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主办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

来源:非洲时间:2022-06-27

一、卢旺达主办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

2022年6月20日至25日,卢旺达举办了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CHOGM)。由于新冠疫情的限制,英国及前殖民地、保护国或托管国自2018年以来没有举行两年一次的峰会。卢旺达是五个“非大英帝国”的成员国之一,其在2009年加入了有54个成员国的英联邦组织。


6月24日,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在卢旺达基加利举行。图源:CHOGM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不再使用“大英帝国”和“帝国”这样的词。每一个殖民地、保护国或托管国获得独立后,都被邀请加入1949年成立的英联邦。英联邦被视为一个平等的政府间组织。

英国女王只是英联邦仪式性的首脑,其工作秘书处由选举产生。今天,英联邦是最大的国际政府组织之一,超过了法语国家、葡语国家和伊斯兰国家。作为正式平等的象征,英联邦在成员国之间轮流举行峰会,通常每两年举行一次。

“大英帝国”与前殖民地之间的关系常常令人担忧。在“独立”后的一个世纪里,“大英帝国”势力可能会主宰其殖民地的经济。例如,南非在1910年获得独立,但仅仅一个世纪后,南非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就超过了英国。

6月24日,第26届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正式开幕。英国王储查尔斯代表伊丽莎白女王,英国首相约翰逊以及主要由前英国殖民地组成的54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


6月24日,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英国首相约翰逊、卢旺达总统卡加梅、英国王储查尔斯、英联邦秘书长帕特里夏·斯科特兰、文莱苏丹·哈桑纳尔·博尔基亚等出席在基加利会议中心举行的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开幕式。图源:法新社

批评人士说,英联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清谈俱乐部。由于缺乏正式的宪法框架,对违反其价值观的成员实施制裁的能力受到了限制。

英联邦共有54个成员国,最初仅限于前英国殖民地,但随着莫桑比克(1995年)和卢旺达(2009年)的加入,该组织逐渐发展为独立国家的“自由联盟”。

分析人士质疑,英联邦将向其32个小成员国、13个脆弱成员国和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哪些切实的、增量的发展援助。

但是秘书处的预算仅为5000万英镑(约合6100万美元),很难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新冠疫情的背景下这点钱无异于杯水车薪。

英联邦秘书长帕特里夏·斯科特兰(Patricia Scotland)6月8日在伦敦举行的东非协会年度夏季招待会上告诉成员国,仅2020年,新冠疫情就给英联邦国家造成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损失。

二、“大英帝国”的落日余晖

1. 报复——莫桑比克和卢旺达加入英联邦

1995年,莫桑比克加入英联邦,这是20世纪英联邦最后一次扩张。卢旺达于2009年加入英联邦,这是英联邦在21世纪的第一次扩张。

莫桑比克和卢旺达加入英联邦非同寻常——他们此前从未与英国有过结构性或殖民关系。

莫桑比克曾是葡萄牙的殖民地,1975年,为赢得独立,莫桑比克进行了一场艰苦的解放战争。莫桑比克于1995年加入英联邦,成为第一个与英国没有历史联系的英联邦成员国。

莫桑比克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源于南非反对种族隔离的全球运动,也包括反对葡萄牙的占领。

卢旺达曾是德国殖民地,当时是比利时的托管地,从未受英国统治,卢旺达一直被视为法国在非洲的飞地。在1962年独立几年后,卢旺达被法国牢牢控制在其非洲“势力范围”之下。

卢旺达加入英联邦之时,基加利和巴黎之间关系紧张,加入英联邦也是法语国家在外交上给法国政府的一记耳光。

在加入英联邦后的几年里,卢旺达与英国建立了密切关系,包括今年达成的一项有争议的移民协议。

近30年来,卢旺达一直在与法国就是否卷入1994年的种族灭绝而争吵不休。

卢旺达爱国阵线/军队领导的战争于1990年10月开始,反对当时的哈比亚利马纳政府。在1994年针对图西族的种族灭绝中,近100万图西族人和许多胡图族人被屠杀。

卢旺达爱国阵线是由驻乌干达的卢旺达难民和流亡者组成的,并从那里发起了返回祖国的运动,一些普通员工和中层领导也来自其他英语国家(和英联邦),如坦桑尼亚、肯尼亚、加拿大、布隆迪和东部的刚果(金)。

