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学者:尼赫鲁处理中印关系曾犯下什么大错?

来源: 南亚研究通讯时间:2021-07-20

导言

2021年6月,莫迪政府解密了一批战争史料档案。外界普遍认为,档案新政颁布正值中印加勒万边境冲突一周年之际,且选择公布的材料官方严格掌控,其目的在于影响公众对相关事件理解,并推进有利于印人党的历史叙事,具有极强的政治目的。近期,印外交部前司长Avtar Singh Bhasin撰写文章,批评尼赫鲁时期对华政策,指出尼赫鲁一厢情愿、错判形势,最终导致中印走向冲突。在当前莫迪政府持续对华示强导致两国关系处在重大关口的大背景下,Bhasin撰写此文一方面是为了给莫迪政府的强硬政策背书;另一方面也强调,尼赫鲁在边境问题上态度僵化、处理失当,对1962年战争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企图以此抨击国大党近期推动的反莫迪浪潮。特此转发“武大边海”编译的文章,供读者参考。

 

尼赫鲁担任第一任总理期间,印度以多种不同方式与中国进行了密切接触。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到1964年尼赫鲁过世,他对中国的态度经历了从高度信任到产生矛盾再到敌对的转变。基于广泛的档案调查和对官方文件的审查,包括首次获得的高度机密文件,我在《尼赫鲁、西藏与中国》这本书中试图捕捉尼赫鲁对中国的态度。

“中印两国是兄弟”(Hindi-Chini bhai bhai)这样的口号所显现的传统观点认为,中印关系如此密切以至于建立了兄弟般的友谊。然而,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机密文件显示,尼赫鲁与中国的关系是片面的,几乎不存在任何互惠。

中国怀疑尼赫鲁隐瞒了其对西藏的真实意图。在西藏问题上,中国没有给尼赫鲁任何空间,中国曾再三告知尼赫鲁,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绝不允许印度干涉。关键问题在于,印度对中国反对西姆拉条约的强烈情绪缺乏理解。中国宣称该条约是不平等条约,是帝国主义遗产,它没有签署该条约。而当中国根据1954年签署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Panchsheel agreement)将印度排挤出西藏时,尼赫鲁却对这五项原则表示赞赏,并称之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中国曾用许多缺乏尊重的言辞来诋毁尼赫鲁,称之为英美的“走狗”,并将尼赫鲁在联大提出的关于遣返朝鲜战争战俘的解决方案称为“万恶之母”(parent of all evils)。但印度没有理会这一点,因为它需要与当时不在联合国的中国合作。

甚至当中国显现出更关注巴基斯坦利益并为此而损害印度利益时,印度也没有过多在意。中国将印度与不丹的关系描述成黑暗的附庸关系(vassal system)的一部分,并称联合国应当关注不丹被奴役的状况。发生在1956年的西藏叛乱也被归咎于印度。

然而,尽管中印关系中有大量负面因素,尼赫鲁仍然急于维护“中印两国是兄弟”的幻觉,向公众隐瞒了两国关系中的矛盾。在前互联网时代,印度政府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政府选择发布的信息是公众唯一可以看到的新闻。

边界问题是中印关系的致命弱点,在这一问题上,两国的观点必须相互协调。当中国展现出灵活的态度时,尼赫鲁却立场僵化。他忽略了其观点中的许多缺陷,宣称无论有没有地图,印度的边界都不会改变(were what they were)。

在中印边界东段,1914年的“麦克马洪线”将达旺地区“割让”给了印度,但西藏当局对该地区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951年,之后才被印度占领。在中印边界西段,印度在1947年独立时,“印度地图调查局”(Survey of India maps)没有确定中印两国在阿克赛钦地区的边界,随后几年重印的地图依然如此。在1954年协定签署以后,尼赫鲁命令收回旧地图并发布新地图。印度政府在新地图中展示了一条全新的界线作为印度边界,并在此后不容许就新边界进行任何讨论。

但是,中印边界是国际边界,需要与利益相关方进行协商才能确定边界走向。然而尼赫鲁仍然毫不妥协,坚持认为中印边界是根据习惯界线和分水岭原则划定,已被大众广泛接受。他认为中国应当接受这条界线,没有必要再进行任何讨论。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期望,最终导致了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

不幸的是,尼赫鲁本人并不确定中印边界的具体位置。1959年12月8日,尼赫鲁在议会表示,他和他的外交部(编者注:尼赫鲁当时兼任外交部长)都对印度的立场有所怀疑。但他仍然表示,印度应当坚持自己的立场,时间会证明这样做是对的。一旦未来面临挑战,相比于1959年,印度将在更有利的位置上来应对挑战。

就在尼赫鲁讲话的几个月以前,外交秘书杜特(Subimal Dutt)表示,1896年划定的西藏-锡金边界是整条边界线上唯一正确划定的边界。这意味着在中印两国漫长的边界中,只有220km的边界得到了确定,(与中国协商)划定剩余的边界显然很有必要。但尼赫鲁总理仍然否认了这一点。1962年,印度为尼赫鲁的悲惨错误付出了代价,一直到今天,印度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本文转载自“武大边海”公众号2021年7月16日文章,原标题为《【专家评论】Avtar Singh Bhasin:尼赫鲁在中印关系上铸下大错》,原文来源于《印度斯坦时报》7月11日文章,作者Avtar Singh Bhasin为前印度外交部历史司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