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haniel Allen | 非洲数字革命:希冀和风险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3-25

非洲热点观察之:

非洲数字革命:希冀和风险

The promises and perils of Africa’s digital revolution

 

 

 

 

 

导读

2021年3月11日,布鲁金斯网站(Brookings)发布了一篇题为“非洲数字革命:希冀和风险”(The promises and perils of Africa’s digital revolution)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国防大学非洲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会员Nathaniel Allen。非洲研究小组做了编译,供读者参考。

 

网络、传感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在非洲大陆的不断扩散,正推动着一场未知的革命。带有面部识别系统的闭路监控、无人机、机器人和“智慧城市”等新技术(emerging technologies)正在迅速普及。数字化有助于帮助改善政府税收管理和遏制腐败,监控和面部识别技术有助于帮助政府应对恐怖袭击,而无人机可以被用于运输救生医疗物资。但是,任何进步都会有一定代价。复杂的恶意软件会助长犯罪形式的更新,监视技术会带来新的镇压手段,无人机的应用则会催生智能化自动武器的竞赛。

新技术正强烈影响着非洲国家的安全与稳定。然而,数字革命的最终后果并不取决于技术本身,而取决于技术怎样被使用。那些能够利用新技术带来的机遇、同时又能管控好其中隐含风险的非洲国家,可能借此实现更大的和平与繁荣。但是,也有不少非洲国家可能就不是这样了。随着非洲大陆逐步从新冠肺炎疫情中恢复过来,非洲领导人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利用新技术来提高政府效能、提高透明度和促进包容,还是将其作为镇压、分裂和冲突的工具。


一、互联网渗透率

互联网在非洲的快速传播被视为促进非洲繁荣的关键驱动力和技术时代到来的标志。目前至少有四分之一的非洲人口可以上网,这一数字较21世纪初增长了近50倍。到2030年,预计四分之三的非洲人口将成为互联网用户,彼时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有望与世界其他地区持平。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经济潜力:仅移动技术就已为非洲创造了170万个就业岗位,贡献了1440亿美元产出,约占GDP的8.5%。

有些非洲国家利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切实改善了民众的生活。诸如肯尼亚M-PESA之类的平台的崛起,非洲得以实现蛙跳,成为移动金融和P2P支付的中心地区。全球注册登记的移动货币账户近一半在非洲。塞拉利昂,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最近成立了科学、创新和技术局(DST),其宗旨之一在于通过建设嵌入自动财务工具的国家财务数据管理系统,进而改善公共服务并减少腐败。上述两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了数字化是如何为民众提供廉价和安全的资金渠道,以及是如何在腐败猖獗的国家提高政府透明度的。

尽管如此,互联网在非洲的迅速普及也有不利之处。首先,由于缺乏可负担的上网价格和稳定可靠的电力供应,许多非洲农村地区低收入者无法使用互联网。而在非洲,互联网使用与家庭福利之间存在着强相关关系:基于塞内加尔的一项研究表明,3G网络覆盖率与14%的消费增长和10%的贫困减少密切相关。因此,对那些未解决互联网使用问题的非洲国家来说,民众发展机会可能受限,本已存在的不平等问题可能加剧,地区之间、政党之间与种族之间的鸿沟也可能加深。

进一步地,数字化及其所伴生的脆弱性,使得有些国家可能受到网络间谍入侵、关键基础设施破坏和网络犯罪的影响。截至目前非洲在全球互联网流量中所占比例微乎其微,因此其系统还没受到复杂网络攻击的“特殊关照”。但未来十年,随着非洲国家、犯罪集团和恐怖组织逐渐参与和融入互联网,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改变。实际上,互联网渗透率相对较高的4个非洲国家——阿尔及利亚、摩洛哥、肯尼亚和尼日利亚,已经位列全球受移动恶意软件攻击用户比例最大的前十个国家。


二、技术创新和扩散

正如互联网用户增加给非洲带来的重要影响,新技术的发展与传播也对非洲国家产生了深刻影响。由于大多数非洲国家都是低收入国家,往往不属于世界主要技术强国,因此通常认为非洲国家获得及使用新技术的条款并非其自身所能控制。一直以来这种观点就让人产生质疑,尤其是许多关键的新技术的价格变得便宜并且能被广泛使用时,这种观点就变得更不符合实际了。许多非洲国家已经在利用人工智能和无人机这两种兼具创造性与毁灭性的“双刃剑”般的新技术了。

根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有15个非洲国家使用了人工智能监视技术,比如使用具有算法分析和闭路监控技术辅助的面部识别系统来监控及应对犯罪。在2019年索马里青年党(Al-Shabaab)对肯尼亚内罗毕一家高档酒店的恐袭事件中,这些技术帮助肯尼亚政府迅速而果断地做出反应。但是,监视技术作为打击犯罪的工具,其整体效力到底如何尚不清楚。技术本身并不能解决犯罪背后深层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在安装人工智能监控技术后的2014-2015年间,内罗毕犯罪记录有所下降,但接着很快回升到了甚至更高的水平。

