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性别暴力有多严重?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1-09-03

摘要

新冠疫情的后果正在被不均等地转嫁于各个地区,影响着不同群体。这其中包括疫情对女全球性健康造成的打击和威胁,以及全球范围内性别暴力问题的恶化。本文以疫情下的家庭暴力为例,从综合性的社会科学视角梳理及分析疫情对女性群体的威胁和伤害,并尝试给出与家暴受害者援助相关的措施与政策建议。

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危机。疫情加剧着实体行业的衰弱、加重了全球既有经济下行趋势,严重打击了各个国家地区的经济水平及社会发展进程。然而,疫情危机的后果却正在被不均等地承担,部分国家、地区和群体正在经受着大部分疫情后果的摧残。

根据联合国此前统计数据,2021年或有4700万名妇女和女孩被推入极端贫困的境地,全球总人数或达到4.35亿。在全球范围内,许多国家或地区将有限的资源大量地投入到与直接抗击疫情相关的问题上。疫情防控工作挤占了其他资源的投放,无论是媒体报道、公共关注,还是司法与医疗系统的资源。正如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在关于疫情后全球人口贩卖问题报告中所忧虑的那样,那些被认为不重要的事物都可能受到影响。当各国政府都在调拨资源应对疫情,各方也有了包括实施封锁和保持社交距离在内的与疫情直接相关的新任务,这些都可能影响一个社会系统的正常运作——全方位的运作,不落下那些可能被忽略的人。

一、既有的危机,隔离的危局

新冠疫情使得全球范围内大部分国家地区陆续实施居家隔离令。抗疫的物理隔离隔绝了大量潜在的病毒传播渠道,却也增加了一系列“隐性的疫情伤害”。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关于疫情与针对女性暴力的报告反映,物理隔离有着双重矛盾的后果。一方面,居家令减少了家庭范围以外的性犯罪的地理空间机会(随着社会交往的减少,威胁女性的线下人际暴力的发生机会也减少了)。据报告,在封锁期间,向有关部门报告性暴力及强奸案的数量显著减少(虽然这些报案记录的减少可能不能完全反映了实际案例的减少,比如或许存在一些受害者由于担心“影响大局”“占用公共资源”而保持沉默、不敢发声)。

这是由于物理的隔离客观上通过减少了空间上的作案机会,降低了性犯罪发生的可能性。以强奸罪为例,它的本质特征表现在采取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实施奸淫行为。其中,“暴力”是指对妇女实行人身强制,使妇女不能或不敢反抗;“胁迫”是指对妇女实行精神强制,使妇女不敢反抗;“其他手段”是指除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方法,使妇女处于不能、不敢或不知反抗,以及利用妇女处于不能、不知反抗的情况(如使用药物麻醉、灌醉以及利用其熟睡、重病等其他手段)。因此,物理空间的绝对阻隔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使被害人处于“不能、不知、不敢”反抗的作案难度。与之相反,在疫情暂时平息、隔离解除之后,聚会发生的性犯罪数量有所上升。例如,2020年7月中国深圳就发生了“餐厅吃饭遭‘熟人’下药”案件。


新浪新闻图数室杀妻案判罚数据解读
图源:新浪新闻图数室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7-30/doc-iivhuipn5894776.shtml

另一方面,居家令增加了家庭范围之内暴力犯罪的空间机会。居家令强制要求人们长时间与家庭成员共处同一空间。对于存在家暴倾向的家庭而言,这增加了冲突发生的概率,阻碍了家庭空间内弱势方(受害者)的逃生自救机会。当夫妻双方共同处在一个封闭空间里,没有缓冲的空间,矛盾被挤压到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里,家暴实施者更喜欢控制对方、发号施令及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矛盾也更容易一触即发。例如,有受害者反映了疫情与隔离产生的家庭矛盾及暴力:女方以疫情为由劝阻男方出门喝酒,而男方在家中酗酒后对女方大打出手。新浪新闻图数室的统计数据反映,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285起杀妻案件中,124起杀妻动机涉及生活琐事,29起涉及经济纠纷,而这两大矛盾在疫情及居家隔离期间都会有更大概率进一步激化。

