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首脑线下会晤强化遏华同盟关系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5-18


2021年4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美国华盛顿白宫举行联合记者会

2021年4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日本首相菅义伟进行线下会晤。此次会晤对两国领导人而言都有特殊意义,这既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接待访美的外国领导人,也是菅义伟作为日本首相首次访美。会后,双方发表了题为《新时代的美日全球伙伴关系》的领导人联合声明,表示美日联盟是印太地区乃至全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石,强调要共同应对由新冠肺炎疫情及气候变化带来的全球性挑战,维护自由开放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白宫还发布了《美日富有竞争力与弹性(CoRe)的伙伴关系》简报,表示美日双方要推进科技创新合作,在疫情防控、气候变化等方面加强合作,深化民间文化交流。拜登在会后形容会谈“富有成效”,“我们迎来了美国和日本友谊的新时代”;菅义伟也称会谈“成果丰硕”。

然而此次美日首脑会谈的议题重点不在于美国或日本,中国实际上成为了会谈双方的核心关切。在联合声明“(美日)同盟:打造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部分,拜登和菅义伟就中国对印太地区和世界产生的影响交换了意见,并宣称对中国“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不一致的行为”表示担忧。声明几乎涉及了所有对华争议问题,美日不仅插手南海问题、香港及新疆事务,还直接提及台湾问题(“我们强调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这是自1969年以来时隔52年日美首脑联合声明再次直接提及台湾问题。对于美日联合声明中明显干涉中国内政的内容,中国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指出美日言论已经完全超出正常发展双边关系的范畴,实则是拉帮结伙搞“小圈子”,煽动集团对抗,并要求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立即停止损害中国利益,表示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除了在声明中直接插手中国内政,美日还有意在经济、科技等领域强化构筑“新时代的同盟关系”,其意也剑指中国。在《美日富有竞争力与弹性的伙伴关系》简报中,美日具体阐述了三方面内容。第一,美日将侧重于竞争力与创新,加强在人工智能、航空航天、开放5G网络、信息与通信技术、数字经济与网络安全、敏感产品供应链、生物技术、量子信息科技等领域的深入合作;第二,美日将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在疫苗研发等事务上加强与澳大利亚、印度等印太地区国家的协调,推动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建设;第三,美日将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在清洁能源及相关领域密切合作,以促进绿色可持续的全球增长与复苏。其中,第一点是美国对华科技战白热化的重要表现,在承诺修复美欧关系、联手对华科技竞争后,美国将日本也拉进了构筑科技同盟的“小圈子”,未来美日将在高新科技等重点领域与中国形成对抗;第二点提及美日将推动长期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建设,但眼下美日的防疫重点明显落在了印太地区,目前中国因疫情防控成效显著而大大提升了国际影响力,美日强调要在印太地区推进疫苗的研发、生产与供应,其目的在于巩固日美澳印同盟体系并抗衡中国的“疫苗外交”。

美日强化遏华同盟关系其实有因可循。首先,拜登政府上台后加快“重返多边”的步伐,加大了对盟友的拉拢力度,日本作为美国重要的亚洲盟友,自然也成为美国重点拉拢对象;而日本长期以来坚持外向式地区合作策略,有意引入和借助美国力量在东亚地区合作中制衡中国并争取地区合作主导权,因而与美关系更为亲近。疫情之下,面对表现稳定的中国经济以及快速扩张的中国国际影响力,美日任何一方都难以独自应对,双方都迫切需要来自相同价值观的盟友的支持,因此美日对彼此的依赖感有所增强。第二,美日宣称要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但他们所说的秩序却是根植于所谓西方式“普世价值”之上,本质是要维护国际规则体系中西方发达国家的主导地位,借由规则的延续与重塑拓展本国利益。然而,美日的这种意图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演进方向却是背道而驰,以中国为代表的广大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正在着力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全球治理规则体系。由此,美日等西方发达国家寻求加强联合,共同遏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重塑国际规则体系方面的努力,世界主要大国间的制度与规则竞争硝烟难散。第三,日本菅义伟政府为迎合国内政治需要,对美国的遏华要求予以积极配合。当前日本面临着严峻的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东京奥运会也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为提振支持率,菅义伟政府试图以外交手段与成果转移国内矛盾与不满。并且,菅义伟政府所代表的自民党将修改和平宪法、为日本军事松绑作为重要政治目标,美日联合声明中写入了日本“强化自我防卫能力的决心”,并且渲染了所谓的来自中国的威胁与挑战,这都有利于自民党实现其政治目标。

对于美日强化遏华同盟关系的举动,中国需要保持高度警惕,并要未雨绸缪,做好反遏制的应对方案。不过客观而言,美日遏华同盟也并非铁板一块,美日双方的对华政策存在“温差”。与明确对华强硬的美国不同,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日益密切,若日本与中国关系真正发生破裂,那么日本所要面临的经济冲击将是日本所难以承受的。因此,除部分领域外,日本并不愿意完全与中国“脱钩”;某种程度上,日本甚至有意成为协调中美对话的桥梁。这在美日联合声明中也有一定的体现,如不直接写明台湾,而是使用“台湾海峡”的措辞,同时提及与中国进行坦诚对话的重要性并承认有必要在共同关心的领域与中国开展合作。对日本而言,在战略上追随美国同时在策略上与中国保持协调能使得日本获益最大,而这恰恰是中国能加以把握并予以利用的一点。中国可灵活运用自身经济实力优势加强与日本企业产业的利益联系,同时妥善应用经济制裁等手段对日本形成威慑,由此分化美国拉拢的遏华同盟体系,着力削弱这一同盟体系对中国未来战略发展造成的破坏力。

 

作者:孙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外交项目组特约研究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