领域基本吻合,说明中老双方政策协调效应较好,合作基础扎实,契合度较高。

(三)中老铁路助推泛亚铁路经济圈、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东西经济走廊融合发展

在中老铁路的战略考量上,“老挝的目标是成为中国和其他东盟邻国之间互联互通的区域枢纽”。中国的目标是将中国的产品通过中老铁路以更低的时间和运输成本出口东盟国家,中老铁路是泛亚铁路中线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构建印度洋出口新通道,加强中国与老挝、泰国的经贸合作,促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发挥中国铁路整体输出的示范作用,带动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地缘政治角度上,中老铁路对于泛亚铁路圈在“陆权”“海权”的再塑造上具有重要推动意义。在泛亚铁路上来看,中老铁路北起昆明,南到万象。万象是中南半岛的中心城市,是中国—东盟国际公路网重要物流节点,是中南半岛铁路物流重要节点,是泛亚铁路中线的中心城市。泛亚铁路中线部分,往南到泰国、马来西亚,最南端抵新加坡,是陆海的空间联结点,是陆地中心城市与海洋港口的接合部,是“陆权”与“海权”的有机联通。在泛亚铁路沿线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城市建设的拉动下,中老铁路将成为老挝乃至澜湄区域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在湄公河区域东西经济走廊建设方面,虽然东西经济走廊是日本主导,但中老铁路将推动南北经济走廊和东西经济走廊的交叉融合发展。老泰之间的陆运联通较好,老越铁路建设进入实质性计划阶段,东西经济走廊与中老铁路的联运,将激发澜湄区域南北与东西方向融合发展的贸易活力。

(四)中老铁路为RCEP助力,推进中国—东盟自贸区整合速率

地区性协定在地缘政治学中被视为技术因素,这一因素首先是政治合作和战略考量,以突出的经济合作形式出现,作用于地缘政治格局。“地区性贸易和协议能够帮助促进地区统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2022年1月1日实施。这一协定的正式生效,将在不同层面作用于地缘政治格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自2010年建成以来,其区域整合效应已经逐步显现。以现实为出发点的地理学的地缘政治学建立在多极性与多层性的基础上。它依据的是世界各要素和各层次的持续不断扩散以及它们的地缘政治发展。从地缘政治学角度来看,RCEP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是一个通过“组织”因素对地缘政治、经济、文化格局产生影响的多边合作框架。这两个多边合作框架以经济合作为核心,以建立自由贸易区为运作方式,通过对地区的经济整合,扩展到政治、文化等多领域多层次整合。中老铁路首先促进中老双边贸易,同时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助力,在拉动RCEP成员国经贸、文化等方面合作也将发挥重要作用。老挝处于澜湄区域中心,澜湄区域内超过70%的货物贸易需要经过老挝,中老铁路开通推动老挝逐渐成为东盟地区的重要中转国,也将成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转口贸易中心。

 此外,中老铁路引发大国在澜湄区域竞争性的投入增加,有利于区域内部经济发展,交叉合作加深,促使大国在澜湄区域内的有限竞争与合作模式形成。而共同利益的产生和扩大,有助于培育共同的经济利益、区域利益、安全与发展的理念等,继而进一步促进中老命运共同体、澜湄命运共同体构建,客观上促进RCEP合作进程。

四、传播周边命运共同体的新发展理念

冷战结束后,对不同文明的关注使得地缘文化理论发展成为地缘政治学的重要部分,地缘政治学在批判中得到继承和发展。“批判地缘政治学的兴起为传统地缘政治学增添了主体性因素。认为地缘政治是一种内涵极其丰富的文化现象,地缘政治是多元的,地缘政治学也是多元的,地缘政治研究无法做到价值中立。”“概括而言,内涵和外延两个方面的发展使地缘政治学在当代获得了新的生命力。在内涵上,地缘政治学已经不再仅仅把军事、安全等所谓的高政治问题作为研究议题,而是随着问题等级的模糊趋势,把经济、文化等所谓的低政治问题纳入研究议程,分别形成了地缘经济理论和地缘文化理论。”中老铁路搭建起中老双方、澜湄区域文化交流和互鉴的桥梁,成为地区文化整合、培育共同价值理念的重要基础。

中老共享710公里边界线,陆路与水路紧密相连是两国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天然基础。两国边境线上有众多互市点和通道出入口,边民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传统。“居住在边界附近的边民,经过数百年的迁徙、通婚、探亲访友等活动,形成了拥有相似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的跨境民族。”跨境民族天然的血脉联系和文化认同,使得中老两国在面对共同问题和相互支持方面有重要的文化根基和现实利益基础。

两国在联合打击跨境犯罪、共同抗击疫情等对抗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事件作用下,塑造共同的价值理念,对于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在老挝争取独立和中国需要国际社会支持的时候,双方都给予了对方真诚和有力的支持。中老两国形成的独特历史记忆和价值理念,超越了简单意义的文化交流,为双方的政治互信、经济合作提供了坚实的民间基础。中老铁路的开通,加速了双方的人员、物流、信息、技术、金融合作,为中老地缘文化的塑造提供了现实桥梁。

