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遗毒”的美海外军事基地,能环保吗?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时间:2021-07-23

早在2020年美国大选时,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就已经将环境保护与全球气候议题视为他“美国重回世界领导地位”计划中重要的一环。而在他上任总统第一天所签署的行政命令中,就包括了让美国重回“巴黎气候协议”(Paris Agreement)这项决策。除此之外,作为新任的美国总统,拜登还计划投资1.7兆美元在他的环保计划当中,让美国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net zero emissions)的目标。拜登还提出,不单止要让美国达到“净零排放”的目标,美国还将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尽快完成他们的减排目标,希望此举能让美国重回世界领导地位并为全世界的环保进程做贡献。可惜的是,拜登的环保计划当中并没有讨论到美国对世界环境做出最严重破坏的单位:美国海外军事基地。美军在全世界70多个国家与地区建立了将近800个海外军事基地。每年的军事行动中,美军都在他国产生了巨量的温室气体排放,除此之外,美军对化学物质与其他有害污染物的不当处理也影响了他国居民的健康。如果拜登希望美国可以成为世界环保的领导者,那么他将需要解决美军在全世界留下的“烂摊子”。

本文将简单介绍美国建立海外军事基地的历史与近况,并介绍美军在中国的两个周边国家,对当地环境与居民健康造成的危害的案例。以及解释现任美国政府无法解决他们所留下的环境问题和海外军事基地不受管控的原因。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简介

美国建国之初(1776),当时的美洲大陆上还存在着几个欧洲帝国的殖民地,为了维护新国家的主权与自身扩张的需求,美国与当时的几个欧洲帝国都发生过争斗。例如1798年-1800年的“美法短暂冲突” (Quasi-War),和1812年-1815年与英国展开的“1812年战争”(War of 1812)都是早期美国与欧洲帝国发生冲突的例子。虽然美国在这些冲突中都取得了胜利,但当时的美国并不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世界强国。

早期的战争使美国守护了主权与扩大了领土,但当时的美国还未能有将影响力扩散至全世界的机会。直到19世纪末,美西战争(Spanish–American War:1898年4月-12月)结束后,美国才开始扩大自身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力。通过美西战争的胜利,美国迫使西班牙放弃在南美洲和太平洋的殖民地,古巴独立,波多黎各与关岛等原西班牙殖民地也割让给美国。取得了在南美和东南亚的原西班牙殖民地后,美国开始了自身在海外国家的军事布局。美国在南美(古巴、波多黎各)建立的海军港口加强了美国边境的预防与抵抗能力,而在东南亚(菲律宾、关岛)建立的海军港口更是为美国日后将战略重心从大西洋转移至太平洋打下了基础。

20世纪早期,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而美国则在1917年加入一战,在加入战争后,美国发现自己军队的规模和动员及运输能力都不如当时的法国与英国那样的一流军队。为了加强美国军队的各项能力,美国建立了“美国远征军”(American Expeditionary Forces),将一部分的美国军人送往盟友国家(英、法)做训练,并与两国的军队共同抵御德国。虽然美国在一战期间没有大量建立海外军事基地的机会,但美国军队累积了在海外受训与运作的经验。

在二战期间,美国与欧洲国家签订协议,以军备物资换取使用他国军备设施与在当地建立军队设施的权利。例如:美国与英国在1940年签订的《驱逐舰换基地协议》(Destroyers-for-bases deal),美国将共计50艘的老式驱逐舰转交给英国海军,换取8个英属北美和西印度群岛殖民地的海军港口与军用机场99年的使用权。美国也与丹麦在1941年签订协议,丹麦允许美国军队在格陵兰岛上行动,并承认美国是格陵兰“事实上的”(de facto)保护国。在整个二战期间,美国在巴西、摩洛哥、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都建立了军事基地。

二战结束后,为了抵御苏联在全球范围内带来的“共产主义威胁”,美国继续着二战时在外国建立军事基地的战略。除了过去的欧洲与南美洲盟友以外,美国开始围绕几个亚洲的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北韩、越南)在日本、南韩、泰国与柬埔寨建立起了军事基地。而在欧洲方面,随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在1951年的扩张,美国在法国、西德、希腊、土耳其和冰岛等国家都建立了自己的海外军事基地,旨在限制共产主义势力往欧洲扩张。

冷战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落下帷幕,可是美国并没有停止在各个盟友国建立军事基地的步伐。根据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大卫·维恩(David Vine)的统计,截至2020年,美国在全球建立了将近800个海外军事基地。而这些基地每年都排放出巨额的温室气体,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教授内塔·克劳福德 (Neta Crawford)的报告中显示,美国在2017年的全球军事行动中产出了5900万吨的温室气体。达勒姆大学(Durham University)与兰开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共同撰写的报告进一步指出,如果将美军作为一个国家单位,那么在2017年,这个“国家”将会是全球第47大温室气体排放者,比140个国家与地区的排放量大。

