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取消餐厅二维码限制 俄罗斯防疫的无奈

来源:欧亚新观察时间:2021-07-23

本周一(19日)开始,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取消了已经实施三周的凭二维码进入餐厅用餐的新冠防疫规定。而根据俄防疫总指挥部20日的最新数据,俄及莫斯科疫情虽仍处第五波高峰,但已连续5天呈微弱下降趋势。那么,俄罗斯疫情到底如何,群体免疫已经奏效了吗,莫斯科又为何取消二维码限制呢?

 

“德尔塔”毒株肆虐

 

事实上,俄罗斯的疫情情况并不乐观。

俄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2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俄新增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23770例(19日为24633例),死亡784例(19日为719例)。首都莫斯科20日新增确诊病例3188例(19日为4007例),死亡101例(19日为103例)。从过去几天的数据来看,俄疫情虽然仍处本轮高位,但已连续5天呈现微弱下降的趋势,死亡人数仍呈稳定波动的态势。

从全球疫情情况看,“德尔塔”毒株的出现客观上拉高了全球疫情程度,俄罗斯成为受害者之一。以疫情重灾区莫斯科为例,在近期新冠确诊病例中,89.3%体内都发现了印度“德尔塔”毒株。莫斯科卫生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本月1日,如果仅考虑新冠肺炎导致的直接死亡病例,莫斯科市新冠肺炎死亡率为2.78% ,如果将所有新冠肺炎导致的直接死亡以及因并发症造成的间接死亡病例计算在内,死亡率则为3.88%。

俄主管卫生防疫工作的副总理戈利科娃10日指出,由于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传播导致发病率激增,俄今年6月的死亡率同比上升13.9%。

 

群体免疫之路

除上述我们提到的“德尔塔”毒株在全球的扩散问题外,俄本轮疫情暴发有一定的必然性。

首先是俄仍执行较为宽松的入境政策。根据规定,目前与俄罗斯已恢复直航航线的本国及始发国(包括第三国公民)只要持有入境许可(包括签证、长居资格和疫情期间推出的“白名单”)及病毒检测阴性证明就可以入境。入境人员理论上要自主隔离2周,但实际执行并不严格。俄方虽通过手机定位等进行监督,但约束力度不大,更多需要靠入境人员自我约束。

其次从全局看,今年年初开始,俄疫情防控呈现放松态势:一是政府防控措施齐全,宣传到位,但执行力度不够。二是疫苗接种速度较慢,民众多处观望状态。三是民众防疫心态麻木,放松警惕。当然,这也受到此前无症状、轻症患者较多的影响。

本轮疫情暴发前,俄基本已处于全民免疫的状态,民众日常生产、生活全部恢复,在公交、地铁仍强制要求带口罩,但在其他场所甚至包括服务性室内场所,尤其是超市,民众已经开始不戴口罩。随着本轮疫情的暴发,莫斯科重新加强了对公交、地铁、超市、商场等公共设施的防疫检查力度,包括要求进入人员佩戴口罩、手套,尤其是增加此前已经形同虚设的体温检查制度。

俄圣彼得堡巴斯德流行病学和微生物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托托良表示,根据初步数据,俄国内新冠病毒群体免疫比例达到60%。但他同时指出,这个结果只是一个可以监管的水平,远没有达到可以喘息的程度,事实上,群体免疫应该达到90%。

 

莫斯科为何取消二维码

根据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签署的命令,从6月28日起出入公共餐饮场所的市民需出示专门的二维码,而只有接种过新冠病毒疫苗,或者近六个月新冠肺炎痊愈者,或者携带近三天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的市民才可以申请二维码(二维码可在政府官网下载)。同时,对于夏季营业的咖啡店、露天餐厅则暂缓执行此规定,先是允许其营业到7月12日,随后再次延长至7月31日。

本月16日,索比亚宁宣布从19日开始取消凭健康二维码进入餐饮场所的防疫规定。莫斯科新规得到民众普遍支持,但在专家层面则表示了更多的担忧。客观上讲,实施二维码制度给商家尤其是从事餐饮行业的商家及民众带来诸多不便,而俄罗斯即便是首都莫斯科的外卖配送远没有中国这么发达,有市民在社交网站上抱怨点一个外卖披萨居然要等1个多小时才能收到,而收到时披萨已经凉了。对此,商家也很无奈,配送人员短缺、交通拥挤,都成为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

对于取消二维码规定,索比亚宁的解释是,在最近一个月中,莫斯科有超过200万人接种了新冠疫苗,莫斯科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开始下降,莫斯科地区疫情有所缓解。

与此同时,经济因素也政府需要认真考虑的。统计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俄罗斯经济下滑3.1%。俄总统普京在19日举行的战略发展和国家项目委员会会议上指出,今年俄经济增速预计为4%左右,此前俄经济发展部的预测数据为3.9%,高于年初的2.9%。但普京当天同时承认,俄罗斯还有大量未解决的问题,包括贫困、家庭收入低、初级卫生保健水平不高以及学校建筑老化等。可以说,要克服美西方长期经济制裁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实现经济增长,俄罗斯任重道远。从这个角度讲,如何在保障居民健康的情况下尽快恢复生产、生活才是合理出路。

 

寄希望于疫苗接种

俄从去年12月开始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但接种速度较慢,甚至普京对疫苗接种工作尤其是莫斯科的接种工作都表示了不满。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全国的新冠疫苗接种速度没有希望的那么快。

佩斯科夫强调,新冠病毒正变得越来越具有攻击性和传染性,尽管制定了治疗方案,但仍有许多感染者,而且死亡率还在上升,目前最好采取预防措施,包括疫苗接种和遵守防疫要求。此前,佩斯科夫曾明确表示,所有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均应接种疫苗,但接种是自愿的,如果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员可以远离服务岗位,业主也可以拒绝雇佣未接种疫苗的人,且因此暂离岗位的人员不带薪及不享受假期。

本轮疫情暴发以来,莫斯科市政府出台市政令,要求服务业对60%的从业人员强制接种疫苗,包括零售、美容美发、健身俱乐部、干洗店、食品和餐饮服务、邮局、银行、教育、卫生、社会服务和文化机构。同时,莫斯科政府可以说是想方设法提高疫苗的接种率。一方面,莫斯科要求上述服务业人员必须在在7月15日之前完成第一剂疫苗接种,在8月15日之前完成第二剂接种;另一方面推出面向疫苗接种者的抽奖活动,每周抽取5名中奖者,奖励每人一辆小汽车,每周三开奖。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莫斯科已有2000万人接种了疫苗,其中最近一个月接种人数超过200万。

在加强疫苗接种的同时,俄罗斯还积极需求与国际社会的疫苗合作,但进展并不顺利。本月8日,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正推动欧盟认可俄产新冠疫苗工作,但这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工作。欧盟驻俄罗斯大使埃德雷尔也表示,欧盟已邀请俄罗斯共同探讨将双方新冠疫苗纳入对方的接种认证体系。但俄欧难得的互动立即遭到了欧盟反俄势力的抵制。对此,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回击称,这是种族主义、帝国霸权和新纳粹主义的混合体。

如何与疫情共生是一个全球性话题。值得欣慰的是,虽然此次由“德尔塔”毒株引发的疫情暴发已经是俄一年多来的第五波高峰,但由于疫苗接种及其他防疫措施的实施,此前出现的医疗资源尤其是医护人员短缺的情况已经有所缓解。而根据计划,俄政府拟在2024年之前再拨款300亿卢布实施“卫生盾牌”国家项目,目标就是加强对流行病的早期检测。

 

(作者:刘军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