在基加利新政府必须争取国际合法性的背景下,卢旺达爱国阵线上台后,英国对它的外交支持既具有争议性,又具有决定性。

但是法国并没有帮助这一事业,且法国与极端主义胡图族联攻派民兵(Interahamwe)被认为是真实的交往,以及对该军队的武装,被认为是种族灭绝的推动者。

随着卢旺达爱国阵线的上台,法国在卢旺达的势力范围几乎崩溃。曾经法语是官方语言,而现在是英语和基尼亚旺达语(Kinyarwanda)。

也许这是一个巧合,卢旺达加入英联邦似乎是解决了英国对法国长达220年的怨恨。

在1775年至1783年的美国独立战争中,法国对美国最终战胜英国王室和获得独立做出了重要而决定性的贡献。法国并没有就此罢休,反而还在英国脸上抹了一把,在纽约送给美国人民巨大的自由女神像,纪念法国和美国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联盟。

2. 站队——加蓬和多哥加入英联邦

在基加利的这次会议上,加蓬和多哥正式成为英联邦成员国,成为2009年卢旺达之后第一批加入英联邦的新成员。

外交官表示,布隆迪也在叩开英联邦的大门。预计津巴布韦也将提交重新加入英联邦的请求。津巴布韦于2003年退出英联邦。

非同寻常的是,加蓬和多哥是讲法语的西非国家,与英国没有历史关系。

分析人士称,法语国家近年来也在寻求加入英联邦,以摆脱对法国的依赖。

多哥外交部长罗伯特·达西表示,多哥的成员国身份为英联邦国家的25亿消费者打开了大门,提供了新的教育机会,并在他的同胞中引发了对英语的“狂热”。

他说:“多哥加入英联邦的动机是希望扩大其外交、政治和经济网络……以及与英语国家更接近。”

多哥政治学家Mohamed Madi Djabakate表示,由于多哥的经济困境经常被归咎于法国在多哥的影响,此举将会受到欢迎。

他说:“对许多人来说,多哥加入英联邦比共享法语和法语文化更好,法语和法语文化最终并没有促进发展。”

加蓬总统阿里·邦戈表示,加蓬加入英联邦是在“创造历史”。

邦戈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独立62年后,我们的国家正准备开启新的篇章......对加蓬来说,这是一个在经济、外交和文化层面充满机会的世界。”

近年来,一些非洲国家对法国越来越不满意,转而投向英联邦的怀抱,寻求生存和发展,那么,他们能够摆脱现有的困境和地位吗?

3. 质疑与辩护

其一,多哥和加蓬加入英联邦,让人质疑英联邦所信奉的将善治和民主作为其宪章基本价值观的承诺。

多哥曾是德国和法国的殖民地,过去半个多世纪一直处于王朝统治之下。

纳辛贝·埃亚德马将军从1967年开始实行铁腕统治,直到2005年去世,之后他的儿子福雷·纳辛贝掌权。他在反对派反对的民意调查中再次当选。

加蓬曾是法国在大西洋上的殖民地,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已经被邦戈家族统治了55年。

加蓬也曾是法国的殖民地,阿里·邦戈在父亲去世后接管政权,并于2016年在一场被致命暴力和欺诈指控破坏的选举后重新掌权。

因此,加蓬和多哥——这两个国家都由一个家族统治了50多年——的加入也令人惊叹不已。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在闭幕式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已经接纳加蓬和多哥为英联邦的新成员,我们都欢迎他们加入英联邦大家庭。”

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新成员的兴趣证明了该组织的良好活力。

其二,人权组织公开质疑卢旺达是否适合成为英联邦的东道国,英联邦宪章将尊重民主和人权奉为核心共同价值观。

批评人士说,英联邦领导人这样做是对卢旺达在人权和政治自由方面的糟糕记录视而不见,也破坏了该国在这一过程中捍卫这些自由的主张。

上周,英联邦人权倡议组织、人权观察组织、大赦国际和其他21个人权组织向出席英联邦峰会的领导人发出了一封联合公开信,称卡加梅执政时期存在“恐惧气氛”,表达了“对卢旺达人权状况的严重关切”。卡加梅的政党是在1994年的种族灭绝恐怖事件后上台的。