无人机及其他自动化系统的使用和传播也带来了类似的机遇和风险。2016年,卢旺达与美国Zipline无人机运输公司合作,向该国偏远的农村地区运送救生医疗用品,卢旺达也成为全球首个提供无人机商业化运输服务的国家。也是在2016年,尼日利亚成为首个使用无人机打击恐怖组织的非洲国家。

这些仅仅只是开始。无人机正在被更多的非洲国家纳入国家或非国家的军火库,并在塑造利比亚等冲突战场胜负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随着增材制造业(additive manufacturing)的兴起,无人机以及其他技术(如人工智能传感器、机器人和火箭)的成本逐渐降低。对一些非洲国家来说,尖端技术变得更加负担得起并且能够广泛获取,从而可以帮助其建立自己的国防工业。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制造无人机的一家南非公司最近宣布,将制造无人机群“用于在合作伙伴国家之间进行技术转让和便携式制造业(portable manufacturing)”。

新技术的最终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政府如何使用它们。成本低廉和快速传播的人工智能和无人机,使得许多较早应用这些技术的非洲国家能够获得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优势。但是,如果新技术被用于服务商业盈利或是维护政权安全、同时又不考虑普通民众的生计和生活,那么新技术反而会产生破坏稳定的不利影响。尽管现在断言新技术在非洲的发展路径还为时过早,但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其发展趋势(如果有的话)将会更加清晰。


三、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影响

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成为新技术传播及应用的加速器。疫情已经激发了重大的创新与变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开发的新技术或改良技术中,非洲占了13%。在加纳,政府启用了个人活动轨迹app,民众则发明了太阳能洗手站,而商业公司Zipline的无人机被用于运送检测试剂。突尼斯政府部署了机器人协助执行抗疫封锁政策——有人要去买烟,机器人就会同情地督促说:“好,买你的烟吧,但要快去快回!”

然而,当线上的生活和工作逐渐增加的同时,利用数字技术违法犯罪的机会也越来越多。非洲国家发生的网络攻击有所增加——或者通过病毒篡改计算机,或者利用新冠疫情相关系——来破坏居家办公网络环境的安全性。疫情期间津巴布韦网络攻击增加了5倍,网络骗子冒充疫情调研组织或者利用疫情诱使网民下载恶意软件。

此外,非洲经济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从疫情冲击中恢复过来。疫情下非洲贫困人口增加,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这与本世纪头20年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随着互联网持续普及,贫困和不平等加剧可能会导致网络犯罪也随之增长:因为那些精通科技、受过大学教育的非洲人会发现合法的就业机会变得更有限。根据一项相关调查,尼日利亚网络犯罪巨头SilverTerrier就是由十几二十岁到四十几岁的居住在城市的人所组成,这些人大都具有大学相当的教育经历。

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政治和技术冲击可能也会加速(还未形成趋势的)网络压制和冲突。在疫情前,非洲的冲突事件就已经在增长,民主也在倒退。在财政收入下降和社会动荡加剧的背景下,有些国家的政府很可能会在监视、审查和虚假信息方面变本加厉,而不是寻求和解或消除群众的不满。在乌干达近期的选举中,有关当局黑入了反对派领导人波比·瓦恩(Bobi Wine)的加密通信,进行了老到的通信干涉并切断互联网,帮助现任总统、政治强人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顺利连任第六届。


四、不确定的未来

面对当前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和技术变革,非洲不同国家政府的适应能力很可能大不相同。一些更具有创新力的国家可能会借势数字科技而实现繁荣和稳定。比如,毛里求斯、卢旺达和肯尼亚这三个充满活力、技术驱动的经济体,是少数几个跻身国际电信联盟全球网络安全指数(global cybersecurity commitment index)前50名的非洲国家。

但是,更多的非洲国家在利用数字革命成果方面,或是能力不足,或是无法稳定控制其影响。尼日利亚比非洲任何其他国家都拥有更多的技术中心,但它也是全球网络犯罪的一个中心。利比亚的信息环境在2011年卡扎菲(Muammar Ghaddafi)倒台后经历了短暂的复兴,但由于武装集团和外国势力的控制,此后就变成了“碎片化的真空”(fragmented vacuum)。互联网连接覆盖是技术驱动型增长和创新的基本前提,但非洲有15个国家的互联网渗透率还不到10%。

非洲国家要想利用数字革命带来和平与繁荣,仅仅专注于快速地(且往往是被动地)采用新技术是不够的,重视其中的风险和外部性也同样重要。提高互联网连接覆盖率是首要的,但可负担的价格、网络安全和公平准入也应置于优先地位。无人机和人工智能为非洲国家提供了巨大的创新机遇,但若不对其使用加以管理,制定相应的策略、政策和法律,这些科技反而可能会破坏国家稳定;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压力,非洲国家如何应对新技术所带来的各种后果,就不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了,而是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非洲数字革命已来,但前途,仍未可知。

原文链接:
https://www.brookings.edu/techstream/the-promises-and-perils-of-africas-digital-revolution

文 | Nathaniel Allen
美国国防大学非洲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会员
Nathaniel Allen is an assistant professor with the 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at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and a term member of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