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中产梦碎,文在寅政绩难保

来源:看世界杂志时间:2021-05-08

所谓“平等的机会、公正的过程、正义的结果”口号,毁于文在寅政府一桩桩公职人员丑闻。而保守派在补选中获胜后,国民力量和国民之党两大在野党已开始讨论合并事宜。

 
 

距离下届韩国大选已不到一年,总统文在寅及执政党的支持率连番触底。近期,韩国两大市的选民更是用选票给了执政党沉重一击。

4月8日,首尔、釜山市长补选结果出炉。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惨败,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大获全胜,以高票斩获两大市长之位。

鉴于此次补选被视为“大选前哨战”,该结果为执政党的大选前景亮起红灯,韩国政局或将发生巨变。

一、执政党遭遇滑铁卢

这是近五年来,进步派共同民主党首次输掉的重要选举。

该党此前一路高歌猛进,在2016年国会选举、2017年总统大选、2018年地方选举、2020年国会选举中取得“四连胜”。尤其是去年4月的国会选举中,因为优异的抗疫表现,该党一举拿下3/5的议员席位,成为超级执政党。该选举前后,文在寅本人的支持率也超过60%。

这是自1987年韩国民主化以来,第一个取得如此胜利的政党,以至于有学者基于此预测,共同民主党或将开启长达几十年的执政。


共同民主党2017年至2019年的支持率(来源:Newsweek)

然而,国会选举大胜的一年后,情况已经截然不同。

4月7日,韩国进行了地方领导与议员的补选正式投票。该补选涉及包括首尔市长、釜山市长在内的21个官员或议员的席位。补选所覆盖的选民总数约1216万,超过韩国总选民(约4400万)的1/4,故这场补选也被韩媒赋予了“大选试金石”的意义。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两大市长的补选。首尔和釜山是韩国的第一和第二大城市,人口分别占整个韩国的20%和7%。且这两个城市是韩国重要的经济产业中心。首尔市长更被认为是仅次于总统的,第二大民选官员。

在这两大城市,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均以悬殊票差,拿下市长职位。


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吴世勋

据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4月8日消息,在首尔市长补选中,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吴世勋斩获近280万票,得票率57.50%,以绝对优势夺得首尔市长一职。且吴世勋在首尔25个选区全部获胜,在江南区得票率是对手的三倍。这与2018年地方选举中,共同民主党在除瑞草区以外的24个区均获胜,形成鲜明对比。首尔市政治格局时隔3年“大变天”。

在釜山市长补选中,在野党也完胜。国民力量党候选人朴亨埈,以近两倍的得票率,力压共同民主党候选人金荣春。

在野党不仅将首尔和釜山的市长之位皆收入囊中,还在余下的19个补选席位中,拿下13个,可谓大获全胜。

二、年轻一代倒戈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动力是,年轻人(二三十岁一代)对进步派的背离。

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学者牛晓萍告诉南风窗:“一般来说,韩国年轻人的理念与进步派更契合,整体上偏向支持进步派政党。在韩国年长民众中,则有年龄越大,越保守的特点。这在之前的总统选举、国会选举中都有所体现。”

而在这次选举中,传统观念上属于进步阵营票仓的,18至39岁年龄段的民众,出现转向。


文在寅

根据KBS、MBC和SBS三家电视台的联合出口民调,18–29岁的选民中,有55.3%选择了保守派候选人吴世勋,民主党的朴映宣仅获得33.4%的票数。而在30–39岁选民中,保守派政党的得票率也超过一半,为56.5%。其中男性年轻选民的态度尤其明显,近70%的二三十岁男性,呈保守化倾向。

“事实上,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牛晓萍告诉南风窗,“这次补选结果,是韩国民众出于对文在寅政府的失望,而做出的‘回溯性投票’,即用选票来惩罚现任政府。”

年轻民众何以对执政党持负面情绪?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学者李成日告诉南风窗,原因主要有三点:

首先,执政党公正、平等的形象崩塌。文在寅政府提出的“平等的机会、公正的过程、正义的结果”口号,在一桩桩公职人员丑闻发酵下,不断被民众质疑。


前法务部长曹国(来源:视觉中国)