他们呼吁英联邦领导人利用这次峰会作为一个平台,敦促卢旺达采取具体措施,尊重和促进《英联邦宪章》和《哈拉雷宣言》中庄严载入的价值观。《宣言》承诺英联邦将加强对人权和民主的承诺。

“英联邦对卢旺达人权记录的沉默可能会破坏该组织的人权使命,以及它的正直和信誉”。

信中指出,当卢旺达——它不是前英国殖民地——在2009年成为英联邦成员国时,“英联邦人权倡议组织对卢旺达的治理和人权状况没有达到英联邦的标准表示担忧。

他说:“这些担忧到今天仍然存在。评论员、记者、反对派活动人士和其他公开谈论时事和批评公共政策的人,继续面临虐待、起诉、强迫失踪,有时甚至在可疑的情况下死亡。”

上周五早些时候,查尔斯会见了英国首相约翰逊,约翰逊一直在为他有争议的移民遣送协议辩护,该协议将移民从英国驱逐到数千英里外的卢旺达。

该计划因面临法律挑战而搁浅,遭到了联合国、教会领袖、人权组织以及据称查尔斯本人的强烈反对。

上周,欧洲人权法院和英国法院发起了一系列法律挑战,阻止了首批从英国飞往卢旺达的寻求庇护者的航班,后者在那里处理他们的庇护申请。

然而,在基加利,约翰逊对英国媒体说:“我想说的是,当人们来到卢旺达,就像你们今天看到的一样,有很多关于卢旺达的偏见需要消除。”

约翰逊还高度赞扬了总统卡加梅在卢旺达取得的“飞跃”,尽管人们普遍担心这个非洲小国缺乏政治自由和公民自由。

在他领导的保守党在议会补选中遭遇惨败后,约翰逊本人在国内也面临着政治危机。

随着英联邦峰会闭幕时,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周六为卢旺达在人权和政治自由方面的记录进行了激烈辩护。

卡加梅总统表示,卢旺达为自己的记录感到自豪,不会接受外人的说教。

卡加梅在一份长达近30分钟的充满激情的声明中说:“就价值观而言,我们不需要BBC或任何人的任何教训。”

卡加梅经常被称为“西方最喜爱的独裁者”,因为他没有受到欧洲和北美国家的公开批评。但是他收到了来自公民社会组织的绵延不断的批评,批评他在国内镇压对手,派遣敢死队暗杀国外的对手。

然而,在基加利举行的英联邦峰会使卡加梅总统得以展示其首都的现代化,并将自己定位为国际外交网络的中心。例如,基加利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会议中心。卡加梅也有机会展示他所取得成就的所有积极方面,如经济增长(在新冠疫情暴发前的10年里平均增长7.2%)和支持信息技术的政策,包括向家庭分发智能手机。

卢旺达在有效的计划生育方面是非洲大陆的领导者。卢旺达还创造了女性议员比例最高的世界纪录,超过60%。这在非洲议会中尤其罕见。

其三,共和运动正在一些英联邦国家生根发芽,一些国家正在为殖民时代的不公正待遇(如奴隶制)寻求赔偿。

在基加利的峰会上,查尔斯王储表示,是选择建立共和国,还是放弃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作为国家元首,这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并对英国奴隶制的遗留问题表达了“个人的悲伤”。

英联邦诞生于“大英帝国”,包括小国图瓦卢、大国印度等形形色色的各种国家。自1952年伊丽莎白二世成为女王以来,英联邦一直受到她的呵护。

在当时,除印度外,所有英联邦国家都是君主制国家,但是今天大多数是共和国。

在英国以外仍由女王担任国家元首的14个国家中,共和运动正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寻求主权,并与英国君主政体决裂,由96岁的伊丽莎白女王二世领导的英联邦正面临压力。

2020年,巴巴多斯成为继圭亚那、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之后,第四个取代女王成为其国家元首的加勒比国家。

但就在今年3月,在英国王位第二继承人威廉王子及其妻子凯特米德尔顿访问牙买加期间,牙买加在抗议活动中正式表达了独立的意愿,抗议活动要求君主为奴隶制支付赔偿。

查尔斯王储承认了即将发生的变化,并表示英联邦——代表着人类三分之一的人口——将永远是“独立、自治国家的自由联盟”。


6月24日,在卢旺达基加利会议中心举行的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开幕式上,英国王储查尔斯发表讲话。图源:法新社

