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桑岱:蒙古国在东北亚的角色及意义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6-17


2016年6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同俄罗斯总统普京、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举行中俄蒙元首第三次会晤。图源:新华网

众所周知,蒙古国是亚洲东北部的一个内陆国家。蒙古国属于东北亚这一地区的主要原因就如下:第一,蒙古国整个东部地区都属于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蒙古国的整个地理都向太平洋倾斜。因此,许多淡水最干净的河流(例如色楞格河流入贝加尔湖,然后流入阿穆尔河以及赫尔伦河、奥农河、乌尔兹河和喀尔喀河)流经俄罗斯和中国,流入太平洋。数百年来,它一直滋养着该地区及其人民,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对于这一切,蒙古国人没有获得任何税收或付款。这是蒙古国为该地区和流域带来的益处。蒙古国的环境、资源、野生动物和气候在许多方面与该地区密切相关。因此,蒙古国的所有环境和生态问题都与东北亚的生态以及整个亚太地区的生态密不可分。这只是地理和环境的问题。第二,从地缘政治上看,蒙古国地处中俄两个大国的中间,是连接东亚与欧洲、东北亚与中亚的最短通道。蒙古国是铁路、公路、航空和通信的主要枢纽,也是地缘战略位置。第三,东北亚很大一部分人与蒙古人的历史文化、风俗习惯、信仰、生活条件等有联系。


蒙古国地理位置     资料图

蒙古国在东北亚地区的政策和利益的意义在于,经济增长和发展。这也是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最重要因素。这就是为什么各国都在为发展而竞争。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发展问题并不是在一个国家解决,而且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在全球和区域层面来解决。因此,符合区域合作和一体化的发展是蒙古国最重要的因素。因此,加强在东北亚地区的地位,积极发展双边和多边关系与合作,是蒙古国外交政策的重要方向之一。

事实上,东北亚地区国家拥有丰富的资金和技术资源,对我国当前和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另一方面,蒙古国的自然资源(金、铜、石油、铁矿石、炼焦煤、铀等)和各种农业原料对本地区国家带来益处。最重要的是加强东北亚地区的安全,东北亚地区国家支持蒙古国在这方面的政策和活动。蒙古国的优势在于,与任何东北亚国家都不存在领土、边界、财富、文化或民族冲突。

蒙古国平衡的多边外交政策将与中国、俄罗斯、美国、日本、韩国和朝鲜的关系带来新的发展,改善蒙古国政治经济发展所必需的内外环境。明确其国际地位,外国人认为这是对东北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贡献。由于这一政策,两个周边国家和东北亚地区的主要国家与蒙古国相互平等发展、相互尊重的关系,增强了蒙古国的独立性,促进了蒙古国经济发展,提高了蒙古国的国际威望。可以说,蒙古国的这一外交政策具有明显的积极作用。

这一切都是蒙古国社会重大改革的结果。为了巩固这一成果,使蒙古国与东北亚地区国家的关系与合作更加有效和多方面很重要。这应该通过与我们两个永恒的邻居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来实现。这种情况和机会是由于我们两个邻居的友好态度而创造的。例如,2014年8月中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蒙古国期间,在道路和交通领域签署了一项重大协议。尤其是人们讨论已久的铁路运输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因此,蒙古国将能够利用中国七个港口将其产品出口到国外市场。双方还同意降低运往中国海港的铁路关税。

蒙古国将把产品运往辽宁和河北两省的海港,这些港口是中国的主要贸易点。中国七个港口中的大部分将与比奇格图相连。此外,1955年的“蒙中铁路”协定经过修改,允许蒙古国开放四大铁路口岸。例如,包括扎门乌德口岸,我们将能够通过五个铁路口岸将我们的货物运送到中国港口。新开放的口岸中值得一提的是孙布尔口岸,它是距离中国吉林省、图们江、朝鲜和亚洲东部最近的口岸。我们使用铁路运输将我们的产品运送到海港。如果我们解决我们内部的问题,比如我们还没有解决的铁路轨距,我们的产品到海港的方式就会更加开放。

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于2019年9月4-6日在俄罗斯举行,蒙古国总统巴特图拉嘎参加并表达了蒙古国的利益、政策、原则和立场。他还会见了日本和印度总理以及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代表,讨论了未来的关系与合作。


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于2019年9月4-6日在俄罗斯举行,蒙古国总统巴特图拉嘎参加并讲话    资料图


蒙古国要参与东北亚的发展,首先要在俄罗斯远东地区设立贸易使团,装卸蒙古国主要出口产品煤炭和铜的码头,向世界市场供应原材料,已同意有一个交货口岸。在东方经济论坛期间,俄罗斯领先的运输和物流公司菲斯阔(Феско)宣布,已完成与蒙古国的“额尔德尼斯塔旺陶勒盖”公司的合作建设煤炭码头的可行性研究,该项目利用俄罗斯远东的扎鲁比诺港口。这将是通过二级门户而非单一门户向日本、韩国、印度和世界其他地区运送蒙古国矿产和农业原材料的基础设施。

蒙古国正在努力建设基础设施,以通过其邻近的海港获得贸易、投资和其他机会。第一,为积极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蒙古国旨在加强联合机制的运作,实施在三个国家之间建立“经济走廊”的计划,作为与俄罗斯协调发展交通基础设施的一部分。第二,按照国际标准开发和升级蒙古国的乌兰巴托铁路公司和道路。第三,在东北经济论坛提出建立东北亚一体化能源网络的背景下,两国同意共同开发电力、基础设施和投资合作项目,并进行详细的经济研究。