自2019年,前法务部长曹国之女涉嫌通过“学术造假”进入名校,引发民众对“金汤匙”特权的愤怒开始,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双标的批评,涌向文在寅政府。不过因“抗疫有成”,执政党在2020年4月的国会选举中,仍大获全胜。但如今,疫情反复,以及后疫情时代经济不景气,使得政府的抗疫表现不再能掩其不足。此外,首尔、釜山的共同民主党籍前市长离任,也都与涉性丑闻有关。

近期,房地产政策执行部门腐败行为的不断曝光,更是彻底点燃了民众的怒火。3月份,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炒地丑闻曝光,多名公职人员,甚至文在寅的幕僚,被指利用内部消息投机炒地。这被诸多韩媒认为是执政党惨败的直接原因。该丑闻助推了在野党的“政权审判论”。时任青瓦台政策室长金尚祖、共同民主党籍议员朴柱民,接连被曝在新政《租赁三法》实施前,以超过该法限制的幅度对名下房产涨租,则加剧了民众不满。

进步派政党,向来有着批判“特权和腐败”的印记。保守派的两位前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都因腐败入狱。年轻选民希冀,进步派可以实现承诺的“没有特权的社会”。但如今,他们不禁在层出的官员丑闻下发问:“进步派有什么不同?”


李明博与朴槿惠

其次,执政党的经济政策,尤其是房地产政策未能起到效果。

据韩国国民银行2020年底的统计,首尔房价三年内累计涨幅达58%。韩媒称,中产阶级的买房梦想被文在寅打碎。且据Numbeo今年初的统计数据,自文在寅上任以来,韩国房价增速世界第一。以中心城区房价为标准,首尔已成为全球房价第二高的城市,而在文在寅上任前,首尔的该排名是第14。


文在寅访问年轻人家庭

最后,执政党未能体察民心的变化和需求。“政府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法检改革等政治问题,而不是民生和经济等青年关心的课题,失去了民众信任。”李成日指出,大学生的就业、中产阶级的置业问题等,共同民主党都未能有效应对。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的失业率是4%,为近20年最高。

牛晓萍持与李成日相似的看法,她总结道:“年轻人的不满主要集中于经济、民生问题和执政党的道德形象。一方面,该年龄段的群体处于就业择业、结婚置业的阶段,他们对韩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十分不满,认为执政党能力不足。另一方面,年轻人对执政党的道德约束要求更高,执政党频出的丑闻,让他们用选票对政府进行惩罚。”

三、大选格局变动

毫无疑问地,这场补选翻身仗给萎靡许久的保守派注入了信心,同时,也给执政党敲响了警钟。当前,各党候选人的民调以及两派势力分布格局,都因该选举结果变得扑朔迷离。而在补选告一段落之际,下届大选的竞赛已吹响号角。

Realmeter于4月12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文在寅支持率降至执政以来最低水平,为33.4%。其所在的共同民主党支持率为30.4%。在野党国民力量党的支持率再创新高,升至39.4%。


民调结果(来源:Realmeter)

牛晓萍表示,补选结果重振了在野保守派及其支持者的信心,这会促进保守派团结。此次首尔市长补选中,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和第二大在野党国民之党,放弃各自推选首尔市长候选人,选择共推单一候选人吴世勋,来避免选票分流。这次成功的合作,或促使他们在大选时,继续以这种方式推选候选人。此外,他们会继续努力提升政党形象。

据韩媒《东亚日报》报道,保守派获胜后,国民力量和国民之党两大在野党已开始讨论合并事宜。

执政党方面,韩国国立统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洪敏说:“选举还发出了一个信号,即文在寅陷入‘跛脚鸭’状态,他的施政空间将缩小。”


文在寅与支持者合照

韩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五年且不得连任。文在寅政府2018年曾提议修宪,内容包括总统一届4年、可连任等,但未能走完立法程序。牛晓萍认为,虽然文政府在最后一年任内能做的有限,但凭借在国会的优势,还是可以有所作为。如果执政党能在经济、民生、整肃党内纪律等方面有所成就,有望挽回民心。

文在寅也在补选后,通过青瓦台发言人表态称,他今后将“致力于克服新冠疫情,振兴经济,稳定民生和整治房地产腐败”。同日,执政党领导层以对败选负责为由,集体辞职。该党已经开始重组,以期挽回民心。对于公职人员的腐败问题,文在寅政府已提出,将彻查以清除蛀虫。青瓦台似乎决心刮骨疗毒,但不知实际实施能否如执政党所愿,清除积弊,挽回政党形象。