疫情防控期间,家庭暴力受害者应有的社会支持系统也被严重削弱。中国湖北省荆州监利县退休警察兼反家暴公益组织“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创始人万飞指出,首先,家庭和工作单位的支持系统基本被隔绝,人们的日常往来因为疫情而被打断。第二,民间和政府的力量被削弱(比如监利县当地的家暴庇护所,因疫情转变为流浪者的庇护所)。疫情之下,“人手紧缺,工作重点转移,精力跟不上,社会组织的工作焦点也投向救灾”。第三,受害者的自助系统也被削弱了;因为疫情防控期间道路封锁、餐馆关门、宾馆停业,很多受害者碰到紧急情况时无法投靠亲友,难以解决食宿问题。

隔离期间,部分国家拨打求助热线电话的数量不断上升,许多国家和地区隔离期间家庭暴力事件也有所增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发布的报告反映,根据许多国家现有的数据,截至2020年11月25日统计,家庭暴力发生率平均增加了30%。对此,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Audrey Azoulay)呼吁,“在世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经济和社会危机之际,我们也不能忘记在冠状病毒病疫情背后潜藏着一种‘隐形疫情’,即针对女童和妇女的暴力行为”。


图源: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chart/24406/partner-violence-against-women-by-region/


图源: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gender-gap-2020-report-100-years-pay-equality/infographics


图源: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s://cn.weforum.org/agenda/2020/12/ying-guo-gong-bu-qi-di-yi-ci-dui-bei-nan-xing-sha-hai-de-nv-xing-ren-kou-tong-ji-jie-guo/

事实上,家暴问题久已有之。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尤其是亲密伴侣暴力和性暴力,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严重侵害了妇女人权。根据2021年3月世卫组织的报道,全世界15至49岁年龄组有性伴侣的女性中,近三分之一(27%)报告曾经遭受过由亲密伴侣实施的某种身体和/或性暴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每年约有2亿4300万名年龄在15至49岁的女性遭遇过亲密伴侣的性暴力或身体暴力。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表明,全球五分之一至近一半的女性遭受过或正在遭受男性伴侣的身体或性暴力——世界各地都存在这一问题,中东和北非的女性受害比例最高,达45%,北美的女性被害的比例达32%,西欧22%,东亚和太平洋地区23%。世界经济论坛报道,在“全球杀害女性大流行”中,每小时都会有6名女性被男性杀害。在英国,每三天就有一名女性被一名男性杀害,这一数据在经调查的10年中没有发生变化。联合国的数据进一步反映了,在惨遭男性杀害的女性中,有64%的女性是被他们的家庭成员或他们的现任或前任伴侣所杀,有82%的女性是被他们的现任或前任伴侣所杀。

简而言之,由于妇女与暴戾伴侣和家庭成员隔离共处的时间更长,受害者更容易遭受冲突及家庭暴力;由于疫情下隔离封锁的执行和社会资源的转移,受害者在遭遇危险时更是难以逃脱。进一步地,在疫情的阴霾下,家庭暴力、性剥削、非法买卖、童婚、女性割礼和网络骚扰等暴力厌女现象愈发猖獗。疫情不仅掩盖了这些严峻而急迫的问题,还将迫使问题进一步恶化。

二、家庭暴力与各国居家令期间暴力情况

当前,新冠病毒溯源的工作仍然在继续开展,需要更多信息和证据的披露。在中国的新冠病毒溯源是全球溯源的一部分,也是第一步;报告的所有结论和建议都是基于全球视角,未来研究不会仅限于某一区域。然而,随着越来越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从身体暴力、性暴力、精神暴力和经济控制等指标定义家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将家暴定义为一种“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同时,《反家暴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换言之,长期稳定同居关系中的暴力行为亦可以依家暴规定执行。

判定家暴包括两个原则是事件中是否存在暴力,以及是否会造成肉体或者精神伤害。一般的家庭暴力触犯民事法律、治安管理处罚法;严重的家庭暴力触犯刑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只要达到轻伤即可构成罪名,而轻伤二级的认定标准。简而言之,包括打掉牙、脸上有疤、眼皮外翻、鼻子打骨折在内的伤害都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一旦家暴达到轻伤,受害人可以报警,要求立即验伤及对侵害者采取刑事措施,及时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


新浪新闻图数室杀妻案判罚数据解读
图源:新浪新闻图数室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7-30/doc-iivhuipn5894776.shtml

