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大马政局,何去何从?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1-08-17

编者按:8月16日,马来西亚科学部长凯里(Khairy Jamaluddin)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总理穆希丁已于当日觐见最高元首,并代表其领导的内阁向国家元首递交了辞呈,马来西亚政局持续面临紧张与未知的局面。本文著于8月上旬,对马来西亚近一年多以来,一边应对疫情反弹,一边处理派别内斗的政治乱局进行了分析与回顾。

马来西亚议会围绕是否应该解除新冠疫情紧急状态的讨论陷入大乱,使得去年3月才刚刚上任的总理穆希丁(Muhyiddin Mohd Yassin)面临下台危机。7月29日下午,马来西亚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Abdullah of Pahang)发布声明称,穆希丁内阁原于24日承诺,最高元首将把紧急状态条例提交国会讨论,但如今停止紧急状态的阁议未经国会讨论亦未经最高元首批准。对此,苏丹阿都拉表示“非常遗憾”,批评穆希丁政府误导国会及民众。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法理上为仪式性角色,但实际上仍有一定权力,而最高元首公开批评执政政府,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前所未有。

穆希丁领导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 PN)政府,本就是原执政的“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 PH)发生分裂政变后,获得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及原长期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MNO,多简称巫统)支持,才出现的脆弱产物。即使在危机前,穆希丁政府在国会中也仅获得222席中的115席支持,就任以来政治危机不断。在最高元首发表声明后,在野党领袖安瓦尔(Anwar bin Ibrahim)及前总理纳吉布(Najib bin Abdul Razak),甚至包括穆希丁主要盟友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Ahmad Zahid)都要求穆希丁辞职,使得本就如履薄冰的穆希丁政府风雨飘摇。8月3日,巫统党籍能源部长三苏安努亚(Shamsul Anuar Nasarah)辞职,同时11位巫统议员撤回对穆希丁政府的支持,使其丧失国会多数。但穆希丁仍然拒绝辞职,而是将以疫情为由将国会推迟至9月重开。该决定获得原本被认为与总理关系破裂的最高元首批准,且苏丹阿都拉同意在重开国会后才举行信任投票,此举显然是允诺穆希丁,在一个月缓冲期内重新获取半数支持。8月6日,马来西亚副总理、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Ismail Sabri bin Yaakob)又与党主席阿末扎希公开唱反调,率领剩余的21名巫统党籍国会议员声称仍然支持穆希丁,并称除此之外还有10位未出席的巫统议员也持相同立场。相关议员认为,既然国家元首已经御准9月进行信任动议,则阿末扎希坚持要求国家元首撤销对穆希丁支持的举动“并不合适”。各方就政治议程的表态和分歧,使得疫情中的马来西亚政局更不明朗。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穆希丁乘2020年政治危机之机上任,其过程并不透明,因此常被各阵营人士所诟病。2018年大选中,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及穆希丁所属的土著团结党,与前副总理安瓦尔所属的公正党结盟组成“希望联盟”,成功击败纳吉布的“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 BN)政权,实现建国以来的首次政党更迭。马哈蒂尔和安瓦尔本身在政治上亦敌亦友,两人原本都是长期执政联盟“国民阵线”中的主要政党“巫统”的党员,安瓦尔曾任马哈蒂尔的副总理。但在亚洲金融危机对策上,马哈蒂尔与安瓦尔产生分歧,随后安瓦尔被前者革职并投入监狱。出狱后,安瓦尔领导在野党人民公正党,致力于通过议会斗争实现政党更替。2018年,时任总理纳吉布发生“一马公司”(1MDB)财政丑闻后,前总理马哈蒂尔宣布复出,退出“巫统”,并组织土著团结党与前政敌安瓦尔结盟。在击败执政党后,两人商定,由马哈蒂尔先任总理两年,再由安瓦尔接任。

然而大选后,公正党内部出现严重分歧,冲突集中在安瓦尔和原署理主席阿兹敏(Mohamed Azmin Ali)之间。阿兹敏自90年代起一直跟随安瓦尔,并在安瓦尔入狱期间,协助组建了公正党,是该党公开的二号人物。2020年2月,在马哈蒂尔与安瓦尔的约定期限到来之际,“希望联盟”开始安排安瓦尔的接棒事宜。但是公正党的阿兹敏派系与不少土著团结党党员开始希望,马哈蒂尔完成剩余任期而非交棒。阿兹敏甚至率先与当时的执政党巫统联系,希望阻止安瓦尔接任总理。而此时仍为“希望联盟”成员的土著团结党,内部也因此发生了分裂。不少反对安瓦尔任相的党员开始要求退出“希望联盟”,转与巫统结盟,但马哈蒂尔对此表示反对。最终马哈蒂尔依照承诺,宣布退任总理及土著团结党总裁两职。

