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唱罢我登场:阿富汗的又一场大戏正在上演

来源:欧亚新观察 时间:2021-07-16

美国中央司令部本月13日发表声明称,从阿富汗撤军的工作已完成95%以上。根据美国总统拜登的最新表态,全部撤军工作将于8月31日前全部完成,早于今年4月宣布的9月11日,而当天正是“911恐怖袭击”事件20周年纪念日。至此,美国也终于步大英帝国和苏联的后尘,从被称为“帝国坟场”的阿富汗灰溜溜撤走了。盘踞阿富汗20年,美国突然撤军留下的“权力真空”谁来填补?阿富汗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安全黑洞”又有谁来负责?过去的一周,阿富汗域内势力粉墨登场,好不热闹。但前路漫漫,阿富汗人民期盼的和平曙光尚未真正到来。

在美国与塔利班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谈判并最终宣布撤军后,此前得到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军深知失去了美国大兵的庇护,单凭一己之力难以对抗已经将“农村包围城市”这一游击战策略运用得游刃有余的塔利班的进攻,因此早早向俄罗斯、土耳其、印度、伊朗等国发出维护安全的“邀请”,希望借助上述外部势力维持阿富汗局势稳定,至少帮助其维持名义上对国家的控制。但阿富汗问题不仅牵扯域内外大国神经,也与大国的全球博弈息息相关,正因如此,各方势力或按兵不动,或急不可耐,反应不一。

 

美国:重心东移

20年时间,2万亿美元军费,2200多名美军大兵性命……如果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只是拜登为中期选举积攒人气,显然不足以服众。诚然,“9·11”恐怖袭击事件的罪魁祸首本·拉登已被击毙,美国在“我们来阿富汗不是负责建设”的口号下可以离开了,但美国当年不惜代价进军阿富汗,难道就只是为了本·拉登吗?当然不是,至少不全是。美国如历史上的大英帝国和苏联一样,看中的是阿富汗不可复制的战略位置,可以如一把利剑插在其主要战略对手的腹地,牵制意义尤为重要。那拜登时代美国又为何匆匆离开呢,甚至仓促得连一个正式的交接仪式都来不及举行?

我们先要从拜登的外交政策调整说起。一生从政、民主党出身的拜登上台后,先是通过缓和与欧洲盟友关系重拾对欧洲的领导权,进而围绕“印太战略”拉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打造亚洲版“小北约”,随即不惜自降身段安抚俄罗斯,与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这一切动作背后都是其将战略重心转向太平洋的重要步骤,而此次从阿富汗撤军成为其战略重心东移过程的另一个步骤。正如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所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调整力量,应对中国的挑战”。

 

俄罗斯:务实观望

如果说美国撤离后阿富汗总统加尼最希望出现的“救兵”就是俄罗斯了,但前有苏联教训,现有美国榜样,且综合国力捉襟见肘的俄罗斯并不想急于趟阿富汗的浑水,深谙国际政治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尽管与阿富汗并不直接接壤,但因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及土库曼斯坦这三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接壤,而上述三国也正是当今被称为“俄罗斯战略腹地”的中亚五国中的三个,因此,阿富汗于俄罗斯而言,重要性可见一斑。一旦阿富汗局势失控,极端宗教主义、恐怖主义、难民、毒品等将一股脑涌入中亚,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塔吉克斯坦向阿塔边境增兵20000人后,俄罗斯利用其距阿边境约70公里的201军事基地进行应对,包括派遣教官对塔士兵进行训练及在边境地区组织有针对性的军事演习。本月7日,俄外长拉夫罗夫指出,莫斯科将竭尽所能地制止对集安组织盟国的任何侵略性行为,其中包括动用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区军事基地的实力。

对俄罗斯而言,真正的威胁远不止这些。此前美曾考虑在中亚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及巴基斯坦建立新军事基地的可能性,并将其列为“潜在的集结待命区”。但美国在上述国家开辟新的军事基地的想法立即遭到了俄方的警觉及反对。一方面,俄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警告称,美军从阿富汗撤出后如果转至中亚国家部署,对俄方而言“不可接受”,这将影响俄罗斯同美国的关系。里亚布科夫透露,早在上个月16日“普拜会”时,俄方就已经向美方表明了立场。另一方面,俄提前对上述潜在国家提出了“警告”。先是俄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代表俄方喊话,俄期望集安组织的伙伴和盟友不要这么做,之后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本月12日明确表示,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都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任何外国军队进驻其领土都必须经过集安条约组织的认可。

