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在俄乌冲突中的立场争论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2-05-05

4月20日,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通话的一个月后,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首次通话,讨论了俄乌战争、粮食危机和双边合作,拉马福萨表达了南非所坚持的一贯主张,即通过调解、谈判方式解决冲突。

然而,在3月和4月,南非政府多次在联合国关于俄乌冲突的决议中投弃权票,要求通过和平谈判而不是单边制裁来解决俄乌冲突、搁置关于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席位的决议。

近两个月来,南非国内各方针对俄乌冲突的表态各异,其中虽出现多次争论,但保持中立态度、调解和谈判解决冲突的立场不变,其根源或在于南非与俄罗斯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内的共同利益。


图源:作者

一、焦急的表态

2022年3月,潘多尔(Naledi Pandor)代表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DIRCO,即南非外交部),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呼吁俄罗斯立即从乌克兰撤军,要求在《明斯克协议》等现有区域倡议的框架内,寻求外交途径解决争端。声明强调了南非对俄乌冲突升级的失望,此前南非曾多次呼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冲突。事实上,早在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前,潘多尔部长就代表南非政府发布声明,呼吁双方通过外交手段妥善化解矛盾,以防局势的紧张升级,努力达成包容、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表面上看,潘多尔要求俄罗斯从乌克兰撤军,这与南非政府在冲突问题上的原则立场相矛盾,即始终追求调解方案,而不是站在任何冲突方一边。它也与南非在俄乌紧张局势上的历史定位相矛盾。此外,潘多尔3月的声明没有与南非内阁或拉马福萨总统协商。然而,这并非故意违背政府或非国大(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南非执政党)的原则立场,更不表明非国大在俄乌冲突出现了分裂或派系分歧。因为,潘多尔长期以来都是拉马福萨最信任和忠诚的同事之一。

相反,潘多尔要求俄罗斯撤军仅是个人观点,因为该事件的严重性和西方对俄罗斯做出的迅速制裁反应,使得潘多尔做出上述声明。同时,潘多尔也在事态发展过程中表达了她对战争将产生全球性和区域性破坏后果的担忧。所以,在没有与南非总统、内阁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国际关系与合作部就对俄乌冲突做出表态,此举显然操之过急,南非只是想发挥非洲的领头羊作用,迅速阻止俄乌战争。而且,由于潘多尔的任职时间较短(仅3年),从未参加过以往类似事件的处理,也未及时与南非国家安全局(SSA)就南非政府的立场进行交流。

二、矛盾的立场

在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发布声明后的次日,总统拉马福萨公开批评了潘多尔呼吁俄罗斯撤军的说法,后者只好收回前日的表态。紧接着,拉马福萨亲自出面干预,以防止俄罗斯遭受任何形式的负面批评,他重申了南非在俄乌冲突中的中立立场,但此举被西方国家指责为偏袒俄罗斯。拉马福萨甚至间接指责美国总统拜登无条件拒绝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谈,这是造成俄乌冲突事态恶化的关键原因。此外,拉马福萨也重申了潘多尔的呼吁,进一步强调了南非建议通过对话、谈判以和平解决冲突的原则立场。

可见,南非在俄乌冲突中的立场非常明确,在联合国中的定位和投票也非常谨慎,多次避免了制裁或是批评俄罗斯的情况,这种中立性具有一贯体现:

——在俄罗斯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南非对联大第68/262号决议投了弃权票。

——南非还对2016年人权理事会第32/29号决议投了弃权票,该决议旨在鼓励向乌克兰提供合作和技术援助。

——南非再次对2020年联大第75/29号决议投了弃权票,该决议旨在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领土的军事化行为。

上述例子展现了南非对俄罗斯的一贯中立立场,因此南非再次在2022年3月2日对联合国紧急会议不具约束力的第377A(V)号决议投了弃权票,该决议要求“俄罗斯立即、完全和无条件地从乌克兰撤出其所有部队”。在该问题上,总统拉马福萨表示:“南非在上周关于俄罗斯与其邻国乌克兰之间冲突升级的联合国决议中投了弃权票,因为该决议未突出呼吁进行有意义的接触与对话。”