 

而除了巨量的温室气体排放以外,美国在海外军事基地对于有毒的化学物质与有害污染品的处理都极为粗糙,因此也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下文介绍两个美军驻外基地破坏别国环境的案例。

 


美军在菲律宾留下的“遗毒”:

在美西战争结束后,菲律宾被美国吸纳为美属殖民地,直到1946年菲律宾才独立建国。美国在菲律宾建立了20个以上的军事基地,其中两个规模最大的基地为美国苏比克湾海军基地(Naval Base Subic Bay)与克拉克空军基地(Clark Air Base)。两座基地在越战期间(1955-1975)达到最大规模并被大量投入使用,而后美军在1992年撤离苏比克湾海军基地与克拉克空军基地。

在美军撤离两座基地前,美国政府问责署(U.S.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发向美国国防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的报告中透露了美国军事基地在菲律宾当地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1)苏比克湾基地并没有一套完整的下水道系统,因此,美军将来自海军与空军设施的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与(工业)废水直接排放入苏比克湾。每日排放的500万加仑的污水中,仅有125万加仑是经过处理的。(2)美军将来自船舶维修设施的铅与其他重金属直接排入海湾或埋入垃圾填埋场中。并没有将这些废品当作“危险废物”(hazardous waste)去处理。(3)苏比克湾基地的发电厂内储存了未知数量的多氯联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液体,耐热性及电绝缘性能良好。属于致癌物质,容易累积在脂肪组织,造成脑部、皮肤及内脏的疾病,并影响神经、生殖及免疫系统。),并将未经处理的污染物直接排放至空气中。美国问责署的官员表示,美军所有对污染物的处理都不符合美国的清洁与排放标准。在1993年,世界卫生组织证实了美国问责署的调查,并在报告中指出,苏比克湾与克拉克空军基地的周边环境都因为美军不合规的操作而变得不安全。

在美国撤离苏比克湾后,多个非政府组织与环境监督组织向菲律宾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美国对环境清理的工作负责。基于多方压力下,美国在2000年捐款了500万美元,旨在帮助菲律宾营造一个更清洁、更有生产力的环境。此外,美国与菲律宾之间还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美国承诺信息共享以及提供援助,以提高菲律宾解决由有毒废物引起的公共卫生和环境问题的技术能力。可惜的是,美国给予菲律宾的援助因为菲律宾总统权位的变化而终止,对于菲律宾环境的清理更多的是依靠民间社会团体的努力。

时至今日,菲律宾的环境问题一直都未得到解决,并且这些美军造成的污染持续危害着菲律宾人民的健康。两座基地周边区域的儿童罹患白血病的比例都比菲律宾其他地区要高。除此之外,出生缺陷与智力受损在新生儿中也不是少数。而在成年人中,心脏病、肾脏疾病和癌症已成了常见疾病。

驻日美军消防泡沫泄露事件

在2016年,冲绳县的地方当局发现冲绳县群岛受含氟表面活性剂(PFAS:全氟烷基化物质,美国军方多用于消防泡沫中)污染严重,并向驻当地美军提出进入嘉手纳空军基地调查污染源头的请求,但美国军方无视了此请求并在2019年回应媒体称推测基地水道外的PFAS是来源于嘉手纳空军基地是不合适的(inappropriate)。

早在2013年,嘉手纳空军基地就发生了严重的消防泡沫泄漏事件,而当时也有照片记录了消防泡沫泄露至附近河流的事件。


图2:2013年12月,嘉手纳空军基地消防泡沫泄漏

来源:Jon Mitchell, “US Military Bases are Poisoning Okinawa,” The Diplomat. https://thediplomat.com/2020/10/us-military-bases-are-poisoning-okinawa

图3:消防泡沫泄露至空军基地外的宇地泊河(Uchidomari river)中

来源:“Cancer inducing toxins found in water sources near US bases in Japan: study,” The Mainichi. https://mainichi.jp/english/articles/20200619/p2a/00m/0na/020000c

在美军所使用的消防泡沫中,主要有两种含氟表面活性剂会对人体造成危害:(1)全氟辛烷磺酸(PFOS),(2)全氟辛酸(PFOA)。在2011年,《美国流行病学杂志》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中的一篇文章揭露,体内PFOS和PFOA的含量越高,罹患慢性肾病的概率也会增加。而一份2013年来自期刊《环境健康观点》(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的报告更进一步指出体内的高PFOA含量会增加患肾癌、睾丸癌、溃疡性结肠炎、甲状腺疾病、高胆固醇血症和妊娠高血压这些疾病的风险。

