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战狼外交”误读:与人为善不如积极维权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4-08

针对中国大陆外交官员对外强势言行,近年来各国媒体以及智库学者将其归因于习近平主政后对外推行强硬外交政策路线,并借用中国大陆演员吴京所自导自演充满民族主义感性要求的电影《战狼》,称此等涉外应对风格为“战狼外交” (Wolf warrior diplomacy) 。

中国大陆外交界官员对于外界采用该用辞,并无统一态度与立场,有些是未置可否,有些不以为然,并不曾援引此用语来定位北京当前对外政策基调。而有些西方政府喉舌媒体刻意放话,将“战狼外交”比拟成毛泽东时期的“文革外交”,言过其实;刻意曲解炒作,更让人对战狼外交用语产生负面观感。

其实中国大陆当前政府自建政以来,外交政策虽向来秉持周恩来所策订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在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捍卫国家独立、主权和尊严的不同时期对外政策上,发言立场向来坚定无比。

若是回溯当前中国政府外交史,对比对外发言用辞用语,会发现现今绝对算不上是措辞最为强硬锋利的时期。若执意认为当前北京外交界是鹰派当道所以发言强硬,恐怕是存心制造双方外交关系紧张用于卸责的口实,如此以管窥豹,显然未能仔细回顾北京对外关系发展的完整脉络。

中国大陆对外关系的不同阶段,都会被各界冠以不同名称,用来定位其政策基调与主要作为。在外交史上,曾经在媒体报导出现过诸如前述“文革外交”,还有“乒乓外交”、“熊猫外交”等用辞,用语或许能够描述当时对外活动重要事件与风格,但并非官方所定义之政策基调。

在中国外交专业圈内人士对外发言论述上,比较经常引述为外交作为分类用辞用语的,则是“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多边外交”;其他政府部会与机构则分别提出“经济外交”、“军事外交”与“文化外交”等用语,但都不足以作为定位整体外交基调的用辞。

面对中国大陆国力兴起,欧美西方世界充满焦虑,对北京对外政策疑虑重重,因此,当中国大陆对外强势发言与强硬表态时,就会对中国大陆是否仍将维持和平共存五项原则产生怀疑。西方国家总认为中国大陆终究会走上欧美强权运用武力干预他国内政的老路,国强必霸是人类社会政治发展无法摆脱的宿命。今年3月中,当缅甸发生社会动乱,中国大陆公民受到冲击和伤害,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希望缅甸采取切实措施,保护其境内中国公民安全,坚决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却遭到西方媒体彭博新闻社记者质疑此举是否构成对缅甸内政的干涉。产生如此可笑联想,坐实了上述西方存在的疑虑。


透过改革开放建构经济实力,再以“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将产业外移,未来中国大陆民众、企业与政府机构的对外交往来,将会愈来愈密切。去年中国大陆在修订国防法条文时,在第22条与第68条加上“海外”两字共计三次;其中第22条明确,解放军在新时代使命任务增列“维护国家海外利益”,第68条最后再度重申此项任务,并且毫不含糊地明确表述“依照国家有关法律运用武装力量,保护海外中国公民、组织、机构和设施的安全”。

所以,国际社会认为中国大陆将来会有可能以具体武力行动干预他国,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不过,若像前述媒体胡乱上纲随意牵扯,北京外交界或必须思考:积极维护国家与公民在海外利益,如与其他国家所发生事件或是政策产生矛盾,在奉行和平共存五项原则、秉持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政策纲领下,究竟要取舍何种标准?

其实,如果是依据国际社会普世标准,能够获得国际法理支持,对于特定国家在其内部施政上,针对中国大陆政府机构、企业与公民,所采取违反国际公义的歧视性待遇与政策,透过外交管道以正式照会方式提出异议,这绝对不能算是干涉他国内政。

北京经常对其他国家强硬表态,要求其不要对中国内部事务说三道四,并斥责此种行为属干涉内政。与其老是被动还击,毋宁主动出击,也许北京应当找些对方国家内政不修,但却影响中国驻外机构、企业或是公民基本权益话题,让对手反省,照照镜子看到自身亦有必须改进之处。

针对他国对中国大陆所提不实批评,北京外交发言人经常藉由历史证据反讽评议对方纪录难堪,但是目前此种作法并不能够产生效果。因为西方世界许多国家人士认为,无论先人如何作恶多端,都已经是过往历史,帐也算不到自身头上,所以仍然厚着脸皮继续大放厥词。

既然在口舌上讨个痛快,拿出发言者肮脏历史去羞辱对方没有结果,不如就谈今生将账目算个仔细。假若中国大陆与人为善,对应争取权益保持缄默,会让对方轻视难获善意回应,那么不如积极寻找议题,依据国际规范争取公平待遇,才能在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上,找到合理立足点。

西方国家恃强凌弱有其无法察觉和反省的劣根性。若要积极维护自己权益,就必须针对大国强权,揭露其国内自由民主人权的不及格事证,扯破其自许道德正义的假面具,同时更必须对国力相对贫弱国家审慎发言。国力虽有高低差别,但尊严等值。

在此等外交攻防上,考虑其他国家对此观感,刻意显现自身不会因为对方实力强弱而待遇有所差异,才是面对国际社会最有可能获得利基政策与应有态度,假若在外交上是嫌贫爱富欺善怕恶差别待遇,那就真正对不起中华文化最基本涵养要求!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