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撤军阿富汗:中国均衡外交将部分填补战略真空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7-21

美军撤出占领20年的阿富汗,在各方看来,阿“帝国坟场”的称呼所言非虚。美国撤出后,中国作为阿富汗的邻居和崛起国家,其在阿的角色是否会填补美国留下的战略空间,也广受关注。一种看法——主要是西方舆论——认为,中国如过度卷入阿事务,很有可能步当年苏联和今日美国的后尘。部分中国民众也有此担忧。

的确,阿富汗因战略地位重要,在过去一、两千年里,成为各路强权的必争之地,又因地形、宗教和民情,侵入阿富汗容易,但要征服却困难,最后往往都是暗淡收场,此乃阿富汗被称做“帝国坟场”的原因所在。美国这回撤出阿,当然是旷日持久地驻兵当地,徒耗国防资源,而当初占领它的目的却并未完全达成,塔利班不但没有消灭,反卷土重来,阿国的和平与和解看来仍遥遥无期;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因,即收缩战线,转移兵力,对付中国。华盛顿对此倒也并不隐瞒。

正是基于这一点,中方以及相当数量的观察家认为,美国“匆忙”撤兵阿富汗,意图是祸乱新疆。因为无论塔利班能否控制阿富汗,作为阿国最大的军事力量兼最极端的宗教势力,它都会渗透新疆,将伊斯兰极端势力输入中国,和新疆本土分离势力合流,而后者以及境外的“疆独”组织,如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等,也会借着美军撤离后的阿富汗混乱局面,进入阿国接受塔利班的庇护、受训,到新疆搞恐怖活动,从而构成对中国国家安全和统一的极大威胁。

华盛顿是否有该意图暂且不论,从美国频打“新疆人权牌”看,中国有此种担忧不奇怪。不过,在华盛顿看来,美国在过去20年投入大量的军事力量和资源于阿富汗,遏制了塔利班的扩张,维护了该地区的大致和平局面,为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环境,却也是事实。中国新疆近10年之所以有一个安定的发展空间,北京的治疆政策固是主因,但美国提供的这个公共品阻断了新疆极端势力和塔利班的联系也是因素之一;此外,中国的投资和产品也借美国提供的这个公共秩序进入阿富汗,等于是把阿富汗的发展契机送给了中国。我出兵出力维持秩序,你却来摘果子,华盛顿肯定会认为,此种傻事不能再干了。

北京难以否认它获得的这种外溢效应,尽管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也给中国带来了地缘困难,北京当然不希望在中美对抗日益加剧之时,美国在自己的边界驻军,然而和美军撤出阿富汗后对新疆可能发生的暴恐忧虑相比,北京显然更在乎后者。因此在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穿梭在中亚,频频向阿富汗各派力量包括塔利班喊话,努力以一个调停人的身份介入阿内部事务,以确保它们对中国保持友好关系。

看来中国在阿富汗的“逍遥日子”、想作壁上观是不可能了,北京不得不部分填补美军走后留下的战略真空。华盛顿也不会完全置阿富汗于不顾,在喀布尔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而北京对阿事务的介入,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让阿富汗不要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麻烦制造者,阻断新疆本土分离势力和塔利班及阿境内其他伊斯兰极端势力的联系,为中国的西部安全和中亚战略消除隐患。北京为此采取了和华盛顿不同的做法,后者单纯重视军事手段,崇尚武力,北京则从三个方面着手布局:一是经济开道,此乃北京“拿手好戏”;二是不干涉阿国内政,和阿富汗各派势力其中主要同喀布尔政权和塔利班搞均衡外交;三是借助和中亚国家特别是对塔利班有重大影响的巴基斯坦以及上合组织来约束阿富汗尤其是塔利班。