在2019年,京都大学的教授发表报告称冲绳岛宜野湾市(美国海军陆战队普天间基地所在地)居民血液中的PFOS和PFOA含量比日本的国民平均值要高。其中宜野湾市居民血液中的PFOS含量达每毫升13.9 纳克,而日本国民平均值为每毫升3.5纳克。宜野湾市居民血液中的PFOA含量达每毫升3.3 纳克,日本国民平均值为每毫升1.5纳克。在2020年,日本环境省(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发表了一份关于日本全国171处的水源检测报告,日本环境省表示,被检测的水源中有37处来自13个不同都道府县的水源含PFOS和PFOA超标。而除了冲绳岛内的县市外,东京、京都和大阪这些高人口密度地区的水源也被检测出两种化学物质超标。

 


现任政府无力回天

首先,美国国防部并不会去监管海外军事基地的行为,即便有美国政府有问责署这样的部门会去指出美军在海外行动的一些问题,但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惩罚。正因如此,美国国防部处理军队在国内外引起的环境问题时,存在积极性的差异。美军所使用的消防泡沫中的PFOS和PFOA不仅影响着日本国民的健康,居住在美国国内军事基地周边地区的居民,也受到了健康威胁。相比于对日本的淡化处理,美国国防部在2016年年底投入了2亿美元用于调查PFOS与PFOA在美国国内的泄露源头,并确定了401个已知或潜在释放这些化学品的设施(installations)。除此之外,在2017年8月美国国防部还为受化学品污染的地区的居民提供了替代饮用水。对于美国和日本两个地方环境问题的处理,可以看出美国对于自身在他国造成环境破坏是不会花费财力、物力去解决的。

除了对于自身引起海外的环境问题怠慢以外,美国政府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处理他们在全球所造成的环境破坏。美国政府问责署在1992年的报告指出,清理苏比克湾海军基地与克拉克空军基地其中一个基地所造成的污染,需要花费1200-1500万美元(大约等于2021年的2300-2800万美元)。如果美国要清理他们在全球的军事行动中所造成的污染,那所需要花费的费用将是一个美国政府无法承担的费用。而除了过去没有处理的环境问题以外,美国也在制造新的环境污染,例如:在2012年10月,美国海军承包商(contractor)格兰防务海事亚洲公司(Glenn Defense Marine Asia)在苏比克湾附近的海域倾倒了将近19万升的生活污水和 760 升的舱底水。在过去的污染问题还未解决的前提下,美军还在制造新的环境问题,因此,美国政府是不具备清理自己军队所带来的污染的财政能力的。

除了监管与经济的问题以外,目前在美国国内,抗中抗俄已成两党唯一共识,例如在6月8日通过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旨在于多个高科技领域的研究与中国抗衡。该法案在参议院内以68票同意、32票反对通过。而《2021年美国救援方案法》(American Rescue Plan Act of 2021)在一名共和党议员缺席下以50票同意、49票反对在参议院勉强通过。可以看出,除了对抗中国以外,现在的美国两党在其他议题上并没有任何共识。而美国在靠近中、俄两国的盟友国建立了大量军事基地,从图1可以看到美国在日本建立了119个军事基地,德国119个,南韩80个,在关岛一个只有540 平方公里的岛屿上面,美军也建立了52个军事基地。在中、俄两国附近布局了如此大量的军备设施显现出了美国在远距离遏制两国的决心。因此,为了全球的环保进程选择撤走海外军事基地、减少军队排放是目前的美国政府不可能完成的。

再者,在目前美国国内两党斗争激烈的环境下,如果拜登宣布他将会为了世界的环保进程而选择关闭个别海外军事基地,那么共和党人将可以借机抨击拜登,而如果选择关闭的军事基地还是在靠近中、俄两国的盟友国,无疑共和党人将马上指责拜登对华、对俄软弱。所以为了自己在美国国内的执政顺利,拜登是不会为了环保而关闭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基地。

 

结语

拜登希望美国成为世界环保的领导者,可现在的美国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财政能力去解决自身在世界各地所遗留的污染问题,而美国国防部面对责问也是使用“淡化处理”的方式。这样的“领导者”肯定是不能说服世界各国的。当多国人民的健康都因美军对污染物不负责任的处理而受到影响时,作为期望成为世界领导者的美国当然要为自己的行径负责。可出于对美国国内执政与地缘政治的考量,拜登的环保计划中避免提及他会如何解决美军在全世界范围内所带来的污染。如果美国作为一个领导者却没有能力解决他们遗留的环保问题,那么拜登承诺美国将带领全球的环保进程只会是一张“空头支票”。

 

作者:朱宣宇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审校:葛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