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的俄罗斯

来源: 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1-08-20

摘要:当今全球人工智能竞赛并非仅是中美两家之争。在这场全球赛事中,俄罗斯的国家特色体现为高强度国家集中力量以及对军工领域的特别重视。


图源:https://www.nationaldefensemagazine.org/articles/2021/7/20/russia-expanding-fleet-of-ai-enabled-weapons

前言

2020年6月,7所来自俄罗斯“硅谷”(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的新兴人工智能公司,在一场中俄网络会议中向中方代表(包括中关村和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等)展示了公司发展规划,以吸引中国资本投资。早在2012年,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和北京中关村的技术资本结合性合作便拉开帷幕。十年过去,人工智能在全球竞争中的发展方兴未艾,而俄罗斯在这场全球竞赛中的实力如何?在美方大行其多边主义之道之际,俄罗斯在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又将掀起什么波澜?

俄人工智能发展的特色:国家主导,军工优先

2019年10月,普京签署了俄罗斯最新的人工智能国家发展战略。与其他国家相比,俄罗斯的人工智能国家发展战略体现出两个特征。首先是在具体实施上的国家主导地位。其次是对国家利益的反复强调,使俄罗斯的人工智能发展中心落在了与国家安全议题密不可分的军工领域。俄罗斯总统普京早在2017年便明确了大国AI军备竞赛的重要性,表示未来的国际体系中各国的硬实力将大大取决于人工智能能力。在2018年“人工智能:问题与解决措施”的讨论会上,俄国国防部携手教育科技部以及俄罗斯科学院,强调了人工智能在国家军工领域的应用,强调了人工智能在军事分析决策中的应用,以及加强完善武器的自动化系统等发展优先事项。

目前俄罗斯国家主导的人工智能发展存在三个明显的优势:

第一,在投资方面,不仅有政府财政的拨款,俄罗斯人工智能产业也受到国有银行的投资。数据显示,俄联邦政府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投资2440亿卢布(约38亿美元)在国家人工智能建设上;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自身又将投入1120亿卢布(约18亿美元),这样的双重投资为俄罗斯人工智能发展夯实了一定的基础。

第二,在人才方面,俄罗斯继承了苏联实力强大的STEM人才库,例如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MIPT),俄当局在MIPT建立了国家人工智能中心,该中心团队获得了亚马逊的研究资助,并在相关AI赛事中成绩不菲。此外,与美方高校多受私企资助不同,俄罗斯在国家主导力量的驱动下,其顶尖大学都由国家直接资助,推动了政府部门与高等教育机构的合作。例如俄国国防部资助的技术园区 The Era Technopolis,其中便集结了许多年轻军事科学家,成为目前俄罗斯多个技术项目的主心骨。

在国家集中力量的基础下,俄罗斯国家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三个优势在于其对人工智能在军工应用中的广泛理解和结合本国状态的准确定位。例如在军事技术领域,俄罗斯正在开发“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tral Network, ANN)的信息处理系统,以全面支持飞行及作战、开发全自动的机器人控制器、测试人工智能控制的综合防空系统(Integrated Air Defense System, IADS),其中包括导弹S-300、S-400和铠甲、地基雷达等。在军事战术领域,俄罗斯也提出无人驾驶的炮兵侦查并配备全自动系统,指挥控制炮兵作战和远程火力。

尽管国家能够集中力量,调动资源以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但这样的国家一边倒模式,也导致社会私营企业缺乏活力。此外,尽管国家提供了相当的资助,但营私舞弊和贪污腐败现象,折损了企业理论上应得的资助,甚至导致技术人才并未获得如期的支持,加剧了人才流失。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中指出,俄罗斯近来新收入的移民多是基于相似文化背景的吸引而非移民的技术实力。而缺乏活力的社会环境则使得大量技术人员突破国境限制,寻找新的归属。即便是俄罗斯最为著名的生物识别技术公司NtechLab的创始人在面对严峻的人才流失问题时,也向政府发出“给人们提供资金和支持”的担忧呼吁。此外,国家的绝对主导地位也使得俄罗斯缺乏相应的外资投入,由于担心俄公司和政府过于紧密的关系,许多外国私营企业也因担忧触碰到国家间利益而不愿意向俄国公司投资