查尔斯周五对英联邦领导人说:英联邦中有一些国家与我的家庭有宪法上的关系,有些国家还在继续这样做,而越来越多的国家没有。我想清楚地说,就像我以前说过的那样,每个成员国的宪法安排,无论是共和政体还是君主政体,都纯粹是由每个成员国决定的事情。

在基加利的峰会上,代表们谈到了气候变化、针对妇女的暴力、心理健康、疫苗公平和城市化等问题,这些问题经常被指责为“谈话节”。

但是殖民主义一直没有被提及,直到查尔斯王储对奴隶制的恐怖和英国的卷入表达了“个人的悲伤”。

查尔斯还承认,英联邦的根基——包括从欧洲到非洲、亚洲和美洲的成员国——“深深植根于我们历史上最痛苦的时期”。“当我继续加深自己对奴隶制持久影响的理解时,我无法形容我对这么多人遭受的苦难感到多么深切的悲伤。”

分析人士认为,重要的不是英联邦的成员国家是否仍然是君主制,而是让他们留在英联邦。

其四,刚果(金)还呼吁英国谴责卢旺达在矿产丰富的刚果东部的所谓“侵略”,基加利被指控在那里煽动叛乱。

此次峰会召开的背景是,卢旺达与其西部邻国刚果(金)之间的紧张关系迅速升级,后者指责基加利再次向最近在刚果(金)东部重新出现的M23反叛组织提供军事支持。

上周,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指责卡加梅政府支持“M23”,目的是占领自己的国家,掠夺矿产资源。

齐塞克迪总统呼吁约翰逊首相利用英国与卢旺达的庇护处理协议,说服卡加梅停止支持M23运动。

刚果(金)已经阻止了卢旺达航空公司飞往刚果(金),并取消了一些外交协议。基加利否认这些指控,并建议刚果(金)解决所谓的“国内”问题。

4. 分裂与斗争——英联邦的秘书长之争

在基加利举行的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上,卡加梅总统从英国首相约翰逊手中接过主席一职。但是,围绕英联邦秘书长职位的竞争十分激烈。

加勒比国家牙买加支持他们的英联邦秘书长候选人——牙买加外交和贸易部长卡米娜·约翰逊·史密斯(Kamina Johnson-Smith)。

但史密斯女士的候选人资格也在成员国之间制造了裂痕,尤其是加勒比地区。此前,加勒比地区支持现任秘书长帕特里夏·斯科特兰(Patricia Scotland),她的任期有争议且延长。

在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上,斯科特兰击败史密斯,将继续担任英联邦秘书处秘书长,任期四年。消息人士称,斯科特兰以27票获胜,史密斯获得24票。

然而,这场激烈角逐在英联邦成员国(尤其是非洲、加勒比地区)与较富裕的成员国之间制造了裂痕。

在一定程度上,两人的分裂是由于对这一职位的争夺非常明显和有争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英联邦现任主席英国创造的,英国公开支持史密斯。

6月24日,在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的开幕式上,由于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不得不在随后的非公开首脑会议上通过投票做出决定。

在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大会的开幕致辞中,斯科特兰女士明确表示,她打算在2024年第二任期结束时移交权力。

她说:“我决心,两年后,当秘书长的职位转到非洲时,我将把接力棒交给非洲,让英联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更有效、更强大。”

对于她的演讲,官员们表示,在开幕式致辞中,斯科特兰试图营造一种各国元首已经就结果达成一致的印象(暗示她已获得各国认可连任)。


6月24日,英联邦国家秘书长帕特里夏·斯科特兰在卢旺达基加利会议中心举行的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图源:法新社

在优先考虑共识的英联邦投票制度下,所有成员国必须对候选人达成一致意见,否则不能宣布某一方获胜。英联邦秘书长最多可以连任两届,每届任期四年。

官员们表示,秘书长的问题一直存在分歧,在英联邦成员国中引起了相当大的不满。英国一直在积极寻求提拔另一位候选人,但问题是现在轮到非洲选出一位秘书长,而牙买加候选人不想只担任两年。

