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百家:中美之间的博弈不是斗狠,中国需要恢复务实外交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22-01-10

“在我们跟美国的竞争中,美国要维护的是全球的领导地位,我们现在要维护的是我们的发展权,这两个东西在本质上是不一样的。”12月12日,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说道。

章百家强调,在开展对美外交中,中国一定要认清自己的目标,并坚守自己的目标。“战略说到底就是管理目标的能力,我们需要有明确的目标。在和美国的战略博弈中,我们更需要的是勇气和智慧,中美之间的博弈不是斗狠。”

章百家说,近年来,大家对于中美关系基本上是越来越忧虑,越来越担心,以前的担心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它已经变成现实了,这个现实就是,中美两国将进入一个长期的战略竞争状态,而且这个战略竞争会不断地向纵深发展。因此,中国应该考虑如何在这场竞争中实现自己的目标。

章百家指出,中美是在全球化背景中受益最大的两个国家,这种受益也使得两国的实力迅速接近,虽然实际上中国跟美国差得还很大,但从GDP总量的角度看已经比较接近,过去互信的基础——实力相差很远,经济可以互补,安全有共同对手——已不复存在,这使得整个中美关系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关系将发生什么变化?章百家认为,中美关系战略竞争的基点、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点是不会变的。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可能对华施压“更加系统、更加全面”,会修复和盟友的关系,形成对华施压的合力。

与此同时,章百家说,拜登会放弃“美国优先”的做法,在一些重要领域和中国开展合作。因此,从长期讲,中美之间建立一个竞合关系是有可能的。

“未来两年,总的来看,中美关系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是沟通渠道可能会增加,拜登政策的可预期性肯定比特朗普政府好,两国在工作层面上可能会有比较多的接触。”

从长期讲,章百家强调,中美建立竞合关系是可能的,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中美两国现在联系很多,跟以前任何时代不一样,中美关系也不同于美苏关系。第二,从全球化趋势来讲,这波高科技全球化带来的趋势是让世界联系得更紧密。

从外交的角度讲,章百家说,中国不仅要对中美战略竞争做长期的准备,而且需要恢复务实外交,以解决中美之间新的结构性问题。

“现在的结构性问题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所以外交工作中的许多谈判需要从零开始,需要做很多艰苦细致的工作,就跟做股市一样。我们新一代外交官是在牛市中成长的,遇到熊市以后怎么做?老一代是从熊市中一点一点做出来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