尤其是东北亚地区一体化电网的建设,有望惠及该地区的每个国家。研究已经证明,加入这样一个全球和区域能源网络对蒙古国、韩国、日本、中国和俄罗斯具有巨大的经济和财政利益。最大的优势是该地区的主要国家都在积极表达他们对从蒙古国获得清洁能源的愿望和兴趣。

连接技术出现了,现在我们直接进入下一阶段,讨论在何处实施哪些项目。除了我们蒙古国的煤炭(焦炭)、石油、铀等自然资源外,他们还勘探和发现了太阳能、风能和广阔土地等广阔资源,这些资源是另一种能源。

如果这样一个项目实施了,就会有新的投资进来,会有新的项目出现,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会引入新技术等等。同样明确的是,东北亚地区主要国家的能源消耗量很大,并打算逐步停止产生大量二氧化碳,尤其是不要在自己的领土上这样做。因此,我们蒙古国人仍然需要明智地、创造性地、务实地利用这些兴趣和目标,最重要的是,行动缓慢而不懒惰。

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其经济基础设施的发展。发达国家在很短的时间内的经验表明,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采取果断的措施,以发展基础设施作为经济基础,经济和人民生活因此得到改善。因此,我国国内和过境运输基础设施的发展是我们当今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事实上,如上所述,我国的地缘政治位置处于该地区和其他国家的利益中心。

另一方面,我们两个邻国之间的贸易额稳定增长。东亚和欧洲之间的贸易和其他交流也在增加。基于这一切,蒙古国过境贸易的真正机会可能会增加。在此背景下,2016 年 6 月在塔什干举行的蒙古国、俄罗斯和中国国家元首会议上批准了蒙俄中“经济走廊”计划。该方案融合了蒙古国的“发展道路”、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包含了三国合作的诸多重要目标。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是这里的一个关键问题,计划建立一个自由经济区和一条生态旅游路线。该计划包括三方将在公路和铁路走廊、过境运输、扩大产业合作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共同实施的32个项目。它们应该在5年内建成。那么,这些项目如何影响蒙古的地缘政治环境,这三个国家的经济走廊如何造福蒙古国,又将如何实施?

据说,蒙古国将在三个国家的经济走廊中发挥连接作用。这个基础设施直接关系到蒙古国的命运。因此,我们不应顾及所有的风险,在任何情况下都将铁路和公路网完全委托给他们。俄中当前的共同利益能否长久?如果他们的利益在任何时候受到侵犯,我们国家就会发生很多事情。然而,可以肯定地说,通过这条走廊项目加强与邻国的经济联系,加速发展的条件已经具备。与此同时,韩国提出的“欧亚倡议”项目也开始在该地区实施。据称,在该项目框架内,可以开展朝俄三方合作,蒙古国也有可能加入。中亚经济合作组织(CAREK)也以“好邻居、好伙伴、好态度”为使命正在实施。此外,我国最近对东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东盟在一体化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从地理上看,蒙古国不是东南亚国家,但需要认真考虑成为东盟公式下一个国家的可能性。因此,蒙古国参与区域一体化与合作具有诸多机遇和前景。

但在这一切中,蒙古国需要做好研究,协调政策和活动。当然,因为它是一个小国,它支持大国的倡议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最重要的是好好研究,能够把某些东西巩固、捍卫、宣传、“保留”给自己。为此,蒙古国愿支持和协调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各个方面进行特定领域的研究工作,关注国家层面的研究工作,提供适当的资金,以实际形式支持,并在公共政策中反映其结果。我还要特意向蒙古国政府提出建议和强调,我们要正确识别资源和力量,以共同理解和共同政策在地区层面开展合作。所有这些都适用于蒙古国。

历史上,蒙古人和中国人共同生活了数百、数千年,彼此相知。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之间存在过联盟和冲突,这㛑是历史事实。蒙古人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依赖保持警惕。众所周知,所有这些历史事件的细节仍然存在于我们双方。

近年来,在东北亚国际合作框架内,蒙中友好合作关系发展顺利,成果丰硕,这是互利的,不能否认或歪曲它。但双边关系和信任非常重要。“互信”对周边国家非常重要。

 

作者:Л.海桑岱(ЛУВСАНГИЙН ХАЙСАНДАЙ),现任蒙古国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顾问、科学博士、教授。
1959年-1965年,在俄罗斯莫斯科外交学院学习;
1965-1966年《蒙通社》文员;
1966-1973年蒙古国学生会副主席,青年联合会中央对外关系部部长;
1974-1992年蒙古国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研究员、科学秘书;
1990-1994年在俄罗斯科学院多尔诺达欣研究所担任客座研究员;
1995-1999年在蒙古国科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担任首席研究员和编辑,蒙古国科学院和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在该研究所任职14年;
2000年任蒙古国科学院和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2001年被授予教授称号;
2005年被授予“蒙古国荣誉科学家”称号;
2005年被选为联合国国际信息学会国际信息学院正式成员。
翻译整理:黄佟拉嘎,辽宁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院在读硕士生;照日格图,内蒙古社科院“一带一路”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