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美国时代”的阿富汗谁主沉浮?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8-06


(图片来源:美联社)

美国撤离“帝国坟场”阿富汗,意味着这个分裂的国家将迎来“后美国时代”。此后谁主沉浮?是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还是塔利班,抑或是其他势力?

“后美国时代”的阿富汗,军阀混战是大概率事件。美国和北约军队在的时候,20年尚未让阿富汗政府军一统河山;美国撤军之后,阿富汗政府的政令能否出首都喀布尔都成问题。而这段时间攻势不减的塔利班,已经取得了自2001年被推翻以来的重大成果。8月2日,塔利班占领了阿富汗南部一个重要城市的电视台。此外,塔利班还对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和第四大城市赫拉特发动进攻。伴随着美国的离场,塔利班已经卷土重来。

山区包围城市的战略使得塔利班和政府军的战争进入新阶段,而在美军实际完成撤离前,美国重新对塔利班实施的空袭,又加剧了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间的矛盾,阿富汗局势因此变得更糟。显然,在阿富汗政府难以把控全局,其他割据势力也不足以和政府军抗衡的情况下,塔利班具有最强实力。目前,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85%的地区,却不会满足于武装割据,曾经尝过喀布尔执政的权力滋味的塔利班,自然要以夺取全国政权作为目标。即使塔利班不能夺取全国政权,也是阿富汗和解与重建的关键一方。

尽管塔利班当年原教旨主义的宗教高压统治不得人心,但是经过20年艰苦卓绝的战争考验,塔利班明白,若继续实行此前的极端宗教政策,不仅不会获得阿富汗人民的拥护,还将面临被全球孤立的压力。赶走外来干涉者容易,要想成为合格的执政者很难。

从阿富汗和周边邻国的互动看,塔利班似乎在改变自己的形象。


(7月9日,阿富汗塔利班在俄罗斯莫斯科召开记者会。图片来源:路透社)

在美国宣布撤军后,塔利班开始和俄罗斯、伊朗接触,一方面宣示塔利班的政治立场,同时也向两国表达未来合作的愿景。现实语境下,俄罗斯和伊朗的政治立场相对模糊,甚至不愿意公开和塔利班接触,这符合国际关系的逻辑。毕竟,塔利班属于反政府武装,在阿富汗前景不明的情势下,俄罗斯和伊朗也不想和塔利班过分密切。但可预知的是,塔利班主动改善和利益攸关国家的关系,在武装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想获得更多国际支持,为未来执政做好准备;而俄罗斯和伊朗也在提前筹谋,既要维持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也和各派武装组织进行接触,以便维护本国在阿富汗的利益。对塔利班这个实力最强的阿富汗武装派别,俄罗斯和伊朗自然是不敢轻忽。

中国对塔利班的立场公开又明确。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与塔利班代表在天津会晤,王毅希望塔利班在阿富汗的重建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塔利班方面也承诺,不允许任何组织运用阿富汗来对付中国,并且希望中国在阿富汗的重建中发挥重要作用。本次中国外长的公开会见等于向全球宣示中方立场:不管以前如何,只要致力于阿富汗和解和重建,只要有利于中阿双方友好,中方都会认真对待并真诚帮助。

连日来,西方主要媒体大肆炒作中国和塔利班的关系,认为中国将填补美国在阿富汗留下的真空。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认为阿富汗要成立一个“包容性政府”,却又担心阿富汗成为“中国保护国”。这凸显美国和西方的矛盾立场,他们无奈离开“帝国坟场”的同时,又担心阿富汗倒向中国。

美国和西方政媒鼓噪的并非事实。中国无意干涉阿富汗内政,也没有像其他大(帝)国那样,有入侵阿富汗的野心,一切只是基于中阿两个邻国的核心利益。从与邻为善和睦邻友好的角度,中国希望阿富汗脱离乱局,实现民族和解,并可为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以及其他各方提供止戈为武的帮助;从中国边境安全看,邻国安定中国才安全,中国不希望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的渊薮和毒品生产基地以影响中国国家安全,更不希望美国撤军后的阿富汗,变成分离主义威胁中国的基地。更何况,针对美国留下的烂摊子,中国不会也没有责任给美国善后。

“后美国时代”的阿富汗谁主沉浮?答案不在美国,也不在其他国家,而在于阿富汗人民。


作者: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