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顶级领导人、中央情报局和世界银行是如何合谋摧毁非洲的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9-15


杰弗里·萨克斯,乌干达鲁希拉
鲁希拉(Ruhiira)是乌干达的一个村庄
也被作为萨克斯验证其援助理论的实验地
图片来源:Guillaume Bonn

导读:2021年7月27日,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在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前会晤(UN Food Systems Pre-Summit)上的发言引起关注,但西方媒体却几乎未作报道。Africa-China Review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评论并附上了萨克斯的发言内容。非洲研究小组做了翻译,供读者参考。

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是一位美国经济学教授,他以其致力于终结全球贫困的努力而闻名。在他所著的《终结贫困》(The End of Poverty)一书中,杰弗里·萨克斯认为,通过合适的规划和融资,到2025年全球可以消除极端贫困。如果这是可能的,那么谁在阻碍这个目标的实现,又是为什么?

2021年7月27日,萨克斯在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前会晤(UN Food Systems Pre-Summit)上做了一个非常著名的演讲。然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媒体却集体沉默了,只是简单提及此事,但没有透露细节。萨克斯对私有化的全球粮食贸易和大宗商品市场所导致的大范围市场失灵做了诚实的描述,并因此而受到称赞。联合国宣布,罗马举行的这次峰会前会晤是“人民的峰会”(People’s Summit),会议吸引了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代表。

萨克斯提到了世界顶级领导人、中央情报局和世界银行是如何合谋摧毁非洲的,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媒体却对此保持沉默——分析家认为,这实际上是西方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合谋使得世界其他地区处于饥饿和贫困之中。西方媒体的独立性受到损害,不再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以下是杰弗里·萨克斯的完整演讲

非常感谢,我们刚才已经听到的是该系统目前的实际运作方式,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这个世界粮食系统,它是建立在大型跨国公司基础上的,是基于私人利润的,而它用来帮助穷人的国际转移支付却非常少,有时根本没有。它是基于强国对环境的极端不负责任,而且是基于对穷人权利的彻底剥夺。

有趣的是,我们还在问刚果(金)的部长:你们国家是怎么了?唔好吧,我们竟不从比利时国王对其奴隶殖民30年开始说起。在那之后比利时政府又管理了这个奴隶殖民地40年,中央情报局暗杀了你们的第一位受欢迎的领导人卢蒙巴(Lumumba)先生,然后在接下来的30年里建立了另一个独裁政权,然后现在嘉能可及其他跨国公司在掠夺你们的钴矿但却没有给你们税收收入。我们非但不反省,反而我们还在问:你们国家怎么了?你们为什么不好好治理?

是的,我们确实有一个粮食系统,但是,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系统。我们不能把这个系统交给私营部门,我们在一百年前就已经这样做了,不仅是交给了私营部门,而且是交给了有美国军方背后支持的私营部门。

洪都拉斯长期被美国的联合果品公司所控制,其代理人是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他的兄弟是中央情报局局长,策划颠覆了洪都拉斯邻国(危地马拉)的阿本斯政权,以确保联合果品公司可以继续在当地拥有它的财产。

所以,我们确实有了一个系统,但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系统——这个系统必须建立在最广泛的人类尊严原则、主权原则、经济权利原则之上。1948年(指代《世界人权宣言》),所有政府都说,粮食是一种权利,社会保护是一种权利。把这种基本的生存称作“权利”,不是一件好事,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那是遥远的73年前,而现在一样,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只不过是我们这代人努力遵守这个《世界人权宣言》(努力维护人类权利)。

我来自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不仅不关心世界的穷人,它甚至不关心自己的穷人。现在有七分之一的美国人处于饥饿,但它并不关心。我的意思是说,只有穷人自己关心。所有政党关心的只是为富人减税,阻扰任何(减贫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世界。私营部门不会去解决这个问题。很遗憾,我要对所有私营部门的领导人说:“缴纳税款,遵守规则”——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而政府应该做的是以下方面——虽然他们不愿做,但他们应该做。