分析人士表示,英国首相约翰逊反对现任秘书长的行动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英联邦经常把自己标榜为一个团结的组织。

非洲代表称:“英国的行为就像他仍然是一个殖民统治者——分而治之。一些国家反对斯科特兰,但也不同意英国公开反对现任秘书长。”

斯科特兰女士的麻烦与对秘书处资源的财务管理不当的指控有关,她一直否认这一点。

非洲代表称:“秘书处禁止主席查阅报告的决定是对董事会赋予主席的授权的侮辱。主席对秘书处的立场表示遗憾和质疑,这表明秘书处对董事会的监督权力漠不关心。”

看上去,英联邦是被殖民者对旧殖民者的胜利,英联邦也正在变成殖民地复仇并保留战利品时的帝国的样子。无论在英国政坛的左翼还是右翼,有色人种的政治家都已声名鹊起。

一项相当乐观(或悲观)的研究预测,到2051年,由于来自印度次大陆和其他非欧盟国家的移民和定居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英国白人将成为少数民族。英联邦可能需要衰落——或者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彻底消亡——才能蓬勃发展。

三、金砖国家的红日初升

英联邦的闭门峰会缺少了一些重量级人物,包括印度总理莫迪、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尽管他们派出了特使。

但是印度总理莫迪、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6月22日至24日,出席了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视频形式主办的金砖国家峰会、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

在基加利峰会召开之前,南非总统拉马福萨的办公室坚称,这并不是因为与卢旺达有任何不和,也不是怠慢卢旺达总统卡加梅,而是因为总统的日程已经排满了,在国内和国外都有不能缺席的会议。

在南非政府的一份报告中,拉马福萨总统表示,他相信金砖集团能够支持持续和公平的全球复苏。


6月23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方式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并发表题为《构建高质量伙伴关系 开启金砖合作新征程》的重要讲话。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俄罗斯总统普京、印度总理莫迪出席。图源:新华社

习近平主席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讲话中表示:“新形势下,金砖国家更要敞开大门谋发展、张开怀抱促合作。”“近年来,不少国家提出希望加入金砖合作机制。引入新鲜血液,将为金砖合作带来新活力,也将提升金砖国家代表性和影响力。今年,我们在不同场合就扩员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应该推进这一进程,让志同道合的伙伴们早日加入金砖大家庭。”

而在之前的5月1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主持了金砖国家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外长对话会。哈萨克斯坦、沙特阿拉伯、阿根廷、埃及、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阿联酋和泰国均派出外长代表参会。

中方在会上提出推动金砖组织扩员进程,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支持金砖组织扩员。金砖组织在2011年南非加入后,11年未发展成员,“金砖+”会议能成功扩员,将给金砖组织带来新鲜血液,给原本的金砖五国和新加入的国家都带来极大的益处。

6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回答彭博社记者关于金砖扩员的提问时也提到了“南南合作”的重要意义:金砖组织自成立以来,就同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金砖国家组建的新开发银行在去年扩充了四个成员,在扩员前新开发银行累计批准贷款项目57个,承诺资金的总额达300多亿美元,给金砖国家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供支持。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北京宣言》(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全文)中,有很多与非洲有关,例如:

26.我们重申支持中东北非地区和平繁荣。我们强调应对该地区发展安全挑战的重要性,呼吁国际社会支持中东维稳促和努力。

27.我们赞赏非洲国家、非洲联盟、次区域组织为应对地区挑战,包括维护和平安全、战后重建和谋求发展所作努力,呼吁国际社会继续提供支持。我们强调非盟与联合国根据《联合国宪章》开展协作。

61.我们支持非盟《2063年议程》,支持非洲通过发展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等方式促进一体化的努力,强调工业化、基础设施发展、粮食安全、卫生健康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对非洲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我们支持非洲在后疫情时代实现经济复苏与可持续发展。

72.我们强调金砖国家拓展同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努力,支持根据金砖国家事务协调人2021年通过的修订版《金砖国家建章立制文件》,通过包容、平等和灵活的做法和倡议,进一步推进金砖外围对话和“金砖+”合作。我们赞赏主席国中国在2022年5月19日金砖国家外长会晤期间以“在全球治理中进一步发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作用”为主题举行对话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