就这三个方面来说,北京打出的旗号是“阿人主导,阿人所有”,阿富汗的事情由阿富汗人民做主,呼吁阿各派政治力量实现和解,并愿为各派力量的政治和解提供舞台,支持它们到中国开会。在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期间及之后,北京支持的是反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及在它基础上组成的喀布尔政权,但在最近几年,随着塔利班某种程度的自我改造和转变,在塔内部分化出温和派和极端派后,北京也主动和塔利班联系,邀请塔利班代表团对中国进行定期公开访问。这种和阿富汗不同派系的均衡外交,能够最大程度使得中国有一个回旋空间。

图片来源:中国外交部网站


北京同时也利用和阿在传统和文化上联系密切的中亚国家,特别是巴基斯坦和上合组织等,从周边牵制阿富汗激进势力。作为中国的战略盟友,巴基斯坦也和塔利班关系深厚,是塔利班幕后的支持者,对阿富汗有很深影响。由巴基斯坦在北京和塔利班之间居中牵线,协调沟通,比北京单独面对塔利班有利得多。6月3日,王毅曾主持第四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提出阿富汗和平和解五建议,包括“推动塔利班回归政治主流”,对塔利班发出了友善信号。上合组织成立初衷是反对恐怖主义,虽然后来加入了其他议题,但防范“三恐势力”还是上合组织的一个核心目标,7月12日至16日,王毅也出访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并出席上合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重点就是阿富汗的边境问题。

当然,中国的行动和布局能否达效果,关键还得看塔利班买不买账。塔利班这些年也在慢慢转变,修正自己之前过于激进的意识形态,因为它明白,要重新夺取阿富汗政权,就必须和邻国搞好关系,赢得它们的支持,否则,将会陷入第一次执政时邻国都不承认的困境,这对塔利班并无好处。塔利班在1990年代末建立过全国政权,但其极端的教义色彩和做法让邻国担忧而失去它们的支持。这是塔利班政权在美国打击下迅速垮台的重要原因。现在它虽然控制着阿接近八成的地盘,但都在农村和山区,要想进军喀布尔,夺得全国政权并统治下去,就不能和周边国家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搞坏关系。所以,塔利班在加紧进攻喀布尔的同时,在外交上也主动走出去。7月7日塔利班派代表团前往德黑兰,与阿富汗政府代表展开磋商,承诺不让冲突波及伊朗边境;7月8日又派代表团去莫斯科,保证不将战线延至塔吉克斯坦境内,影响俄罗斯在中亚的既定利益。这些都是塔利班为夺得整个阿富汗,建立全国政权做外交布局。

吃过螃蟹的人才能够回味蟹肉的美味,尝到权力的甜头自然希望拥有权力,这是人性使然。塔利班既然曾经统治过阿富汗,如果此番可以卷土再来,肯定想统治时间长一点,毕竟大城市的生活和获取的利益要比在山沟里提着脑袋打游击来得舒适,对一般人更有吸引力,从这个角度说,权力确实对人具有腐蚀作用。塔利班无疑也不例外,尽管它奉行极端的宗教戒律。而在阿富汗这样极度贫困的国家实行稳固统治,实现和解,建立长期政权,发展经济,让民众过上好日子也就必不可少。这也正是中国可以帮助塔利班的地方。塔利班亦清楚这点,所以它近期才会通过发言人表示,欢迎中国投资阿富汗重建,并承诺保证中国人员的安全,也保证不会让“东伊运”借道攻击中国,以打消北京的疑虑。

北京亦很可能在塔利班一旦夺取喀布尔,重新建立政权后承认这个新政府,即使北京不会较快承认,也会加强同塔利班政权的联系。如此,塔利班投桃报李,更会约束“东伊运”和新疆本土分离势力在阿富汗境内针对中国的活动。

未来的中阿关系虽然对北京构成挑战,新疆本土和境外的各种独立组织和运动会在美军撤走后跃跃欲试,但塔利班为了自身存续和夺取政权的需要不大可能去支持它们对抗中国,惹恼北京;同时由于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北京更不可能对阿使用武力,因此中国和阿富汗的摩擦可能会存在,但类似苏联和美国的情况不会重演。


(作者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