首先,G20集团应该系统性地邀请非盟主席,邀请非盟作为第21个成员国家加入,让G20成为G21,就像欧盟是G20的一个成员那样。加入了非盟,意味着这个重要的对话机制加入了14亿人的代表!那将决定性地改变我们所讨论的关键事件,因为现在这不可或缺的14亿人并不在金融谈判的桌旁。所以,我的第一个建议是G21,让G20 增加一个席位给代表了14亿人的非盟。

其次,我们需要一个规则,对发展融资进行一个数量级的改变。因为新冠疫情,富国借了17万亿美元,而穷国却没这样做。因为富国可以零利率借款,而穷国却要支付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十的利率,或者根本借不到。所以,这世界暴露了它荒谬的不平等。过去的一年半(在这该勒紧裤腰带的时节),富国并没有说我们要勒紧裤腰带,你们为什么不?我的国家花了7万亿美元的紧急资金,顺便说一句,没有给其他任何人一分钱。7万亿美元,而美国国会压根就没想过在这笔钱里分给世界其他地区哪怕是一些“面包屑”。“穷国不能借钱”,这竟然是我们从世界银行那里听到的。

我没有从世界银行那里听到过真实的数字。现在的实际(需要的)数字是数万亿美元,因为世界经济(GDP)每年是100万亿美元。但大家从不谈论真实数字。而我的工作,我唯一会的东西,就是用100万亿这个数去做长除,然后再看看你所谈论的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的。

因此,这是我要说的第二点——要大规模的提升穷国借贷能力,像发达国家那样以零利率进行借贷。这样,穷国有能力去作为。

插一句,对于新冠疫苗,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美国与中国、俄罗斯、欧盟和英国坐在一起研究讨论分配这些疫苗,而不是囤积它们——这就是所需要做的一切。

有能力作为,我们就将拥有解决问题的国别路径。这是个很棒的主意。但穷国需要融资。所以我一直在说,我知道真实的数字,我40年来就是做这个的,把缺失的数字加上。用的电需要买,上的网需要买,安全的水灌溉也需要买。这就是我的谋生方式,就是把这些数字加起来,然后算出数字。但有人捏造出一个数字,而这个数字是真正需要的百分之一。

顺便说一句,那并不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过去两年做了很好的研究,研究表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基础项目,每年有大约4000-50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他们的研究揭示了“差距”的存在,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没有揭露真实的资金数字和解决方案。而其实这个解决方案并不难,因为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它仅是世界产出值的0.5%。

所以,如果我们真的想做好,G7就不会只是说:我们热爱教育,所以我们将提供30亿美元支持——这是他们在峰会上所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表示,每年至少需要300亿美元,但没有人会关注数字,他们只是在优雅地“勾选复选框”,而我们需要实际数量的资金来支持国别途径。

第三,时不时地,我们需要联合国作为这个世界的核心和中心机构。因为只有一个强大的联合国,我们才能拥有一个文明的世界,不能是整个联合国预算都少于我在纽约的富邻的预算。今年联合国的核心预算为30亿美元。纽约市的预算是1000亿美元,然后我们还在问,为什么事情不顺利。因为富人正在囤积一切。

我们那三位亿万富翁不是登上了太空吗,他们大可以进入太空把钱留在地球上,这是一个想法;另一个想法是,目前2775位亿万富翁,他们的总净资产为13.1万亿美元。我有足够的证据,一个人不需要拥有超过10亿美元就能感到舒适。但他们的总资产比每人10亿还要多出11万亿。因此,我们应该对此征税,从而拥有一个文明的世界。

谢谢。

END

原文地址:https://africachinareview.com/how-top-world-leaders-cia-and-world-bank-conspire-to-destroy-africa/
杰弗里·萨克斯演讲视频地址:https://www.jeffsachs.org/recorded-lectures/5jf86pp5lxch35e6z3nct6xnmb8zy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