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儿童与尼日利亚的未来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10-02


在尼日利亚,犯罪分子在该国北部绑架了1000多名学童并索要赎金。暴力事件抑制了尼日利亚的入学率,加深了尼日利亚的教育危机。图片来源:Dolapo Falola

迷失的儿童与尼日利亚的未来

近年来尼日利亚国内针对学生的大规模绑架事件层出不穷,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安全局势正在恶化并带来更深层次的损害——尼日利亚的教育系统空洞化,使该国大部分地区的青少年变成“迷失的一代”。令人震惊的是,世界上五分之一的失学儿童是尼日利亚人。当前尼日利亚政府和国际援助者仅仅关注眼前的危机(绑架、博科圣地的极端主义暴行以及农牧民之间的冲突),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挽救该国受损的教育系统的重要性,而此举是在非洲减少暴力和实现发展的有效战略。

人人自危的学生们

早在2014年,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城镇奇博克的学校宿舍绑架了276名女孩,震惊世界。七年后,仍有100多名女孩失踪,分析人士估计有40人死亡。截至今年年初,长达12年的博科圣地暴乱和最近武装土匪活动的增加已导致超过200万人流离失所,并迫使约600所学校关闭,尼日利亚北部受到的危害甚重。今年开始,尼日利亚国内针对学生的绑架案件激增,许多家庭开始阻止他们的孩子上课。

自2020年12月以来,土匪团伙效仿博科圣地的策略,在尼日利亚北部实施了10多起大规模绑架与许多起规模较小的绑架,劫持共计1000多名学童以勒索赎金。此前多年来,土匪一般对公路上过往的旅客进行小规模绑架,但今年他们开始利用绑架学生造成的公众恐惧和政治压力来赚取更多赃款。武装土匪组成的摩托车和卡车车队会在午夜袭击公立或宗教寄宿学校,杀害抵抗的工作人员,甚至处决儿童以迫使外界满足他们的要求。在7月的一起案件中,土匪袭击了卡杜纳州的伯特利浸信会高中并劫持了多达140名的学生和工作人员。

暴力事件导致教育危机的主要受害者是尼日利亚北方学龄儿童以及全国的女孩。据尼日利亚政府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近十年内尼日利亚有870万至1300万小学适龄儿童失学,是全世界任何国家中最多的,其中60%是女孩。而有75%的失学儿童集中在该国东北部的博尔诺州,此地是博科圣地的老巢。北方整整一代学生的教育受到影响,他们可能难以重建自己的家乡,甚至难以维持生计而投入极端组织旗下。

教育是一个国家摆脱贫困和实现经济增长的关键,教育危机对于一个有41%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国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新的研究表明,随着世界经济从石油转向可再生能源,尼日利亚是非常容易受到石油收入下降影响的石油出口国之一。因此,对于尼日利亚来说,挽救受损严重的教育系统迫在眉睫。

螺旋增长的战争损失与重建成本

尼日利亚长达12年之久的博科圣地叛乱对该国造成的破坏远不止纸面上的数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6月发布报告,尼日利亚境内的战争对农业、医疗保健和其他基础设施的破坏已导致约35万人丧生,比直接因暴力而丧生的人数多10倍。

教育是受破坏最为严重的领域之一。因为世俗教育一直是博科圣地所反对的,该组织的名称在豪萨语中大意便是“禁止非伊斯兰教”,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了。根据布鲁金斯学会2020年对该组织的一项研究,博科圣地的意识形态支柱是反对宪政民主以及推广伊斯兰学校教育,该报告认为“(博科圣地)专注于教育……在圣战运动同行中是独一无二的”。据救援机构和其他机构估计,在博科圣地叛乱开始以后最初的九年里,他们摧毁了1400到2000所学校——每周摧毁3到4所学校。根据人权观察的研究,至少2295名教师被杀,超过1.9万名教师和95万名学龄儿童被迫离开学校。

停止接受教育会影响所有儿童的生活和未来,尤其是女孩。全球经验和研究表明,教育是女童(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女童)免受童婚危害(包括虐待、早产造成的伤害或死亡以及贫困)的有效措施。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数据,2018年尼日利亚共有2200万名女童结婚;北部的妇女权利工作者报告说,辍学的女孩往往会早婚和早孕,数百名遭到虐待或强奸的被绑架儿童被解救或赎回后面临严重的心理创伤和耻辱。而在层出不断的暴力事件面前,18年前便已颁布的《尼日利亚儿童权利法案》形同虚设。

近年来,尼日利亚西北部和中部各州的土匪犯罪活动,小到偷牛,大到武装抢劫村庄和大规模绑架都在增加,尼日利亚的军队和警察开始不堪重负。军警还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应对农牧民之间的长期冲突、东南部的分裂主义活动以及西南部约鲁巴族和富拉尼族之间的冲突。这造成许多农村地区产生了权力真空,这些地方土匪团伙唾手可得。随着土匪团伙的日益壮大,绑架逐渐开始成为常态。一家位于拉各斯的风险分析公司SB Morgen,去年报告尼日利亚人在2011年至2020年期间花费了超过1800万美元的绑架赎金,其中近三分之二是在后四年花费的,这一数据从侧面说明绑架事件激增。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绑架受害者主要是富人,现在逐渐变成了任何阶级家庭中的学龄儿童,绑匪们乐观地认为政治压力会迫使当局支付赎金。

尼日利亚政府做了什么?

在近几个月发生数起大规模绑架事件后,包括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在内的政府官员都宣称要升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尼日利亚国家安全顾问说,“我们将查明这些土匪、绑架者的头目,并用传统方法将他们干掉……武装部队已接受部署培训。”但政府对尼日利亚危机的反应仍然不够充分,无论是博科圣地、土匪还是村庄间械斗,政府都难以解决,背后的原因莫过于国家治理孱弱,公众对国家安全机构缺乏信任。

2014年,尼日利亚政府加入了一项国际公私合作项目“安全学校倡议”,该项目旨在维护面临暴力冲突的国家的教育安全。七年后,尼日利亚境内的学校一再得不到足够的保护,甚至学校在读学生的数量都难以精确统计,尼日利亚人对该项目分配的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是如何花掉的提出了质疑。

政府最新的预算走向了错误的方向。布哈里总统2021年的教育预算份额是尼日利亚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尼日利亚的政策制定者仍未明白尼日利亚的教育系统需要改革,政府必须重建和保护学校,改善教师招聘和培训流程并扭转入学率下降的趋势,为那些错过教育的人提供再教育机会,辅以有针对性的职业培训和创业举措,以帮助年轻人谋生,从根本上削弱土匪团伙和极端组织的招募能力;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政府提供预算。

END

作者 | MaryAnne Iwara
编译 | 张欣怡(来自大马士革的钢)

原文源自美国和平研究所网站(United States lnstitute of Peace, USIP)2021年7月8日,原文题为How Mass Kidnappings of Students Hinder Nigeria’s Future
原文链接:
https://www.usip.org/publications/2021/07/how-mass-kidnappings-students-hinder-nigerias-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