最初,俄罗斯方面对南非潘多尔部长的声明感到惊讶。根据2022年3月8日《独行日报》(Daily Maverick)记者丽贝卡·戴维斯(Rebecca Davis)的文章,俄罗斯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提出警示:“请南非当局记住前苏联对反种族隔离斗争的支持。同时强调,长期以来,苏联仍然是唯一从根本上拒绝与犯罪的‘种族隔离’政权接触的主要国家。”这显然代表了某种警告。

然而,自总统拉马福萨介入该事件后,俄罗斯对南非的定位表示祝贺,在南非对第377A(V)号决议投弃权票后,普京在与拉马福萨的电话交谈中相应地赞扬了南非不偏不倚的平衡立场,并要求南非在金砖国家框架内,于冲突中发挥调解作用。

目前,南非对俄罗斯的一贯立场有历史依据,既有俄罗斯在非国大反种族隔离斗争中对南非的支持,也有最近金砖国家合作发展的影响。作为金砖国家成员,南非一直优先考虑与其他金砖国家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当金砖国家成员涉及有争议的问题时,南非将尽最大努力不破坏与它们的关系。此外,金砖国家仍然是南非促进全球新秩序的主要工具,这种新秩序包括新兴大国并赋予其权力,同时保护较小的发展中国家。目前的冲突实际上为南非提供了追求该目标的机会。关于未来的道路,南非希望联合国也把调解作为解决冲突的唯一可行手段。在金砖国家框架内,南非的立场也将与中国的不干涉主义同步发展,并支持俄罗斯履行自卫权的立场。南非还将抓住并支持中国所呼吁的调解举措和各种努力。


图源:作者

三、有趣的回应

前总统雅各布-祖马和交通部长林迪威·西苏鲁(Lindiwe Sisulu)以自己的身份迅速回应了潘多尔的声明,他们都强烈表示普京是一个支持和平的人,俄罗斯是南非的朋友。这些声明旨在批评潘多尔的声明,而拉马福萨本人也是如此。

前公共利益保护人(Former Public Protector)和有影响力的舆论者——图里·马东塞拉(Thuli Madonsela)教授谴责:“俄罗斯的入侵和对平民的屠杀,因为这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是没有道理的。”

民主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DA)是执政党非国大的官方反对派,在俄罗斯的行动开始前几周,便呼吁南非政府对俄罗斯的意图采取强有力的立场。军事行动开始后,在民主联盟执政的西开普省,省长阿兰·温德(Alan Winde)将该省与南非对俄乌冲突的官方立场进行区别。在民主联盟执政的开普敦,乌克兰国旗颜色被照亮在其市政大厅,以示民主联盟对该国的象征性支持。此外,温德还在2022年3月9日宣布,禁止西开普省的公职人员与俄罗斯外交官有任何形式的接触,强调西开普省对冲突的立场不会保持中立,这个理念与南非官方相左。由此,导致了一些非国大政治领导人对民主联盟的强烈谴责,无论是在地区还是国家层面。非国大还指责温德采取的“反国家外交政策”立场是违宪的行为。同时,温德仍然以西开普省省长的身份,与乌克兰驻南非大使柳博夫·阿布拉维托娃(Liubov Abrawitowa)保持直接联系和接触。

因卡塔自由党(Inkatha Freedom Party,IFP)指责政府在这个俄乌冲突问题上没有采取必要的行动,暗示政府在外交上应该先发制人。经济自由斗士党(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EFF)虽未发表正式声明,但其高级领导人之一、激进政客姆布伊塞尼·恩德洛兹(Mbuyiseni Ndlozi)警告说,南非不应偏袒任何一方,应坚持大陆不结盟的立场。

END

 

作者:张小虎:湘潭大学中国-非洲经贸法律研究院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非洲研究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