全球AI竞赛中俄罗斯的影响

就俄罗斯国内而言,俄罗斯当局一再强调“技术主权”。尽管维护了国家安全,但这一概念也将俄罗斯本身囿于困境之中:一方面,俄罗斯试图在数字、科学、金融领域与他国的相互依赖中获利,而另一方面却力争国家自主性,寻求内部市场的独立运作。此外,技术主权的概念下也包括了俄罗斯当局近来推崇的“数字主权”,据俄罗斯相关人员表述,该目标是为了能够根据需求而隔离国内互联网,促成内部市场的自足状态且保证持续运行,得以回应其他国家的行为。学者指出,俄罗斯此举是受到中国防火墙技术的启发,然而其是否能够复制中国的封网技术,目前仍受质疑。例如,与中国不同,俄罗斯目前和国外互联网的相互依赖程度更深,例如其拥有超过3000个国外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s),现有的依赖程度将使得数字主权的计划实施更为困难。

从对西方的影响来看,俄罗斯挑战了当前以西方为主导的治理体系中对人工智能应用的规范现状,俄罗斯对国家力量的强调和对军工领域的重视,与西方长期强调的“社会限制国家”的民主价值有所不同。另一方面,国家间网络安全对抗也受到影响。在大众关注的特朗普选举以及近期的Solar Wind事件中,俄罗斯都被控诉运用黑客网络攻击、虚假信息等行为损害了他国利益。尽管政治表述各有不同,在2018年俄国国防部与俄罗斯科学研究院的会议中,国防部政要提到人工智确实能够帮助俄罗斯在网络空间赢得信息战争。

从对中国的影响来看,中俄在人工智能发展领域中的目前表现为合作大于分歧。在投资领域,中俄预备在第一阶段的合作投资投入一亿美元。而在技术市场上,两国重要合作的技术包括面部识别、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先进机器人和半导体产业等。合作的背后,一方面是俄罗斯自身市场生产能力不足,而另一方面则也有中方积极开拓市场的原因。数据显示,2014年俄罗斯仅占世界半导体生产总量的3%,且大体呈递减趋势至今。在机器人产业上,俄罗斯2017年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份额达30%,而中国则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机器人市场,在2017年间购买了约十四万个新工业机器人。一些中国科技公司如华为,也成为俄罗斯人工智能市场中的重要玩家,2019年6月华为斥资五千万美元购买了俄罗斯新创公司Vocord的面部识别技术专利。

尽管主流上中俄呈现AI合作景象,部分领域仍存在分歧。尤其是在技术产权问题上,俄罗斯部分人士的对华声讨,已经从过去的军民一体化延展到如今的人工智能的社会应用,尤其是在涉及军工领域的议题上。而在人才领域,合作的表象下实则隐含竞争因素,例如俄罗斯部分技术人才被中国公司吸收。俄方也有观点认为中方对俄罗斯人工智能的投资重视不足,中方企业仍然把大部分重心放在西方世界。再者,地缘政治因素上的中俄竞争也不可小觑:中亚地区是俄罗斯的战略要地,而中国技术在中亚地区的扩散将引起俄罗斯的警惕,尤其是在涉及安全装备的供应问题上,中方逐步代替了俄罗斯。譬如,中国的平安城市技术也已部署在比什凯克和努尔苏丹。2019年华为和中信国安集团承诺向乌兹别克斯坦投入十亿美元以资助其监控系统,类似的项目在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别也有迹可循。

结语

尽管中美在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备受瞩目,然而俄罗斯也绝非输家。当今全球人工智能竞赛并非仅是中美两家间的竞争,对俄罗斯在这场全球赛事中的战略评估不容大意,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其在人工智能军工领域应用的进一步部署,技术主权困境中的战略选择,以及中俄合作竞争并存的动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