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胀来袭:美联储“鸽”声一片旨在为经济背书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7-21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通胀连续三月“超标”。

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5.4%,创2008年8月以来新高,核心CPI同比增4.5%,创1991年11月以来新高。此外,美国6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增长7.3%,这一数据同样大超市场预期,创1982年以来新高。

其实,美国通胀从3月份即已开始,但是美联储前所未有的有耐心,在6月份通胀指标“爆表”后,美联储还是“鸽”声一片。美联储如此,市场反应却是异常敏感。6月份通胀数据公布后,当日美国10年期美债收益率站上1.4%关口,创下近一周新高,美元指数也走强至近期高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重申“鸽派”立场,强调通胀水平只是暂时高企,这和鲍威尔近几个月的立场保持一致。其实,美国通胀胀个不停,市场皆知内中逻辑,从特朗普时期到拜登接棒,美国货币政策一直汩汩放水,财政赤字高居不下。从纾困计划到大规模基建再到所谓科技创新投资,拜登把烧钱买增长、投资化解美国竞争力后劲不足的焦虑呈现到极致。因此,开动印钞机,将美元剩余价值用尽,成为这届美国政府救经济的唯一手段。无论从市场预期还是基本逻辑看,美国“钱毛”都是必然的。且不说本次疫情,从上一个周期的华尔街金融危机看,美国几轮量化宽松(QE)后,美国通胀也是溢出到全球,使得国际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一直未能消弭。到新冠疫情来临前,美联储也没有真正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

鲍威尔将美国连续数月的通胀惯性称作“暂时”,目的就是一个,为白宫的经济政策背书,让这轮美国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取得令白宫满意的效果。

客观来说,美国疫苗接种速度加快,至今年上半年,美国疫情形势好转。拜登政府预期美国很快就能全面开放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增长或达20年来的高点:7%。虽然这比年初各大机构对美经济增长的预期有所回调,但7%的经济增长速度足以让美国引以为豪了。然而,进入7月份以来,美国疫情的有所反弹则给美国敲响了警钟,若提前开放经济美国或迎来新一轮的疫情。

也有机构对美国经济走势不那么乐观。7月16日,美国银行表示美国经济已过了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峰值,并下调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估值,从此前的7.0%降低至6.5%。

看来,不确定性依然是拜登政府面临的难题。即使美国疫情得到真正好转,若全球疫情仍未好转,全球化背景中的美国经济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和特朗普时代的单边主义不同,拜登政府追求的是“美国回来”,这虽然具有浓厚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但也不可否认美国经济要真正复苏,必须重新回归经济全球化。

按照“美国回来”的定义,美国也要在西方贸易伙伴的全球化中发挥关键作用。只是,英国7月19日的全面解封对仍严峻的疫情现状影响几何尚不清楚;欧盟则在抗疫和开放的选择中继续焦灼。而不管美欧等西方世界如何,中国依然是欧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今年上半年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对美进出口额都在大幅攀升,中欧贸易额也是一样。这也意味着,不管美国还是西方通过政治手段怎样加强反华,贸易依然是割舍不断的纽带。当然,这也让美国陷入困扰乃至尴尬:对华极端竞争已成政策主调,中美贸易纽带难免会受到影响,成为美国经济不确定性的关键因素。

继续通过宽松货币政策维持经济增长,成为美国政府的唯一选择。这并不奇怪,从国际金融危机到本次疫情冲击,美联储所能用的刺激经济手段只能如此。何况,拜登政府还有更强大的寅吃卯粮的大规模开支计划。忍受通胀,保证经济增长,提振市场信心,实现年内经济高速增长(7%),将是白宫和美联储的共同目标。在此情势下,鲍威尔自然“鹰”不起来。

联想到鲍威尔在特朗普时代的“怼”——始终不配合特朗普实施零或负利率,惹得特朗普要砸了鲍威尔的饭碗。似乎,鲍威尔亲拜登而讨厌特朗普。其实不然,当年特朗普逼美联储实施宽松政策,是为了个人私利的竞选连任,如今替拜登背书则是为了国家利益救经济。不要太高估美联储的独立性,为美国经济背书才是其使命。


作者张敬伟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