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组学博士:哲学如何使我成为更好的科学家?

来源:知社学术圈时间:2021-07-26

不少科学家都对哲学持反感态度。著名物理科学家费曼便是其中之一,他曾调侃科学哲学对科学家毫无用处,说:“科学哲学对于科学家的作用,正如鸟类学对于鸟类的作用。”不过,显然有人与费曼持不同态度。都柏林圣三一大学的Rasha Shraim在Nature撰文,称哲学训练使她在科研生涯中受益良多,并且会进一步影响到她的未来发展。对于想入门哲学的研究人员,她还给出了一些建议书单。知社现将此文翻译如下:

在我的基因组数据科学博士项目中,我是唯一同时拥有生物学和哲学学士学位的学生。一开始,我将这两门学科视为各自独立的领域:我在一堂课上学习阐述道德理论,而在另一堂课上则记诵克雷布斯循环。直到我在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完成了生物学学士的毕业论文,获得了第一手研究经验之后,我才开始理解,哲学是如何使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科学家的。在我博士学位的起始阶段,我进一步明白,阅读经历和哲学学习是如何影响我的职业生涯到现在,以及它们将在未来的工作中对我进一步产生的影响。

Rasha Shraim

哲学强化了我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哲学争论时常预设富有想象力的极端例子,并令我深深沉浸于这些激发了我创造力的假设中。我的哲学论文就曾涉及形而上学中的同一性命题“忒修斯之船”、广义相对论以及时间旅行的部分哲学含义。(忒修斯之船为哲学思想实验,该实验提问称: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么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船?)

保证批判性和系统化路径,并同时进行创造性地思考,这一思维模式一直延续到我的研究生涯中。例如,工具主义(科学哲学理论之一,认为科学并没有揭示关于自然的真理或实际面貌,而只是为人类提供了驾驭自然的工具)是我能够采取了一种更加灵活的方法进行研究,并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寻找有用的工具。我曾受此方法指导做到的一件事是,对生物测序数据的“污染”加以重新利用,从而使我能够在其血液中定向寻找病毒。

我还修习了逻辑。当然,大多数人在这方面都有过基本的了解,但作为哲学系学生,我们被要求参加结构化的逻辑课程。在开始阶段,这像是一些脑筋急转弯:如果A和B均为真,则A∧B为真;如果A或B至少有一个为真,则A∨B为真。我在硕士研究生课程中开始由“湿实验(Wet-lab,指在实验室中通过传统方法进行实测)”向计算科学家过渡,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涉及逻辑运算符和if-then推理等元素的编码语言。毫无疑问,对形式逻辑的研究令我受益良多。

逻辑同样帮助我深入理解了推论——从证据和推理得出结论的过程。我的科学专业课从未正式教授归纳法(这些青蛙全部来自这个池塘,它们都是绿色的,因此池塘中所有青蛙都是绿色的)和演绎法(该池塘中的所有青蛙都是绿色的,而这只青蛙来自这个池塘,因此这只青蛙是绿色的)之间的区别。也人教过我们如何系统性的评估论点。但哲学以“阅读、研究和评估论据”为前提和归结的基本习惯,令我具备了考察论文中论据和结论的能力。

越过方法和数据的层面,哲学还促使我由内而外地审视科学背后的价值观和道德规范。研究人员也是人,其价值观和主观倾向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着他的工作。我们也许会讨论不道德的实验或劣迹科学家等一些重大案例,比如贺建奎及其基因编辑婴儿;但我们很少讨论,科学家群体如何在稀松平常的选择中对道德产生了重大影响,这包括但不限于:在出版物中图像颜色的选择倾向;在基因分型研究中仅包含欧罗巴人种;在不提供帮助或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对弱势群体进行研究;对研究问题的选择倾向等。

哲学教会了我同样认真地对待大小选择。通过哲学,大问题变得愈加熟悉,在日常生活中也容易提出这些问题。在我的博士课程期间,我参加了有关孟德尔随机化的课程,课堂上我们讨论了如何在统计上考虑社会经济因素。我想把讨论推到既定的讨论方法之外,于是问道:如果社会经济因素本就是卫生工作成果的重要指标,那为什么不将医学研究经费直接转移给食品研究、教育或收入支持,将医学问题发生之前就加以解决?

通过这些思考,我对自己在基因健康研究中的动机和目标以及应当寻求的机会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发现自己的动力不仅来自于对科学的好奇心,还源于以积极的方式来影响世界的渴望。哲学可以帮助我们批判性地思考科学和事业目标,令我们认识到科学的进步植根于创造性的哲学研究,促使我们提出更多重要问题。我认为阅读更多哲学作品对我们都是大有裨益的。

 

适合科学家的哲学书籍推荐

1.逻辑与推理:杜克大学提供有逻辑和批判性思维的在线入门课程,内容涵盖了论证基础,如归纳法和演绎法等。这些概念对于评估他人的推论以及建立自己的合理论点非常有用。如需有关形式逻辑及语义的深入资料,可尝试免费教科书《形式逻辑入门》,作者P.D. Magnus (Fecundity, 2012)。或者可尝试《逻辑入门》,这同样是一门免费在线课程,配套教科书为Paul Herrick所著的同名书籍(Oxford Univ. Press, 2012)。

2.科学哲学:《理论与现实:科学哲学概论》(Univ. Chicago Press, 2003), Peter Godfrey-Smith著,该书为一般读者撰写了科学哲学的导论。它介绍了该领域内的主要思想家,包括《科学革命的结构》的作者托马斯·库恩和《科学发现的逻辑》的作者卡尔·波普尔。其他书籍还包括Helen Longino所著的《知识的命运》(Princeton Univ. Press, 2001)和Kyle Stanford所著的《Exceeding Our Grasp: Science, History, and the Problem of Unconceived Alternatives》(Oxford Univ. Press, 2006) 。

3.伦理:有关伦理学领域的一般介绍,请阅读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斯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以及穆勒的功利主义著作。这些书籍提供了伦理道德的历史图景及宏观架构。Peter Singer的《应用伦理学》(Oxford Univ. Press, 1986) 旨在从各种实际情况中应用理论。尽管论理学在开始看起来很单纯,但它却会很快变得复杂。最好的选择是寻找专门素材(例如,我正在参加生物医学“大数据”中的伦理考虑研讨会)。

附:斯坦福大学哲学百科全书是检索哲学术语或概念的可靠在线工具,并且设有特定学科子领域的哲学条目(例如细胞生物学的哲学)。出于我个人的教育背景,此建议主要根植于西方传统,但我的目标是能够进一步获得多样化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