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议民主版“一带一路”凸显美国对失去霸权的恐惧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4-01

25日,拜登在他就任总统后的第一场记者会上表示,在他执政之下,不会让中国超越美国,将在基础建设上投入比中国更多的资金。

如果拜登的意思是,执政到2024年就不再竞选连任或他的连任势必失败,那么的确可以这么说。不过,如果拜登有第二个任期,中国超越美国的第一个客观指标——名义GDP总量的确有很大机率实现,那个时候,拜登上述自我惕励的话语,就会变成十足的笑话。

当然,拜登可以辩称,美国人的人均收入仍然远远高于中国人,美元仍然是唯一公认的拥有铸币税权利的货币,而美军仍然是全球最强大的军队。但这种自我吹嘘的口哨,恐怕没有多少人要听了。

拜登说将戮力于基础建设,投入更多的资金在基建之上,这并非大放厥词,因为他即将公布上兆美元的基础建设计划,而且不只基建而已,这些钱还要投注于有前景的新科技,包括量子运算、人工智能(AI) 和生物科技等。

而基建显然是重点。26日,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电话会晤时,向其提议民主国家应该在基础建设上合作,推动类似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

竞争当然是好的,但加入了“民主”概念的“一带一路”,显然是意识形态的。潜台词是原始的那个“一带一路”是专制的、掠夺性的,甚至是诈骗的;其真实的意涵是,“一带一路”的成功运作,已经到了美国再也无法忽视的地步,美国无法承受“一带一路”将欧亚世界岛连成一个整体,让位处美洲岛的自己最终被挤出世界的中心。

于是拜登也要“一带一路”,可是很讽刺的是,他只能跟约翰逊去谈这件事情,而不能将欧洲的领袖聚集一块,共同宣布一个“民主一带一路”,因为基础建设并不需要意识形态的加冕,“民主一带一路”的概念,充其量只是美、英这两个老帝国为了阻止新世界格局的自私盘算。否则,中国的“一带一路”难道可被冠以“专制一带一路”?

真正的问题在于,美、英统治地球的这两百多年,是历史的一个偶然,甚至连欧洲的崛起都是一个勉强的例外,在过去的两千多年里,欧洲从来就是全球政经的边陲地带,亚历山大大帝的征服不过昙花一现,罗马帝国的力量也只能达到地中海的东岸,东西罗马的分裂与西罗马的覆灭,都可以看到它倚靠军事暴力进行统治的脆弱性。

相对的,美索不达米亚是最古老文明的发源地,苏美尔人之后是亚述人,其后波斯人建立了从巴尔干到印度河的波斯帝国。波斯的巨大让希腊的那一场伯罗奔尼撒战争显得微不足道,其后再由拜占庭到奥斯曼帝国,这里一直是历史的中枢,中亚是突厥民族的舞台,如今的土耳其即是他们的后裔。印度次大陆则是从摩揭陀国、孔雀王朝以迄于蒙古人建立的莫卧儿帝国,而东亚就不必说了,最近三星堆的探勘发现又重入世界眼帘,中华古国可以上溯到五千年前。

现在,历史正在加速度地回到它的常轨,也就是从小亚细亚、高加索、肥沃月湾、波斯、印度、印度支那一路迤逦到东亚,再加上北方乌拉山、西伯利亚到海参崴的这一大片广大陆块,将要回到它本有的中心地位。亦即,成吉思汗与其儿子们曾经征服的这一地球上的最大陆洲,要将它旁落了四、五百年的权力收回。

但“一带一路”并未排斥欧洲,毕竟欧洲依旧是近代以来的文明重心,而欧陆与亚洲同是世界岛的一部分,这个雄心勃勃的倡议不但在其历史文化的内在纹理上顺理成章,更是人类改造环境与建立陆海网络上的逻辑必然。

但美、英窃议中的“一带一路”,它的目标地理范畴在哪里呢?难道是从马尔维纳斯群岛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北上经里约热内卢,穿过玛雅帝国的废墟,再到加州硅谷,斜往纽约后,从渥太华北上纽芬兰出海到格陵兰,然后再出海,接回福克兰的北方母国英国?

并没有一个“民主空间”需要基建,所谓民主的西方早已在这两百多年中,成了一个紧密的文化与经济的共同圈,而真正将他们结合在一起的,其实是残酷而贪婪的殖民主义。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到英国与法国,都给古老的亚洲与非洲带来了莫大的痛楚,以及精神的创伤,美国则并吞了它的邻居,扩充成一个广土众民的新式军工帝国,并且几近于占有了整个太平洋。民主其实只是一个有力的幌子。

于是“民主一带一路”在还没公布一份真正的基建计划之前,就猛力地敲打着新疆这一个中国最广阔的省份。作为“一带一路”无可取代的孔道与必经之途,张骞、高仙芝、成吉思汗,以至于传说中的马可·波罗都曾穿越这里,联结东西方,而只要这里动乱了,“一带一路”就只能以失败收场。

所以,一些衣服、运动品牌也做出政治动作,纷纷抵制新疆棉,这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为避免被历史挤出舞台,出于对不由自主地失去霸权的恐惧,西方国家特别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建立的两个老帝国,必须使尽全力。


原发于《优传媒》,作者张陌是台湾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