如前文所述,一个稳定的阿富汗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如何在不陷入这一泥潭的情况下达到这一目的,成为普京头疼的问题。

俄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司长卡布洛夫本月5日表示,俄方愿意为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提供认真谈判的平台,但前提是这两方认真对待谈判。这也就有了本月8日、9日,塔利班代表应邀访问俄罗斯的一幕,而双方主要讨论了阿未来政治进程,俄方呼吁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展开谈判,以组建联合政府。此次会谈对俄来说达到了预期目的。卡布洛夫14日表示,俄方正在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发展,塔利班深知任何损害俄罗斯中亚盟友安全的企图都将给塔利班自身造成巨大损失,因此塔利班已保证不会利用阿富汗领土侵犯第三国利益,包括俄罗斯和中亚国家。

 

土耳其:大国雄心

从在叙利亚、利比亚、“纳卡”冲突中与俄罗斯互怼,到因国内未遂军事政变事件与美国不睦,一心谋求复兴奥斯曼帝国往日荣光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断兵行险招,却又屡屡奏效,这使得其“北约第二军事强国”的信心更加膨胀。

与“邀请”俄罗斯出兵不同,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长期在阿富汗驻有约500人的部队,主要负责喀布尔机场的防卫。根据今年6月埃尔多安与拜登达成的协议,在美军从阿富汗撤离后,其留在当地用来保护俄外交人员及财产安全的约650名特种部队成员将由土耳其方面负责保护。

埃尔多安此举可谓一箭多雕。一是事实改善了此前交恶的美土关系;二是借机要求美国解除对土从俄罗斯进口S-400防空武器系统的限制;三是破天荒地向美国收“保护费”;四是彰显地区大国地位。向来利益至上的美国会答应土方的条件吗?让外界大跌眼镜的是,拜登居然答应了。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拜登为了集中力量转向亚太付出了多大的决心和代价。

但埃尔多安的雄心却不是一座机场和区区500人能够装下的。近期,土耳其军事力量直接进入阿富汗,公开支持政府军,土方甚至向阿富汗政府军赠送了7架“黑鹰”直升机及相关装备,并表示未来将继续向政府军提供37架“黑鹰”直升机及两架A-29轻型多用途攻击机。这对于毫无防空能力的塔利班而言,打击将是巨大的。也正因如此,塔利班方面12日已经向土耳其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土方根据塔利班与美国(北约)达成的协议,在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军队先后撤离阿富汗后,于今年8月底前全部撤出阿富汗,否则将遭受灭顶之灾。

请神容易送神难,对于怀揣大国梦的埃尔多安而言,在叙利亚尚敢与俄罗斯硬扛,甚至在2015年11月还“意外”击落了一架俄军苏-25战机。对于已经进入阿富汗并占领喀布尔核心区域,且得到拜登支持的埃尔多安而言,阿富汗的序幕或许刚刚拉开。

 

印度:心怀鬼胎

几乎与土耳其同一时间踏入阿富汗这个“大国坟场”的还有另一个自诩的大国,那就是印度。作为美国的帮佣,印度在阿富汗投入巨大,且从历史上的莫卧儿帝国至今,印度对周边的国家向来有领土野心。

与莫斯科观望立场截然不同的是,看到阿富汗有可乘之机后,印度迷之自信,一头扎进了阿富汗这个漩涡。

本月11日,印度空军两次出动美制C-17战略运输机,从印度出发后绕飞巴基斯坦领空,借道伊朗飞达阿富汗坎大哈机场,为阿富汗政府军运送了约80吨苏制122毫米炮弹和轻武器弹药。同时,担心遭到塔利班的报复,印度暂时关闭了驻阿富汗坎大哈领事馆,大约50名印度外交人员从当地被撤走,而12日塔利班就宣布占领的该领事馆。更早些时候,印度媒体甚至放出消息称,将派出20万军队出兵阿富汗,帮助政府军维持政权,而塔利班将不堪一击。

