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经贸两手抓 中国与东南亚关系坏不了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4-09

拜登政府走马上任两个多月以来,中美关系仍处于对对方展开“火力侦察”阶段,双方的你来我往甚为激烈。华盛顿沿用前任“构建全球反华联盟”的思维,考验盟友、试探中国;北京也在多个领域与之相争。美方举行“四国机制”峰会,中方外长行走中东六国;美方串通欧美国家制裁新疆官员,中方派出国防部长访问南欧;美方有美日、美韩“2+2”对话,中方有东亚五国外长访华。

 

美军舰在南海游弋:多重考虑

美国近日继续在中国周边的热点地区向中国施压,新疆之后,“火力点”集中在南海。朝鲜半岛方面,平壤于3月20日至21日间发射两枚巡航导弹试探,美韩暂时没有接招;台湾海峡以东空域,解放军战机巡航常态化,以南到宫古海峡海域,中国航母编队借道东出太平洋。美舰机虽有北上东海抵近侦察、穿航台海,但因太临近中国领海,只能偶尔为之;相比之下,南海便成了美军“自由横行”之重点区域。美国军舰在南海游弋,压制中国舰船活动是一层用意;主动为周边一些国家壮胆撑腰,并借机寻事则是另一层用意。

高手过招,旁人看得眼花缭乱。除了已经选了边的,区内多数国家都是“骑墙派”,以免支持一方得罪了另一方。当中也有国家出了格,像日本。自从上个月美日举行“2+2”对话后,日本决意打破以往的平衡,明确在中美之间二选一。

 

日媒:菅义伟考虑访问菲律宾

日本首相菅义伟将于本月16日访美。日媒报导,菅义伟正考虑访美后访问菲律宾。笔者以为,不管最终菅义伟是否成行,有关计划却符合东京政府的思维方式及其当下的心理状态。中菲关系最近因牛轭礁的纠纷出现裂痕,日方也许想见缝插针。

中菲关系出现新问题会否给美国在南海的行动增添抓手,美菲关系能否藉此重回往日的热络,还有待观察,而日本想在美菲关系上搭把手的心思,路人皆知。

东南亚是印太战略的题中之义,也是大国的必争之地。美日在此地影响力仍占上风,区内迎合美日势力的国家不在少数。一些国家对中国经贸与投资依存的同时,也常常表现出两面性与摇摆性,这些国家虽表明不愿意选边站,却希望能左右逢源、两边通吃。

 

大国秀肌肉 小国不应跟进

4月5日起,美日印澳加上法国在印度洋孟加拉国湾举行联合军演,展示与中国博弈的力量,以增强对东盟成员国的吸引力,期望松动中国与东盟的关系。

台湾媒体称北京担忧东盟国家被这类演习给带偏了,有朝一日也加入到演习之列。其实,媒体有时真是想多了。东盟国家加入演习就能提升自身军力,就能与中国干架?又或者,与中国发生争端时就能以武力解决,还是指望演习的参与方到时能两肋插刀、帮上一把?动刀动枪,在大国之间还得小心擦枪走火,小国与大国打交道,“万事好商量”才是上策,靠依附某个大国去与另一个大国叫板,即使做了,也只是一时之选,并非长久之计。因此,相信东盟成员国只会对这类日益频繁的区域军演表示出担忧与厌烦。

 

经贸与投资才是硬实力

美日等国在区域的军演未必能扰乱东盟国家的心绪,可真金白银的援助与经贸合作的许诺,作用就不同了。

日本与印度尼西亚3月30日在东京举行“2+2”会谈。共同网称,日方将向印度尼西亚提供500亿日圆的贷款,帮助印度尼西亚应对自然灾害。日方也会向印度尼西亚提供渔业巡逻船,支持印度尼西亚加强海上执法。日本防卫相岸信夫在会上表示,有意让海上自卫队积极参加印度尼西亚海军主办的多国联合训练。至于两国部长对中国持续与加强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严重关切(比如针对中国今年2月生效的《海警法》),以及就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展开合作并达成一致意见等,外界也就听听而已。

继与印度尼西亚“2+2”对话之后,日本又盯上菲律宾,企图如法炮制。想法虽好,菲方也会权衡利弊,中国也有对策应对。
 

中菲不会将岛礁争议闹大

中方希望菲律宾明白,中国无意在南海生事。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中国说了也做了,这么多年来有目共睹。但是,对于传统的渔场,像牛轭礁,中方渔船在此避风也没理由轻易退让。菲总统府发言人罗克4月6日曾表示,总统杜特尔特认为菲律宾与中国存在的任何分歧都不会决定双方的关系,相关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关系积极发展的态势,也不会阻碍两国在抗疫等方面的合作。

杜特尔特的这一通话,还是十分理智的,相信会获得中方的赞赏。当前,中美展开博弈,东盟国家应保持理性,不做非分之想,别想浑水摸鱼,不抱投机心态,才是正道。日前国务委员王毅在福建会见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菲律宾四国外长时,主题就是抗击疫情合作,及促进经贸恢复正轨,推动RCEP在明年开始正式实施。

在疫情仍未受控,疫苗尚在施打,并且东盟多数国家都需要中国疫苗援助时,菅义伟访菲律宾能给菲方带来甚么?像对待印度尼西亚那样,除了一笔贷款加上几艘巡逻船之外,其余都是些空头支票。在疫情之下,这些远水能解得了近渴吗?
 

从疫情、经贸及边境安宁入手关注缅甸

2021年是中国与东盟对话30周年。今年2月1日东盟成员国缅甸爆发政变,为区域内增添不稳定的变量。两个多月过去了,局势至今未受控。东盟等区内力量仍未就解决办法达成有效的共识,东盟轮值主席国文莱提议举行缅甸问题的特别会议,也尚未确定落实。

4月2日,王毅在福建南平向菲外长洛钦表示,中方对当前缅甸局势秉持“三个支持”,即支持缅甸各党派通过对话,政治解决分歧,推进民主转型;支持以东盟方式参与缅甸内部和解进程;支持尽快举行东盟领导人特别会议。同时,中方主张应做到“三个避免”,即要避免继续发生流血冲突和平民伤亡,防止局势恶化甚至失控;要避免联合国安理会不当介入,损害缅主权并导致事态进一步复杂化;要避免一些外部势力在缅国内推波助澜、火上浇油,通过搞乱缅甸谋取私利。

如何令缅甸局势朝着和解、稳定及各方都能接受的方向发展,是摆在缅甸各方、东盟面前的难题。如何发挥影响力令缅甸局势好转,中国也面临着多方面的难处。尽管如此,笔者以为,在缅甸局势实现根本好转之前,中方应该在关注政治局势动荡的同时,更加关注该国国内的疫情防控;关注缅甸是否重现联邦政府军队与各地民族地方武装冲突的同时,也关注中缅边境的安宁;中方也应关注在缅甸的经济活动多大程度上受到政局变动的波及,尤其是中资企业在当地的生产经营如何避免再次遭到干扰与破坏,当地中资人员的生命与财产是否获得有效地保护等等。

只有在中缅关系维持正常的状态下,中方才能在与东盟的合作中,展开对缅甸各方的斡旋工作,管控危机,劝和促谈,避免局势恶化;在局面稳定的前提下,寻求破解之道。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