另外,此次补选的结果,也不意味着明年大选时,现阶段的在野党更有优势。且不论此次结果“并不是在野党有多出众,只是民众对现任政府不满的宣泄”,大选本就波云诡谲。以卢武铉为例,其所在的新千年民主党,在2002年大选前的地区选举和补选中均败北,但他仍成功当选总统。

除了政党的运作能力,两个党派能否推出强有力的候选人,对大选至关重要。


四月发布的民调数据(来源:韩国盖洛普)

根据盖洛普4月2日发布的民调数据,下届总统热门候选人中,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和共同民主党的李在明支持率并驾齐驱,均为23%。其他候选人的支持率都不到10%。共同民主党的李洛渊为7%,国民之党党首安哲秀为4%。

不难看出,保守派暂时没有可推出的强劲候选人。

对此,牛晓萍的看法是,保守派之后很可能会进一步拉拢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尹锡悦在与执政党漫长的法检之争后,以法治系统被破坏为由辞职,随后一直在民调中保持较高支持率。在韩国的政治生态中,无党派人士当选总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因此,若尹锡悦愿意参政,以保守派候选人身份参选的可能性较大。不过他目前还未明确表态,需要进一步观察。


李在明(来源:NEWSIS)

而在补选过后,李在明的党内候选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他已被不少分析人士视为,基本锁定共同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之位。

李成日告诉南风窗,补选失败对执政党中的“亲文派”,如前总理李洛渊和现任总理丁世钧等,打击较大。尤其是共同民主党前党首、选举对策委员长李洛渊,对本党败选难辞其咎。而李在明,在民主党内部并不属于主流的“亲文派”,且没有直接参与此次补选,无需承担败选责任。而他作为京畿道知事,任内口碑一直较好,在管辖区经济发展上颇有建树。

“但也因为与‘亲文派’的距离,李在明需要面对能否在下半年党内候选人推选中,取得主流派支持的问题。”李成日补充道。

从目前的热门候选人民调来看,尹锡悦或成明年大选最大变量。若他最终选择以保守派身份参选,下任总统可能会在尹锡悦和李在明中产生。


尹锡悦

不过距离大选尚有11个月,政局仍存在很多变数,无人可预测之后的民心向背。就如韩国湖西大学教授全家霖在KBS节目中提到的:“政治就如生物,是活的,很难预测。且不存在永恒的权力,民不信则不立。”

四、韩外交方向受影响

起伏不定的大选局势,也为韩国外交政策方向增添了变数。

李成日告诉南风窗,文在寅外交事务特别助理文正仁提出的观点是,既不完全站队美国,也不完全站队中国,在外交上采取“超越性外交”,即均衡外交。文在寅政府过去也一直在避免选边站,这与“一边倒”的日本不同。

“但如果亲美的保守派掌权,站队美国是毫无疑问的。”李成日说,朴槿惠时期的萨德事件就是一个例子。目前,韩国国内的保守派势力,也一直在中美问题上,向文在寅政府施加压力。


布林肯乘专机到达韩国(来源:人民视觉)

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3月访韩之际,时任国民力量党代理党首金钟仁宣称,韩国应该加入美日澳印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共同对抗中国。而文在寅政府,对加入该组织一直持谨慎态度。

牛晓萍认为,因为韩美的同盟关系,无论下届总统由哪一派当选,在大框架上,都还是会采取比较偏向美国的外交政策,这是由韩国的地缘政治决定的,尤其是在美国强化同盟关系的当前。不过,进步派如文在寅政府,会相对不选边站,不触碰中国底线。

她同时指出,保守派也不会在所有议题上完全听从美国。但较进步派而言,保守派会与美国在更多议题上合作,比如在军事安保问题上,保守派的立场可能会更倾向于美国。

下届当选总统的个人对美态度,也会对韩美关系产生影响。


李在明曾主张撤销“萨德“(来源:央视网)

比如目前大热的潜在总统候选人、共同民主党的李在明,被韩媒《中央日报》评价为反美先锋。他曾极力反对部署萨德,直言这完全是美国为了自身利益所作的决定,想借此窥探中国秘密,并让韩国成为大国角力的战场。他还曾主张撤下萨德。如果他在明年胜选,韩国对美政策或将转弯。

李成日补充道,明年大选结果,除了影响韩美关系,对中韩、朝韩、日韩关系都会产生重要影响。


作者:汤兴,看世界杂志记者
来源:看世界杂志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