长期以来,“家丑不可外扬”的社会观念,严重消解了被害人及时并切实地维护自身权利的动机及意志。然而,一味退让、纵容以及幻想,反而成为了家暴事件的温床。从2016年3月1日中国第一部《反家暴法》开始实施至2019年12月31日,仅公开报道的家暴命案至少942起,死亡的1214人中女性有920人;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285起杀妻案件中,仅有6起案件凶手获死刑。当前,中国家庭暴力发生率已经达到29.7%~35.7%,其中90%以上的受害者是女性;过去的两年内,全国范围内每年的离婚案件数量为140万件左右,其中14.86%与家庭暴力有关;在中国所有故意杀人案件中,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高达10%。


图源:SRP 社会责任家
https://zhuanlan.zhihu.com/p/365867324


图源:UN WOMEN
https://www.unwomen.org/-/media/headquarters/attachments/sections/library/publications/2020/guidance-addressing-emerging-human-trafficking-trends-and-consequences-of-the-covid-19-pandemic-en.pdf?la=en&vs=5216

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疫情期间家暴问题增多成为普遍趋势。在中国,以湖北监利县为例,当地派出所2020年2月份收到家暴报警数量是去年同月3倍,其中90%的暴力缘由与疫情有关。在美国,以洛杉矶为例,洛杉矶隔离期间(2020年3-5月)疫情对洛杉矶家暴发生有显著影响;美国各地的防家暴热线拨打次数显著增加;例如,新泽西州北部的基督教女青年会的家庭暴力电话上升了近20%。

在英国,以当地时间2020年4月11日为例,在过去24小时内英国家暴求助热线拨打次数增长了120%;英国最大的援助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慈善机构报告称,每天收到的求助热线电话是之前的7倍;6月24日,伦敦警方表示在过去六周里,警察已经逮捕了超过4000名实施家暴的嫌疑人。此外,根据推测,在欧洲杯输球后,英格兰地区家暴犯罪率上升36%,犯罪者声称要“用家暴赢回来”。这一现象可以追溯到2018世界杯期间,当英格兰遭到克罗地亚逆转后,英国关注家庭暴力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Domestic Violence)发布数据表明家暴发生率增加38%;而如果球赛如果获胜或打平,根据研究预测,家暴率增加26%。因此,居家令限制了人们的日常出行,包括庇护所在内的社会系统支持被削弱,英国女性正面临更严重的家暴威胁。

在阿根廷,一家非政府组织表示,实施居家隔离令之后女性因遭家暴而求助的数量增加了39%。在墨西哥政府的数据则显示,2020年前三个月,墨西哥有将近1000名女性遇害;墨西哥“全国庇护所网络”2020年3月中旬到4月中旬收到的求助来电和信息比前一个月增加了超过80%。在法国,自2020年3月17日封锁开始以来,家暴报告率增加了超过30%;在新加坡,家暴报告率增幅达到 33%;南非在封锁令实施之后,家暴和性暴力事件的电话求助率更是激增三倍。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妇女的暴力还存在报告不足的普遍现象。联合国妇女署(UN WOMEN)估计,只有不到40%的遭受过暴力的妇女报告这种犯罪行为或者寻求帮助。例如,在美国疫情爆发后,一些求助热线收到的电话显得比以前更短促和“狂乱”,部分受害者通过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求助。这都反映了这些受害者身处在紧张和危险环境中,暗示着或许存在大量没有机会向外界发出求助信号的受害者。因此,有关家暴犯罪的数据或许仍被低估。

三、抗击隐性的危机

家暴正在蔓延,我们必须加强措施抗击疫情之下的隐性危机。从个人对亲密关系暴力的预防角度而言,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潜在细节和性格特征值得留意。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马丁·赫博尔特(Martin Herbert)在《防止家庭暴力》(Preventing Family Violence)一书中总结了家暴者可能具有的心理特征,例如“有酒精与药物滥用史”“控制力薄弱,存在其他反社会行为”“占有欲和嫉妒心很强,总是怀疑自己被遗弃”“对另一半缺乏同理心,对配偶的痛苦不能理解甚至无视”“有社会经济方面的问题,如失业或财务困难”以及“目前有使用暴力的情形、有威胁的行为或者武器的使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刘昭在《恋爱求生手册》中总结到,排查家暴问题首先需要关注心智的极端化程度(最常见的表现是严重非黑即白与高度不稳定)以及共情能力、感知(而不是推断)他人情感的能力。

