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进入倒计时,统俄党领跑选举

来源: 欧亚新观察 时间:2021-07-09

 

9月19日俄罗斯将举行新一轮国家杜马选举。目前各政党正在紧锣密鼓进行选举的筹备和宣传。俄罗斯独立智库R.politik近期对各政党选举筹备情况进行了梳理和分析,现将其主要内容译出,供参考,观点不代表欧亚新观察工作室立场。

6月19日,“统一俄罗斯”党召开代表大会,选出参加国家杜马选举的候选人名单,其中包括单一席位选区和联邦选区两部分。联邦选区候选人名单包括57个地区集团(2016年有36个)和48个州长集团(2016年有19个)。这是统俄党领袖梅德韦杰夫作出的决定。作出这一决定的意图是要将地方行政长官与政党直接联系起来,他认为政治精英试图与政党保持距离对选举是一种威胁。此外,“同一个地区、同一个地区集团”的原则有助于调动行政资源,使用国家工具来赢得选举。

 


领衔统俄党参选的前五人

统俄党参选名单是近期讨论最多的政治问题之一。最终决定是在最后一刻做出的,党内许多要员事先并不知道普京会挑选谁。有趣的是,总统在6月19日上午亲自给名单中联邦区的每一位候选人都打了电话。

领衔统俄党名单的前五人情况如下。

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他是继普京之后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政治人物。普京选择他排名第一并不令人意外。1999年12月,他曾领导“统一俄罗斯”党(当时称为“统一党”), 2003年时任内政部长鲍里斯•格雷兹洛夫在参选名单中排名第一,沙伊古排名第二。作为国防部长,绍伊古与普京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然而,这不意味着普京认为他是可能的继任者,因为普京更愿意让这些候选人远离公共政治。对于像绍伊古这样的人物来说,加入统俄党是他的负担,而不是政治红利。一些人认为,他可能在选举后辞去国防部长一职,尽管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选择绍伊古似乎纯粹是为了选举,他很受欢迎,可以给该党带来额外的政治威望。

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选择,因为拉夫罗夫与绍伊古不同,他从未参加过国家杜马选举,也与该党没有密切联系。他不是政治家,而是职业外交家。拉夫罗夫很受欢迎,他的支持率排名第四,仅次于绍伊古和米哈伊尔·米舒斯京,因此,他可能会提高统俄党的胜选机会。但他的参与也表明他的政治地位正在削弱。与绍伊古不同,拉夫罗夫考虑辞职已经有很长时间,有猜测称,尤其是在2018年,他几乎差点辞职。他真正的政治影响力与外交部角色的萎缩并不相符,外交部更像是普京的喉舌而不是外交政策制定的中心,除此之外还有拉夫罗夫71岁的年龄问题。有人说他病了,累了。如果对绍伊古来说,领导党的名单是正常的,那么对拉夫罗夫来说,这代表着日益增加的政治风险、脆弱性和越来越多令人头痛的问题。他没有出席大会,这意味着他不会深入参与国家杜马竞选活动。

莫斯科科姆纳尔卡医疗中心主任医师丹尼斯·普罗岑科。他是俄罗斯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的首席医师,已成为许多俄罗斯人心中的英雄,是奋战在疫情前线的杰出医生。一位与克林姆林宫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就在大会召开的四天前,克林姆林宫竭尽全力说服普罗岑科参加竞选,普罗岑科否认了他可能参加竞选的传言,因为他真心不想从政。

全俄人民阵线联合主席叶莲娜·什梅廖娃。她是人才与成功教育基金会(Talent and Success EducationFund)的负责人,该基金管理普京最喜欢的项目——天狼星教育中心(Sirius Education Centre)。什梅廖娃也曾协助普京的2018年总统竞选,并因与普京核心圈子关系密切而闻名,将其列入统俄党竞选名单是普京的个人选择,她可能被认为是普京在党内的个人代表。

儿童监察专员安娜·库兹涅佐娃。她不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角色,而是精神纽带的象征,代表家庭和孩子的传统价值观。她因与国家杜马议长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关系密切而闻名。在此之前,她在2016年赢得了党内初选,并出现在沃洛金领导的地区政党名单上。有趣的是,该党的名单表明沃洛金很有可能在新议会中继续担任议长。

