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落:为什么美国非洲司令部要扩张到赞比亚?

来源:非洲研究小组时间:2022-05-17

因为赞比亚的铜,也是为了阻挠中国。

4月25日,美国政府宣布美国非洲司令部(AFRICOM)将在美国驻赞比亚大使馆设立安全合作办事处(Office of Security Cooperation)。

美国非洲司令部战略、参与和计划部副部长彼得·贝利(Peter Bailey)准将在赞比亚与赞比亚总统哈凯恩德•希奇莱马(Hakainde Hichilema)会面时宣布了这一消息,后者于2021年8月21日就职。

美国非洲司令部称,新设立的安全合作办事处将“加强美赞军方之间的联系,扩大与赞比亚国防部队在军事管理、现代化和职业军事教育等方面的合作。”


彼得·贝利准将(右)和美国驻赞比亚临时代办马丁·戴尔(左)与哈凯恩德•希奇莱马总统(中)。图源:zm.usembassy.gov

美国驻赞比亚大使馆机构规模庞大。自2014年以来,美国向赞比亚派驻中非共和国的联合国维和部队赞比亚军营提供了800多万美元的军事援助。


美国驻赞比亚大使馆。图源:bilharbert.com

另有传言称,因为赞比亚毗邻矿产资源丰富的刚果(金),故美国在赞比亚还拥有秘密的间谍机构。


图源:pinterest.com

一、背叛不结盟政策

伊曼纽尔·姆万巴(Emmanuel Mwamba)是赞比亚前驻非洲联盟大使,他一直试图阻止美国非洲司令部向赞比亚扩张,这也是赞比亚前四任总统(利维·姆瓦纳瓦萨、鲁皮亚·班达、迈克尔·萨塔和埃德加·伦古)的惯例。

姆万巴强调,自1964年脱离英国独立以来,赞比亚一直奉行不结盟政策,与包括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在内的所有大国开展合作。


赞比亚前驻非盟大使伊曼纽尔·姆万巴。图源:zambianobserver.com

姆万巴进一步指出,非盟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为了防止殖民主义时代重回非洲,一直试图抵制美国和其他国家在非洲建立军事基地和安全办事处,并一直在发展自身的独立军事力量和安全架构。


SADC安全部队是替代美国非洲司令部的重要的本地方案。图源:sadc.int / defenceweb.co.za

二、铜就如同新的“石油”

美国非洲司令部扩张到赞比亚,其利益和动机并不难看出。

赞比亚是世界主要的产铜国之一。根据高盛最近的一份报告《铜就如同新的石油》(Copper is the New Oil),铜对于向清洁能源经济的转型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铜是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厂、电动汽车和电池以及节能建筑的关键电导体和组件。希奇莱马在赞比亚2021年8月的大选中受到美国国务院的青睐,因为他承诺提高国内炼油能力,放宽对在赞比亚经营的外国矿业公司的监管并降低税负,以实现20亿美元的铜产量扩张。

新政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是加拿大公司——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该公司拥有赞比亚索洛维兹地区投资总额达7.35亿美元的卢姆瓦纳(Lumwana)铜矿,并计划继续扩大其业务。


巴里克黄金公司拥有的卢姆瓦纳铜矿。图源:lusakavoice.com

巴里克黄金公司的主要投资者是黑石公司(BlackRock)——来自华尔街的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

该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Laurence Fink)是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查克·舒默和约翰·克里,以及保罗·瑞安等其他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客的捐赠人,上述这些人均支持美国非洲司令部的扩张。


黑石公司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图源:businessinsider.com

黑石公司与JP摩根大通银行共同成为第一量子矿业公司(First Quantum Minerals,FQM)的主要投资者,而FQM拥有Kansanshi铜矿(位于赞比亚铜带省、非洲最大的铜矿)80%的股权,以及位于卡鲁姆比拉地区的Sentinel铜矿。

黑石公司还投资了嘉能可(Glencore)和维丹塔资源公司(Vedanta Resources),这两家公司拥有更多的赞比亚铜矿,并且与其他公司一样,在劳工权利和环境方面的记录也参差不齐。


抗议维丹塔资源公司污染卡富埃河和掠夺赞比亚的财富;黑石公司是维丹塔的主要投资者之一,也是奥巴马等美国政客的捐助者。图源:theguardian.com

三、保护自然资源的自由流动

美国非洲司令部成立于2007年,其官方目的是促进“稳定和安全的非洲环境,助力美国的外交政策”。

目前,美国非洲司令部与53个非洲国家具有联系,并负责为驻扎在非洲及至少27个军事基地的约9000名美国军人提供支持。


2019年,部分美国非洲司令部在非洲大陆的永久和半永久军事基地。图源:thetricontinental.org

美国非洲司令部创始人罗伯特·默勒(Robert Moeller)海军中将承认,该司令部的指导原则之一就是“保护非洲自然资源自由流动到全球市场”。这一描述非常适用于赞比亚的情形。


美国非洲司令部创始人罗伯特·默勒中将。图源:vincecrawley.wordpress.com

四、与中国的大博弈

美国非洲司令部向赞比亚扩张,除了自然资源开发方面的动机,还与美国与中国之间日益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有很大的关系。

赞比亚一直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参与国。2018年中赞双边贸易额达到50亿美元,同比增长33.9%。

截至2020年12月,已有600多家中国企业在赞比亚开展业务,其中大部分位于铜矿带。赞比亚甚至拥有两个中国建造的经济特区,并且为了促进与中国的贸易,允许使用人民币而不是克瓦查(kwacha)、美元或欧元进行银行业务。

对美国决策者来说,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是不可接受的,并因此试图作出激烈的回应。

美国非洲司令部的扩张对赞比亚人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这不仅体现在其作用是保护美国对赞比亚经济进行控制,而且还可能催生赞比亚潜在的政治不稳定。

根据《黑人议程报告》(Black Agenda Report),自美国非洲司令部成立以来,由其训练的部队涉及非洲9次军事政变。

赞比亚有可能是下一个:特别是如果希奇莱马改变他目前的采矿业政策,或者如果铜价由于一些不可预见的事件而波动、并且赞比亚经济出现更大下滑的情况下。

 

作者简介:杰里米·库兹马罗夫(Jeremy Kuzmarov),CovertAction Magazine总编,著有《奥巴马无休止的战争》(Obama’s Unending Wars,2019)、《俄罗斯人又来了》(The Russians Are Coming, Again,2018)等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