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杠上中俄 意图拓展欧亚战略空间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7-22

 

自从拜登去了一趟欧洲,英国就进一步“咬”上中国与俄罗斯。

一、英国军舰闯入俄罗斯黑海水域内三公里。6月23日一艘俄军舰向闯入俄国领海的英国皇家海军驱逐舰“保卫者号”(HMS Defender)开火示警。

英国“伊莉萨白女王”号航母。图片来源:Royal Navy of MoD


二、英国“伊莉萨白女王”号航母打击群料于今年9月抵达日本,与日本自卫队、驻日美军展开联合演习。正在日本访问的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称,届时英国将永久性部署两艘军舰在印太海域。

三、英国国家安全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5)处长肯·麦卡雷姆在最新公布的年度安全评估报告中警告英国公众,要像对待恐怖主义一样警惕来自中国、俄罗斯、伊朗等 “敌对国家”的间谍威胁。

四、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军官马克·托顿向英媒《泰晤士报》透露,英国特种部队即将专注于一些新的秘密对抗某些国家的任务,重点是俄罗斯和中国。

五、英国媒体17日披露,美国计划在包括英国在内的全球三地建立三个超级雷达基地,“它们可以探测3.6万公里外足球大小的目标”。美国方面宣称,其目的是保护高轨道卫星“免受俄罗斯和中国武器威胁”。

英国近期的一些内外动作刻意针对中俄两国,其意图为何?

 

挑动俄欧关系 “刷新”在欧洲的地位

英俄关系近年来龃龉不断,代表事件是英国前俄罗斯间谍、上校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其女儿尤利娅的毒杀案。此次英国海军在黑海的行动,背景是美国拜登政府试图缓和与俄罗斯自克里米亚问题后的双方紧张关系;同时,也是英国自脱欧以来,英军不在北约部队的单独举动。唐宁街10号的意图是多重的,既是对英俄关系持续紧张的不满,又是对摆脱欧盟后英国对俄仍然保持强硬的宣示。英国以俄罗斯的反应告诉美德法等国,不要对俄罗斯抱有幻想;在应对俄罗斯时,脱欧后的英国仍然是同盟军及不可忽视的力量。

然而,在英国试图离间俄欧关系、到欧洲“刷存在感”的同时,德法作为欧盟的两只领头羊却仍旧设法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6月24日欧盟峰会前夕,德国及法国提出重塑与俄罗斯关系的提案,包括可能与俄国总统普京举行峰会。提案虽遭对俄戒心较强的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的强烈不满而流产,可是,克里姆林宫称普京支持恢复欧俄对话和接触。

 

约翰逊对“美英特殊关系”不感兴趣?

图片来源:美联社
 

脱欧后的英国何去何从?按首相约翰逊的说法是“全球英国”。

“全球英国”是什么?恐怕英国政府暂时还说不清楚。笔者觉得有两点似乎可以肯定,一是英方对“美英特殊关系”不满意,或者说不想被这个框框给套住。美国总统拜登访问英国前,与约翰逊通电话强调“美英特殊关系”,约翰逊没有接过这个话题往下说。二是经营亚太构成英国对外的重要方向。

英国欲摆脱“美英特殊关系”的羁绊,虽未见大英帝国官方的说辞,却在情理之中。美国上一届政府总统特朗普与约翰逊惺惺相惜,可是两国的贸易协议仍需重新谈判,而且至今为止未有结果。新一任总统拜登欧洲之行声势浩大,发表了多个联合声明或联合公报,强调民主国家联合共同应对中国;而美欧双边关系却共识有限、分歧颇多。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对美国带领西方国家重新出发的期望值继续下降。欧盟因此引入“战略自主”(Strategic Autonomy)策略,希望证明在不倚赖美国这个盟友的情况下,也能决定自身在世界的地位。同样,不能单靠紧跟美国作为国家的前行方向,也将逐渐构成英国社会的共识。
 

 

英国将以何种姿态同中国打交道?

脱欧了的英国在欧盟丧失了三驾马车的位置;作为老牌的殖民主义者,在亚太的地盘也丢失殆尽——在其最后一块殖民地香港,影响力也一去不复返了。故此,英国在欧洲透过与俄罗斯示强来“刷存在感”;在亚太,通过与美日联合军演“秀肌肉”来牵制中国。

英国参与美日的亚太联合军演,目的之一是以此密切盟友关系,作为介入亚太事务的契机,拓展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在美日的印太战略中分一杯羹。英国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CPTPP),将有求于日本等成员国。英军舰从大老远的欧洲赶来,配合在日本附近海域的军事演习,既是对日本的友好姿态展示,又是一种诚意表达。

至于另一重的目的,以此姿态作为对中国的威慑,相信将适得其反。

英国在近代对中国的“炮舰外交”,中国人记忆犹新,香港问题就是“炮舰外交”的历史遗存。英国念念不忘想靠“船坚炮利”取胜,时空却已换位。若“炮舰外交”对现代中国有效的话,40年前中英磋商香港问题时,撒切尔夫人与邓小平见面后,就不会在人民大会堂外台阶上摔了一跤。英国将以什么样的眼光关注亚太事务?又将以何种姿态同中国在亚太及全球范围内打交道?这是“全球英国”的必答题之一。

 

中国期待稳定的中英关系

其实,中国对中英合作一直持积极的态度。7月6日下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紫光阁同英国工商界代表举行视频对话会时表示,一个稳定的中英关系有助于维护自由公平贸易、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应对全球性挑战、增进双方人民福祉。

中英若能放下意识形态歧见,其全方位的合作可多层次展开:

一是国家层面。在核电和风电等新能源、现代通讯行业、航空发动机、高铁、汽车及各项领域,中方的投资可升级英国的基建水平与优化其能源结构,而英国优势产业又可弥补中国制造的弱项或短板。中英金融合作因时差关系,互补性更强;两国证券业互利双赢的“沪伦通”因故被中断,实是双方的损失。

二是香港。自去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落地实施以来,香港由乱及治,未来经济复苏及民生工程将带动新一轮经济增长。英资公司在香港有基础有优势,英港两地在航运、金融等领域,如两地交易所合并、“伦港通”等大有可为。拜登政府本月16日对在港美资发出营商风险警告,完全是多此一举。香港美国商会于17日表示,深信香港仍然是促进东西贸易及金融流动的重要角色。在商言商,商界更有发言权。

三是第三方合作。亚投行、“一带一路”,中英可在第三方展开合作。不要忘了,英国是西方国家中最早加入亚投行及“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美国、欧盟及日本都在效仿“一带一路”,试图推出“一带一路”的替代版,这说明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确是宏大计划;同时也反证英国前任政府加入“一带一路”决策的“高瞻远瞩”。既然如此,本届约翰逊政府没理由“南辕北辙”。

约翰逊政府的对华政策,常常处于摇摆之中。在对待华为5G的问题上多次反复,最终还是没能顶住华盛顿政府的压力。同样,在最近中国闻泰科技旗下的安世半导体(Nexperia)宣布收购英国最大芯片制造商Newport Wafer Fab(NWF)的个案中,也反映英国政府与国会的分歧。当英国议会一个委员会要求审查收购案时,约翰逊7月7日回应称,不能因反华而赶走中国投资。此事尚未定案,外界拭目以待,从中窥见中英关系的未来走向。

总之,英国要拓展亚太,不应以中国为敌作为切入点。若以五眼联盟、美日英结成小圈子,再打造所谓的“亚洲小北约”,加上紧抱冷战思维不放,热衷零和博弈,结局必然是顾此失彼,损人不利己。在这种思维支配下,英国意图拓展欧亚战略空间注定不会成功。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