从基础设施的“硬联通”到“软联通”“心相通”,中老铁路作为交通设施基础缩短空间和时间距离,使区域内的交流更加高效便捷,对于人员来往、文化交流互鉴具有重要支持,进而为塑造区域共同价值理念持续助力。澜沧江-湄公河孕育的澜湄流域共同的文化、价值理念是六国合作的重要基础。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践行在澜湄区域首先找到了重要的历史根基和人文相亲的文化基础。中老、中柬、中缅命运共同体相继签署并率先落地,政治互信合作背后是以历史积淀和共同的文化价值理念为基础,以共同发展的命运紧密相关的现实需要。澜湄六国自古以来就有友好交往的历史传统,在澜湄命运共同体理念提出以来,以澜湄合作为六国的交流互动更加频繁,凝聚成了“澜湄精神”“澜湄格局”“澜湄效率”“澜湄智慧”等区域合作思想。

澜湄六国在文化交流合作方面取得了重要实绩:5年来,累计有3万余名湄公河五国学生享受中国政府奖学金在华学习,澜湄职业教育培训基地在云南培训来华务工人员4万余名。澜湄合作专项基金在教育、卫生、妇女、减贫等领域支持了500多个项目,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普通民众。”面对新冠疫情,六国守望相助,树立了国际抗疫合作的典范。六国采取有力举措遏阻疫情蔓延,澜湄区域累计确诊病例和发病率显著低于全球其他地区。”

2021年,澜湄文化交流合作向深层次和区域化拓展。2021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考验,六国社会人文领域交流合作展现出令人赞叹的澜湄速度和澜湄活力。澜湄文化交流模式与成果为培育亚洲价值观树立了典范,建设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3.0版,需要凝聚区域文明力量,共同培育和弘扬亚洲价值观,为亚洲发展持续助力。

五、多层多面加强合作应对澜湄地缘政治变化

中老铁路开通直接改变老挝地缘政治格局,促使澜湄区域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引发大国在澜湄区域的竞合态势发生嬗变,从政治、经济、文化多维度对地缘政治格局演进的推动力逐步显现。中国可从地缘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加强多层级合作,以应对地缘政治格局演进带来的影响。

首先,加强区域内政治互信合作,夯实人类命运供体理念的现实基础。中老双方应持续加强政治互信合作,避免因中老铁路项目带来的安全和发展问题。加强跨境人员、信息、技术、物流的制度建设和合作平台搭建等,为跨境铁路顺畅运行提供保障。加强联合执法、打击违法犯罪合作,保障铁路沿线地区稳定。同时进一步增进与澜湄区域内泰国、越南、缅甸、柬埔寨四国双边政治互信合作,推动双边重要项目进程,消弭因中老铁路带来的其他国家的猜忌和不安等负面影响。加强澜湄六国多边政治互信合作,共同探讨区域协同发展问题,联合对抗区域治理的共性问题,为区域融合发展奠定基础。增进与域外国家在澜湄区域和东盟的多边合作,避免过度竞争,增强合作理念,促进共同开发。

其次,加强区域经济合作,为澜湄区域及东盟一体化奠定基础。重视中老铁路沿线经济带发展,夯实廊圈经济内涵发展,加强互联互通建设与产业园区的融合发展。以中老铁路为桥梁,加强老挝万象与中国昆明的两端城市合作,探索跨境城市合作新模式,促进两城的产业转型、园区经济发展和产业链、物流链建设,推动产业向中老铁路沿线聚集,促进中老经济走廊建设。积极带动中老铁路沿线经济带项目参与到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等多边合作机制中,弥合大国间过度竞争的不良影响。发挥中老铁路对中国—东盟自贸区、RCEP等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推动作用,为地区经济一体化发展贡献力量。

再次,加强区域文化、文明互鉴,塑造区域共同理念。积极推介中老铁路对澜湄区域可持续发展的推动作用,引导地缘文化向利于澜湄命运共体构建的方向发展。中国可从中老双边、澜湄区域多边层面加强人文交流,在共同历史记忆、文化背景基础上,塑造区域共担风险、共同发展、面向未来的理念,以促进澜湄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总之,以中老铁路开通作为影响澜湄地缘政治变化的新变量,从地缘政治、经济、文化三个维度,国别(老挝、中国)、区域(澜湄区域多边合作)域外大国在域内的竞合态势三个层面,纵横结合开展分析可见,中老铁路的开通影响了澜湄区域国别、区域的地缘政治,并将推动大国在该区域的竞合新演进。中国应积极应对由中老铁路开通引发的地缘政治格局变化的影响,从国别到区域层面加强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合作,重视安全与发展问题,不断将跨境铁路合作的效用放大,抓住澜湄区域地缘政治格局多层次多维度演进的契机,推动澜湄共同体建设走向成熟,彰显“一带一路”倡议在东南亚的先行实践成果。

 

学人简介:尹君,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摘编自《学术探索》2022年第6期,篇幅限制,注释从略;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