穆希丁在2016年前也一直是巫统党员,曾任多个部长职位。2016年“一马公司”丑闻爆发之际,穆希丁与巫统割席,转投马哈蒂尔的土著团结党并出任党主席,胜选后任马来西亚内政部长。2020年2月24日,马哈蒂尔请辞时,穆希丁表示土著团结党支持马哈蒂尔继续出任总理,随后还欢迎马哈蒂尔重任土著团结党总裁(与主席为不同职位)。但与此同时,穆希丁也有意加入总理竞选,并暗地取得了巫统、马来西亚伊斯兰党等在野党,及原公正党阿兹敏派系的支持。2月28-29日,马来西亚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以无法确认哪位总理人选获得多数议员支持为由,召见各政党党魁。最终最高元首宣布,穆希丁得到多数议员支持而出任新一届总理,舆论一片哗然。由于马哈蒂尔此后也宣布取得过半数议员支持,因此穆希丁的当选一直存在争议,其走马上任被视为与最高元首的默许支持有关。结果宣布后,马哈蒂尔指责穆希丁为叛徒,并在穆希丁致歉后仍拒绝与其会面。土著团结党也随之分裂为穆希丁及马哈蒂尔两个派系,同时存在执政及在野议员。而原定接棒的安瓦尔,虽然实现了让马哈蒂尔下台的目标,自己却也沦为在野党,因此安瓦尔也指责穆希丁政府为“走后门”政府。由此可以得出,穆希丁是趁安瓦尔与马哈蒂尔鹬蚌相争之际,而渔翁得利的。

新冠疫情应对不力

在2020年疫情刚刚席卷全球之时,马来西亚政府果断实行锁国及行动管制令,并拨款2500亿林吉特提供“关怀人们振兴经济配套”的经济刺激,早期疫情政策受到肯定。尽管如此,穆希丁政府仍然危机四伏。由于穆希丁的突然上任依靠的主要是最高元首的默认,议员们实际上摇摆不定,土著团结党、巫统和公正党三大政党内部,均就穆希丁任总理一事分裂成两个派系互相内斗。尤其是支持“国民联盟”政府的巫统,本就是因为深陷腐败丑闻才失去政权,选择支持穆希丁后,又屡次以退出执政联盟为要挟,希望换取对本党党员的宽大处理。穆希丁数度被在野党提交不信任动议案,而安瓦尔也一度声称取得过半数议员支持,要求觐见最高元首。但当时由于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因病住院而未马上处理。待到苏丹阿都拉出院后,部分被声称支持安瓦尔的议员澄清,自己并未对安瓦尔出任首相表示支持,穆希丁政府因此再次逃过一劫。

2021年1月疫情加剧之际,穆希丁政府经最高元首批准,颁布有效期至8月1日的紧急状态令。该法令无需经国会讨论即可颁行,使得穆希丁可以免受国会辩论之虞而苟延残喘。但是,这一举措导致大量工厂停工,直接使马来西亚的出口导向型经济面临重创。马来西亚失业人口一度高达120万,贫困民众生活困难,不少民众需要挂白旗以请求食物援助。然而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的疫情治理没有得到改善,德尔塔毒株导致疫情愈演愈烈,新增病例连创新高,8月10日新增1万9千余例,累计病例数也已突破100万例。

一边是民生凋敝,一边是疫情肆虐,穆希丁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而是否应在疫情期间重开国会的问题导致总理与最高元首关系渐生龃龉。2021年6月15日,穆希丁曾经表示,只有在每日病例低于两千,或者疫苗接种率高于40%后才会重启国会。但是紧接着第二天的统治者会议就表达了相反意向,谕令总理穆希丁在8月1日来临之际召开临时国会,商议积压数月的疫情相关国是,并称无必要延长紧急状态。7月5日,穆希丁奉旨决定月底国会重启,并发表声明称将在国会上讨论是否继续紧急状态。但是在7月26日重启后的第一次辩论上,其内阁成员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Takiyuddin bin Haji Hassan)却又突然宣布,内阁在国会重启前已通过阁议,于7月21日废止相关条例,将于8月1日停止紧急状态,因此无需在国会讨论该议题。

此举引发舆论哗然,除有关民生与防疫的辩论外,更重要的是穆希丁内阁未经国会讨论,即宣告废止紧急状态,而相关决议是否已呈报国家元首也仍然未知,恐触犯宪政危机。马来西亚实行君主立宪制,最高元首按照宪法原则上为仪式性职位,会按照内阁建议签署法案。紧急状态条例为内阁颁行的行政法规(ordinance),因此穆希丁政府认为内阁有权绕开国会自行撤回。但事实上,紧急状态令的撤回需要得到最高元首的批准,而最高元首此前与政府达成的共识是,需先提交国会讨论。因此最高元首及国会在野党均指责,穆希丁此举不仅欺君甚至违宪。

