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是影响中国新疆的关键外部力量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31

在美国串谋欧盟、英国及加拿大等国对中国新疆官员进行制裁时,由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做后盾的瑞士全球性非营利机构——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及其旗下的会员开展对中国新疆棉花的抵制;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上任后首次于本月25日签署关于美国与台湾方面“设立海巡工作小组了解备忘录”,声称双方将增进沟通、建立合作并分享信息。由此可知,美方企图从东南沿海与西北内陆两个方向,同时对中国进行新一轮的遏制。

中方针锋相对,在台海方面,3月下旬以来,大陆空军几乎每天数次出动各种军机飞临台湾空域;26日解放军更是出动各类机型20架次巡航台湾所谓的“西南防空识别区”,部分军机甚至首次进入台湾东部上空。军事专家分析称,行动表明解放军必要时有能力在空中封锁台湾空域。在西北方向,鉴于西方意图挑动中亚、中东等地穆斯林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3月24日起出访中东六国,包括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及阿曼。
 

美方在中国东南与西北同时施压

美方在中国的东南与西北开辟两个“战场”,向大陆施压,显然仍沿用19世纪中叶起西方列强从东南沿海打开陆地通商口岸和在西北分裂中国国土的手法。鸦片战争爆发后,中国东南沿海遭到英法等殖民者的船坚炮利攻击;30年后位于西北的新疆也面临英国与沙俄的觊觎。在军费捉襟见肘的窘境中,“海防”还是“塞防”曾是困扰天朝的难题。所幸以左宗棠为首的“塞防派”,面对李鸿章为代表的“海防派”主张放弃西北的主张,据理力争,并成功说服当朝太后慈禧,着手准备收复新疆的工作。之后,左宗棠在清光绪二年(1876年)至三年(1877年),率领清军消灭入侵新疆的浩罕汗国将领阿古柏,收复新疆大部份地区,结束了同治新疆叛乱。历史有时是无情的,在“塞防派”取得收复新疆胜利后的10年内,由“海防派”统领的北洋舰队于1894至1895年的中日海战中全军覆没。自此,中国的近代化之路被迫中断。

以古鉴今。在清朝同治年间左宗棠收复的新疆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如今西方正以“违反人权”、“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所谓的“罪名”,强加给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妄图煽动维吾尔族与汉族民众和人民政府的对立。正如日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披露的视频中所揭示的,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主任、前陆军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Lawrence Wilkerson)2018年8月在罗恩·保罗学院(Ron Paul Institute)演讲时表示,美国在阿富汗驻军的目的之一就是遏制中国,称“中情局想破坏中国的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中国的动荡。与那些维吾尔族人一起刺激北京,无需外力,直接从内部搞垮中国。”

 

土耳其历史上支持新疆叛乱集团

新疆的阿古柏叛乱,除了受到当时英国与沙俄的幕后指使外,还直接获得当时的奥斯曼帝国的军事与政治上援助,而现在土耳其的国名就源于奥斯曼帝国末期的突厥民族认同(在突厥语中,“土耳其”意为突厥的领土)。总之,土耳其历史上的奥斯曼帝国与中国新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与近代入侵新疆的叛乱集团有某种历史上的传承关系,中国打击“三股势力”时特别强调,要与上海合作组织内的其他七个成员国家、四个观察员国和六个对话伙伴国密切合作,就同这种历史、文化、区域及地缘的特殊性相关。土耳其也是六个对话伙伴国之一。因此,相较沙特、伊朗等伊斯兰教国家,土耳其在影响中国新疆的外部力量中,作用更大。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右)接见到访的中国外长王毅

王毅在24日会见了土耳其外长之后,25日又会见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今年是中国与土耳其建交50周年,除了加强双方的经贸合作之外,新疆问题是双方关注的焦点议题。中国人大常委会2020年年底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土耳其共和国引渡条约》(简称《中土引渡条约》),而土耳其议会却迟迟没有确定何时审议相关条约。
 

土国议会迟迟未批准《中土引渡条约》


土耳其的哈西德佩大学埃克林教授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采访中谈到《中土引渡条约》问题。

埃克林称,从技术层面来看,通过条约是很容易的,因为执政党在议会占多数,但是,从土耳其民意来看就没有这么简单。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引渡条约事实上1997年就已经签署,但是一直到今天都没有被议会批准。在埃克林看来,《中土引渡条约》在诸如可能被判死刑的嫌犯是否在被引渡之列、政治犯如何界定、“公民”如何定义等等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而以上的“陷阱”引发土耳其维吾尔人的担忧。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协会以及世界维吾尔大会纷纷致函土耳其政府与议会,呼吁他们警惕,土耳其媒体、司法届也向政府发出警告。

在专访最后,埃克林抛出一句“心里话”:“我估计王毅外长的访问很可能是为中国主席习近平的访问作准备。如果习近平计划访问土耳其的话,那么,土耳其议会很可能会在他访问之前审议引渡条约。当然,关键还要看习近平会带来什么礼物。”
 

土耳其善于在大国间谋取最大利益

土耳其是个非常善于讨价还价的民族,并且很会在大国周旋中获取利益最大化。这点在土国政府有意军购中国反导系统“红旗-9”事件中,给中方留下了深刻印象。2012年6月22日一架土耳其空军的F-4战斗机被叙利亚防空导弹击落后,该国总统埃尔多安紧急制定了40亿美元的防空导弹采购计划,随后美国“爱国者-3”、欧洲“紫菀-30”、中国“红旗-9”、俄罗斯“S-400”等防空导弹都参与了竞标。多家消息曾报告中国的红旗导弹因性价比优势而胜出,2013年9月土国方面也宣布中国红旗-9防空导弹成功中标。此时却有内幕消息称,土耳其是在利用中国的“红旗9”的合同来对该国实际看上的“爱国者-3”和“紫菀-30”压价而已。果不其然,土耳其在2015年10月又宣布取消“红旗-9”采购合同,该军购案最终是落到了俄罗斯“S-400”的头上。

作为北约成员,土耳其为国家反导系统选择俄罗斯装备,令美国与欧洲都大为光火。以至于美国现任国务卿布林肯日前与土国外长查武什奥卢在北约峰会上面谈时,还涉及“S-400”反导系统问题。

总统埃尔多安本次在会见王毅时说,土方愿同中方继续深化疫苗合作,并探讨开展三方疫苗合作。土方期待加强双方高层交往,增进彼此互信,用好现有合作机制,推动土“中间走廊”计划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深化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等领域合作,促进双边贸易平衡发展,推动使用本币结算,等等。

对此,笔者有点纳闷了:中土关系发展到这个地步,土耳其还要什么“礼物”?中国又会给予什么“礼物”?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