“考察(施暴者的)共情能力并不难,一两场电影就能看出来,看看其中动人瞬间对方的表现,结束后谈谈对那些‘有瑕疵的不幸者’、‘与他价值观不完全一致的不幸者’,留心观察他在谈论时的态度和神情;还可以观察在生活中以及网络上,他面对给他添麻烦的弱者、有错误的弱者、哭闹的幼童、各类小动物等的态度和心态,亦可用来考察其共情能力”。刘昭指出,大量连环杀手、强奸犯、暴力犯有虐杀小动物史,如2015年强奸女友并威胁进一步使用暴力的罪犯张佳恩曾用毛毯裹狗并反复掐狗,最终致狗死亡。

四、家庭暴力与各国居家令期间暴力情况


图源: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
https://mp.weixin.qq.com/s/qSp14zOcFHLgiCMKxsXQTQ

当遭遇家庭暴力,请抛弃“家”的幻想:家庭暴力若不及时制止,易形成恶性循环,受害者的隐忍与妥协往往使得施暴者变本加厉、肆无忌惮。正如网易文创标语,家暴是权力和控制,却总被冠以爱之名;第一次被家暴就要坚决说“不”;暴力就是暴力,先把“家”字去了;受害者凭什么要承担施暴者的罪责;家暴死于施暴者,更死于沉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孙涛表示,一般来讲,只要产生了家暴,至少说明施暴者不太会合理控制和处理情绪,是具有家暴倾向的。很多家暴者在实施暴力的时候情绪失控,在家暴结束后又会异常真诚地道歉,在得到原谅后会表现得非常好,因此,很多被家暴者会选择原谅——其实,这正是下一次家暴的开始。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受害者不能寄希望于施暴者的良心发现、痛改前非;受害人可以拨打全国妇联妇女维权热线12338和全国妇女反家暴热线16838198求助,紧急情况下可以拨打110报警。请及时自保——如果可以,离开现场;求助——向他人或有关部门求助,包括公安机关、居委会、当地政府,可以申请临时庇护所暂时居住;取证——被家暴方常常无法证明家暴发生,因此请注意收集证据,例如现场物证、报警回执、告诫书、证人证言(可以联系邻居、居委会等证人)、视听资料、验伤报告、就诊记录;申请人身保护令——人身保护令可以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暴、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可以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的住所。值得注意的是,同居家暴也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如果施暴者违反人身保护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法院给予训诫,根据情节轻重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15 日以下拘留。

有关家暴和杀妻案例的数据已经表明,家庭暴力的背后是受害者整体面临的弱势处境。如果没有整个社会系统对家暴的有效干预和惩戒,只会出现越来越多无可防备、无声消亡的受害者。

从社会政策的角度看,我们需要完善及进一步落实现有法律法规及司法实践。目前,在司法实践中,保证书等文件的实际保护效力有限,甚至使施暴者逃脱惩处。许多法院只有在申请人证明情节十分严重、家暴多次的情况下才会出具人身保护令。例如,2021年3月5日,一名家暴犯罪人强行拘禁家庭成员,但在写下保证书、公安部门备案后未受更多追究;一个月后,他将受害者杀死。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反家暴法实施监测报告》称,其搜集上海市法院上传的104份保护令相关的法律文书涉及案例中成功核发率仅为54%,而全国法院平均核发率为60%。一名机构共同发起人也认为,越来越多的当事人有了权利意识,向相关机构求助,“但是相关机构没有跟上”。

同时,联合国针对家暴问题也给出了如下建议:增加对在线服务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投资;确保司法系统继续起诉施暴者;在药房和杂货店建立紧急警报系统;宣布庇护所为基本服务;在不惊动施虐者的前提下为受害者提供安全的求助方式;避免释放因暴力侵害妇女行为被判刑的囚犯,向公众广泛普及反家暴意识,等等。

五、总结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之下,新增病例数、社会动员抗疫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大部分资源调动也优先响应与抗疫直接相关的事务。疫情对一部分人不平等施加的威胁和压力常常被忽视,成为隐性的危机。性别暴力问题就是其中的代表。隔离居家令减少了家庭范围外部空间性暴力案件发生的可能性,却可能激化家庭范围内的暴力危机。多国数据已经反映出在隔离期间家庭暴力案发的增加。此外,家暴问题仅仅是全球范围内性别不平等与暴力犯罪的缩影,更多针对女性的偏见、歧视和暴力事件仍在进一步蔓延。

应对疫情影响下的家庭性别暴力问题需要多方面的努力。这需要个人积极理智地学习求助、维权自保知识,更需要社会系统的全方位支持。正如2020年10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所说,男女平等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消除针对妇女的偏见、歧视、暴力,让性别平等真正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循的行为规范和价值标准,值得所有社会成员的关注和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