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柬埔寨2022年乡选看明年大选走向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2-06-28

柬埔寨的乡分区理事会选举(简称“乡选”)每五年举办一届,通常被视为次年国会选举(简称“大选”)的风向标,是选民意向的直接体现。2022年柬埔寨第五届乡选举行,共有17个政党参选,角逐全国1652个选分区理事会议席。本次乡分区选举的竞选活动于5月21日开始,至6月3日结束,前往投票选民总数739万4427人,投票率为80.32%。6月26日上午,柬埔寨国家选举委员会正式公布乡选结果,执政的人民党共夺下9376个议席,占议席总数的80.67%,取得压倒性胜利。

一、柬埔寨第五届乡选新特征

与2017年第四届乡选相比,本届乡选体现出两大新特征。一是烛光党代替救国党成为最大反对党。在第四届乡选获得43.83%席位的前救国党曾是柬埔寨人民党的最大对手和继续执政的最大挑战。但它于2017年被解散后,日渐式微,分崩离析。而前身为桑兰西党的烛光党于2021年11月召开第一次党代会,决定参加2022年乡选和2023年大选。烛光党重启后,短短数月内组织起了几乎等同于执政党的乡分区结构,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该党实力。该党在1649个乡分区注册,最终在1632个乡分区中派出候选人,共有候选人23367人,其中女性5320人。在所有参选政党中,烛光党是除了人民党之外在全国25个省市都派出候选人的政党,成为柬埔寨最大的反对党。

二是反对党与执政党之间实力差距拉大。本次乡选烛光党最终只赢得1652个乡分区中的4个乡分区长,共2198个乡分区理事席位,占议席总数的18.91%,其与执政党之间的选票差距较大(具体见表1),无法重演救国党上届乡选的“辉煌”。即使桑兰西在竞选宣传期间依然多次为烛光党“站台”,但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已不如以前,其与金速卡的分歧也使反对党实力削弱,部分前救国党成员成立的高棉爱国党和柬埔寨主义党本次乡选只获得6个议席。而人民党在2018年大选后的这届任期内则政绩显著,更得民心。

在竞选活动期间,柬埔寨人民党和烛光党在全柬各地为本政党进行宣传造势和拉票。即使烛光党多次撇清与前救国党和桑兰西的关系,桑兰西也表示并没有支持或参与烛光党,但它的党员构成和主要领导人情况还是反映出其与前救国党千丝万缕的联系。本次乡选,烛光党提出包括尊重公民权利、公共服务、安全服务、基础开发、贷款咨询、卫生服务和教育等方面的7项政策作为党的选举纲领和政治目标,组织并动员起大量前救国党成员和支持者,并积极利用Facebook和Tik Tok等互联网新媒体进行舆论造势,试图从人民党手中争取更多选票。人民党方面则通过分化吸收烛光党成员,取消烛光党部分乡分区和候选人资格等措施以削弱该党实力。

二、乡选前后国内政党政治博弈

首先,与选举周期同步的两党对抗是常态。自1993年首次大选以后,以人民党和奉辛比克党为首的两大政党就开始了激烈的权力争夺模式。此后,人民党与反对党之间通过军事政变、游行示威、司法判决等非常规政治手段和以“资金”、“选票”等政治手段频繁进行博弈,其激烈程度在2013年和2018年大选前后达到顶峰。1993年柬埔寨宪法明确规定柬埔寨实行多党民主政体的客观条件以及执政党试图建立包容民主的政党竞争体系的主观诉求,表明柬埔寨的多党议会制度不会改变,而与五年一届的乡选和大选同步,围绕选票和权力争夺的两党乃至多党激烈对抗将会长期存在。

其次,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对抗有所缓和。前救国党曾在2013年选举前后组织大规模集会游行和静坐示威活动,要求洪森下台和解决大选舞弊问题。面对愈演愈烈的游行示威活动,人民党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顺利解决了组阁危机,但与救国党之间的权力争夺与对抗并没有缓解。最终,在反对党直接挑战到人民党长期执政的威胁下,人民党分裂并解散了救国党。而与之前的两党博弈相比,此次乡选前后烛光党与人民党的对抗只停留在舆论指责和法律起诉等层面,并没有发生较大的政治暴力事件。烛光党虽然表示不承认乡选结果,但接受乡选议席。


图片来源:柬之窗

最后,外部势力干预迫使执政党妥协平衡。不得不承认的是,柬埔寨作为“小国”,时常受到西方等外部势力的介入和干预,给人民党执政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2013年和2018年大选前后,美国、欧盟等为首的西方势力多次通过取消对柬援助,制裁柬方官员等措施,与救国党里应外合对柬施压,柬方也作出一些妥协和平衡。烛光党包括副主席在内的主要领导人,曾在2017年被法院禁止从政5年,就是在人民党的授意下获得特赦,从而能顺利领导烛光党参加此次乡选。乡选后,就一名柬埔寨裔美国律师Theary Seng和数十名前反对党成员因叛国罪被判处 5 至 8 年徒刑事件,德国驻柬大使馆和美国驻柬大使馆发声谴责,联合国驻柬埔寨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也表示将密切关注。

三、2023年柬埔寨国会选举前瞻

一是“一党独大”的局面不会被打破。人民党有着明确的政治纲领、奋斗目标,丰富的执政经验以及相对完善的组织机构,基本掌握全国的军警力量和地方武装,控制政府要害部门以及各级地方政权。近年来,人民党出台一系列改善民生的措施,积极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实现疫情后经济的逐步复苏,顺利争取到大量工人和年轻群体的支持。此次乡选压倒性的胜利就表明人民根基深厚,民意基础广泛,重启政党仅半年的烛光党还无法真正动摇人民党的权力基础。2023年大选,人民党势必将成为最大赢家,继续牢牢控制参议院和国会的大部分议席。但值得注意的是,烛光党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数月的准备时间就获得接近20%的议席,说明前救国党的政治遗产依然丰厚,烛光党表示会继续参加2023年大选,其影响力通过一年时间筹备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图片来源:柬之窗

二是如何进行权力代际更替是关键。人民党已掌握国家政权近30年,在维护国家稳定和促进经济发展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突出成果,但长期执政的弊端也很明显,“政治强人”洪森个人的作用过大,领导层普遍存在年龄偏大、体制僵化、腐败严重等问题。洪森2016年和2020年两次对内阁成员进行调整足以看出人民党内部也认识到进行领导层老派势力代际更替的紧迫性和必要性。过去一年来,洪森频频发表“退位”“未来首相候选人”等相关言论,其子洪马内则不断提高对国家政治外交等事务活动的参与度,在本次乡选中也发挥了较大作用,可见,洪森在首相继任问题上所谋深远。2023年大选后,如何在不影响国家政治稳定和党内团结的前提下,顺利实现权力的和平过渡是人民党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者简介:梁雅洁,云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柬埔寨语教师

文章来源:东南亚学人微信公众平台稿件,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