普京在统俄党代表大会上说:“在我看来,这份榜单的前5名,应该包括长时间在政界中的人,我们通常称他们为政治重量级人物,但也应包括相对较新的人物。”他认为,这些人应该代表国家最重要的发展方向。

在提出党内联邦区名单前五名的设想时,普京没有提及梅德韦杰夫。梅德韦杰夫对候选人名单发表评论时称这是他和普京共同做出的决定。梅德韦杰夫对党内来说是一个有负面影响的人物,他登上榜首的机会非常渺茫。据美杜莎网站分析,普京在大会召开前三、四天通知梅德韦杰夫这个决定。许多人将这解读为公开羞辱的标志,但应该更加谨慎地看待这一点:梅德韦杰夫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一位完全忠诚和可靠的前总统。他没有出现在名单上是合乎逻辑的,而且他仍然是该党的正式领导人。

另一个有趣的决定是米舒斯京的缺席。一些人认为他愿意成为首要人选,因为他是总理,拥有很高的支持率,但显然普京否决了这一提议,因为这将极大地提升他的影响力。然而,内部信息显示,事实并非如此。米舒斯京非常不愿意领导这个党,并向普京表示,他希望把工作重点放在政府事务上。米舒斯京在政治上非常谨慎,他的技术官僚身份使他免受政治风险。

统俄党选举名单的前五名是根据政治和选举逻辑列出的,没有考虑党内利益平衡。至少梅德韦杰夫现在仍然是该党领袖。统俄党总委员会秘书安德烈·图尔恰克(Andrei Turchak)没有参加选举,他可能有一天会领导联邦委员会。俄罗斯法律也提供了在选举后拒绝国家杜马授权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认为仅仅是“火车头”,这是地方州长们的惯例。在任何情况下,党内现在有或多或少5个重量级政治选手,但实际上只有绍伊古是该党的正式党员。克里姆林宫已经放弃支持其他政党的想法,意味着统俄党将扩大其作用,使其获得更多的回旋余地。


与体制内反对派的交易

尽管早些时候图尔恰克说该党将在所有选区都提名候选人,但实际上,统俄党在225个单一选区中的220个地区提名了候选人,并未覆盖所有选区。统俄党的消息人士和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人士称,他们不想重蹈2016年的覆辙,当时统俄党在17个选区没有提名候选人,而是向反对派作出了让步。消息人士解释说,与体制内反对派进行交易可能会在未来造成风险:例如,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前行政长官谢尔盖·富尔加尔,2016年由于克宫和自民党的交易获得胜选,帮助他获得人气地位,并随后在 2018年州长竞选中赢得了胜利。

然而,还是出现了一些交易。根据统俄党大会结果,在第177号坦波夫选区和莫斯科的三个选区(第198列宁格勒选区,第200梅德韦科夫斯基选区,第205普列奥布拉任斯基选区),统一俄罗斯党没有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坦波夫区让给了“祖国”领导人阿列克谢·茹拉夫廖夫,他在沃罗涅日地区赢得了之前的选举。莫斯科的列宁格勒区和上次竞选一样,让给支持公正俄罗斯党的住房和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加林娜·霍万斯卡娅。梅德韦科夫斯基选区让给德米特里·佩夫佐夫,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区选区让给以独立身份参选的阿纳托利·沃瑟曼。

在阿迪格的一个选区,统俄党没有正式提名候选人,而是决定支持雷兹尼克。2016年也曾采用过相同方案。雷兹尼克被称为保险市场的灰色主教,他是一位有影响力的立法者,与普京的朋友尤里·科瓦利丘克关系密切。有趣的是,在奔萨地区有一个“保留区”,让给公正俄罗斯党的代表亚历山大·萨莫库加耶夫。

尽管统俄党在选举中的地位更加脆弱,但克里姆林宫仍决定限制与俄共和自由民主党的交易,这次竞选将受到更严格的控制和管理。任何独立候选人,无论是来自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将不被允许参加竞选。如果克里姆林宫想在国家杜马有更大的影响力,它希望推动体制内反对派在与总统政府的关系上变得更具建设性和更加顺从。

 

编译 | 王小白    来源 | R.politik    图片 |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