与土耳其相似,印度积极参与阿富汗问题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一是经济利益驱动。印度目前是阿富汗的第二大外来投资国,在阿投资达30亿美元,仅次于中国,印度在阿富汗的投资领域包括交通基础设施、水电、电信等民用基础设施以及医疗、教育等,而阿富汗丰富的矿产储备更是让印度垂涎不已。二是地缘政治因素。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虽说国力不济,但对阿富汗拥有其他国家难以匹敌的传统影响力,一旦塔利班上台后倒向巴基斯坦,是印度不愿看到的,而从地理位置上看,印度还希望通过对阿富汗的影响起到部分制衡中国的作用。三是大国心态作祟。印度早已不满地区大国的地位,甚至一度谋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近年来更是在国际事务上追随美国脚步,尤其在亚太地区作为美国的马前卒频频向中国挑衅,此次迎合美国意愿出钱出力帮助阿富汗政府军,甚至不排除未来直接派遣部队进入的可能,目的就是彰显大国地位的心态需要。

印度当前是否有能力在阿富汗搅局姑且不论,但其立场与俄罗斯出现一定矛盾却已显见。本月9日,印度外长苏杰生到访俄罗斯,尽管双方外长仍强调“印俄关系是二战之后最稳定的重要关系之一”,但苏杰生的两大目的均未达到。一是替美国做说客,希望拉俄罗斯加入遏制中国的“印太海洋倡议”,连拜登与普京面谈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苏杰生自然遭到俄方拒绝,俄主流媒体《独立报》更是在此期间发表了题为《俄罗斯与中国决定做“永远的兄弟”》的文章,对中俄两国的关系进行了褒奖。二是阿富汗问题,尤其是支持政府军的立场。虽然塔利班仍被俄罗斯定义为恐怖组织,但俄方已经表示可以与塔利班合作,而俄对宿敌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自然不抱好感和希望。俄印立场相左是显而易见的。值得玩味的是,结束莫斯科之行后,苏杰生随即到访与俄罗斯关系不睦的格鲁吉亚,这也是格鲁吉亚1991年独立以来,印度外长首次对该国进行访问。要知道,在本月3日总统刚刚签署的新版《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中,俄还首次将印度称为“特殊优先战略伙伴关系”。可笑吧?国际政治或许就是如此。

 

伊朗:出面调停

与上面提到的几个风风火火的国家不同,阿富汗的邻国伊朗此次可谓关起门来干大事。

美伊关系紧张,伊核问题谈判更是进入关键时期,撤离阿富汗后,美国不愿看到阿富汗倒向俄罗斯,更加不愿看到其倒向伊朗,毕竟,拥有宗教、语言、地缘优势的伊朗对阿富汗的影响不可忽视。

与俄罗斯相似,由于与美关系不睦,对美国扶植起来的阿富汗政府军,伊朗并不感冒,也没有利益瓜葛。虽然并不能简单的说伊朗在两者间选择了塔利班,但至少是带有倾向性的。

一方面,本月7日,就是塔利班代表团访问莫斯科之前的一天,应伊朗方面的邀请,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代表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对话会。伊朗外长扎里夫表示,美国在阿富汗持续近20年的战争造成重大伤害,并以失败告终。阿富汗人民和政治领导人必须为他们国家的未来做出艰难的决定,而伊朗支持阿富汗内部谈判进程,以解决阿富汗当前的冲突和危机。要知道,俄罗斯8日还在呼吁阿富汗和谈的时候,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代表已经在德黑兰礼节性的“握手”了,虽然在国内双方仍在刺刀见红。

另一方面,作为邻国,阿富汗局势稳定也符合伊朗的利益。由于塔利班已经控制了广大农村,而几乎所有边界地区都在塔利班的实际控制之中,为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伊朗也做出军事应对准备。有消息显示,伊朗已经在边境地区部署了大批130mmM-46榴弹炮及数个装甲师,随时准备应对冲突升级。

至于谈到未来打算,伊朗与俄罗斯的立场更为接近,只要战火不烧到本国或盟友,外溢效益不明显,伊朗乐见阿富汗通过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国内问题,出兵染指阿富汗,对伊朗来说并不合算。

一个稳定的阿富汗符合俄罗斯、伊朗及中国利益,但美国显然不愿意看到一个稳定的阿富汗,即便其已经选择从阿富汗撤军。在美国的设计中,一旦阿富汗政府军被塔利班击败,美国还有“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可以利用。阿富汗越乱,客观上对俄罗斯、伊朗及中国的牵制作用就越大,也更加能够配合其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的总体部署。随着土耳其、印度的强势介入,给阿富汗局势平添更多变数,“代理人”战争或在阿富汗再次上演。

 

作者:刘军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