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断航:替代航路受到关注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31


3月23日,长荣海运“长赐号”(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因不明原因搁浅,阻断了运河通航,让全球海运秩序大乱,商贸市场亦受到相当程度冲击。直到3月29日,该轮经过多方清除底泥挖开河岸后,总算让搁浅船艏脱离岸边,船体亦逐渐调整姿态,透过拖船拖带与推移顺利扶正与运河平行,不论“长赐号”本身能否在短期之内驶离运河航道,至少让恢复通航得以确认。 

从国际社会面对本次搁浅断航事件,吾人得以获得多项值得省思之方向,在此逐项列出,提供各方先进参考,并请不吝指正。

 

海事救难能力亟需提升

现代造船工艺让商业海运船只体积吨位得以不断增加,但本次“长赐号”在搁浅初期,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派出救难的竟然是“挖掘机”挖土机,面对“长赐号”这个“庞然大物”,体积悬殊引人发笑。

诚然在海事搁浅事件中,救难作业必须仰赖潮差、天候以及减轻儎重等多项手段,但是拖救机械本身拖带马力与吨位,亦是极度重要能力指标。

面对商运货轮吨位体积逐渐增高,国际海运存在多个航运活动遏制点(choke point),此等汇聚大量通航海运活动的海峡与运河,相关管理单位与周边国家,是否发展出能够与现代商业航运船只配套的救难应变作业能量,将是吾人必须严重关切面向。
 

备选航运路线得到重视

诚然本次搁浅断航事件能够在一周内顺利解决,各国民生物资、工业原料或是能源供应储备,都还能够顺利周转应付自如。但此事让许多仰赖透过苏伊士运河通航,作为其物资供应重要航路的企业体与国家,开始认真思考未来应变处理方案。

特别是中国大陆与欧洲在落实“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过程中,所逐步建构的铁路运输网与作业能量,再加上早就安排铁路运输车次途经多国时,不必因入境检疫延宕时效之既有机制,在本次苏伊士运河断航事件中,受到来自东亚与欧洲多国企业重视,确实增加了未来的无限商机与运用潜能。

另项可能受惠者就是俄罗斯所大力倡议与推动的北方极圈航路。俄罗斯相关智库学者注意到苏伊士运河断航后,许多航运业者选择暂时等待,期待能够迅速应变处理恢复通航;而有些航运业者认为恐怕难以在短时间内排除“长赐号”所造成问题,于是决定绕道好望角,但印度洋相关海域的海盗活动,会成为商业海运业者的困扰。因此才让俄罗斯顺势再提出北方极圈航道,确实是未来连结东亚与欧洲的另一个航运路线备案。


美国未能展现积极响应态度

平日不断高喊维护全球航运航行自由的美国,此次却显得相对冷漠。白宫发言人虽然对外表示愿意提供援助,但又随即表示并未接到任何要求,充分显露出此乃外交辞令与政治语汇,基本上就是流于口惠的空头政治支票。从各方媒体报导中,美国海运相关应变与水下救难单位,并未从巴林驻地前往埃及当地提供援助。

从地缘关系上来说,苏伊士运河主要是连结欧亚大陆的重要航路,美国与东亚或是欧洲商贸往来所需的航运活动,原则上对苏伊士运河仰赖程度较低;就算是从中东进口能源,美国依赖度亦逐渐降低,同时亦未见得必须透过苏伊士运河才能运至美国本土,所以华盛顿未针对此事积极响应,亦是合情合理。

特朗普时期,美国在对外政策上大力推销其印太战略,拜登政府上台后,亦未减缓推动此项战略理念。美国不断希望将欧洲盟邦拉到印度洋与太平洋舞台来与其搭配演出,但是当联结印太与欧陆的核心航道苏伊士运河发生断航状况时,美国却未能展现积极响应态度,看在欧洲盟国眼中,不知是何滋味?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