今后发展

穆希丁政府看起来一直岌岌可危,但是直至目前都仍然在位,并采用拖延战术阻止议会召开。在最高元首罕见发表批评声明后,截止8月1日,前总理马哈蒂尔与纳吉布、在野党“希望联盟”领袖安瓦尔、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均要求穆希丁辞职。而穆希丁则发表声明称,内阁撤回紧急状态令合乎宪法,并以国会出现70个新病例为由,将原定于8月1日召开的国会推迟至9月。随后,国家元首同意在推迟后的9月国会上才讨论不信任动议案,穆希丁政府得以继续执政。目前来看,如果重新大选,可能出现多种政治组合:巫统的“国民阵线”与“希望联盟”可能联手组成新的执政联盟;执政联盟“国民联盟”可能选择换人,也可能选择让穆希丁继续留任;“国民阵线”、“希望联盟”和“国民联盟”也可能组成大联合政府。未来数月,马来西亚政局的发展将持续引发关注。


图1 马来西亚国会政党议席分布图(2020年8月3日,注:巫统/UMNO党内有12位议员宣布撤出对国民联盟的支持)

马来西亚总理由下议院中取得过半数支持的人选经国家元首任命后产生。下议院共222议席,其中2席空缺,故需取得至少110席。而此前穆希丁的土著团结党与伊斯兰党组成的“国民联盟”政党联盟只有50席位,为了组成少数派政府,需要依靠巫统带领下的“国民阵线”联盟政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提供信任供给,才勉强保住了220议席中的115席席位。而如今巫统党已有至少11位党员宣布撤回支持,如穆希丁政府失去议会半数,则必须辞职或解散议会重新大选,具体如何选择,将由最高元首定夺。

目前的马来西亚有三大政党联盟:在下议院中,穆希丁领导的“国民联盟”拥有50席;巫统带领的“国民阵线”联盟拥有43席;安瓦尔带领的“希望联盟”则拥有91席。因此,巫统的选择是决定谁可以执政的关键。巫统对执政权力觊觎已久,此前已使穆希丁任命巫统党员为副首相,之后更可能要求新的执政联盟任命巫统党员为首相。然而,巫统内部对是否与穆希丁联手存在分裂。一方面,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和早与穆希丁割席的前总理纳吉,对于与穆希丁的合作都并不热衷。4月以来,两人不停放出风声,希望巫统的人选可替换穆希丁,甚至与从前的政敌安瓦尔屡次接触。另一方面,包括现任穆希丁政府副首相、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以及巫统财政负责人兼外长希山慕丁则主张,继续留在“国民联盟”政府内。在这种情况下,巫统及其“国民阵线”很可能无法再追求统一立场,各个议员将按照自身利益选择支持对象,这进一步使得竞选结果扑朔迷离。目前有关巫统及“国民阵线”的消息四起,先是希山慕丁称大部分议员仍然均支持穆希丁,随后巫统总秘书辟谣称拒绝穆希丁任相,但并不拒绝与“国民联盟”继续结盟。各方说法不一,因此前景仍然十分不明朗。

在上一次选举中,穆希丁半路杀出之后,安瓦尔与马哈蒂尔实现和解,如今安瓦尔是在野党领袖。而鉴于巫统个别高官与安瓦尔通话,也有关于安瓦尔的“希望同盟”与巫统结盟的猜想。不过,也不排除国家元首对穆希丁丧失信任后,主动邀请安瓦尔组阁,而目前也仍未取得多数的安瓦尔则需要在巫统内部,甚至穆希丁的原“国民联盟”中寻找新的支持者。

目前来看,穆希丁政府看似大势已去,实际上也有自身优势。第一,作为执政政府,又时值疫情,可以使用“脱字决”延迟国会。而最高元首同意穆希丁延迟国会至9月召开后才举行信任投票,本身也意味着尽管国家元首罕见批判首相,两人关系仍未完全破裂。第二,巫统与希望联盟的矛盾更难以调和。希望联盟2018年大选时以打击巫统腐败为名,取代巫统的执政地位,因此与“国民联盟”合作相对更加安全。第三,部分巫统议员的退出反而有利于穆希丁政府摆脱此前的丑闻。阿末扎希等巫统高级成员多次以撤出对“国民联盟”的信任供给为要挟施压,要求穆希丁对“一马公司”丑闻涉案人宽大处理。而如今这一派系的巫统党员已经公开表示要撤离执政联盟,如果能够排除这部分议员,重新组成国会多数,可以变相摆脱“一马公司”丑闻的掣肘,可能对穆希丁长期执政更加有利。但是这一切都取决于巫统内部最后尘埃如何落定,以及穆希丁是否能在丧失了11位巫统成员支持的情况下,在一个月内重新获取过半数议员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